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81201发稿  

2008-11-28 20:54:55|  分类: 2008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滨州沾化古城文峰台  峻岭摄
刊头题字——张鹤龄(山东艺术学院)

齐鲁风20081201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冬日的温情
     作者——王玉英

  走过萌动的春,喧闹的夏,繁华的秋,踏进温情的冬,一如行走在渐渐长大的人生。四季的交替就像人生的轮回,每一个季节都是美丽的,一如人生的精彩。
  对于冬我却从小就有更深的眷恋。记忆里的冬天不是寒冷,而是家里火炉旁的温暖。只有冬季,母亲才会把所有农活都放下,守在家里把炉火烧的旺旺的,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各种好吃的,我们姐弟几个依偎在妈妈身旁,听着炉里的呼呼作响的火,闻着满屋里飘着的诱人的饭菜香,那种感觉真是美极了;也只有在冬季,因为春节,在外地上班的爸爸才会放下所有的繁忙,在家安心的陪着我们,一家人围在一起其乐融融,所有幸福的记忆仿佛都定格在那种温暖里。
  渐渐长大了,对冬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但最能打动我的还是冬的温暖,结婚初期,由于单位供暖的不正常,往往是天气越寒冷,暖气越不热,围着被子看电视,手被冻得通红,老公总是用他温暖的大手握着我冰凉的手,或者贴在他温暖的胸膛上,那真是一种幸福的温度,后来,冬日里有了空调、电暖气,再也没有了那种手脚冰凉的经历,但我最怀念的还是那种手心里的温暖,两个人靠在一起的温暖。
  冬天的雪也是有温度的,隔着窗户看外面洋洋洒洒的雪花,轻轻的飞舞,柔柔地飘进大地母亲温暖的怀抱,像离家久了的孩子喜悦的亲吻着母亲,瞬间便融化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更像是久别重逢后尽情挥洒的泪水。或者是在夜里,雪悄无声息的飘然而至,早晨推开门,看着满目耀眼的银白情不自禁的惊呼,那是一种纯净的喜悦,那种洁白仿佛照耀进了心理,自己瞬间变得透明、敞亮。
  记忆中,小时候的雪总是很大,跟着爸爸拿着大扫帚,把院子里的雪堆成几个可爱的雪人,姐弟几个围着它们嬉戏玩耍,仿佛一下子多了几个玩伴,那种喜悦早已把寒冷赶得无影无踪;或者在雪地上留几个清晰的脚印,听脚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响声,咯咯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雪地上,顿时增添了许多温暖的朝气。
  不知有谁说过,喜欢回忆在某种程度上就预示着衰老,虽然不太认同这个观点,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确实越来越能理解冬的内涵,感觉生命的厚重,感觉蓬勃的生命正在冬的默默温情中孕育着,穿越寒冷,直达生命绚烂的顶端。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莱城分局方下国土所)

