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91126见报稿  

2009-11-27 13:33:14|  分类: 2009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潍坊 安丘石埠子 神根祠  阿文/摄
刊头题字 龙宏伟(汶上县国土资源局)

齐鲁风20091126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91126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齐鲁风20091126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游丽江古城

      作者——刘友

      我们一行人品完大理古城向丽江进发,开始满车人都兴奋不已,感慨万分,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养好精神去逛丽江,渐渐地车上安静了,大家闭目养神昏昏而睡。突然满车人被云南普通话唤醒:各位团友,车子正前方就是玉龙雪山。只见像被水洗过一样的天空蓝蓝的,几朵白云悠哉悠哉地飘着,山峰延绵绿色如春,在延绵的山峰中有一座山峰与群山峰不同,在阳光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一半是灰白色一半是绿色,美不胜收,那就是玉龙雪山,感谢大自然给与人类的佳作。玉龙雪山对纳西人来说那是一座神山,此时此景玉龙雪山那种种神秘和传说一股脑子浮现在眼前,我仿佛看见在久古的岁月里,一位王子从雪山上飘然而至,手握宝剑保护着纳西族人,保护着一方平安。顿时我对眼前的玉龙雪山肃然起敬,双手合十祈祷着幸福与平安。
      草草吃过晚餐,迫不及待地奔向丽江古城。古城灯火灿烂,人头攒动。我踏着五色的石板路,逆着河流而行,脚下仿佛感受到那久远古茶道先人们留下的足迹。河水清澈透明,河道里人们放养的红鲤鱼时而在水流中静止不动,时而顺流而下,时而摇着尾巴打破原本平静的河流泛起波光。河边的垂柳在彩色灯光的映照下,像一个个仙女披着绿纱在翩翩起舞,令人迷恋而又充满着遐想。我找了个靠水道旁的位子坐下,要了一杯普洱茶,一边品着茶一边欣赏着古城的美景。水道两旁两层小楼木门木窗古色古香,玉器、银器、服饰、工艺品……一家连着一家,令人眼花缭乱,游人如织,进进出出,有的游人买到如意物件满意而归,有的在讨价还价,有的进了这家又进那家,好像不知买何物,有的游客像我一样什么也不买,只是走走看看,凑个热闹,聚个人气。突然一只一只河灯带着主人那无声的心愿顺流而下,此时使我产生了一种幻觉,是古城随着水而动,还是水随房走,奇妙奇幻。我蹲下身子用双手捧起河水,冰冷而又透明的河水使我仿佛捧起了玉龙雪山上那雪、那冰川。雪山上那雪那冰川堆积封冻了多年是不应该融化的,然而随着地球变暖,不该融化的雪山、冰川在人们的不经意中慢慢地在溶化、在呻吟,雪和冰川融化成一滴一滴水,露出了灰白色的石灰岩,在向人们警示着。我期待着有朝一日雪山再次穿上厚厚的白色盔甲,像一位战神一样在庇护着纳西族儿女,在装点着祖国。突然一阵狂劲地音乐把我拉到了古城酒吧一条街,音乐、劲舞、民族舞在各家小舞台上上演着,坐满酒吧的男男女女,享受着劲舞和美酒,眼前一对对情侣坐在露天的茶馆,品着茶窃窃私语,亲昵而又甜蜜地憧憬着未来……,使人难以想像古老的丽江古城与现代并存着,与日月同步前行着,那么和谐又那么充满着生命和活力。
      我慢慢地穿行在如织的人流中,被一阵喝酒猜拳声而吸引,有七八个男人围着一张桌子,旁而无人的在行着拳,声音如雷,穿透在古城。我仿佛看见从茶马古道上艰辛而又劳累、戴着皮毛、穿着羊皮袄的一群男人来到古城,卸下滇马身上那沉重的货物,三五成群在大口吃肉大碗喝着酒,唱着我无法听懂的行酒歌,那歌声充满豪气和忧伤,充满着自信与思念,喝醉了,喝倒了,还在喊着酒,那是一群一年有八个月行走在茶马古道上的人。此情此景令我感叹:酒真是个好东西。
      夜深了,我很不情愿地往宾馆走,这时我才发现天上的星星和月亮离我这么近,仿佛只要我往上一够就能摘到星星捧到月亮。晚上我躺在床上,作起了梦,我看见一队队马帮行走在那崎岖荒无人烟的茶马古道上,听见了那响铃声,仿佛是从雪山顶上传来的。我梦见了蛇、青蛙、乌龟和吊在屋檐下那木头做的鱼。那是纳西人信奉和精神寄托,意味着聪明、敏捷,多子多福,长命百岁和幸福安康。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天桥分局)

