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80901发稿  

2008-09-01 10:51:12|  分类: 2008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南历下区黑虎泉西路浙闽会馆  阿文/摄


刊头题字——傅锦华(湖南省临澧县国土资源局)

                                       
 
1——家乡的那点事
     作者——刘友

  回一趟老家非常辛苦。随着岁数的增高,心里非常想回去看看。前些日子,思乡心切的我还是硬着头皮踏上了旅程。
  坐了一夜的火车再换乘长途汽车到达县城已是满天星辰,疲惫不堪的我在县城留宿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挤上了回家乡的公共汽车。车刚出县城,一条宽而直的大马路展现在眼前,双向六车道,路面上交通标志线清晰明亮,路两旁绿树成荫,绿化景点做的与都市园林景观相比毫不逊色。在我的记忆中,从县城到我的家是一条不大宽的马路,经过我们刘庄有一站,车程不过一个小时。四里八乡的人到县城去都在村庄旁上下车,刘庄的名字在当地是非常响亮的。外村的人遇到刘庄的人大都非常客气和尊重。同时,还非常羡慕我们刘庄人,夏天能在公路上晒粮食,秋天能在公路上凉个柴禾,小伙伴们在公路上骑车上下学,雨天无泥泞之苦。
      车子慢慢地停了下来,司机大声招呼着,“赵庄到了,请下车。”“师傅,车子还在刘庄停吗?”“刘庄没有站了,到刘庄的就在赵庄下车,这是条新修的路,那条路废弃了,下车吧!”司机耐着性子解释着。无奈我只好下车,赵庄离我们村庄还有五里路,过去下车一抬脚就能进村庄的历史结束了。回到村庄后,我专门到那条废弃的、曾经辉煌过的马路上看了看,那条路还躺在那里,像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毫无生气,路面坑坑洼洼,面目全非,路两边一排排大树桩召示着它昔日的茂盛。我在路上碰到在路边放牛的马爷,爷儿俩坐在马路旁树桩上聊了起来。“这条路过去多好,怎么废掉不用了?”我疑惑地问马爷。马爷先是摇摇头,后又惋惜地说:“县里在马庄建了一个开发区,重新修了一条公路经过开发区通往县域外,那条路很宽很漂亮,漂亮的马路下是许多村庄丰产的耕地呀,也不知道政府是怎么想的,路是修宽了,耕地却少了。”我也无奈只能陪着马爷唉声叹气。
  闲来无事,在村庄走走。村庄内的路规划得整整齐齐,路面都硬化了,道两旁都竖起了路灯杆,两边也进行了绿化,有活的也有死掉的,讲究的人家在墙外路边栽了些花花草草,也有的人家在路边堆放着杂物,路面上有鸡粪、猪粪,一不小心会踩上一脚的。不过下雨天在庄内行走不会像过去那样雨天一身泥了。村庄一排排的房子不少是铁将军把门,看起来很长时间没人住了,尤其是村中的那些老宅子,有的屋面和墙上都长出了不少草,有的长的还比较高,有的已是残垣断壁,像风烛残年的老人在诉说着什么。走到村庄外,回首村庄,村庄比原来大多了,房子盖得一家比一家好,两层小楼、三层小楼围着村庄。记忆中的村庄仿佛已成为了过去,我在努力寻找着那绿树茂密葱茏,白墙青瓦映在其中,炊烟袅袅的村庄。现在,没有大树了,只有村中那棵老槐树孤零零地支撑着村庄的那片蓝天。鸟也少了,黄鹂、布谷鸟甚至喜鹊也难见到,只有一些麻雀在村庄天空中飞来飞去。村庄变大了,村庄周围的一些地被一些垃圾所覆盖,野草疯狂地长着,无人问津。昔日,村子周围都是庄稼,出门见菜地。现如今没有人种菜了,村庄人大都外出打工去了,像城里人一样天天上街买菜,成了消费者。
  回来后,我常常回放着家乡的变化,有喜也有忧,心中始终被什么堵着似的,说不清道不明。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天桥分局)