2——记忆中的父亲
     作者——林敬龙

     去年的冬天,父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是病魔夺走了父亲的生命。每每想起,他的音容相貌仿佛就在昨天。
     父亲身材瘦小。可在老人的眼里,父亲是个孝敬的人,在孩子们的眼里,父亲是个慈爱的人,在单位领导的眼里,父亲是个爱岗敬业的人。
     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爷爷已经70多岁了,在农村,当老人不能自理吃住时,当儿女的要轮流伺候老人的生活。我家和我大爷家轮班伺候爷爷,一家住一月。在我家时,爷爷总能享受到“特殊”的生活待遇。晚上、周末父亲让我搀扶爷爷外出,他下班休息时经常陪爷爷说说话,过几天就改善一下生活。说是改善生活,其实也就是换换饭菜的种类,注意粗粮细粮的搭配,而仅此而已,爷爷就感觉非常满意。有时候轮大爷家时,爷爷也经常来我家吃饭。父亲几乎每天都给爷爷晾晒被褥,提醒爷爷按时吃药,爷爷在我家待上一个月时间,气色会变化很多,精神头也好,以至于爷爷在梦里都时常呼唤父亲的小名。
     19岁的我考上了大学,只身一人离开家乡去外地求学,一年中只在假期里回家。每次放假回家的第二天,父亲总是骑自行车去离我们村20多里路远的湖边买鱼给我补养身体,说我在学校没人照顾吃不好,来家了就要营养一下。我已经近20岁的人了,身高比父亲高出许多,看着父亲骑单车远去买鱼的背影,我的心里酸酸的,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  有一次寒假里,父亲去买鱼时回家的很晚,在母亲的再三追问下,父亲才告诉了原委,原来在骑出离村子两三里路后,由于地上结冰路滑,父亲摔到路边的沟里去了,后来,母亲洗衣服时发现父亲那天穿的衣服上还有血迹呢……
     经常听母亲念叨,父亲在单位上班时,中午舍不得去食堂,也从不去外面买东西吃。早晨从家里带上个馒头,中午在办公室里拉上窗帘,用水泡泡,就着几个蒜瓣或几根咸菜就凑合了。母亲说着,眼睛里就浸满了泪花。我现在才知道,真正缺乏营养的不是我和哥哥,而是我的父亲,可是他在我们面前永远都是那样的坚强。
     上世纪九十年代,村里还没有修水泥路面,我家离父亲工作的乡卫生院有10多里路。有一次父亲周末在家休息,夜里下起了大雨,第二天一大早,雨还没有停,我们还没有起床,父亲就披上雨衣骑自行车去单位了。雨后农村的泥巴路根本不能骑车,说是骑车,其实有五六里路是扛着车子走的。父亲说下大雨单位的房子漏雨,他所在的药剂室也漏雨,药品遭雨水淋湿后如果不及时整理,会给单位造成意外的损失。当父亲忙碌了两个多小时接近整理完毕时,单位的领导才推门而进来查看……
     艰辛的生计里我和哥哥越长越高,而父亲的身材越来越小。母亲说我和哥哥是站在父亲肩膀上长大的,我们俩长大了,把父亲的腰压弯了,父亲变矮了。
     父亲的一生中没有一句豪言壮语。父亲走了,他才60岁,走得太匆忙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孝敬他,他就永远的走了。
    愿父亲大人来世不再受苦,愿父亲大人在九泉之下安眠。
  (省地矿工程勘察院)


3——长途客车里
    作者——卢立琦

     经过一番奋斗,人们终于都挤上了车,各人都坐下了。车厢里尘埃落定,大家心满意足。
    “都上来了吗?”司机发动了车。
    “还有我呀!”车下一个女人的声音。
     大家都抬头望去,几十双眼睛看着一个妇人艰难地上了车。刚才大家为挤车而奋斗,当然不会发现有位腆着肚子的妇人站在一边。
     妇人扶着车门口的那个靠背,一口接一口喘气。
    “哪位乘客给孕妇让个座?”司机喊道。
     沉默。
    “哪位乘客给孕妇让个座?”司机又一次喊道。
      沉默。

      沉默。
     乘客们各自旋转眼光,或望车顶,或望车外,或挖鼻孔,或咬指甲,或抓耳挠腮,或作无限疲劳状。妇人身边的那位乘客干脆鼻眼养神,眼不见为净。
     “哪位乘客让个座?”司机再次喊道。
      沉默。 沉默。
     “坐我这儿吧。”
     大家抬头望去,见一拄拐棍的老太太颤颤巍巍地从后排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一路,整个车厢里说笑声特别少。
 (东营市国土资源局河口分局)