2——雪落无声
作者——朱月明


      世纪之雪,蓦然降临。
      久违的寒意如棉絮簌簌落下,细看时,雪花已在面颊悄然融化。像冬的精灵在轻柔舞蹈,动人而含蓄;每一朵花絮里,都闪烁一颗晶莹湛蓝的星球。这来自天空的使者,带着母亲般的博爱、滋养和圣洁来到每个人身边,任你在神奇世界尽情地抒写无言感动。
      原野生机无限,庄稼静静等着冬的棉被;炊烟袅袅,乡村的屋舍充盈着圣诞般暖意。回想从前,父老乡亲往往在堂屋围坐,烫一壶老酒,畅谈家里家外的事儿。偶尔的眼神,有渴望也有担忧,更多的是喜悦。瑞雪兆丰年,明年的谷雨也会充沛吧。
      雪落银滩,海浪翻卷着,融化了雪花;雪花飘扬着,拥抱着浪花。万倾碧波里,一叶小舟若隐若现。不是独钓的蓑笠翁,是辛劳的渔民迟迟晚归。一位画家说,最美的颜色是洁白,最美的线条是劳动韵律。在海边,在雪中,在许多人的深眸里,都有这一幅画。
      长城内外,黄河上下,一派苍茫。梅雨的浸润给人婉约清风的感思,风雪的洗礼又令人生出雄浑豪迈的慨叹。雪落烽火台,山舞银蛇,气势峥嵘,巍然依旧,让人回想起“不教胡马度阴山”的人格魅力与正道风骨。
      黄土高坡的雪,是延安窑洞烛火映衬的厚积白雪。雪地的路弯弯曲曲,铭记革命先辈的足迹。一个圣地的名字如星星之火点燃世界,一座雪山铸就了一段夺取革命胜利的征程。“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漫天大雪有时是残酷的,但她对革命者高尚信仰的淬沥何尝不是一种伟大意义的永恒呢。正如冬雪中梅花凌寒绽放,“待到山花漫烂时,她在丛中笑”。今天,在西柏坡,仰望在风雪中漫卷的五星红旗,人们庄严地举起右手。
      千年古都,清新的白雪洒落绿瓦红墙,亭台廊轩,青砖飞檐,经年的藤萝显得格外自然与安详,霜雪中依然坚持着绿色,是那么的执着。踏雪走进巷子或胡同,推开任何一扇斑驳陈旧的门扉,循着岁月步履,倾听一个个绵延百年哀婉壮丽的故事。隐约传来京韵京腔的叫卖声,又嘎然变换了时空。走进圆明园,每每看到积雪在几多残垣断壁定格故国沧桑,一种比雪山还压抑的民族情绪便萦绕在胸。天坛的雪景就充盈许多的愉悦,泱泱大国的气度,繁华鼎盛的祭坛,神秘的“天籁回音”,在严冬更使人肃穆起敬。雪落“鸟巢”,雪落“水立方”,雪落奥运圣火燃绕的火炬边,雪落“中国龙”的身旁,雪落在历史悠久而青春勃发的东方大地。有人说,读懂一座古城,你能看到一个国家的影子。是的,一座城市悠远的文化沉积和文明孕育多么像一场又一场的大雪啊,……
      济南的冬天最让人难以忘怀,像老舍先生写得那样令人心仪神往。漫步明湖,碧水雪堤涟漪荡漾,千佛山的倒影引着人们去追梦;趵突泉的雪景是恬静淡雅兼具明快硬朗的,既有江南曲幽迂回的柔美,又有北方古朴高格的刚健;看,杨柳和松柏一身素裹,冰清玉洁又挺拔不屈的形象多么让人赞叹!
      人在旅途。从飞机窗前俯瞰,蓝天,云朵和白雪交织在一起,远处海天一色。此刻,整个世界变得洁净、祥和,美丽而宁静。
      雪落大半个中国。这毕竟是数十年,甚而百年不遇的大雪了。所以,雪落心田也许是一种永远温柔的痛。好在雪天对孩子们来说是最有趣儿的。在欢快的笑声中堆起小雪人,但雪人在阳光下很快就消失了,这让天真的孩子有时在梦里流下甜涩的泪滴。
  诚然,雪落大地是一种自然回归,世世循环,生生不息。这是对生命之源的感恩,这是一种情愫在天地人寰的升华。
      雪悄悄地来,正如她悄悄地走,默默地挥一挥手,却不带走一粒泥土……(省国土资源厅)