2——生命的家园
      者——王珊

     每一次来到这个叫做后石的村庄,我都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真的。后石这个村庄对我或我对它,相互都有些陌生或腼腆。其实村子和任何一个普通的村落一样,有一年四季吹拂的风。那些风,吹开了田野的花,吹熟了地里的庄稼,,吹散了屋顶上的炊烟。村子的角落里总趴着打发时间的狗及聊天的三三两两的村人。陌生人或车辆经过村子时,人和狗的目光随之被吸引。村人通常不会停止交谈的话题,也不会直楞楞地盯着你不放,他们是悄悄的,怯怯的,探询似的看看你,当你和某人的目光对视,他们又会做出不自然的无所事事的样子。狗则不然,它们会大声狂吠,一路狂奔,就算是屁股后面冒烟的汽车,也会撵个不停,紧咬不放,毫不留情。这样一来,反倒让你感觉不好意思。仿佛自己是罪魁祸首,惊扰了村民的安宁,冒犯了狗的领地。
     但后石和别的村庄依然有着不同之处。别的村庄对我来说只是村庄,而后石,它却是我血液和前进的根基,和我有着切割不断的亲情链锁。它有一个温暖的字眼,叫老家。
     老家在记忆里没有停留。我们在每年的一些时候回来,看它一点点发生变化。父亲刚刚过世那一年,村民倚着麦秸垛、玉米堆,在抹成黑灰样的泥巴墙边闲聊,狗半蹲在泥路上,虎视眈眈地盯着你。现在,他们在洁白的水泥墙或栽着花草的柏油路旁聊天,狗整个身子平铺在地上,看你的眼光也多了那么点子亲切,叫得声音软绵了许多。新修的村路边栽了樱花,开得正艳。樱花是属于城市的花,不是乡村。我总认为,乡村的墙上应该爬的是牵牛花或爬山虎,绿莹莹的点缀着紫红,远远望去,像是一片绿色围墙,透着那么一股子韧劲和生气。当然,栽什么花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在村子里,它比起张家的孩子考了大学,李家的儿子娶了媳妇,孙家去外打工赚了许多钱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城市里来的樱花只是轻轻装点了村庄的外表,乡村依然是乡村。
     在这样的村子里,老屋和奶奶一样,愈发显得矮小、苍老。老屋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父亲在世时建的,它和今天整齐有序的村庄格局已经格格不入了。所以,老屋很识趣的隐藏在了村子的最深处,进了村子,要拐上七弯八角才能看到它。这样做的唯一好处是给村人提供更多的机会窥探我们,随后低声争论,张家或李家的外甥女或陈家的孙女来了。
     谁也没有说对,也怨不得村人,我们这一支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父亲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走出村子被堂而皇之的称为城里人了。所以,后石,它只是我爷爷或老一辈人繁衍生息的老家,同时,它是父亲童年生活的全部。少年时的他,在某一个清晨,背着满满的一粪箕猪耳朵草、迷迷蒿回家,准备喂牛,在某一个夜晚,偷吃了奶奶藏起的白面干粮,被扭住了耳朵,父亲的童年由无数个这样的清晨和夜晚重叠成。可是,后石对我来说却是一个陌生的村子,陌生的老家,只所以走进它,是因为过世十余年的父亲已经永久地回归了乡村土地,而八十九岁高龄的奶奶,仍然用干枯的手指抚摸着村庄的每一天。
     每年的清明节,我们匆匆地祭奠了父亲,然后来到老屋,在昏暗的光影下看望奶奶。摸一摸她布满青筋和老人斑的手,听她费劲地对我们说曾孙子不听话,多么淘气,说院子里的石榴树今年发芽比往年晚了些,风没把春天及时吹来,说她在某一个夜里的梦里看见了父亲的脸。每一次,我们在匆忙中听奶奶絮叨地说着,匆忙的让我没有时间褪下从城里带过来的气息,匆忙的让我闻不到村庄的味道,匆忙的让奶奶不相信孙女们又一次看望了她。
     在老屋里,愈来愈模糊了奶奶的脸。她在老屋里送走了丈夫、小儿子和大儿媳,又在老屋里亲手拉扯大三个曾孙子。她走出屋子,半眯着眼睛坐在石榴树下,一边诉说,一边寻找着什么。奶奶的脸上深嵌着沟壑,她浑浊的眼睛没有光泽,这一切让我不安又让我踏实。
     坐在四月的春天村庄里,奶奶的身边,我的心里升起了一种归属感。
我在撤满了阳光的路上装模作样地走着,数不清的种子和尘土的颗粒伴随着风,将我们团团围住。我和堂嫂闲扯着我根本不认识的野花和小草,在她的介绍下称呼那些素不相识的叔伯大娘们,他们脸上荡漾了笑,眼光里隐藏着欣喜。几只憨厚的狗放心的跟在我身后,我将鞋子踩得“嘎嘎、嘎嘎”作响,自豪地走着。我是父亲的孩子,也是乡村的孩子。
      离别时,奶奶执意亲自送我们走,她穿着曾孙女送的新鞋子,将三寸金莲固执地踩在乡村路上,挥手。乡村和我们都知道,她挥动着的不是离别,而是下一次,再下一次的相见。
     愈走愈远,一股熟悉的气息从四周渐渐漫延过来,嗅一下,原来是乡村的风裹了奶奶的温情也来送行。  (汶上县国土资源局)


