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81030发稿  

2008-11-03 14:34:02|  分类: 2008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淄博淄川峨庄上端士村云峰观   峻岭/摄
刊头题字——唐镇(中国地图出版社)

                              

1——穿衣进行曲
      作者——王升元
  俗话说:“人饰衣服,马饰鞍”,穿上一件新衣,格外彰显人的形象,体现人的文明程度。
  上世纪70年代,孩童时过春节,每当母亲给我脱去旧衣服换上新棉裤棉袄的时候,我感到最温暖。长大后到外求学工作,临行前母亲总是叮咛嘱咐:天凉了,别忘及时添加衣服。春节给长辈拜年,当有人问我衣服是谁给我做的?我脱口而出说是大哥,因为人人皆知二爷家的大哥泽远是远近文明的大裁缝,虽说他做的戏装历朝历代都有,我尤其看中唐装和清朝的旗袍,因为唐装是对美的释放,因其丰富多彩、富丽堂皇,风格独特、奇异多姿,令世人瞩目;旗袍,冷艳香凝,穿旗袍的女人,不自觉地就会流露出优雅和温柔的气质来。
  80年代,我上初中和高中,父母让穿啥衣就穿啥。记得高中毕业时,我穿的是的确良军上衣、中山装照的毕业照,逢年过节,我常去淄川服装城买衣服,这里的衣服既便宜,款式又多,有本地人制作的,也有江浙、闽、粤一带商家经销的,总能挑选到满意的。
     1986年我参军到部队,穿上了新军装,戴上领章和帽徽,平生第一次感觉到衣服的“新”。我成为一名军校学员时,恰逢部队精简整编,那身令人艳羡的的确良刚刚换成涤卡料,肩牌也有绿牌子换成了红牌牌。军装一年四季供应发放,对于我来说军装永远是“新”的,是时髦的,也是无价的。穿上它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穿上它感到永远青春、年轻、有战斗力。军装还能约束人时刻注意军人形象,注意文明举止。
  90年代我一直穿军装,更多的钱花在给双方父母和孩子买衣服上。让我感到身心最愉悦的时候,是妻子把花花绿绿的新衣服给女儿穿到身上。说起我家孩子的衣服来源,还有朋友、亲戚和同学给买的,也有的把八成新的小孩衣服送来穿。我家小孩穿过的衣服稍新的,又赠送亲戚朋友家的小孩穿,如果说过去拉扯孩子不容易,一件衣服“老大新,老二旧,老三身上穿个够”,那麽今天经济条件好了仍然赠衣,那就叫节约,“千里送鹅毛,物轻情义重”,我想因为衣服的相互赠送传递,不也同时传递着团结、友爱、亲情和温暖吗?同样,冬天来临,我们人人行动起来,为灾区捐款捐衣,不也同样是在传递大家庭兄弟姐妹们的深情厚谊和温暖吗?
  军装一直穿了十几年,到90年代末转业,在转业选择上我选国土部门,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当时国土部门有统一的行业制服。着国土制服开展工作让老百姓感到行业和单位正规,着装人也自我感觉“靓丽”、底气十足,工作起来有自信心,当然也时时处处接受群众监督。但有那么一年,一纸命令废除了行业服,从此我无可奈何地跟制服道声“再见”。进入21世纪,我渐渐感到服饰文化的博大精深。妻子为让我在机关、在各种场合体面、庄重和气派,过节前夕为我先后买了千元一件的“国人”西服、五百元一件的鸭绒服等。说真的,为了工作和生活我非常留恋制服,所以捐献衣服时我虽然很慷慨,而一件军衣、一件国土制服我却珍藏着不舍得出手,这样做并不因为衣服本身值钱。
  现如今,人民生活水平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出不了市区,国内外各样各色的衣服都能买得到。对于衣服,我希望普天之下人人都穿上美丽漂亮、款式新颖、冬暖夏凉的衣服。
 (淄博市国土资源局张店分局)
2——忆货郎
     作者——李志民
     那天在路边的地摊上给女儿买一面小镜子,在付钱给商贩,并与他照面的一瞬间,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那个身影就是货郎。
     货郎是上世纪80年代我们邻村一个推着独轮小车,走街串巷,卖些针钱、衣扣、剪刀等日用杂货的人。他的名字我叫不出,只是因为他隔三差五便推车来到村子里,所以便对他熟起来。在那个年代,我们那儿的农村还比较落后贫穷,村子里连个杂货铺也没有,集市也相对欠发达,即使赶上了集市,因为村民们手头紧,所以大家很少去集市买东西。货郎便成了我们那儿十里八乡惟一一个走街串巷为村民们提供方便的“经商者”,可以说,我们方圆十几平方公里内的几个村子,除了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几乎差不多的人都认识他。
     那时的货郎也就40出头,却没有结过婚,他的长相也与实际年龄相差甚远,身材不高,皮肤黝黑,络腮胡须,加上满脸的“褶皱”,整个人看上去更加苍老。一年四季总是将那件蓝色的衣服套在身上,时间长了,衣服便也泛了白。所有这些,显出了那时生活的艰辛和沧桑。
