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8年6月30日发稿  

2008-06-30 11:28:26|  分类: 2008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南五龙潭名士阁   文峰摄


刊头题字——井瑞泉(省第五地勘院)

1——根 爷
     作者——丛树璞
     市区东移,位于市郊疃家村的土地值钱了,最得意的要数村里的根爷。
     根爷在村里算不上首富,但老辈留下的一幢面积不小的老宅子,却让根爷风光无限。
     说起这幢老宅子,还有一段故事!许是因为有了父辈留下来的这幢老宅子和30亩薄地,土改那年,根爷顺理成章被划为地主,这幢老宅子当然也没收归政府了。后来有几位苦大仇深的老贫农找到政府领导,说根爷虽有宅子和田地,但根爷并没盘剥穷人,凡租他地的农户每年交很少的租,遇天灾之年,根爷不仅减租减息,还拿出钱粮救济穷人,根爷的生活也极俭省,每日粗茶淡饭,一件棉袄穿了15年,补了18块补丁。他们流着泪,拍着瘦骨嶙嶙的胸膛为根爷作证。
     许是根爷这样勤俭且有爱心的地主极少见,政府在落实政策时,便将没收的老宅子还给了根爷,但地主这顶帽子没人敢给他摘,一直在头上,直到后来,根爷也和其他村民一样,手里有一本蓝皮户口本。
     根爷的老宅子早已不住人了,院里青苔累累,蓑草依依,经年的风雨侵蚀,老宅已呈颓败之势。这老宅子虽不值几个钱,但这地皮却是块风水宝地,根爷心里明镜似的。
      根爷有一个独生子,叫小根,小根脑瓜子精灵,虽书读的不多,但做生意却游刃有余。这几年,小根在城里办厂子发了财,这不,孝顺儿子不顾根爷的坚决反对,硬给父母在城里买了楼房,把父母接到城里来住。根爷拗不过儿子,也不领儿子的情,他放不下那幢老宅子,隔三岔五地往老宅子跑。
     这天根爷刚从老宅子回到家,儿子和儿媳便笑眯眯的将一壶烫好的酒和几个炒菜端到根爷面前,小根盘腿坐在根爷对面,父子俩便对饮起来。酒至酣时,小根开了口:“爸!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我想在老宅建厂子”,根爷用手捋着花白胡子,并没感到意外,儿子在城里给他老两口买楼房时,或许就盯上了这幢老宅子。现在政府提倡大力发展私营经济,大办民营企业,儿子有这个头脑,把事业干大,根爷并没有反对。
    “你想建啥厂子?”根爷叭着长烟管问儿子。
    “我想把城里的那家化工厂搬到老宅子,只是……”小根说到这里卡了壳。
     儿子的这个厂子根爷心里很清楚,虽经济效益不错,但因这个厂子对环境造成污染,上面已对小根下达了搬迁或关闭的通知书……
     一向办事果断的根爷有些为难了,根爷就这么一个儿子,老宅子不给他给谁?但土地是国家的,国土资源需要保护,儿子要把污染环境的厂子搬迁到老宅子,根爷心里七上八下的。
     “三天后再说吧!”根爷撂下一句话便起身走了。
      三天后,根爷吩咐老伴炒了几个菜,烫了一壶酒,把小根叫来了。酒过三巡,根爷开了口:“儿啊!不是爸为难你,你搬迁厂子的事爸实在不能答应,原因也不用我多说……”
     小根懵了,一口白酒呛在嗓子眼里,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小根知道父亲的犟脾气,从那以后他再没找父亲谈过这件事。一个月后,小根在城里的化工厂关闭了,又过了一个月,根爷的老宅子被几台轰鸣的推土机铲平了,随之,一幢漂亮的“希望小学”在根爷的老宅上拔地而起,捐款这所希望小学的是从台湾回来的一位老华侨。
  (文登市国土资源局)

