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91130见报稿  

2009-11-27 21:27:34|  分类: 2009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南市 大明湖南岸 老舍纪念馆  峻岭/摄
刊头题字——梁辉(国际书法网www.shufa8.com

齐鲁风20091130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齐鲁风20091130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齐鲁风20091130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唱出时代的声音
——浅谈乡土诗歌的土地情结和时代特色
      作者——鲍明江

       关注乡土诗歌,是从关注中国国土资源作家网开始的。因作者大都是国土人,其诗歌创作也离不开土地,因此,这类诗歌多被称为土地诗歌,但我觉得“乡土”两字更具有亲和力。在这个乡情浓浓的网站里,与其交谈,时而共鸣时而击节。
      开了柜子又开篓子/把我的提包装得很满/装上积攒的鸡蛋、鹅蛋/准备我加班时做夜餐/装上家乡的金丝小枣/捎给机关的同志尝个稀罕……/我不由拉她一双粗手/轻轻抚摸那层层老茧/啊!这茧子能抽丝/正织着人间最纯美的诗篇!(刘小放《明天,我要回城里上班》。 读到这首诗,使我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30年前,多像我的父亲母亲,在那个村庄,那个农家小院,他们经历了共同劳动和收获的喜悦,经历了相聚的幸福,现在又要经受别离的痛苦。在父亲眼里,在庄稼地里劳作的母亲是多么的美啊!
      她从田野里归来/身上染着草叶的清香/纯净的露水打湿了衣角/脸上闪着宝石似的汗光……/啊!我贤惠的妻子/庄稼院里的女王/(刘小放《庄稼院里的女王》)。
      生活是苦的,而内心幸福洋溢。他们崇尚劳动,热爱土地。作者在没有过多技巧的描述中,却给了我们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这是刘小放对那个时代一些人的真实写照,也是那个时代的特色和土地情结。他们这一代人甚至在老去,都有回忆的甜蜜,并且有很多人在退休后,又离开城市回到农村,这仅仅是落叶归根能解释的清楚吗?
     退休后就回了老家/至于他能不能/是不是有权利回到农村的老屋里/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地是/他在本不宽敞的院子里/又辟出一块菜地/回去看他时/总是蹲在或站在那块菜地的旁边/不吸烟了 可表情/笑嘻嘻的有点痴。(拙作《父亲》) 这应当是土地情结的延续,这是漂浮的心落地后的踏实。他们不恋城市的繁华和居住的安逸,贴近生长庄稼的土地是他们的愿望,疯长的退休金,在他们眼里比不了浓浓乡情,比不了缓慢长高的庄稼,比不了他们的收获:
      过冬的白菜进屋了/萝卜埋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他现在在挖/用一把破菜刀/把硬土轻轻翻开/然后 把作品/完美地呈现给/我们。(拙作《退休的父亲》)
       我总觉得乡土诗人应该更全面、更真实地反映这个时代。我们的祖辈、父辈,我们的故乡、土地、庄稼,他们是应当得到赞美的,并且受之无愧。我们无论身处何地,都有着他们的影子,一些情感的延续,也来自于他们。特别是我们的父辈,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到底占有多大的份量,以至于成人之后,释放都显得有点沉重: 此刻 您是锄着清明/还是浇着谷雨/这些简单的动作/足足重复了一生/以至把身体重复成/一个佝偻的问号……/坐在城市的上午/父亲  听见您/在农历深处的咳嗽声/我的心一阵一阵痉挛/真想让我的诗/陪着您使劲咳嗽一声/我要尽一个儿子的微薄之力/让您稍稍/有那么一点轻松(冯静辉《感动父亲》)。 甚至觉得:冷落乡村,就是愧对父亲。他们守候着村庄,守候着庄稼,父亲是苦的,可他们也有快乐的时候,他们不会因劳动而吝惜自己的汗水:
      当摔成八瓣的汗珠/溅出一片金黄/父亲吸烟的姿态更带劲了/吧嗒 吧嗒/仿佛嚼着一粒粒金香豆/美滋滋地盯着 秋/在羞答答的稻穗上一摇三晃/(桂少云《父亲》)。 有的人一生都在家乡的土地上耕耘,有的人虽然离开乡村,可他们的心跳无时不在随故土的脉动起伏。身在城市中的我们,故乡离我们远了,乡亲离我们远了,父亲离我们远了,但故土的吸引力随着岁月的长大,在不断的集聚。不断更新的生活,永远也无法改变我们的童年、少年,无论你走多远,只要你的双脚曾在那片土地停留片刻,就不会忘怀,每当回望故乡,有着更深的感触和认识。人们赖以为生的土地,耕耘着土地的人们,他们的苦乐,相互的依赖,想比于诗歌,他们本身更为让人心动:
      比如此刻/在暮色里 一个/神情疲惫的农妇/和两个辍学的孩子/在稻田里插着生活的苦涩/你说 水田浸白的赤脚/和诗歌摇曳多姿的韵脚/哪一个更令人心动(冯静辉《一个诗人》)。
      国土诗人冯静辉就是一个从农村到城市的人,他的诗,对土地有着深切的感受,难怪国土资源报的徐展编辑要发出感叹:“生命,为什么在水的边缘,在生死的奋进中要一步步走上岸呢?原来,活着就是要闻到泥土的味道才行啊!”是啊,泥土的味道,我们随便拔出的每一首诗歌,都有家乡的土香。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关注土地。 我要在春节来临之前/送给他们过冬的温暖/春天 看到禾苗在土地上/生长……/我要送给他们安慰/尽量用他们的语调/和土地说话 尽量/把自己变成一捧肥沃的土(拙作《在春节来临之前》)。
       对于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所面临的新的矛盾碰撞,是乡土诗人应当关注的。这也是在经济浪潮之下,所难以避免的问题,这也是这个时代,人、土地和生存的大问题。周伟苠在《土地文化的历史脉络与实践》一文中,曾发出质问:“他们宣称苏州要成为”世界工厂“,苏州的定位是”人间天堂“,为什么要成为”世界工厂“呢?……
         北岛曾说过:“诗人应该通过作品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应是有感情的、新鲜的、有深度的、并且不脱离这个时代的。她发出的这个声音,应该是时代的呼声。乡土诗人要通过诗歌建立一个这样的世界,唱给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听,吟出自己的声音。
   (胶州市国土资源局)