     和现在地摊上卖东西大声吆喝的那些商贩不同,货郎卖东西只靠他的拨浪鼓儿。为了推车方便和减轻胳膊的用力,货郎总是喜欢用绳子将手推车的扶手连在一起,将绳子挂在脖子上。这样他就可以用一只手扶着一侧的扶手,而用另一只手摇着拨浪鼓儿。
     拨浪鼓儿响起来,便唤来了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和老太太们,很快货郎的推车周围便被围了起来。大伙儿高兴地挑着自己需要和喜欢的东西,生怕晚了便被其他的人挑走。而此时的货郎便收起了他的拨浪鼓儿,满脸堆笑,忙不迭地“推销”着他的东西,一边“推销”,还一边“卖弄”他的口舌,说着一些有趣的事。有时候高兴了,货郎还会唱几声,甚至还会现编几句俏皮嗑、顺口溜等。货郎的五音有些不全,自然唱的有些找不着调,周围的人便哈哈大笑起来,但货郎并不在意。货郎的口才很好,让他一“推销”,不想买的也便买了。说是买,其实是换,那时的农村有钱的很少。虽然在现在看来,货郎卖的东西都很便宜,一分两分钱便可买到适合的东西,也绝对没有超过五分钱的,但大伙儿很少用钱去买,大多是把家里穿的不能再穿的衣服和鞋子,还有破棉絮、破布,甚至是理发攒起来的头发或剪下的辫子去换所需要的东西。那些破烂杂物是不必过称称的,任凭货郎的眼睛一扫,能换多少东西,他心里也就有了数。
     随着小车上的物品逐渐减少,很快货郎准备的盛装破烂衣服、棉絮的布袋便鼓了起来。
     除了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们外,围在小车周围的便是那些充满好奇的孩子们。对于车上的大多数东西,孩子们是不感兴趣的,而感兴趣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小女孩盯的是那花花绿绿的头绳、头花和发卡等,而男孩子瞅的只是气球、哨子等东西。孩子们选好了各自喜欢的物品,便开始用眼泪、打滚等方式缠着各自的大人去满足他们的愿望,而大人不在身边的,他们也会偷偷地从家里找出一些破瓶子、烂罐子交由贷郎。对于贷郎来说,孩子们也是他的主要“客户”,几句话便哄的孩子们忘乎所以,非要不可。
     很快小推车的杂货品所剩无几,聚集在周围的人挑走了他们各自需要的东西,心满意足地渐渐散去。货郎将卖东西所得的钱仔细地点几遍,将装满破杂物的布袋向车上一放,阴阳怪气地喝一声“走了”,然后哼着小曲,推着小车转向下一下村子。
     方圆十几平方公里内的几个村子,货郎差不多是十天左右才能转一个遍,所以一般情况下一个村的村民们大多是十天左右才能再次见到货郎,时间长了,哪一天货郎该到哪个村,村民们一掰手指头就能算出来。因为货郎人缘好,加上他的货品还便宜适用,所以一段时间过后,那些缺少了日用杂货的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们又掐指头算日子地盼着货郎的到来。
     80年代末的一天,按照往常,货郎也应该来我们村了,可是大家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却始终听不到那熟悉的拨浪鼓儿响起来。大家很纳闷,互相猜测着货郎没来的原由。终于,大家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货郎走了,他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他是怎么走的,大家不清楚!只是大家有些叹息,既为他的年轻早逝感叹,也为再也不能用破旧物口换所需的东西而遗憾! (省地矿工程勘察院)
3——我是一只小小鸟
     作者——张一弛
     我是一只小小鸟,无忧无虑地生活在树木繁多的大森林里。清晨,我在森林里边飞边唱,饿了,就捉只小虫吃,还可以与伙伴们一起玩游戏……多么美好的生活啊!
     可是,不知从何时候起,人类进入了这片绿色的大森林。人们乱砍乱伐,“吱吱”的电锯把树木一棵一棵地砍倒,“砰砰”的猎枪把我们动物打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造纸厂把大树变成了白纸……这一切让我从一只快乐的小鸟变成了一只流浪鸟,那幸福的生活再也没有了。
     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这“绿色的大森林”了,我要去寻找,去寻找新的家园了。我先来到一个居民楼前,那里堆满了垃圾,苍蝇在上面飞来飞去,我叹了口气飞走了。我又来到一家化工厂门口,工厂的大门上挂着一个横幅“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而地上却到处是垃圾。
     一转眼,冬天到了,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我不得不在雪地上艰难地行走。这时,我饥寒交迫,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不一会就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人们天天都在保护动物,时时都在植树造林。这才是我梦寐以求的世界呀!