3——孝顺从吃开始
     作者——韩凯

     冰棍好吃吗?快给你爷爷咬一口。”炎炎夏日的一个傍晚,一个正津津有味地啃着冰棍的小男孩,听到一位过路大嫂的话后,看了一眼旁边忙着烧水的爷爷,小脸袋不屑地朝斜上方一翘,露出一幅极不情愿的样子。看到孙子淘气的嘴脸,早已汗水湿透衣衫的爷爷满脸堆笑地说道:“娃吃吧,爷爷不喜欢吃。”
  一句逗小孩玩的玩笑话,让我这个80年代出生的独生子一下子回忆起十几年前的一次真实经历,虽然时间过去的太久,但今天想起来仍然是记忆犹新,羞于启齿。
  十一岁那年,小学毕业考上乡里一所中学,离家十几里路,天天骑自行车上学。中秋时节,庄稼地里收完玉米都种上麦子,乡里举办了一次场面宏大,热闹非常的乡会,附近几十里地的乡亲们闻讯赶来凑热闹。母亲为了能让我多长长见识,满足我的玩心,在早上出门上学时给了我五块钱,让我中午放了学去集会上买几个包子吃。
  中午放学后,我们三个要好的哥们儿骑上自行车就朝会上赶。乡会上人来人往,唱戏的、抽奖的、玩把戏的、耍猴子的、摆地摊的,好不热闹。我们来到抽奖的地方,那是一个用汽车后兜扎起来的台子,台上摆着电视机、洗衣机、自行车等各式各样的让人难以抵得住诱惑的奖品。主持人站在台上的最高处向下边人群呼喊着:“只需两元钱,你就可获得价值三百多元的自行车,两千多元的洗衣机,三千多元的电冰箱,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三人每人抽了一张奖券,说来也巧,他们两个都是六等奖,奖品是一米来长的“尚方宝剑”一把。而我小心翼翼地刮开奖券一看,却是“谢谢您的参与”。当听到主持人在台上喊着“又抽到尚方宝剑两把”时,失望、沮丧、悔恨迅速布满了我的整个神经。时常在电视里看到英雄侠客们手提大刀、宝剑,威风凛凛,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骨形象在眼前晃动。没有抽到宝剑很不死心,等他们两个带着心爱的奖品走后,自己又抽了一次,结果还是“谢谢您的参与”。虽然对宝剑锲而不舍,但已囊中羞涩,只好来到包子铺用口袋里仅剩的一元钱买了五个包子骑上车往家奔去。
  一进家门,正在忙于家务的母亲看着我急匆匆地进屋便问了一句:“怎么回来了,不是给你钱让你在会上买点吃吗?”我带着埋怨的心情也不答话,进屋坐下打开买来的包子吃起来,打算用暴食来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快。母亲觉得不对劲,放下手中的活来到屋里。此时,五个包子我已吃下四个。就在我伸手去拿第五个时,母亲说了一句:“看你这孩子,只知道自己吃,也不知道给大人尝尝。”我怎么能想得到这些呢?平时有好吃的不都是我自己享用吗?每次吃好的你们不是都说不喜欢吃吗?一连窜的疑问在我脑海里打了一个个问号,明明是自己做错了却感觉受到了偌大的委曲。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母亲要我把吃的东西让给她尝尝,第一次让我体会到了自己的自私。平日里在母亲面前整天吆喝着长大了一定要孝顺,可具体怎么样才叫孝顺?母亲的一句话让我认清了许多。母亲没有问我为什么只买了五个包子,这让我心里一直充满内疚,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是委曲?是抱怨?不,是心疼、是自责、是懊悔。
     十多年过去了,突然偶遇吃冰棍的小男孩,似乎同样也听到了类似母亲的那句话。从小男孩那一瞥的眼神中,我感觉他可能还小,还无法理解长辈们的心意,但却引起了我深深的思索。
     虽然现在的生活条件好多了,但在这个仍旧以“民以食为天”的社会里,我觉得孝顺还是从吃上做起。眼下又要到中秋节了,父母把儿女们养大成人很不容易,当儿女的应该买上几盒聊表心意的月饼加上几份父母爱吃的东西回家看看,真正做到孝顺先从吃上开始做起。(省第四地勘院)