2——亦庄亦谐也莫言
      作者——魏修良

       著名作家莫言之所以将原名管漠业改为莫言,已经是世人皆知,那就是为了少说话。作家胡殷红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莫言极狡猾地制造了一个不爱说话的‘谎言’。其实,莫言嘴皮子利索得很。莫言的笔名,是他自己取的。小时候,他动手打不过别人,就编顺口溜骂人,学校告到家里,爹娘就合伙暴打他一顿。莫言记住了那次为多话而挨的打。开始写小说时,就把名字里的一个“谟”字拆开用,想警示自己少说话。”
       3月20日,潍坊市尧舜禹文化研究会在潍坊学院举行成立揭牌大会,莫言被聘为研究会顾问和潍坊学院文学院名誉院长。莫言即席讲话时,一开场是这样说的:“这两天我是官运亨通啊!前天下午,我在高密一中被聘为名誉校长,一下子成了副县级;今天又被聘为名誉院长,又成了正县级,两天的时间连升两级,不知道明天还要升为什么官。”话音未落,即博得与会领导、专家、学院师生的热烈掌声和笑声。接着,他又非常庄重的讲尧舜禹开天辟地的精神,尧舜禹的骨气和创新,尧舜禹对后人的激励。亦庄亦谐,娓娓道来,让人们近距离的接触和认识了一个真实的莫言。
       莫言今年春节没回家,家乡人民想着他。今年3月中旬他到美国纽约领取纽曼华语文学奖之后回到家乡,人们对他的《生死疲劳》又一次在大陆之外获奖更是特别高兴。记得去年7月24日,莫言的《生死疲劳》获得了由香港浸会大学文学院主办的第二届“红楼梦奖”。当时有记者采访他时,他用了两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平静”和“高兴”。这一次获奖,看上去他更加平静,但仍掩饰不住高兴的心情。上次获奖,他曾说过,“平静,是因为我对自己这部小说有个基本估计,认为还是有希望获奖的。”“这一部作品在我创作的长篇小说中是最令我满意的。”当然,“大奖颁给我,对我来说是一种鞭策和鼓励。但是,这并不说明我的作品高明到哪里,其他作家的作品中有很多特质是我所没有的。”几近成了获奖专业户的莫言,还是那么“莫言”,只是在言谈话语中增添了些许诙谐的成分。
       2006年,高密成立了“莫言研究会”,2008年又建起了“莫言文学馆”,这对莫言都是一种肯定,体现了家乡人对莫言的器重。莫言曾经题写一首打油诗送给莫言研究会:“故乡成立研究会,诚惶诚恐惭且愧,高悬鞭策自努力,永远知道我是谁。”意犹未尽,他又在丁亥春节录旧诗两首书赠研究会:“少小辍学牧牛羊,老家大栏平安庄;荒草连天无人迹,野兔飞奔鸟儿忙。”“二十九省数我狂,栽罢萝卜种高粱;下笔千言倚马待,离题万里有何妨。”这次回家第一次参观了莫言文学馆,他用了四个字表达自己的心情,“受宠若——”
       莫言的书法近几年是大有长进,有了大家名家的气势,在高密新闻大厦16层楼外墙上的题字就很招人眼。但莫言说,应该将书法家的题字放在这里。一副谦逊的样子。莫言每逢回家,家乡人自是放不过他,每每让他题字。在家乡人面前他没有架子,欣然提笔,左笔右手兼用。他诙谐的说:“再写多了,就有莫言题:男厕所、女厕所了。哈哈——”
       在胡殷红的文章里,有莫言在北京装修的趣闻,“熟人帮他装修房子,4万块钱把卫生间装得跟胡同里的公厕似的,他也不抱怨。自个儿又请山东老乡来装,十几个人开着两辆大卡车,把所有的材料都拉进屋,水泥地换成木头的,墙刷白了走人。我说,就这装修队伍,一准把你家弄得跟农村大队部一个水平,还好意思请大江健三郎到家吃馅饼哪。莫言挺会解释:大江也是农村出来的,对物质生活没有什么追求,吃饱穿暖有地儿住,挺好。”巧得很,这次莫言回家发现装修的很好的阁楼竟然被大雨漏得一塌糊涂。经打听,原来负责施工的竟然找不到了。著名作家也没有什么招。
  (高密市土地经营开发办)

