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80814见报稿  

2008-08-18 10:17:55|  分类: 2008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青岛胶南风河公园风河颂(雕塑)  阿文/摄 
刊头题字——刊头题字 毕德华(《极光美术》杂志社)

 

                                                  



1——为奥运做点什么
作者——邓丕峰

     2008年,百年的期盼,神州沸腾,江河欢唱。
     京华盛夏,满街飘舞奥运元素;全球盛会渐行渐近,人文奥运如火如荼…… 
      远离北京的我们,不能去北京亲力为奥运服务,也没有机会同偶像亲密接触,我们又能做点什么呢,我们能为奥运贡献什么呢?
      一家三口本打算到烟台为圣火传递助威呐喊,亲身体会传递着友谊、和平、激情、梦想的祥云从眼前飘过的感觉。十分遗憾,烟台圣火传递因天气原因取消了,失去了这次最好的零距离接触奥运的机会。
      一天晚饭后,一家人在河边散步,谈论着该为奥运做点什么。儿子说:“我要当一名火炬手,高举着火炬跑步。”妻子摸着他的头说:“孩子,当火炬手已经不可能了,一家人穿着宣传奥运的服装跑步可以。”我一听,一拍即合。当时就决定,从第二天早晨开始,一家人穿着印有“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红黄T恤,沿着新开发的阳光城慢跑一圈,一直到奥运会结束。
     从此以后,每天早晨,我们一家人,一样的衣服、鞋子,一样的步伐,开始了我们的“奥运之旅”。有时儿子举着一块木棍,也算是祥云火炬吧。我笑着说:“儿子,你可能是中国年龄最小的火炬手了。”我们的行动,迎来了许多赞许、羡慕的目光,我们感到骄傲和自豪,因为奥运就在自己身边。不到一个星期,马路上又多了许多个像我们一样的家庭。
     奥运,不仅属于冲刺的运动员,更属于每一个中国人。无论你属于那个行业,无论你是否身处北京,奥运就在我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感动我们,激励我们,陪伴我们。
     如果有人问,我能为奥运做点什么,我想说,你想做什么,你能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莱阳市国土资源局)


2——雨天想起父亲
作者——李先波



  屋外天空昏暗,大雨滂沱,我的心思也不禁飘回了老家。父亲是不是也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鼾声如雷呢?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只有下大雨的时候,父亲才肯躺在床上睡上一阵子。
  父亲出生在一个穷困的家庭,13岁那年,爷爷便去世了。他在姊妹五人中排行老大,家庭的重担也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他幼稚的肩上。曾听奶奶说,父亲第一次放牛时,是老黄牛牵着“放”他。
  上世纪60年代,是一个生活困苦令人难以想像的时代,也造就了父亲的性格。农忙时,下地干活,抡起铁铲锄头拼命干;农闲时,放牛割草捡柴火,从不知道什么是苦和累。1966年麦黄时节,父亲曾晚上趁别人睡觉时间,一夜割了一亩多麦子,被组织上推荐火线入党。我问他这样做的目的?父亲自豪地说:“向雷锋同志学习啊!”原来,组织上早就考察了父亲入党的的问题,因为此前,他在生产队挣的工分最多,出力也最大,根本没人能比得过。
  父亲虽然没有上过学,但是却下决心让孩子们都能走进校园。在70年代到80年代初,我姊妹四人能够读书上学,而且都读到初中以上,是令其他同龄人都非常羡慕的一件事情,同时也花费了家里不小的开支。为了能够让父亲有时间打工挣钱,母亲也经常忍着身上的病痛下地干活,晚上督促我们读书写作业。由于父亲没有文化,只能在建筑工地干一些拌水泥、装车、抬钢筋等“小工”活,一天到晚跑东窜西,上抬下卸,流得汗最多,挣得却很少。父亲从1978年开始干建筑,直到我中专毕业第二年也就是1998年才开始摞下,一干就是20多年,其间受的劳累和苦楚苦不堪言。在80年代中期还连续8年在村里站岗值夜班,每天晚上只睡四五个小时,白天还要在建筑工地上干。真是难以想象,父亲的精神和体力是从何而来?
  记得那是1989年秋天,为了攒更多的工日以挣得更多的钱,自家的农活父亲已经基本不干了,全天靠在工地上干活。当时,父亲打工的工头就是本村人,工头的地也和我家的地相隔不远,工头经常叫工人们到他的地里干活。有一天,在种小麦的时候,母亲和大姐刨沟,我和二姐溜麦种,与父亲相隔仅30多米。干得有点累了,我便喊父亲过来帮我们一下,父亲却把我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说真的那时竞对父亲有一种莫名的痛恨,因为他从不怜惜母亲的病躯和孩子的劳累。
  父亲个头很小,是一个脾气急躁而火爆的人,在工地上被称为“干活狂”。曾两次在工地上受重伤,一次是推翻车子被车把撅了胸口,一次是抽水泥袋时被水泥垛砸倒在地上。但当时,他仍然从地上爬起来,坚持干活,直到倒在工地上被人送进医院。至于受的小伤更是数不尽数,他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
  父亲不讲究吃穿,家里有点好吃的,从来不尝一口。虽然有点烟酒爱好,但从没奢侈过自己。虽然经常训斥我们,但从来没有动手打过我们。虽然在别的地方花钱斤斤计较,但在上学花销上从来没有打过折扣。在我的记忆里,他每天从五点起床到日落收工,不知疲惫地干活,斗转星移,日月轮回,从未间断。人家常说勤能致富,可父亲忙碌了一辈子,并没有富,也不知道享福。
  母亲生前说过,我们姊妹四人合在一起也不如父亲出的力多,流的汗多,受的罪多。这话一点也不夸张。直到现在,近70岁的他仍然坚持下地,操理一亩多地的农活。为了让他歇息,我们想了许多办法,他都不同意,给他的钱他都不舍得用。他说:等我不能干的时候再听你们的好了。
  前些日子,我接父亲到家里小住了十几天。刚开始,他对城里生活还挺新鲜,可是到了后来就渐渐呆不下去了,无论我怎么劝说都不行。他说立秋了,我的菜地还要打理呢?我只好把他送回了老家。每当阴雨天时,我就每每想起我年迈的父亲,祝福他老人家身体健康,思想开放,乐观生活。
  (省第五地质矿产勘查院)