4——品味欧洲
——写在郭莹《欧洲如一面镜子》后
     作者——刘晓   王钧

      认识郭莹很偶然。当时我正责编一套关于民族性格的图书,从全国及海外各大报刊中撷选了一些优秀的文章,其中不乏余秋雨、冯骥才这样的大家之作。而《西方人性格地图》一书中就选取了三篇郭莹的文章,这样的实力不免让人刮目相看。后来得知,郭莹的丈夫是个英国作家。郭莹生长于北京一所大学的校园,而她的丈夫老公兼有爱尔兰与苏格兰血统,成长于西非和苏格兰。其外祖父曾是铁匠、汽车修理工,后来当了歌剧演员;其祖父是工程师和高级船员,任职于利物浦及格拉斯哥驶往香港、广州、上海及横滨的大客轮。对于成长于这样两个非常不同的世界的两个人,其老公老布曾感触道:“困扰我和郭莹的不只是语言,我们中有一个常常会这样想,甚至这样说:‘那还用说,这不是众所周知的吗……’之后才意识到,她的‘众所周知’与我的‘众所周知’差别十万八千里。文化差异虽能困扰我们,但更多的是常常给我们带来快乐,理应如此,对吧。对于文化差异,重要的是提出问题,这样可以使我们获得新的知识,不仅是有关异国文化的新知识,且还包含着关于我们自身的新知识,这不就是,我们在这个地球上探寻我们是谁的一个理由?”这就难怪,有这样的观察对象天天在身边,郭莹的文章怎么写得不深刻。当然,这是玩笑话。
      郭莹是个很善于写文章的人。她总是会用很幽默的语言娓娓道来生活中的一些小事,读时不禁让人莞尔一笑。据说,英国人是一个很讲幽默的国家,并坚信幽默是人生的最高境界。这真是颠覆我们的认知。我们通常认为英国人就是那种手拿文明棍、彬彬有礼、不苟言笑的所谓绅士,但对于英国人来说,对一个人的最高称赞是:“这个人很有幽默。”我不知道生活中的郭莹是什么样的,是不是一如既往地幽默着,但我坚信,嫁给崇尚幽默的英国人,想不幽默也是不行的。其老公老布的交友准则就是:“他(她)充满幽默。”甚至对于婚姻,老布也仅阐述过一个原则:“若我们哪天互相间不再幽默了,那我们便走到了分手的一刻。”由此,不难看出,生活的郭莹和老公是幽默的,并互相幽默着。
      郭莹很爱旅游。她几乎走遍了整个欧洲,只有巴尔干、芬兰、波兰,以及波罗的海诸国没有去过。一年中我会收到几次她这样的邮件:我于X月X日去X地度假,如有事情请于X月X日后于我联系。这时候的郭莹,肯定是背着旅行包,去近距离地观察欧洲的某个国家。由此,我们可以从书中看到,当她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时,一位6岁男童兴奋地用稚嫩的小手指着她的鼻尖叫:“妈妈,快看,中国小姐。”令她对欧洲人南亲此疏的做派有了很好的了解。当她在德国,对咖啡店中厕所门上的“D”和“H”标志抓耳挠腮半天,终于抓阄闯进“H”,却发现是男厕时,令她对欧洲的卫生间革命历程有了切身感悟。当她在那不勒斯,如何从胆战心惊的马路穿越战中,领悟到只有眼球战术,才能杀出一条生路;发票对意大利人是如何重要……郭莹用另一个世界的视角去品味欧洲,调侃欧洲。当然,作为一个民族性格的观察者、探讨者,郭莹的文章并不是给我们呈现异域的风花雪月,而是通过欧洲人的一些行为特质,向读者提出一些问题:欧洲人和中国人使用毛巾为什么方式不同?为什么法国总统戴高乐感叹:“如何治理好拥有360种奶酪的国家,是个难题。”为什么电梯间里的广告会成为英国人救命的稻草?……
      郭莹很爱美食。得闲时,她会在电话中给你聊做面食的心得。我忍不住逗趣道:“会做不一定代表做得好。”她就会如小孩炫耀道:“我做的面食超级好。一次为吃上我做的北京麻芝烧饼,我老公的一个朋友足足等到半夜。”当然,爱美食的郭莹碰上爱美食又无时间观念的希腊朋友那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当她和老布在地铁站只等了25分钟,希腊朋友即匆匆“准时”赶到,并冒着冬日的风雨,跋涉于路旁全是开了膛的泥泞沟壑、千年悠远的山坡上,决意领他们品尝顶极雅典美食时,不由得令我们对郭莹又满怀同情之心。但这段经历,也让郭莹很好体会了希腊人怎样为了美食可以上刀山下火海,而地中海国家的人们的约会时刻表为何不同于西北欧及南欧国家的。
     “触摸欧洲文明,从碎石窄巷、小桥流水人家,到咖啡馆、面包房,再到爱琴海和葡萄园,直至博物馆和教堂、城堡和王室,还有歌剧院和大学,还有绿色和平,还有从出生包到坟墓的终身福利体制……美丽、富饶、祥和的欧洲,以其超群的山水及花园城市美景,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不过,再动人的景观亦有审美疲劳的一天。而一个国家,一个地域,其民众所展现出来的人格风范、文明底蕴及文化内涵,堪称超越自然风景的一道绚丽人文彩虹。一个个鲜活的个体;一件件欧洲细节琐事;才是最能体现深厚欧洲文明的骄傲。”行走于欧洲各地的郭莹就是如此,从一件件欧洲琐事细节中品味不同的民族风情,体味各民族间的性格差异,并将此一一呈现给读者,如一面明镜,让读者藉此更好地认识自己,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    (山东画报出版社)