3——母亲不在已十年
      作者——李伟

      母亲走了已经十个年头,这十年,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学生成长到了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也更能体会到母爱的伟大,越来越思念我最亲爱的母亲。
      母亲走时,我还只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她走得太突然,太匆匆,让我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元旦假期回家,母亲还好好的,寒假回来见到的却是在病床上已经躺了二十几天的她,她不再有精神,甚至连坐都坐不稳,让她靠在我的身上才能给她梳梳头发。这一切,还不算什么,让我遗憾终生的是四天后的那个晚上,母亲走时我都没有陪在她的身边,现在想来,仍然与我的固执有关。那一晚,本来我是想在医院陪护母亲的,可叔叔说有大人在,用不着我小孩儿,我生气了,想是我的母亲,用得着你管,还不让我在这儿,母亲留给我的最后的劝慰是“脾气学的大样点,不要什么事都斤斤计较”。但我还是赌气回了家,没成想,这一走,却再也见不到我的母亲,这一走,带给我的是终生的悔恨与遗憾!
      这十年,我经历了婚姻,生子,在这个过程里,我体会到了一个母亲的自豪,却时常为自己没有了母亲,无法去回报她而自责。步入婚姻殿堂时,没有母亲的陪伴,我内心深处有说不出的孤单;生子的那一刻,没有母亲在身边,我隐隐感到害怕。作为女儿,最能体谅母亲的心。人生最重要的历程,有母亲的陪护,女儿会有更多的自信,母亲会有更大的欣慰。我和我的母亲却都没能体会到,这是一个无法挽回的事实。因此,我只能把需要回报给母亲的,连同需要回报给父亲的,都一起拿来孝敬父亲,让他在晚年能够幸福安康。同时,照顾好自己的女儿,让她健康快乐地成长。我想,这也是我的母亲希望我做到的,也是她的最大心愿!
      这十年,太多的思念无法言表,太多的牵挂无处诉说,还是只有母亲最能了解我的心声,祝愿我的母亲在天堂能够永远健康、快乐!
 (莱芜国土资源局市中分局)

