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2008-12-15 20:16:23|  分类: 2008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省国土资源厅省地矿局矿业经贸考察团国外考察掠影(照片五张)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2——王子勇:用照相机说话的地质人
      本报记者  吴文峰

     王子勇,山东地质六队的一名野外技工,18岁迷上摄影,在相机快门的“咔嚓”声中,已度过了20个春秋。2007年下半年,他被中国摄影家协会吸收为会员,从单纯的爱好,到作品屡屡获奖,不善言谈的王子勇,用相机表达自己的爱憎,为他人留影,为社会存照。5架相机陪伴春夏秋冬、酸甜苦辣,4万张照片见证沧海桑田、社会发展。至今,他还天天跋涉在勘探路上,但相机也时时与他如影随形。
                    痴迷摄影  乐此不疲
    1988年,18岁的王子勇考入湖北地质技工学校。因为多才多艺的班主任喜欢摄影并经常讲解和示范,近朱者赤,也让他对这门光与影的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随后便省吃俭用,买了一架旁轴取景的虎丘牌135机械相机。周未和同学一起,逛名胜游古迹,他充当随行“摄影记者”,白天照了,晚上在自己宿舍里学着冲洗。没有专门的设备,就用开关日光灯来控制曝光,用同学们的脸盆来盛显影液、定影液,洗出的照片也是有模有样,成了同学们最珍贵的青春遗存。
     1991年,王子勇分配到驻山东招远,素有“英雄地质队”之称的山东六队,当了一名物探工。半年后,他用积攒的工资买下了自己的第一部单反相机-海鸥DF1相机,利用工余时间去拍摄自己喜爱的场景。可惜,几年后,因当时地质工作陷入“低谷”,王子勇下岗了。接下来的几年,他与朋友合伙开过影楼、卖过电脑,甚至到深山给学生们照过毕业照,在小县城举办的灯展、花展上,做过流动摄影人,收入微薄但始终没放弃心爱的相机和梦想。最让朋友同事们称道的是他的“有求必应”,不管是结婚照,生日照,还是孩子满月照,只要一声招呼,他随叫随到,且多数都是他出力又出钱。
     2005年春天,停薪留职在社会上飘荡了7年多的王子勇被召回来,继续做他的物探工。第一个工区在新疆的阿勒泰哈巴河县,那里是塞外边城。临行前他狠狠心,倾其所有,跑到烟台买了一部近乎专业的数码相机-尼康D70。端着喜爱的相机,王子勇从山东到乌鲁木齐的火车上,透过窗户照大漠,照戈壁,一气拍了400多张。在接下来的半年工作时间里,他天天抱着仪器跑路线,每天行程15公里左右,至少需要5个小时,但相机经常带在身边。有时磁法仪器“怕”干扰,他作为操作员,身上不能有带含铁的材料,他就让同事背着,操作仪器时离得远远的。遇到美景、动物等就忙里偷闲拍一张。下雨阴天出不去,就拍帐篷外的白桦林、小溪流……这期间,他还利用难得的休整间隙,远行数百里去拍过喀纳斯湖风光,赶上天气突变,冻得够呛……
                               屡获大奖  名气飙升
        三年前,一位搞摄影的朋友曾说过:我的摄影水平应该说是可以的,看了王子勇的照片之后,感觉他应在我之上。话中有谦虚的成分,但从说话者的表情和语气中,我感觉到是由衷的。
        2005年深秋,王子勇从新疆回来之后,摄影活动几乎成了他业余生活的全部。相机天天不离左右,有时间就上网看片发片。三年来,他几乎每个冬天要去威海荣成的天鹅湖拍天鹅。2005年底赶上大雪封山,他从招远赶到威海,正逢客运停止,他一咬牙,从威海花350元“打的”赶往荣成的拍摄地点,路上打滑,出租车车头来了一个270度的大转弯,吓得司机惊慌失色。但只要有时间,他每年寒冬还是雷打不动地去拍。2006年底拍摄的白天鹅在《中国国土资源报》《地质勘查导报》发表,编辑都加了点评。2007年冬天,他到福建勘探,没能拍成白天鹅,但拍了一组反映当地风情的图片《大地小学的孩子们》,在《中国国土资源报》社稷坛发表,并配以文字,让人了解了大山中学子生活的真实。
        为了摄影,王子勇2006年东拼西凑,花9万多块钱买了一辆捷达牌家用汽车,利用工余时间几乎转遍了胶东半岛所有的县市区,拍山水风光,拍风土人情拍社会现象,不到两年就跑了四万多公里。有一次,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中拍照,他倒退时,不小心掉进了湖里,全身湿透了,好在相机被他高高举起后没有进水,但手机湿了,打不出电话,只好一步步走出深山。