3——不贪为宝
      作者——宋兆文

      春秋时期,宋国有个叫子罕的官员,他品德高尚,为政清廉,从不接受别人的礼物,在百姓中很有威望。有一次,一个宋国人怀藏宝玉,兴冲冲地找到子罕说:“小人专程来给大人献宝,请大人收下。”子罕接过宝玉看了看说:“你还是拿走吧,我不能收。”献宝人以子罕不识货,子罕却笑着说:“我以不贪为宝,你以玉为宝,假如我收了你给我的玉,我们两人岂不都失去了各自的宝?”献宝人听后感到十分震撼和惭愧。有道是:人到无求品自高,子罕以不贪为宝,犹如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清濯、芬芳。其高尚的品德,恰如明镜,照鉴着千千万万的华夏子孙。愿清莲的芳香洒满每一个执政官员的人生之旅,更祈愿廉政之花开遍祖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昌邑市国土资源局)

4——高原路上的行走者
      作者——毕研波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杰克  凯鲁亚克

     十多年前我们相识在一座陌生的古城,分别时我们定下了一个约定,重新选择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我们的第二次相聚,等到我们真正相聚到青藏高原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十几年后了。她的一双眼睛忧郁地看着我,说我们迟到了,整整迟到了十二年,迟到了一个轮回,我们都已不再年轻了,她也许故意没说我们已经老了。她的声音还是那么低蜿,身体还是那么羸弱,似乎一切都和十二年前一样,但是我们确实已不再年轻。
      我揽过她瘦俏的肩头说,我们走吧。