5——赞垦利国土人
作者—— 杨宏敏

汗水浸透了阳光,
春风杨柳轻扬。
黄河入海的地方,
是我们可爱的家乡。
品不尽美酒的甘甜,
闻不够芦苇的清香。
放眼苍莽原野,
一座座高楼林立,
一田田庄稼茁壮。

这就是,
你们追求,奋斗的战场。
执著,奉献,求真,务实的国土人啊!
似乎不被人提及,

完全被人遗忘。
在这里,我要为你们,高声歌唱。
有了你们这涓涓溪流,
才汇聚成了黄河澎湃的雄壮。
有了你们这茵茵抹绿,
百花园中才有了缤纷秀丽的春光。
那滴滴心血,
是溶入了对祖国无限的忠诚;
张张笑脸,
撒播着爱的温暖阳光。
骄阳似火,田间地头,
劳动真忙。如火的热情,
像含苞的花蕾,
尽情的绽放。春夏秋冬,
任凭风吹雨打,
酷暑严寒,从不畏惧,
永不言败,
铸就了意志坚强,

合理规划,严格审批,
保护资源,维护权益,
百姓的事儿牢记心上。
天高无形,峥嵘岁月,
方显英姿飒爽。
勤劳,朴实,开拓,创新的国土人啊!
正脚踏实地,勇挑重担;
立足长远,风正帆扬。
那累累硕果,
孕育着丰收的希望。
那和谐生活,
描绘出一篇壮美的华章。
前进,前进,
国土人团结一致,
高举新旗帜,
在黄河三角洲这神奇的土地上,
创造新的辉煌。
  垦利县国土资源局

6——赞日照
作者——雨田

黄海之滨
千年潮头
沉淤的龙山黑泥
躁动的莒国日出
梦想在酝酿升腾中演绎
乐章在蓬勃雄浑里奏响

日照
日出初光先照的地方
是雄鹰张开的劲羽
是浩淼波涛中跃起的鲲鹏
是改革开放北方璀璨的明珠
三月
北京的风
这里柳条翻动

是波涛汹涌
是澎湃激荡
是万年精气千年睿火煅塑的
神话
    日照市国土资源局
7——光与影    拥抱    尹训荣摄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