3——雨中念起母亲
作者——李红艳

  

      当我提笔写下面一些文字的时候,窗外的雨正淅淅沥沥的下着。人说春雨贵如油,秋雨愁煞人,对于夏日的雨,虽然能扫去闷热,送来清凉,但许久以来我却是讨厌的,以至于现在都不能释怀。
     我八岁那年一个夏日的中午,放学回家的时候,天就在变。天空乌云密布,并且都像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一起聚集,风吹的树枝来回摆动。母亲不在,我那无欲却也无为父亲依然悠闲的呆在家中。“爹,你不去地里接我娘吗?”“接她干啥,下雨她还不知道回来?”我狠狠的白了父亲两眼,拿起家中唯一的雨具一把塑料布雨伞,悄悄地出了家门。刚刚走到村口,天就一下子暗了下来,狂风大作。那天正是我们那的集市,赶集的和摆摊的都在忙活着。迎面碰见邻居一大爷,问我干啥去,我说去接我娘,“闺女,这天可要下大雨,别去了。”我笑笑还是走了。母亲在离家七八里黄河边上的责任田里干活。但还没等我走上那护河大堤,暴风雨便来了。电闪雷鸣,雷就像是在我身边炸响,风吹的我站不稳,滂沱大雨淋得我睁不开眼睛。我的伞也被风刮坏了。上了大堤,我被风吹得从坡上滚了下去。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什么也看不见。我坐在大堤底虽然很害怕,但我没有哭。我心中只想着母亲,却没敢往前面走很远,因为靠着黄河很近,摸黑走很危险。大的暴风雨过去后,风雨都小了,天地又恢复到白天的样子,我站的地方水已淹没到我的膝盖,荒凉的田野里什么也看不到。我拼命的喊娘,但回答我的只有风声和雨声。我费力的爬上大堤,浑身上下就像个泥人,手里拿着我那把没了伞头的伞。我好不容易走到村口的时候,我看到了母亲正急急忙忙走来。看到我一把抱住我“傻孩子,你去接我干啥。”母亲浑身上下已湿透。我担心着我的伞,“娘,我没事,不过那伞坏了。”“坏了就坏了,你没事就好。”虽然母亲没有训我,可我却很难过,家境贫困,母亲攒了好长时间才给我买了那把伞。我是被母亲背回家的。印象中母亲第一次当着我的面数落父亲,而父亲却是一脸的无辜。原来那天下雨时母亲就待在地里没动,等雨小了才回的家。一看我没在家,问父亲又不知我去哪,着急之时,幸好邻居大爷到我家告诉我娘,我去河湾地里接她了。
      过了没多久,母亲又给我买回一把塑料布花雨伞。但在那以后的许多年里,母亲依旧头戴斗笠,身披塑料布在地里劳作。我也注意到,夏日的雨天,母亲从未呆在家里。小雨的时候,她像往常一样到地里干活;大雨的时候她就会拿了铁锹到洼地里放水,雨季里玉米和棉花正是开花坐果之时,淹了一年的收成就没了,一家人的生计也就没了着落。母亲的辛劳才使我不至于忍饥挨饿,健健康康的长大。那时开始特别讨厌下雨,天下雨,母亲就要受罪。母亲经年的劳作,落下了浑身的病,尤其下雨天浑身疼痛。可而今已年逾花甲的母亲依然在地里劳作,为了他那还没有结婚成人的小儿子。事业上没有多少建树的我,无力为母亲撑起那片雨中的天空。但在每个临近下雨的夏日,我都会拿起电话“娘,天就要下雨了,您就别去地里了。”而母亲也总会说,“下雨天,别着凉啊。”
(垦利县国土资源局郝家国土所)



