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80724  

2008-07-25 18:59:18|  分类: 2008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临沂5蒙阴5孟良崮战役纪念馆     张 耀/摄
刊头题字——刊头题字     王致政(高密市退休教师)

 1——我把导报当师友(我与导报征文,最后篇)
      作者——秦幸福

    要说与导报的交情,在通讯员中没人敢和我比。因为在1986年1月23日本报创刊号上,就有我的新闻稿件。22年来,我和她相识相知长相守,图文并茂写人生。
    由山东地质报、山东地质矿产报,到矿业导报再到国土资源导报,报纸已从“鲁新出报字第004号”的初生嫩芽,不断成长壮大为拥有22层年轮的大树。作为通讯员、特约记者,20多年来,报社的历任领导和编辑,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方方面面的扶持。报社每次评选优秀通讯员(特约记者),名单里总有秦幸福的名字;报纸创刊百期座谈会、《山泉副刊》百期座谈会以及由报社参与筹办的全省性重要宣传工作会议,我都有幸被邀请参加,并受命介绍从事基层通讯报道工作的经验和体会;在报纸去留不定的日子里,我也曾凭着对报纸的深厚感情和满腔热忱,斗胆向有关领导请求保住这份报纸;在停刊一年后,报纸以新的面貌重新面世,我和其他关心报纸的通讯员和读者一样为之欣喜。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报纸创刊10周年座谈会。会议结束后,本想顺路回沂水老家,看望一下年迈的祖父和患病的父亲,但因一念之差,我直接回到在日照的队部,那天晚上,年仅56岁的父亲因心脏病磕然辞世。从那之后,一想起父亲就自然会记起报纸创刊10周年。
  经历22度春秋,报纸结出了一千多颗硕果,我与导报共同收获喜悦。多年来,报纸为基层业余通讯员和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机会和发表作品的园地,同时也不断为大家加油鼓劲、燃烧激情。从报纸第一期诞生,20多年来,我在本报发表的稿件,总数接近200篇,消息、通讯、特写、评论、工作研究、游记、科普、散文、新闻摄影、艺术摄影,总之,除小说之外,几乎所有的新闻体裁和文学体裁,都有涉及。为报纸写作新闻和文学稿件的过程,也是我磨砺自己、锻炼自己的过程。多年的通讯员(特约记者)工作经历,不断提高着我的新闻敏感和社会洞察力。记得1993年下半年,国家开展宏观调控,全国基建规模急剧压缩,钢材价格下降,铁粉滞销,给当时的乡镇小铁矿蒙上了一层阴影。作为一份地质矿产行业的报纸,在国家经济遇到暂时困难的时候,我们有责任用自己的舆论去影响社会。当时,恰好所在单位给我老家的乡镇做了一个铁矿勘查项目,在工作过程中,我给乡党委副书记写信,根据自己掌握的国内铁矿资源状况和需求的情况,对铁矿的发展形势作了分析,得出了《我国乡镇铁矿大有可为》的判断,本报在“国内矿业”(二版)头条位置刊登。此后,国内铁矿的“命运”,对我当时的结论作出了肯定的评判。在庆祝报纸创刊千期的日子里,回顾当年的那篇“铁文”,我仍为当年报社领导和编辑的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而深受感动。
  还有,在国家地质勘查经费锐减、地勘单位被推向市场、大批职工纷纷下岗的困难时期,地矿工作的成就报道暂时成了“无米之炊”。但我没有停笔。《换上“舞鞋”跳“芭蕾”》、《要关心爱护下岗职工》、《为出门“一把抓”叫好》、《跳槽队员也是财》、《爱拼才会赢》,从1992年起,我在本报连续发表了40多篇言论稿,用直抒胸臆的宣传手法引导读者,为困难时期的地矿职工加油鼓劲,同时丰富了报纸的内容和体裁。要说那些言论究竟发挥了多大作用,我自己没法估价,但是,作为通讯员(特约记者)我为报纸、为读者,尽到了我的责任。
  有一次,与大众日报的老记者共同外出采访,在车上闲聊说到地质旅游科普文章,我说上大学学了一门普通地质学,但仍然是个外行,我的本事就在于,能把专家讲述的地质现象,用平实的语言写出来,不懂地质的人能看明白,专家看了说不外行。他说,你最适合当记者——把新闻事实理解透彻,然后用自己的语言再叙述出来,这才是最好的记者。要说当记者,那还是从本报创刊不久开始的,虽然一直是“特约”,好赖也算新闻队伍中的一员。实话实说,我能从工作28年的野外队调到省城,从兼职到专门从事新闻宣传,归根结底还是眼前的这份导报,用20多个年头,持之以恒地培养了我、历练了我。作为新兵老战士,你别说,我还真正被中国国土资源报等两家报社聘为记者了,而且有新闻作品被评为驻地记者好新闻、甚至荣获优秀记者称号。写科普的那点本事,也是在导报练就的。老读者也许还记得,本报曾经在四版开辟过“齐鲁风光览胜”栏目,用图文并重的形式介绍了一批不曾为世人重视的山川风景。首期发表在1995年11月27日四版的《海隅明珠——五莲山、九仙山旅游地质简介》就是由我提供的。
  在报纸出版1000期之前,有朋友曾提醒我写篇征文。开始我很犹豫。不是没有内容可写,而是有太多的情缘凝结在那里,不知从何处下笔。千言万语,归结成一句话:“我把导报当师友”,师生之谊、朋友之谊,将永远在我的血脉中流淌。即使有一天离开宣传工作岗位,我仍然会关注导报的发展。我相信,由地矿行业扩展到国土系统,在更加广阔的天地里,导报的内容会越来越丰富、形式会越来越出彩,报纸会越办越好!