     我在上帝身边再说最后一句话:“保护环境吧,地球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济南市甸柳第一小学)

4——人有激情诗不老
——读胡红拴的新作《山道》及其他
     作者—— 阿 文
     胡红拴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个写诗快手,多产作家。
     说他快,是因为2005年5月在贵州铜仁参加第三届全国“中华宝石文学奖”颁奖大会期间,在游梵净山归来的途中,在颠簸的汽车里,他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连续写了两首诗,头一首是:梵净佛风禅味重,紫气飘渺云雾中,无欲静得清净地,幽林浓处觅仙踪。第二首为:轻车乘风踏天台,春深林幽杜鹃开,上下一万三千步,他日兴浓我再来。似乎是不假思索,“笔”到诗来。前一首是我请求的,后一首是他主动的。回来后不到半年,就收到他从南方请物流公司快递来的文集《舞动的土地》,一函五册,装帧精美,内里图文并茂,应该说叫“画”“诗”并茂,分别是《大地上的韵律》《南粤大地上的书画家们》《周彦生诗画记》《舞动的土地》《胡红拴品画诗选》。画是画家的画,诗是红拴的诗。除了一本与他人合著外,其他都是他的作品。在绕了大半个济南城,交上10元钱从物流公司取回文集回单位的汽车上,我从科幻作家刘兴诗老人的序言里知道,这已是胡红拴的第18本文集。他当时的身份是一位医生。捧着厚重的文集,随便打开一本,我记住了这样的句子:
 何方神圣雅士姿,
 万花丛中赋词诗,
 碎玉随手抹天地,
 醉人醉仙醉瑶池
。——《读周彦生--绿弦清音》 
  诗的下面是广东当代国画十大名家周彦生先生的画作《绿弦清音》,万花丛中有四只鹦鹉的身影,活灵活现。
     在一首题为《男人》的诗中,他写道:雄性的阳刚/造就/独思沉默的性格/刚毅透出的/却是柔情似水的内心/让肩膀扛起/天下所有的苦难/……/终生的追求/只为一个神圣的称谓/男人/这一千古留下的力量的象征。应该说,生在河南、生活在广东的胡红拴,黝黑的脸庞透着阳刚,沉默的性格饱含柔情,是一位多情的汉子。
     现在,摆在我面前是胡红拴新出版的诗集《山道》。三年来,我不知道他又出了几本书,但知道他早已离开了医务岗位。作为“一代名医”,在从事了大半辈子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工作后,义无反顾地转入“人文”工作中,足见文学的魅力和他心中的地位。(这让我无意中想到了鲁迅先生)
     我迫不及待地打开《山道》。一看标题,就看到了不停跋涉,遍访名山大川的足迹:《嵩山》、《衡山》、《黄山》、《庐山》、《丹霞山》、《罗浮山》、《天井山》《刚巴拉山》、《玉龙雪山》;《洛阳》、《韶关》、《洱海》、《石林》、《小天梯》、《馒头峰》、《金鸡岭》、《佛冈汤泉》、《束河古镇》……可以说,所到之处诗情迸发,落笔之时热情洋溢。
      他写山,一座山有一座山的性格,他吟水,一片水有一片水的风景。如“衡山揭开的潇湘天空/云也白/ 天更蓝”,“本色下的苍山/原来是/可以对话的躯体”,“蓝色的雅鲁藏布/漫步在/高原的峡谷/飘逸的诗情/串起/青藏文化的碎片/健壮的双乳/哺育着/百万藏家儿女”,“英西永丰古桥/说是明代的遗物/已无需过多地考究/斑驳的青苔/似乎还有徐霞客的汗滴残留/青石板的凹痕/丈量过/历史的脚步/古道幽幽/伴随着/静静的溪流”……徐霞客是一位旅行家,胡红拴作为一个地质人,在诗中也不忘用地质的眼光探寻世间万物。如:“并非因莲荷捧月含香/并非常居泥沼池塘/盖因狮子洋上骤急的风雨/也是地壳运动留下的创伤(《莲花山》)”,“古老的沉积/堆砌起/你健劲的骨骼/远古的狂风/吹深了/你额头上的皱纹刀痕(《张家界》)”,“地质专家说/西樵的成因/乃是二亿年前火山的爆发/佛学家们说/西樵 是南粤最美的菩萨(《感悟西樵》)”,“飞瀑下/我看到/大地远古的脉络/我看到 岩熔/心血的彭湃(《豹纹潭》)”……同时,我还发现,在这些被吟诵的山水中,蕴藏着胡红拴细腻心灵的律动。如“山/是朝霞梦里的路(《丹霞山》)”,“每一次进山/总有朝圣的意思(《鼎湖山》)”,“一览众山小的豪情/从微风中传来/总是透着/无尽的诗意(《天井山》)”……
     毫无疑问,胡红拴多产,多情,还多思。刚刚发生不久的四川汶川大地震,让他心情澎湃,写出了长诗《真正英雄》;参加太行山改稿会(,一气写了20多首描写《嶂石岩》的诗……。我敢说,大自然的山道坑洼不平,胡红拴的《山道》隽永有趣,尽管还有值得推敲的地方,但在推敲中回味诗歌,的确是另一种享受呢!