4——快乐就好
作者——李子娟



     五月的一天为女儿报名参加了"汽车车模大赛"!
     四百多名的孩子参与了这次活动.经过海选、初赛女儿以第十四名的成绩进入复赛。复赛那天,每个参赛选手个个都摩拳擦掌,一副不进入决赛善不罢休的样子。
     说实在的,女儿经过一轮一轮的筛选,能进入复赛已经是很不错了,因为进入复赛的这些选手有95%来自艺术学校、小兰花艺术团、青少年活动中心等地方。相对来讲,女儿这次是在和专业的选手比赛,这时比的恐怕不但是才艺,更是自信吧!
     “现在请8号选手上场!”在主持人的报幕声中,女儿款款上台了,一身的轻松、一脸的笑意,合着节拍,左一个post,右一个亮相,显得那么大方、自信!旁边的一位妈妈悄声问我“你女儿也在小兰花艺术团吧!”我以笑答之。
     第一轮下来,女儿问我“妈妈,怎么样!”
     “你自己觉得呢?”
     “还可以吧!”
     “那就好!”
     接下来的一轮是自我介绍和才艺展示。赛前女儿问我“妈妈,怎样让我的自我介绍更具有特色呢?”
    “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想把介绍的内容填到《大长今》的歌曲里面”
     我以笑鼓励!至于那段舞蹈,女儿一边听音乐,一边在比划着,随后练了几遍就放下了,毕竟快要期末考试了。
     一种《大长今》式的自我介绍,让台下的观众耳目一新,掌声阵阵。一段节奏强劲、动作欢快的舞蹈也带动了台下的观众一起扭起了腰,台上、台下互动啦!
     终于女儿带着成功回到了我的身边,悄声问我“妈妈,你觉得我能进如决赛吗?”
     “有可能吧!”
     我只能模棱两可的回答。因为我知道,虽然女儿把场面煽动的很热闹,对于一般的观众看来,女儿能进入前十名,但在专业人员眼里女儿的才艺是属于“大陆货”,没有专业水准,所以在高手如云的赛场上,女儿……
      终于结果出来了,女儿当然是名落孙山,这是我意料中的结果。
      回家的路上,女儿因忙乎了一下午睡过去了,而我却一直在思索:女儿到底是赢是输?!回想那些专业的小舞蹈家、小歌唱家们,那一板一眼,一颦一西是没有三五年是练不出来的,这些年里,幼小的她们不知为此付出了多少的汗水和泪水,在练功房里度过的时光,她们的内心真正的快乐吗?而此时的女儿在干什么呢?在草丛里捉蝴蝶;在田埂上玩泥巴;在和伙伴捉迷藏……女儿,快乐就好!
  (浙江省绍兴县钱清镇中心幼儿园)

5——鸟 巢(外一首)
作者——华明
       1
现在 中国梦已经以鸟巢的造型宏伟落成
你看她漂漂亮亮 大大方方 结结实实
没有一点灰暗没有一丝阴影
这中国的心
已向世界所有渴望爱和超越的人们敞开
       2
无须触摸
我知道她钢铁的结构只是外表
实质的内里一定用青青的橄榄枝编织而成
       3
轻轻地 我在用心把她捧起
细细打量
她的每一道经纬都是激情和梦的无限延伸
       4
是的 一个美轮美奂的梦的造型
已经落成——
她是圣火点燃的地方 
她是希望升起的地方
她是理想翱翔的地方
她的名字世界无人不晓—China—中国!


中国印


光华四射
温润扑面
看啊——
在一种很中国很东方的朱砂色的意境里
一个五千年古老的文明
正手持祥云火炬
以她最年轻最矫健的跑姿
奔向世界目光的焦点
奔向世界话语的中心
  莱芜钢铁集团炼钢厂

6——在陕北(外一首)
作者——鲍明江

在陕北
隆隆的炮声早已远去
这里的土地很安静
这里的人很平静

路在山峁上使劲地弯
河床裸着脊梁奔跑
起起落落的山鸡
啄食着深秋的陕北
求学的娃们
没入飞扬的黄土中

离开城市 心
就大了
登上高塬 人
就小了

亮开嗓子学吼一声秦腔
惊动的山峁峁向我张望


傅家村


傅家村是我常去的地方
去那里看桃花
看桃花的正面  侧面
有时候把脸凑上去
嗅她的唇?
像我偷偷地对待那些美人

没有见她落英缤纷的样子
就像傅家村
永远在桃花的怀里晒太阳
没有看见他们吃力地爬上爬下
越过一个个沟坎
也不知道那些低矮的房屋里酝酿的辛酸
我只看见桃花鲜艳
池水蓝天
我只是一个路人  走过
几十户人家的傅家村
只是感觉
这里很美

  胶州市国土资源局

7——梁山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
梁挂告字[2008]1号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