         这两年,他有近200幅照片及新闻作品在《人民日报》《大众日报》《烟台日报》《中国摄影报》《中国摄影家杂志》《中国国土资源报》《地质勘查导报》等报刊发表,70多幅作品获奖。其中,《山里娃》荣获第二届中华青少年文学、书画、摄影大赛青年组一等奖,《和谐,和平》获“2008我们一起保障”摄影大展优秀奖。《和谐》获中国金都杯摄影收藏展银奖,《道路宽宽,行走有些难》获第一届公益中国数码摄影大赛优秀奖,《欢笑满老街》获第二届旱码头国际摄影大赛优秀奖,《飞瀑》获网上民生庆典摄影大赛一等奖,《同辉》获首届中国焊接摄影大赛一等奖。2007年7月,《山里娃》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颁奖,通知早就来了,可惜他正在内蒙古搞勘探,没去成。
        王子勇的摄影关注行业,关注社会。曾发表了许多反映地质工作的图片,也曾把单位大院盛开的玉兰花印上烟台晚报。单位有重大活动时,他也偶尔充当一下“临时记者”。伴随着成功,他被当地媒体聘为了“特约通讯员”,有一些活动经常通知他前去参加,有时竟成了主力。去年夏天,应烟台晚报之邀,他驱车80公里拍摄了一组栖霞某村缺水严重的照片,在当地报纸上刊发后,引起关注,停止了8年的自来水马上修通。等他第二次再去该村时,老百姓直拉他家里坐坐,俨然成了贵宾。获奖作品《道路宽宽,行走有些难》就是他在栖霞出工时,路遇一队“盲人艺术团”,老的老小的小,拉着两辆地排车在山路上艰难跋涉。王子勇帮着推车一段路后,随手拍下的几张照片。当他把照片发到自己的博客上后,立马引起了网友的跟帖赞誉。有人留言道:你拍的照片越来越有深意了。从大自然生活里的美到被人忽视的弱势群体,你都能用心的捕捉到!真好。
                          固守寂寞  满怀赤诚
       见过王子勇的人都知道,他长相平平但身材很好,不善言辞但话语风趣,遇到知心的、请教的也会妙语连珠。1991年后,通过自学函授,王子勇取得了汉语言文学专业专科,北京摄影函授学院专科,经济管理本科学历。38岁的他,目前还天天跑野外。白天忙工作,晚上就把抽空拍摄的好作品发到他冠名为“地质人一角天空”的博客上,再配上他以独特视角写成的图片说明,总能让人赏心悦目。有时,他也写一点文字的东西,很优美。在一篇名为《他们的名字叫地质人》的文章中,王子勇这样写到:这是一群拓荒者。他们用简简单单的“老三件”做装备,继承发扬着“三光荣”的精神,以“先行兵”的骄傲和使命,吹响新中国万物复苏千帆竞发的春天号角,为祖国的繁荣富强披荆斩棘引吭高歌。……他们是一群拓荒者,一群智慧的拓荒者,一群科技的拓荒者,一群艺术的拓荒者,一群文明的拓荒者。
        那年,他在新疆塞外边城哈巴河县进行物探作业,发现了一种类似于“沙漠魂”胡杨树的植物,被他称为“荒漠亚魂”。为此,他写到:矮矮的却执著坚定生命的信念,固守一方热土。我发现有它存在的地方,沙土会比周围高一些,这就是生命的高度吧,无论炽热干旱的风沙如何肆虐,也夺不走它固守的家园,夺不走它的信念……独自蹲在那里,我久久地注视着,直到视线变得模糊。没想到在如此荒漠中,自以为包裹得坚强的心,会被这相依为命、相濡以沫的生命所感动,同时脑子里会无序地浮现出这样的词:坚韧、执著、自信、朴实、顽强、无畏、奉献、忘我、无欲……荒野里看不到别的人,只有勇敢坚韧的地质人远离故土,在这片陌生的领地上,日日与影子为伍,与“亚魂”为伍,在漠漠荒野,行进于松松软软的黄沙中,领悟生命的感动。
        我曾见过他在新疆拍摄的一组《向日葵》,那金黄色的葵花镶着绿边,如同跳动的火焰被他摄入了镜头。后来,我看了他为此写下的一段感悟:成片的向日葵是锦绣的神来之笔。……置身在向日葵的翻滚悸荡的花海之中,我显得是多么的渺小与苍白。拿着相机我竟然无所适从。想拍张特写,却怕辜负满眼的气势如虹;想拍张整体的画面,更怕辜负了这浑然一体的天然与和谐,甚至连小憩在花朵上的小蜜蜂的那一份悠闲与从容都令我觉得无力表现了。终于,我相信了:真正的美丽只可远望而不可近观……也曾执著地相信:景出于心,拨开那份错觉,用平衡、平和、平静的心将自己融入身边的风景,或许会放眼尽是美丽。
      王子勇还认为:摄影是减法的艺术,简单的美更动人,摄影是遗憾的艺术,虽遗憾犹美丽。他爱观察,曾经在勘探的途中捡到灵芝。他说过,“发现”远比技术更重要,好作品是勤奋中的不经意。
      作为地质六队驻地招远市仅有的6名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之一,王子勇经常被聘去做当地摄影活动的评委,每次都是用心去评判每一幅作品。
      王子勇的网名是“三叶虫”,问他为什么,他说上地质技校时捡过好多的三叶虫化石,原始简单透明。可透过他拍摄的照片,我们分明看到现代深刻厚重的内涵!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8121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