4——大地的承载
     作者——吴书泉

     大地总是默默的承受着一切,从远古至今,无论是血雨腥风,还是刀光剑影;无论是野火春风,还是狂风暴雨,她总是默默的承受着。新的一天开始,昨天就是历史。
      大地总是默默的承受着一切,从人类历史起源,到现代文明的灿烂,五千年悠悠历史长河,流经她博大的胸怀,千百年凝聚成瞬间,珍藏在永恒的记忆中。
      大地总是默默的承受着一切,从地球的诞生,她就把奉献当作己任,她孕育了山川河流,孕育了深蓝的大海,用绿色的世界造就了万物,她是生命的摇篮。
     大地总是默默的承受着一切,从不炫耀辉煌,也不怨恨灾难,她是万物之母,用无尽的宽容善待一切,她唯一的传承是坚强和包容,所以她拥有了历史和未来。
     大地总是默默的承受着一切,虽然她的容颜在不断的被毁坏,灾难频频而至,她的机能在悄然殆尽,她总是把痛苦藏在心里,祈求子孙的理解,因为万物都需要这永久的家园。
(沾化县国土资源局下河国土所)

5——村头的石拱桥
      作者——邹大全

  村东有条潺潺流水的小河,河上有座石头砌成的三孔桥,人们习惯的称为“东河桥”。年幼时,常结伴在桥下水中嬉耍,现虽不常走过,但每年祭祖时行走至桥上,总还有几分感慨,几多敬仰。
  据史料记载,十里铺村形成于元代,因距淄川城十里而得此名。听老人们讲,早先村名叫十里堡,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十里铺。据说小桥始建于明代,一条大路从潍县到淄川,再经博山至莱芜,故称“官道”。大路从村中穿过,因地理条件优越,自然形成了一个驿站,又被人们称为淄川的“北大门”,常有官吏路径此地,车来客往,好不热闹。小桥历经风雨沧桑,见证者历史的演变。
  小桥建筑风格别致,白石砌成,桥面隆起,为三孔拱桥。桥宽5米左右,桥身长约四十米左右之多,与村里石头铺成的大街相连。桥头上方雕刻有虎头面像,目光威严,历经几百年风雨,现仍栩栩如生。桥旁立有“万古流芳”石碑一座,背面用楷书镌刻着碑文,只可惜石碑在“文革”年代被推倒,从此不知去向。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淄川县“大炼钢铁第二营”曾在村中扎寨,在小桥的北岸一侧,利用堰坡建起了若干个土制炼铁炉,炼铁所用物料都要经过小桥往返运送,至今仍残留窑炉的痕迹。如今,那条车马行走的大路(官道)连同村东的小桥,已被周围纵横交错的国道、省道及镇村公路所取代。然而,小桥它没有退役,还伴着身下那条小河静静地躺在那里……
  听老人们讲,小河、小桥是十里铺的“风脉”,小河发源于黉山西麓,流经几十里汇入孝妇河,它宛如一条银龙,延绵不息潺缓而下,有“黉山首、孝妇尾、十里龙腰”之说,小河四季流淌,河水清澈见底,鱼儿在水中畅游,时而又在水面上跳跃。岸边杨柳成荫,蝉声伴着鸟啼,与小河的流水声奏起一曲曲美妙的乐章,三五成群的人们在树下乘凉歇息,天真的幼童在岸边河水中追逐嬉耍,好不惬意。两岸那一片片肥沃的土地,有“旱涝保收”之美誉。小河两岸那大片的桑园,枝繁叶茂。大户人家都有“水井车”、“鸳鸯罐”,南来北往的客商络绎不绝。可谓是福地生辉,人杰地灵。村中店铺林立,什么“李大面”、“车马店”及酒馆、客栈等应运而生,生意异常红火。那些铺面的大门造型各异,“轿子”、马车进出自如,现尚有几个店铺的门槛尚存。骆驼商队也时常经小桥而过,一派“驼铃声响马帮来”的繁荣景象。
  在时局动荡烽火硝烟的年代里,小桥也经受过不知多少铁蹄的践踏,背负着沉重的碾压之苦。还是那座小桥,它承载着正义复仇的车轮和脚步,向着光明进发。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年代,小桥昂首承载着解放大军的战车火炮,向日本鬼子、国民党反动派发出一颗颗正义的炮弹,它为着中华民族的解放,为着新中国的诞生而付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
  斗转星移。前些年,因年久失修,小桥已成残垣断壁,淤泥掩埋桥身大半,昔日雄壮“龙体”黯然失色,似一个苟延残喘的老人,让人伤感万分。
  随着科学发展,近两年,小桥周边高楼矗立,一座座现代化厂房拔地而起,按照规划要求,石拱桥作为历史古迹予以保留。当地政府投资对小桥进行了修缮,桥头岸边绿树成荫,杨柳在微风下象婀娜少女般舞动着漂柔的身姿,夏日又听到蝉鸣、快乐的小鸟跳上了枝头,桥下流水不时还有鱼游动。小桥象获得了新生一样,显露出了昔日的强健身躯。人们又有了往日的笑语。漫步在小桥之上,心中荡漾着说不尽的激情。
  神圣的石拱桥,它是历史的见证,人们永远敬仰它。
 (淄博市国土资源局淄川分局)