     到目前,胡红拴已写了2000多首诗,发表文字500多万字。常言道,人有志气永不老;我认为,人有激情诗不老,写了那么多诗歌,今年才47岁的胡红拴,还会写出更多更好更青春的诗歌!

5——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揭晓
     本报讯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评奖日前揭晓。贾平凹《秦腔》、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周大新《湖光山色》、麦家《暗算》获本届茅盾文学奖。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奖的范围为2003—2006年间发表或出版的长篇小说。
     茅盾文学奖是根据茅盾先生生前遗愿,为鼓励优秀长篇小说的创作,推动我国文学的繁荣而设立的,是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自1982年以来,已评选出包括《平凡的世界》、《穆斯林的葬礼》、《白鹿原》、《尘埃落定》等近30部长篇小说。在对今年的四部获奖作品一一评价之余,有文学评论家也指出,尽管一届评出四部作品并不为多,但是茅盾文学奖似乎太在意“照顾”各方的关注。而作为一个文学奖项,不妨聚焦,每届力推一两个作品,虽有遗珠之憾,但“得罪”一些关注也未尝不可。
    贾平凹《秦腔》
     在宣布评奖结果前,就有媒体爆料《秦腔》获茅盾文学奖票数第一。56岁的贾平凹对此并不意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
     他说:“既感到意外,也不感到意外。”在前几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中,贾平凹一直是获奖的热门人选。他这样评价自己的作品,“
    《秦腔》是我这么多年写作中比较满意的一部。它当然是一部文学作品,它是我对于一些社会现状的记录,我是把自己的感受和体会表达出来,给时代留下些印记。”
     正是对社会现状的记录,使得贾平凹的创作长盛不衰。“他早就应该得奖了!他是描写中国当代农村功力最深的作家。”评论家杨扬用“名至实归”形容贾平凹的获奖。“《秦腔》未必是他最好的作品,但是有足够实力问鼎茅盾文学奖。”评论家张颐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市场经济环境下,传统的文化和价值观受到的冲击,以及特定地域人的生活变化,是贾平凹创作的一贯的风格。他作品的力量也来自于此。”
    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
    《额尔古纳河右岸》是第一部描述我国东北少数民族鄂温克人生存现状及百年沧桑的长篇小说。在小说中,迟子建“化身”鄂温克族最后一个女酋长,讲述了一个弱小部落的生存故事。小说在《收获》杂志上登载以来,受到读者和评论家的热切关注,被媒体称为“最值得期待的书”之一。
   周大新《湖光山色》
    《湖光山色》以亚洲最大水库——丹江口水库为地点,描述一个曾在北京打过工的乡村女性暖暖与命运抗争追求美好生活的不屈经历。
    《秦腔》、《湖光山色》,两部描写当下农村的小说,双双获得茅盾文学奖,也让评论界看到了一种信号。“乡村叙述是当代小说的重头戏,在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大背景下,乡村已经不是过去田园般的乡村,它为当代文学提供了新的写作资源。”评论家
   麦家《暗算》
    早在柳云龙的电视剧《暗算》走俏荧屏之前,麦家就凭借小说《暗算》被文学圈看好。他小说的语言流畅诡异,却又与独特的内容完美结合,除文字被形容成“清瘦”外,他还被冠以“中国的丹·布朗”的美名。
   《暗算》是一部反映无线电侦听与密码破译的作品。“这样的内容很枯燥很专业,在很多人看来平淡无奇,写不出东西,但是他能写得很有声色。”杨扬称麦家的小说体现了南方写作特有的风格。“他的写作有韧劲,虽然《暗算》、《听风》一度在市场不被看好,但在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上,麦家的作品好几次名列前茅。生活经历,给了他创作的质感,虽然故事的背景和题材是虚构的,但是不得不说他虚构得比真实还真实。”(书山)
6——嘉祥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