2——良师益友伴我行(我与导报征文)
     作者——殷民祥
     欣闻《国土资源导报》创刊千期,内心感到无比激动,屈指算来,我与《国土资源导报》相知相伴已有六个年头,当每周收到带着淡淡墨香的《国土资源导报》时,我总是迫不急待的浏览一遍,再细细地品读。
     六年前,单位安排我从事宣传教育工作,我是吃不香、睡不好,愁的一筹莫展。因为在部队干了十六年,一直从事军事训练管理工作,除了每年的军事训练总结,从来没写过什么新闻稿件,连最起码的什么是新闻、什么是消息也分不清,拈笔比拿枪还重。在这种非常窘迫的情况下,《国土资源导报》成了我的良师益友,刚一看并没在意,谁知时间久了,竟看上了瘾,对我这个国土资源业务知识和写作知识都匮乏的人不说,一版可以了解国土资源的大政方针,二版既可看到全省兄弟单位的经验做法,又能看到记者和广大通迅员短小精悍的新闻佳作,三版可以学习国土资源相关知识,并能开展学习讨论,四版可以品味齐鲁国土资源文化。在读报、学报中,我如饥似渴地汲取国土资源知识和写作知识营养。
      在六年前的八一建军节前,为了难忘的军营岁月,我试着写了一篇《带兵的日子》,从自己最熟悉的生活场景里,选取了三个带兵的小故事,我把带着一抹羞色的处女作,用钢笔工工整整地誊写下来,寄给了导报,一周后,编辑老师打来电话提出了修改意见。《带兵的日子》一稿登在了《国土资源导报》644期,从此让我树起了写作的信心,笔耕不止。忘不了,见到第一篇刊登的稿件难抑的激动兴奋之情,达一周之久;忘不了,编辑老师们时常打电话讨论修改稿件,让我更加钦佩老师们认真负责的敬业精神;忘不了,一篇篇稿件变成了铅字,浸透着老师们多少心血和教诲;忘不了,连续三年被导报评为优秀报道通讯员和区委宣传报道先进个人,更加给了我继续写作的莫大激励。每当我拿起笔,写作的激情就在笔尖上流淌;每当我遇到写作困难,默默无闻、甘做人梯的编辑老师们的教诲,就助我克服困难,勇往直前。
    《国土资源导报》是我良师,她引导我走上了写作之路;《国土资源导报》是我益友,她伴随着我成长进步。
     祝福你,《国土资源导报》,我永远的良师益友。
     (枣庄市国土资源局薛城分局)


3——汶川,我的痛
      作者——刘向民
     1.汶川。写下“汶川”这两个字,我就无比悲痛;汶川。写下“汶川”这两个字,我就泪流满面。
     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震魔肆虐,大地倾斜,山河断裂,灿烂的阳光瞬间惨淡无光,伤害、死亡、痛苦,从此扎入汶川的胸膛。
     汶川,8.0级的大地震,400颗原子弹爆炸,使我们失去了曾经美丽的河山,失去了曾经的无限憧憬,失去了曾经的欢乐和安静,失去了我多灾多难的汶川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
      汶川。撕裂的伤口永远不会痊愈,留下的悲痛永远不会遗忘。
      汶川。失去家园和亲人的汶川,是一个刻骨铭记的悲痛。
     2.曾经的山山水水顷刻变颜灰暗;曾经的城镇村落顷刻废墟一片;
     欢乐的笑声。那些老人爽朗无忧的笑声,那些少年儿童天真无邪的笑声,那些汶川人幸福欢乐的笑声,被灰暗和暴力顷刻遮盖;呼喊的声音。那些在学校教学楼废墟下的呼救声,那些在城镇楼房废墟下的呼救声,那些在乡村房屋废墟下的呼救声,那些被土石和泥石流掩盖深处的呼救声,嘶哑,无助,企盼,却无法掀翻厚厚的瓦砾和土石。
     顷刻,家园被可恶的震魔无情的摔碎,生命的鲜花陷入黑暗和死亡,嫣然无神。
     大地震,使汶川剧烈疼痛,在这一刻失去记忆;汶川,以疼痛的方式让中国深刻地疼痛。
     3.无须渲染灾情,无须压抑哭泣,悲痛的泪流,深入我们的内心。多难兴邦。昂起坚强的头颅,挺起不屈的脊梁,向光明的未来,前进!
     众志成城,绝不放弃。共和国的领袖,坚定,不屈,抗争,渲染一个民族的精神,锻锤一个民族的坚强。
     汶川,全中国都在关注和聚焦,关心,关怀,焦急,盼望,我们的心与汶川一起跳动,让我们更多地为汶川分担一些疼痛吧!分担一些疼痛,植入坚硬的骨骼,让我们与汶川一起,把疼痛写成坚强的不屈。
     4.我渴望生命之花永远鲜艳;我渴望生命之花永远灿烂。
     震魔,使几万生命殉难;震魔,使几十万生命陷入伤痛和绝境;震魔,使十三亿中国人倍感哀痛。震魔,无情地扼住生命的咽喉,强迫脉搏不再跳动。
     生命却是在无声地抗争。老师,把生命留给挚爱的学生,以文弱的身躯护卫着生命;母亲,把生命留给儿女,把所有的危险死死地顶在柔弱的背上……挚爱和亲情,以生命的死亡,接续未来的生命。
     大爱无疆。爱使汶川的生命挑战极限,爱使汶川的疼痛刻骨铭心。
    5.突如其来的灾难,缩短了生与死的距离。汶川,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
     山崩地裂,阻挡了所有的去路和来路;哭泣与呼喊,山不应,水不应。汶川,独立无援。
     生命高于一切。胡主席不畏危险来了,温总理踏着余震来了,十几万大军日夜兼程来了……全中国人都在为每一个生命接力。
     神兵。天将。翻山渡河,沿着坍塌的小路疾行;冲破乌云,从5000米高空而降……疾驰。疾驰。早一秒就多一分生的希望,早一秒就多挽救一个鲜活的生命。
     生与死,置之度外;艰与险,置之度外;疲与劳,置之度外,站在生命的高度,俯视生命,生命,在生命与生命的接力中,尤为高尚和珍贵。
     汶川,感谢那些日夜关注的人们,感谢所有的眼泪和担忧,感谢那些往我的军人、白衣天使、志愿者……正是这些可爱的人,使汶川在伤痛和悲痛中坚强地站起来!  (枣庄市山亭区劳动局)