2——编辑絮语

     我与导报征文结束  

     您的支持继续加强


亲爱的读者朋友:大家好!

      从5月初开始的“纪念本报创刊千期征文”活动,历时3个月,本期就要落下帷幕了。其间,我们在6月16日举行了创刊千期纪念座谈会,张庆坤副厅长在百忙之中到会并作重要讲话。会前,他专门来到报社,看望职工,了解出版流程,对报社多年来取得的成就给予了充分肯定。会上,宣读了徐景颜厅长发来的贺信。各市国土资源局及省厅直属事业单位,有关地勘单位纷纷来信来话表示祝贺。我们为此出版了“千期志庆特刊”。
     3个月来,本版共编发“千期征文”稿件30余篇,有诗歌,有散文,可以说为报纸开了一个不错的生日party。感谢大家从不同的角度倾诉了对导报的感情,感谢大家多年来对报社的支持。征文结束了,1000期过去了,但新的起点又开始了……盼望你们一如既往地支持本报,愿我们永远不离不弃,让我们共同努力,把这张报纸办得更好!

3——记忆中的童年
作者——张少华
 
     一毕业就离开了生我养我二十几年的地方,只身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因为陌生,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棵植物,被人移植到了一个新家,还没有生出新的根芽。思绪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回想往事,在这个过程中,我能找回一些快乐、温暖的气息,犹如一种液体养分,促使我长出了新鲜的根芽,扎根在这个原先陌生的城市。
  夏天,总是在傍晚小院里孩子的嬉闹声中,来了。
  每天下班,我都得穿过这片喧闹的海洋,回到家。羡慕他们的无忧无虑,羡慕他们的肆无忌惮,都成人了,还是能被他们疯跑、乱叫、哭笑得样子感染,因为此时此刻,我也回到了童年时代。相比较我们的童年肯定没有小院孩子的童年那么优越,我们的童年没有了大人身前脚后的呵护,没心没肺的玩,五花八门的玩,也不会因为季节的变化,沉寂下来,现在的小孩一到冬天,就被大人生硬的拽回家里,怕感冒,一个人在家里闷玩。
  春天来了,路两旁的柳树发芽了,不能等到叶子长大了,在道路旁掐一段树枝,用手指顺着掐下的树枝捏搓,一直捏到树皮和里面的枝干分离了。别小看这工夫,手劲是很讲究的。劲使大了,树皮就会破;劲小了,皮和干就不会分离了。等分离好了,用牙咬住露出树干的一端,手轻捏住树皮,把树干抽出来,然后在空心的树皮两端,留有约5毫米的空间,用小刀将树皮的外层刮掉,露出嫩绿的里层。为什么这么做呢?我们在做笛子!小点的孩子不会,就会央求大点的孩子做。等做好了,人手一个,神气的一字排开坐在街边,没有音符的乱吹,吵得邻家的奶奶出来把我们哄散了,我们则像吹着小喇叭的蜜蜂,一下子散了。等奶奶回去了,我们又聚在了一起……
  夏天来了,村东头的汾河,则成了我们的乐园。夏季的汾河比往日欢快了许多,哗、哗的一个个漩涡,排着队流向了村的南头的南头,直到看不到了边际,犹如一条圆润的大玉条紧紧地把这个村子揽在她丰腴的怀里。小孩子才不管那些什么诗情画意呢?不约而同地看着各自的父母扛着锄头下地的背影中,集合在一起偷偷窃喜,似乎大人和小孩永远不会妥协。因为这条河我们村修了一小水库,这个水库成为村里孩子的乐园,玩水、摸鱼成了必选项,水库上访飘满了孩子顽皮的笑声;在水里嬉戏的笑声;因为一条鱼争夺起来的吵闹声;扑通、扑通的跳下水的情景;胆小的站在一边看,不小心被同伴拽下水,吓得哇哇的哭……
  秋天来了,孩子再小也算一个劳力,被大人拽到地里干活,到了地里干活,小孩子也能凑到一块。干一会儿,就嚷嚷着渴了,那时候地头隔一段就有一机井,我们凑到那里,假装喝水。秋天蚂蚱多,能飞的、能跳的,根据这个我们取了名什么飞蚂蚱、跳蚂蚱啦。最不好逮的是飞蚂蚱,它颜色同枯黄的庄稼一样,只有你竖起耳朵听它的翅膀的声音,确定大概地方然后睁大了眼睛看确定具体位置,往往我们为了追一只飞蚂蚱能跑很远很远。逮着了就会随手拽一棵狗尾巴草,把它串住,能串一大串!回了家,把它们喂鸡、喂猫。
  冬天来了,我们不会因为冬季的萧条,而变得跟炕上的大懒猫一样昏昏睡睡。小时候的雪下的很勤,动不动就下的齐膝盖厚的雪,这个时候,麻雀不好找食了,我们就扫出一块空地,用拴了绳子的棍子支起筛子的一头,晒字下面撒些麦子,我们把绳子放很长,然后藏在家里。麻雀一会儿就来了,等它们放松警惕,只顾吃食,我们用劲一拉,里面就能弄好几只!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麻雀捉住,放到已经编好的笼子里,养着。这个时候逮到的都是大麻雀,往往被逮住之后,似乎它无法理解我们的好意,不吃不喝,在笼子里碰撞乱飞。
  童年有着无尽的泪水和欢笑,我喜欢童年那种纯真的味道。
  (济南 省物化探院)