      车子驶出格尔木市区,开始踏上真正的青藏公路。已经是晚秋的季节了,戈壁滩显得更加的荒凉,灰色的沙土,灰色的石头,平整得让人难以置信。浩瀚无边的大漠里不时有风卷起的旋风,细细地、直直地在漂移。我指给她看,说这才是唐人王维《使至塞上》中的“大漠孤烟直”的景象,可现在几乎所有的解释都是说孤烟指的是烽火台上的狼烟,而烽火台只有在发现敌人,情况危机的时候才会点燃,更何况当初王维出塞是去慰问当时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打败吐蕃取得胜利的,这时候怎么会看到烽火台上燃起狼烟呢?她看上去有些虚弱,从来到高原她就有些缺氧反应了,这次我们的目的地是海拔接近五千米昆仑山口,头天我就问她是否准备一个氧气袋,可她坚决不同意,说如果带着氧气去游历高原我宁可不来,我就是要体验那种窒息的感觉,那种心要从胸腔中迸发出的感觉。她始终就是这样,固执地坚守着自己对一切事物的看法,谁也不能改变她。尽管如此,为以防万一,我还是悄悄给了司机七十块钱,让他买了一个枕头似地氧气袋,此刻正悄悄地躲在捷达的后备箱里。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拿出来的,免得招她一顿奚落,我太了解她的性格了。
      这些你都认真考证过吗?似乎是谬论,不过听起来还是有些道理。她有些强打精神地笑着说。
      司机是个不苟言笑的年轻人,这条线路对他来说早已是轻车熟路,每年他要接送无数的客人去昆仑山口游玩。
      青藏铁路基本上是沿着青藏公路一起走的,坐在车里隔段时间就可以看到旁边铁路上有火车来往。自从这条被称为天路的铁路开通后,青藏公路上的车辆明显地少了,特别是那些运送物资的大卡车几乎不见了,破碎坑凹的沥青路面就难得及时地修补了。
      你还记得那座古城吗?
      当然记得。我还记得那些石窟和那些佛像。在那些佛像前你给我照了不少的像,说是佛会保佑我,可是我没那么幸运。她自嘲地摇了摇头。
      那段时间正是她放弃一切的时候,包括爱情和工作。
      佛总是保佑那些虔诚的人,可你总是有些不够虔诚。
       我不是不够虔诚,这么多人都要让佛来保佑,哪里会轮得到我的头上,我可不去凑那个热闹。我谁都不靠,包括你。我只靠我自己,不管结果如何。
      她说话依然是那么犀利,和十二年前一样。
      车子超过一群骑自行车前往拉萨的年轻人,她连忙招呼司机停车。这是一帮年轻的大学生,其中还有两名女生。每人一辆越野山地车,车后绑着野外旅游所用的物品,包括睡袋和简易帐篷。
      她兴奋地拦下他们,与他们攀谈起来。
      司机抽完一支烟后悄悄地催促我快赶路吧,不然天黑前就赶不回格尔木了。
      车子继续沿着青藏公路前行,海拔在不知不觉中攀升。远处的玉珠峰白雪皑皑,被一团雾气笼罩着。她的呼吸有些明显地急促,脸色有些潮红。
     其实真的应该准备个氧气袋。我试探地嘟囔着。如果她表示赞同我会立刻从后备箱里拿出那个氧气袋来。
      你不觉得死在昆仑山上很壮观吗?她没用悲壮两个字。她的文章写的很漂亮,就像她的性格,总是出人意料。
      你说他们会到拉萨吗?她回头张望着那帮骑车的年轻人。
      说不准,估计够呛吧。我听说能骑到拉萨的人很少,很多人都败在了唐古拉山口,搭过往的货车、军车回去了。
      如果是二十年前有这个机会,我一定会骑到拉萨,绝不放弃,即使死在路上也不放弃。
        她说这话我真的相信,她认准的谁也无法改变她。
        如果倒退二十年你会和我一起走这条路吗?
        应该会吧。我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足。
       呵呵,算了吧,你肯定不会的,我太了解你了。你从来都是循规道距,从不轻易改变自己,二十年前你也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虽然那时我还不认识你。不过你就是说不去我也不会怨你的,我走的路不会要求别人也这么走,就算是爱人、亲人和朋友。
      车子到了昆仑神泉,司机主动停了下来。神泉的池子被一座漂亮的四角厅罩着,清澈的泉水在池子中间窜出一朵大大的水花,比济南的趵突泉还要壮观。
      她兴奋地趴到池边,掬起冰冷彻骨的泉水就往嘴边送。我去车上拿来两个喝空的矿泉水瓶,她兴冲冲地灌满两只瓶子,一个劲儿地懊悔没多带几个。我们坐在池边,小口地嘬着泉水。
      多喝点吧,它可以洗掉你心中的污杂秽念,涤清你的灵魂。什么事什么话让她一说就那么地有哲理,那么冷冰冰地有哲理,让你的心不禁为之一颤。
      难道不是吗?你在哪里还见过这么清澈无邪的泉水,你见过的黄河长江是这样吗?它千里迢迢流经人住过的地方,立刻变得那么龌浊不堪,就像一个青春妙龄的女子遭到暴徒的蹂躏。所以说其实人是最可恨、可悲、可怜的,包括你和我。
      说话的时候她的一双眸子哀哀地盯着你,让人无法正视。
      车子接近昆仑山口的时候,公路的前方出现了一个磕长头前往拉萨朝拜的藏民。每走三步,他都要双手合十头、口、心三拜,然后全身匍匐到地上。他的双手套着两块木板,腰以下围着一块围裙似的牛皮。在他身后不远处跟着一辆牦牛车,她的妻子带着两个七、八的孩子坐在车上,车上拉着一路上所需的帐篷、锅灶和食物等。
     我们远远地停下车子,默默地注释着这一家人。对于我们的观望,男子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丝毫没有影响到他虔诚的“工作”。黝黑的面庞被岁月的风霜刀砍斧剁般地刻画出分明的棱角,透着坚毅和刚强。
      等男子过后,我们走向了牛车,试图和车上的女主人交流一下。对于我们的问候女主人有些茫然,显然她不懂的汉话。大部分藏民都懂得一点也会说一点汉话,看来他们来自更加偏僻、闭塞的地方。没有了语言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她有些失望,从包里拿出我们准备的午餐,把两个面包和两大板巧克力塞到两个孩子手中。小孩子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女主人也冲着她微微颔首。
      扎西德勒。告别时她对女主人说了一句几乎全中国人都会说的一句藏语,女主人显然听懂了这句话,脸上绽开了笑容,双手合十同样说了一句扎西德勒,那语气、语调显然和她说的不是一个味道。
      我们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但是我们知道他们要到哪里去,心中的信仰会源源不断地输送给他们无穷的力量。
      他们一定会到拉萨的,布达拉宫、大昭寺是他们心中的圣地。这次她的语气已经不再是疑问了,而是十分的肯定。
       终于到达了昆仑山口,她激动地跳下车子,跑向那块镌刻着海拔4767米的石碑。我大声地提醒她别跑,我害怕她在一瞬间高原反应而倒在这空旷的山顶。她没有理会我的喊声,径直跑到了石碑前,抚摸着碑上的数字,大口大口地喘着。我跑过去扶着她慢慢地坐到地上,狠狠地责怪她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不能剧烈运动,特别是刚刚从内地上来的人。
      她淡淡地微笑,说放心吧,我死不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通畅。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飞了出来,在这洁净的天空翱翔。多美呀,我真的想做昆仑山上的一棵小草,无忧无虑地活着,享受这自由的空间。
      我陪着她慢慢地走着。其实昆仑山口没有什么景点,除了藏羚羊的雕塑和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索南达杰的墓碑,其他就没什么了。人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感受莽莽昆仑高原的成熟、孤独和寂寞。在这里你可以听到从远古传来的天籁之音,诉说着悠远的峥嵘;永恒的昆仑,茫茫的天宇,让所有的一切显得那么地短促与苍白。
     “天空和大地在这里交媾,于是,孕育了一个生殖力最强的民族”。
      在一处山坡上,她席地坐下,远处就是茫茫无垠的可可西里。她摆手示意我不要打扰她,想自己一个人安静地坐一会儿。我只好离开她,在不远处静静地等候。
      远处的山峦一片白雪皑皑,晚秋的昆仑山口早已是寒冷逼人。远处飘来一块乌云,很快便是漫天飞舞的雪花。司机在远处向我挥了挥手便钻进了车里。
      我没有去打扰她。小心地走到她的身后,静静地坐了下来。雪越来越大,风也急促起来,吹得让人睁不开眼。她静静地坐着,几乎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只有每次深深的呼吸带动着微微颤抖的肩膀,才让我感到她的存在。
     雪足足下了有二十多分钟,我们两个人几乎成了昆仑山上的雪雕。我看到远处司机几次摇下车窗向这边张望。她终于站起身来,缓缓地转过身来,那一刻我看到她已是泪流满面。看到身后的我,她有些感动,喃喃地说了声谢谢。我们相拥着互相怕打着身上的雪。