6——因为年轻
   作者——王莉莉

因为年轻
笑容才纯真
无需眉头深锁
故作深沉
因为年轻
才敢聚焦自身
无需矫揉造作
掩饰稚嫩

因为年轻
才会有社会进步人类创新
无需惧怕讽刺嘲笑
恪守教条
因为年轻
才会有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无需担心秋风萧瑟
步履沉重

因为年轻
才会富有浪漫和激情
无需压制内心的情感
拒绝爱情
因为年轻
生活才充满歌声
处处洋溢着青春的笑脸
幸福才会漫过人生的堤岸
  垦利县国土资源局

7——谁的声音这样亲切
作者——冯旭红

最害怕
   六月的麦子
   七月的包谷
丰收
不只是金灿灿的喜悦
还是火辣辣的疼痛

“麦子是烤熟的
包谷是蒸熟的”
这些有盐没水的话语
苦涩地无法记载

只想在柿子树下多歇会凉
那知会睡着
鼾声惊动了恶毒的太阳
光阴之鞭抽在父亲的额头
汗滴滚落
父亲是太阳的监工
捆绳抽在儿子的身上
泪滴滚落

“哭啥哭,觉得苦
就好好念书,考上学
坐凉房子享清福”
千百年还这么粗俗
一点也没有书本上的高尚
土地上的苦难竟然是脱离土地
最生动的教课书

梦里谁在骂
狗日的太阳
狗日的粮食
声音这样亲切
他  一定当过
锄禾日当午的农夫
 陕西省丹凤县国土资源局

8——泥土的女儿
作者——余 方

我是你的女儿
是你怀里的一粒种子
让我进入泥土吸收养分
睁开眼睛
看看大地深处的光芒和色彩

让我吮吸大地的乳汁
让我成为一棵树
成为家园的风景
成为你的骄傲

我曾承受过风霜雪雨
历经了寒冬腊月
有存在和成长的欲望
有繁衍和生息的渴望
 
请你用雨水将我浸泡
再撒一把泥土将我淹没
我会静悄悄地生根开花
秋天将硕果呈现给你
 陕西省柞水县国土资源局

9——秋 韵
作者——刘慧慧

西风一夜万里来,
秋云如帛片片裁.
闲步南山秀可挹,
门外疏疏菊乱开.
省第一地勘院

10——书讯

日前,由老地质工作者艾宪森同志编著的《情系地矿 难忘昨天》一书出版。  艾宪森,1954年参加地质工作,在内蒙、山西从事矿产的普查和勘探。1956年秋来到山东,先在泰山南北、后在沂蒙山区,又在胶东一带从事地质普查、矿产地的勘探和地质科技管理工作。作为山东地矿事业辉煌发展史的见证人,他将其所经所历,所见所闻,据实笔录写成此书,为读者提供了宝贵的原始资料,弥足珍贵。书中部分作品曾在本报前身《矿业导报》“难忘昨天”栏目中发表。原地质矿产部朱训部长为本书题写了书名。省地矿局郑金兰局长为该书作序。  (阿 文)

11——招标公告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