4——葡萄熟了
      作者——余方

      我的童年是在葡萄架下度过的,夏天密密匝匝的叶子挡住了阳光,形成一大片阴凉地,紧挨着葡萄架母亲种下几颗丝瓜,一根根的丝瓜开着嫩黄的花,和一串串葡萄混杂着挂在一起,或青或紫,或绿或黄,甚是好看。那时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在葡萄架下的石桌上,全家人围在一起,喝着那散发着清香的丝瓜汤了。
      暑假里,葡萄架下就是我家的小客厅,邻居们都聚在树下纳着凉,说着话儿,手上忙着各自的活儿,这个时候母亲总是翻出旧布片,和大大小小的各式鞋样,坐在她常坐的那把竹椅上给我们做布鞋,绣夹衣。
     葡萄架下不仅是我们姊妹小时候玩耍的乐园,更多的是那青青的葡萄的诱惑,我们在树下做着各式各样的游戏,玩够了就眼巴巴的望着青青的酸酸的还未成熟的葡萄垂涎欲滴,忍不住了就摘上一颗解谗。这时母亲总是挑着那些发紫发亮的摘下来,给我们分着吃,好在葡萄架大,到了成熟的季节,还能摘好多篮子。那时母亲就招呼我们把篮子放在葡萄架下,踩着高高的凳子摘葡萄,这也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可以尽情的吃上一顿。母亲边摘边挑好的串成一串一串的,让我和妹妹们挨家挨户去送,从南到北几乎所有的邻里都能尝到老院的葡萄,年年如此,虽然不多,却是一分情谊。
     当我们兄弟姐妹已成家立业,飞出了那个青藤碧绿的小院,葡萄成熟的季节,母亲也总会把熟透的葡萄用自编的藤篮分装起来,想法托人捎给远在四方的儿女们,无论路途再遥远,总是让每个孩子都尝到。
     母亲去了另一个世界。老院的葡萄藤依旧每年发芽,吐出新绿。每当我们于工作的罅隙中匆匆赶回老院,零乱杂芜中葡萄架似乎也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即使到了葡萄成熟的时节,摘一颗葡萄,也只能尝到酸涩和心痛的眷念,夺眶的泪水滴滴落下……
  (陕西省柞水国土资源局)

5——想起梧桐小院
      作者——马少燕

  老家的新房子终于在雨季来临之前得以竣工,我在电话线这端也分明感受到了母亲的那份喜悦之情。尽管房子盖好,平时也少有人居住,但毕竟了却了母亲心头的一桩大事,她老人家高兴了,我更是高兴着她的高兴,幸福着她的幸福。
  我依然愿做锦上添花之事。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便开车回到老家的那个小城,在姐姐与姐夫的陪伴下,跑到家具城买了一车新家具,而且给母亲挑了一个大大的席梦思床,尽管母亲在老家小住的时候不多,但我想她心里一定是高兴的。当新买的家具送到家的时候,崭新的院落却让我有失落的感觉了。