4——望秋和二丑叔不得不说的婚事
      作者——秦锦丽

      车子驶上白兰高速公路后,喧嚣的城市在我的身后渐渐模糊。敞开的车窗里,不断飘进清凉的风,风中我闻到了田野的味道,庄稼的味道,秋天的味道。
      望向秋天的深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叫望秋的女子。她和二丑叔的故事就是这个秋日里走出我的记忆。
      二丑叔是我的堂叔,与我父亲同一个太爷。在兄弟中排行老二,大人就随口给起了二丑的名。也许当初是按“子丑寅卯”叫的,不知怎么,自他开始,后面的竟成了三丑四丑五丑。其实叔叔们哪个也不丑,尤其二丑叔,一米有八的身材,四方阔脸,浓眉大眼,一身好力气。秋天打枣子时,扛上两百斤的麻袋,一只手还要提一框。
      农村有句土话:亲大的,惯小的,凄惶不过的是老二。二丑叔就是这样,帮着大哥修窑盖房娶媳妇,帮着父母务农供弟弟们念书,自己却没进学堂,在谈婚论娶的年龄,居然也没说上媳妇,过了一年又一年,至今没有成家。
      二丑叔一直照料着两位老人,直到把他们扶上山。老人们走后,二丑叔一下子变成一位掌家的老人,侄子上学侄女出嫁,逢年过节迎来送往,上缴农林特产税,姐姐妹妹回娘家,一应地支起这个门户。平日兄弟们谁家活儿忙不过来,二丑叔是少不了的帮手,他憨厚少言却心灵手巧,深得老少一大家的喜欢。
      二丑叔家住得比我家高一个坎。过去,堂爷堂奶常坐在大门外,或吃饭或吸烟或与我们小辈聊天。老人们走后,经常坐在那里的是孤单的二丑叔,他要么手里捻毛线,要么抱着双腿望着村子内外沉默着。村里大伯婶娘们总遗憾这么个小伙子没对上象,常有热心人张罗着给他提亲。可一晃五十已过,婚事越来越难。前几年邻村塔上望秋的男人外出打工时出了事,留下四十出头的她和一双上学的儿女。望秋中等身材,俊模俊样,勤俭持家,名声不错。几个婶娘一商议,觉得挺合适,征得二丑叔同意,去给他提亲。
  村子相挨,地界相邻,一个井台吃水,两村庄里大人小孩儿祖宗三代全都认识。二丑叔长得端正,务农一把好手,家庭没有拖累,望秋满肚子清楚,答应接触接触再说。大婶他们讨得上签,高兴地给二丑叔准备了四色水礼,让他过两天自己登门送去。这可难为了二丑叔,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登陌生女人家的门哪!他磨磨蹭蹭就是不敢去,受了大婶一顿数落,才借挑水的机会去了望秋家。
      二丑叔的实诚第一次就博得了望秋的好感。你猜怎么来着,水井在两村中间,二丑叔挑了两只水桶准备放在井台回来时挑水。可到了井台,他一想,干脆顺便给挑一担水去。让失去男人关怀的望秋感动得半天不知说什么好。二丑叔干活勤快,却不会和女人聊天,坐了没几分钟,无话可说的他问,你的庄稼长得咋像,咱到地头看看。窘憋的望秋扛了把锄头带二丑叔去看庄稼。到地头,二丑叔熟练地锄起了地,两只粗壮的胳膊一伸一屈一伸一屈,只听得地皮和草们蹭蹭地响着。不一会儿,一块包谷地就被锄得熟溜溜的,望秋的心也被“锄得”热腾腾的。挥锄间,二丑叔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的汗味和体味,重新燃起望秋对生活的希望,她的眉眼间露出妩媚的神色,那是一个女人面对钟情的男人才有的神色。这神色让她释放着一股气韵,环绕着在两个人中间。二丑叔虽然没有恋爱过,但他也是从年轻走过,他懂得望秋对他是满意的。
      八字有了一瞥,可他们接下来的故事很让人费解。
      农村相亲时都是女方上门看家里。二叔与望秋商量哪天去家里看看时,望秋说,又不是年轻人,再说大致情况都知道,就免了。当婶娘们征求婚期时,望秋说秋后再说吧。既已是迟饭,二丑叔也不急三月五月的。从此,他隔三差五去望秋的地里,锄草施肥,间苗浇水,全像侍弄自己家的地。
      随着秋收的接近,二丑叔的心劲越来越大,他忙里忙外,先是把三孔窑洞粉刷了一遍,把家整饰了一番。婶娘们帮着给缝了几床新褥新被。趁大忙开始前,二丑叔催着望秋一起到镇上领了结婚证,又赶了一回集,给望秋买了两身衣服、两双皮鞋以及一些生活用品。那天,两人格外高兴,提了大包小包一起回了塔上村。晚饭后,二丑叔本打算名正言顺地在望秋家过一夜,却被一阵哭泣声搅黄。原来,望秋在县城上高中的女儿从学校回来,进村听说后,站在院里哭着不进门。二丑叔这才晓得,原来望秋的一双儿女反对,望秋才把婚期从春天推到秋后,她是想慢慢做通孩子们的思想。
      二丑叔失望和恼火地摸黑回了自己家,倒头一睡就是两天。这种尴尬,给没有结过婚的半老二丑叔的打击太大了,以至他再也不愿上望秋家的门了。可他还是想望秋,惟一的办法就是到地头见面。
      因着两个孩子的阻拦,二丑叔到手的桃子吃不到嘴,婚期一推再推。也许是望秋这女人的名字给叫邪了,让我善良老实的二丑叔,隔山一望就是十秋。
      叫我不可思议的是,望秋的一双儿女现已结婚生子,还是不放手让他们的母亲获得幸福,安顿好半辈子的生活。更不可思议的是,二丑叔居然十年不离不弃地帮着望秋春种秋收,却连那个女人碰都没有碰过。好几次,望秋愧疚地说,咱把离婚手续办了,你可以重找一个。村里人也气愤地指责望秋不自立,没良心,劝二丑叔再别帮着她种地了,但二丑叔宽厚的身板里装一颗宽容的心,愣是听不进这些劝说。望秋受不了人们的指责,又拗不儿女,只好向二丑叔发威:“你以后别再来干活儿了。”二丑叔盯着女人把脸憋得通红说:“那这么多地,不把你一人累死?”望秋第一次抱住二丑叔哭泣道:“你一点便宜也没占,哪有你这样的好人。”
      我深深地同情着我的二丑叔。每年回家,我多么盼望不再看到二丑叔形单影只坐在大门外,而是家里气腾炕热,有说有笑。去年这个时候我回家,上半晌没看到二丑叔,下半晌,他就又铜像一般坐在老地方。我走近二丑叔,坐下来想和他说点什么,可是没等我开口,他就关切地问我的丈夫问我的儿子问我的工作问我的工资,然后告诉我现在农林税减免了,退耕还林了,农村也实行医保了……他所有的言谈话语,就是一切都安好无忧,让我插不上话,岔不开话题。我只有从二丑叔有些背驼了的身板、一头灰白的头发和一双布满老茧的手上,咀嚼着生活的无奈和辛酸。
      眼前,秋色正浓,丰收在望,我真心祈愿二丑叔这一年的守望不要落空,真正望到他的秋,在多年的劳作之后,能够收获迟来的爱情。而那个名叫望秋的女人,也像那些成熟的庄稼,回归温暖的地方。 (甘肃地质矿产报)