4——父爱
     作者——王强
     父亲在农村长大,5岁时爷爷就去世了。因为家里穷,从小没上过学。这也使得刚懂事的他过早地学会了拾柴、做饭、洗衣、种地……
  18岁那年,父亲光荣入伍。凭着他的吃苦耐劳和那股不服输的韧劲,当兵第一年就入了党。
  退伍后,父亲被分配地质队当了一名普通工人。当时地质队驻扎在莱芜一个名叫山子后的小村庄。业余时间,他喜欢种花、养鱼,包括根雕,摆弄的有模有样,逐渐达到“专家级”水平。因此在单位小有名气。引得同事和邻居们常来我家串门。临走时,不是端上一盆花,就是捞上几条鱼。父亲也总是有求必应。
  在那段艰苦但充实快乐的岁月里,从没上过学的父亲为了让我和两个姐姐受到良好的教育,到处“托关系”把我们送到县城最好的实验中学和实验小学就读。
  每天早上天不亮,父亲和母亲就挨个把我们叫醒。匆匆吃完早饭,父亲就用那辆比我年龄还大的“金鹿”自行车,送我们去十多里路外的县城上学。车子的前大梁绑了一个棉垫,是我的“专座”,后座加上一块木板,两个姐姐就挤在后面。回想起来,当时那感觉一点不亚于现在坐私家轿车。
  姐姐的学校在城西,我的学校在城东。为了赶时间,父亲每天都是带着我们早早出发。先送下两个姐姐,每人给她们五毛钱,算作一天的生活费,然后再送我。那时,觉得父亲的车子骑的可真快。
  每天中午,父亲还要单独给我“开小灶”。下班回家顾不上休息,带上母亲用“大号”铝制饭盒蒸好的米饭,拨出一半,盛上菜,再把他那掉了漆的行军水壶灌满开水,用毛巾包好,给我送到学校。让我每天都能吃上热腾腾的午饭,剩下的父亲再吃。然后陪我到下午快上课他才走。直到初中毕业,几乎天天如此,风雨无阻。几年下来,父亲的额头增添了几条皱纹,白发也渐渐爬上了双鬓。而那时不懂事的我,却并未察觉到父亲的辛苦,还认为父亲做的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
  如今,我也当上了父亲,也有一个聪明、可爱,和我一样调皮的儿子。每当回想起往事的点点滴滴,才真正体会和懂得那份真挚而浓厚的父爱。
    (泰安  五院)

5——珍惜土地
——写给6.25土地日
作者——仲丛明


人类迈开流浪的脚步
探寻大地生命的繁荣和消亡
消亡和繁荣
把一个个激动化为平常
在平常里寻找新的激情

高楼大厦筑起现代化的气派
机器的轰鸣改写锄禾日当午的历史
代步的汽车、飞机长出人类的翅膀
电视、网络、精装的别墅
丰盛的餐桌
让金钱的欲望膨胀
无尽的索取
让地球上消失了
许多无辜的生灵

让我们回眸脚下的土地
曾经地肥水美
却有的成了
沙尘滚滚……
河水腐臭……
垃圾遍野……

是谁在振臂高呼
让我们有了拥抱地球的日子

人类生于母亲的子宫
离开母亲可以生活
却离不开大地的繁荣
维系脆弱的生命

我无法理解未来的现代是什么
但双脚踏向生命的泥土
却让我在春华秋实中
找到生活的富足、充实和快乐
谁也离不开地球而生存
为了祖国长盛不衰 
为了子孙的幸福
我们要珍爱脚下的土地
 莱西市国土资源局

6——重整山河
——赞土地开发整理
作者——刘艳红


昔日的野山坡  乱石滩
今日的米粮川  农业园
这沉寂荒芜的土地
是谁让她变了容颜?

昨日的泥巴路  小木桥
今日的柏油路  水泥桥
这眼见为实的景象
又是谁让她悄然变了模样?

是土地开发整理工程的启动
起重机  装载机  挖掘机
轰轰隆隆
砌石堰  架电线  通桥梁
雷厉风行
让祖祖辈辈面朝的黄土地
迸发出汹涌的热情
路相连  渠相通  林成网
融化了大山的封闭
同时把未来联通……

春雨飘来
满眼的麦苗  杏花  黄烟
茁壮成长  生机无限

秋风吹过
那满山的桔梗  豆子  果树
便奏出山里人丰收的交响

过去曾经紧锁的眉头
这会儿舒展的像花儿一样
 淄博市国土资源局淄川分局
7——光与影    归航    尹训荣摄

8——齐河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公开出让公告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