  在我的记忆里,老家是一个开满梧桐花的院落,还是在我蹒跚学步的时候,父亲带着我和哥姐们把一棵棵梧桐树苗栽满了院落周围,是那些梧桐树陪伴着我一起长大,见证了我的成长岁月。每次读到清照的词“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时候,总是想起我家的清幽小院,想起暮春时的一地紫花堆积,盛夏时的如伞翠盖,深秋桐叶的如蝶飘落。可如今,院落里空空的,房子高大宽敞,却好像走入了一个陌生的场所,少却了一份亲切之感。一件件旧家具被乡亲们搬出来,散放在铺设着花砖的院子里,它们大多都已面目全非,少腿的、掉漆的,像是诉说着一个时代的变迁。
  就在那一瞬,我的心忽然有种刺痛的感觉,这些家具都是父亲当年用他微薄的薪资购来的,曾引导我们这个小村落的新潮流。那个笨重的衣橱曾是我童年和姐姐藏猫猫的地方;那个掉漆的红色小柜子,是母亲放置点心罐头的地方,也是我一解馋嘴之苦的所在;还有那个门已掉了半个的书橱,是我和最爱的《红楼梦》初次相逢的地方,扉页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诗句,蕴含的那种力透纸背的苍凉,让我在12岁的那个午后,有种前世来临的恍惚感觉,从此执著地爱上了《红楼梦》。还有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的科幻故事,让我对未来有了太多美好的幻想,盼望着自己早日长大……是这一本本书开启了我的心智,让我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精彩;还有那个咿呀作响的大床,是我和姐姐们的栖身之所,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是枕着五姐讲的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入梦的;还有那个斑驳不已的八仙桌,我仿佛看见小小的我踮着脚尖,努力的仰着头,去接父亲筷子上的那粒花生米,筷头上往往还留有白酒的醇香……
  那么多的回忆像是从时光隧道里释放出来,让我无法释怀、让我动容不已。父亲已然不在,而这些老家具也面临淘汰的命运,看着它们一件件沉默的立在院中,那一刻我是那么地想念父亲,忍不住去想,假如父亲能活到现在,他是不是也和母亲一样兴高采烈?母亲告诉我,这些旧家具好点的送给乡亲们用,不好的就劈了当柴烧,不然太占地方了。我点头应允,但转过身后,却忍不住用手指一件件地摸去,用我温暖的掌心感受那些沧桑的纹路,在心里悄悄向着它们作别,泪珠却不经意流了下来,一种悲伤到无力的感觉完全笼罩了我,对父亲的思念如海如山,此刻却只能悄悄作一次怅然的回首。然而不舍又能如何?一切都已物是人非,看着倒徒留一怀伤感。
  回济南的路上,心情是郁郁的,在如水的音乐中,我又想起那个桐花环绕的小院,想起小院中端着茶清哼着吕剧的父亲。如果还能再次相逢,除非是在梦中…… (省地勘一院)