      后来我不止一次地问过她在那一刻都想到了什么,每次她都是用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我说很多很多,可是你永远也猜不到。
      南去的列车就要出发了。
      还会再来吗?尽管我已感觉到她的答案,但还是禁不住要问。
      不会了。你是知道的,不会了。
      我们拥抱告别。在列车消失的那一刻,我拭去了眼角的泪花。
  (省第八地质矿产勘查院)

5——在秘鲁过中秋
      作者——付廷红

海外观明月,
亦如故乡圆。
亲朋常寄福,
灵犀紧相连;
都是地球人,
万里不辞远。
海天成一色,
举杯话团圆。
  9月15于秘鲁邦沟铁矿勘查工地


6——游海阳招虎山
      作者——仲丛明

招虎山  只是
海阳一个500米海拔的小山
农民眼中再平常不过风景
我却认为是一个
世外桃源

卧龙潭的水很清
修竹与芦苇沿溪而生
一节节台阶
有刚雕琢的痕迹
脚印还没有留下太多记忆
汗水悄悄地落向路边干旱的树木
一颗颗弯弯曲曲的紫薇古树、毛栗子树、木瓜树……
还有一片片发黄的野草

一块块巨石
浑然天成
导游在解说他们的故事
一段美丽的传说
我却在每块巨石上用心
写下大大的感叹号

陡峭的台阶通向山顶
双腿渐渐的不听使唤
放弃的心渐渐萌生
可还是在同事的鼓励下
登上了山顶
感觉到一览众山小的滋味
别有一番风景

生命在不断地攀登一个个山峰
不在乎拥有 能向远方挥挥手
留一份美好藏在心底
这也许就是人们
喜欢登山的理由
  莱西市国土资源局水集所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