5——悠悠嵩山(组诗)
□ 连勇

悠悠嵩山风  亿万年吹拂
山坳间  温暖世界的花朵
盛开在亿万年的历史上

三次沉没海底  三次凌空崛起
嵩山  终于昂起不屈的头颅
讲述沧海桑田的动人神话

真惊叹自然伟力  将坚硬石层揉弯
宛若女娲  轻松地
和泥捏面

中华蝴蝶虫  在石层中
翩然十亿年
它不知疲倦的故事
撼动我的心田 
让我眼睛湿润地 
研读  嵩山
这部石质天书
阅它  用三十亿年时间  写成的
五代同堂的家族史


夜观少林寺音乐大典


悠扬的乐音

似从天籁飘来
凉露般的感觉  刹间  
风一样  漫过嵩山坳
漫过每一位看客的灵魂
令五根清净
尘念顿消

我仿佛成了一位僧人
端坐蒲团  吐纳日月
想象佛祖  菩提树下的静坐
领悟禅的真谛

剑光闪现  棍落生风
梅花桩  童子功
溪流潺潺  琴瑟和鸣
前世的梵音  化作牧羊小曲


塔 林


高僧圆寂  涅槃
筑一座塔  昭示
一生功德

达摩面壁九载
慧可立雪断臂
普度众生  造七级浮屠

舍利深埋塔基
灵光照耀尘世


嵩阳书院


夕阳斜照中  我走进 
嵩阳书院
寂寥落寞  心中空空荡荡

几只鸟雀的鸣叫
勾人忆起几百年前的
鼎沸书声
驻足在程门立雪的书屋前
细耳聆听先贤的亲切声音
伫立于司马光著述的居室前
想他怎样用如椽的巨笔
书写历史

汉将军古柏
像敞开胸襟的老人
笑看世事更替
书院盛衰千载
大唐碑沉甸甸记载的
难道仅是唐史的辉煌

书院门前光滑的石阶
印满历史的记忆
走下多少饱学之士
古代中国一道独特风景
思想的光辉注入了
民族的血管

今天  踏上这光滑的石阶
我又能想些什么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历城分局唐王所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