6——近乡情怯
      作者——华诚

让遍布乡间的绿色擦亮眼睛
让稼禾拔节的声音叫醒耳朵
让带苦艾味的炊烟校正嗅觉
故乡,当我再见你时
父亲的坟上长满青草
我的心已长满青苔

木结构的老屋依然疏风漏雨
可是,我祖父的旱烟袋呢
祖母的绣花针呢
父亲的渔具和犁耙呢
母亲,你用一把锃亮的镰
割出多少生活的艰辛
又割出多少生活的光明

远离故乡,我被岁月流放
一本始于明清的族谱惦记我
记我儿时的名字
记我亲人的墓址
我看见记录它的一辈人
被又一辈人记录
这就是我祖祖辈辈的根与归宿吗

在院落里洒下半升秕谷
我该怎样唤一群鸡鸭喂食
左手扶犁,右手执鞭
我又该向水牛大声吆喝一句什么
在农耕的语系里,母亲
我是不是已患上严重的失语症
并且,我南腔北调的家乡话
在乡亲前已羞于启齿

近乡情怯
因为我已成为故乡
最陌生的孩子
  四川省屏山县国土资源局

7——故乡的云
作者——窦乐生

故乡的云,最美!
白的如雪似锦
淡的如烟似梦
蓝的如海似空

故乡的云,最轻!
薄薄的外衣犹如蝉翼,一眼望穿
东一瞥、西一捺的在蓝天怀抱中
漫游嬉戏

故乡的云
就是故乡的眺望与游子的牵挂
每每回到可爱的故乡
故乡的云都会微笑着迎接你、拥抱你
陪伴你、偎依你,犹如情侣般小鸟依人
此时此刻莫名的感动、难言的欣喜
在心灵深处翻腾奔涌开来

故乡的云,最温馨!
从小就陪伴着你我
无论你身在何方?人在何处?
她永远都守望着你
一刻都不会离弃你
千年的风骨人情
化作天际一抹故乡的云朵
无语间
领略千年的感动与万年的激情

故乡的云
犹如故乡的人
亲切、朴实、热情、豪爽
无论经历多少世事沧桑
她依然守候着故乡的那片天地
依然与故乡以及故乡的父老乡亲
相守、相伴、一路向前
  临朐县国土资源局

8——光与影
飞瀑直贯天际  王晶晶摄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