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20090216山东奇石(一)  

2009-02-18 21:42:18|  分类: 2009年其他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0216山东奇石(一)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编辑手记
 当赏石成为一种文化


      毋庸置疑,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们物质生活的提高,过去不为普通百姓所认知的奇石收藏与观赏活动,正在进入一个如火如荼的时期。全国上下,大小奇石馆鳞次栉比,各种奇石展应接不暇,各类奇石更是千姿百态、层出不穷。一方面说明,国泰民安,人们吃穿不愁,有了闲钱可以用在观赏奇石、陶冶情操、丰富自我、提高品位上;另一方面说明,大自然鬼斧神工形成的石头,被人为地附加了一定的价值,并随着奇石收藏的逐渐火爆,这种价值正日益飙升。观石、赏石、品石,现在已经成了一种文化。
     自古以来,人们对奇石的称呼有数十种之多,主要有奇石、供石、灵石、美石、雅石、丑石、绮石、巧石、文石、拙石、顽石、幽石、瘦石、怪石、彩石、异石、珍石、神石、圣石、禅石、摆石、纹石、茶石、趣石、玩石、案石、贡石、艺石、秀石、寿石、水石、观赏石等等。其中“观赏石”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因社会上时兴观赏鸟、观赏鱼、观赏动物、观赏植物等的热称,而过度来的一个对奇石的统称。
     何谓奇石?奇石是具有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的、不同于一般艺术品的特殊的天然石质艺术品。何谓奇石文化?就是人们在采集、加工、陈列、观赏、收藏以及品评和研究奇石的历史过程中,所创造的实物产品和精神产品的总和。
     清楚地记得,1990年7月,地矿部、文化部和国家旅游总局共同主持在北京召开了“中国首届观赏石理论研讨会”,并于年底成立“中国观赏石协会(筹)”。同年十月举办了第十一届亚运会艺术节中国观赏石展览,由此开了国家级赏石大展之先河。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于1992年10月成立了赏石艺术委员会;中国收藏家协会于1998年成立了石文化专业委员会。
    作为山东省宝玉石协会奇石开发专业委员会的会员,我十分关注山东的奇石文化发展历历程。知道山东省宝玉石协会从1999年起先后在济南、青岛、潍坊、昌乐等地连续举办了14届宝玉石奇石展销会。在我省,1999年9月“中国曲阜国际孔子文化节奇石大展”,1999年10月“第二届中国泰山国际奇石大展”;2000年10月“中国临朐新世纪首届中华奇石精品博览会”,2008年10月“中国(临朐)观赏石博览会”等。随着奇石交流活动加大,以石文化为主题的各种专刊、专著、杂志、报纸也相继出版面世。如《中国观赏石》、《青岛雅石》、《平邑奇石盆景根雕艺术精品荟萃》等等。尤其到了新世纪,此类书籍如《潍坊奇石宝玉石》(张庆吉、王继广主编);《山东奇石》(徐孟军主编)等等更是层出不穷。这些书籍、画册为赏石文化增添了异彩,也推动了石文化交流。《山东宝玉石》报作为我省的一个内部报刊,也发挥了巨大作用。2008年,随着洋洋35万字的《山东奇石文化》(徐孟军、刘来友、柏鉴清主编,济南亿洋传播公司编排)的出版,给山东的奇石文化竖起了里程碑。
     当赏石成为一种文化,由此激发起的热情并带来的效益是巨大的,不可限量的。从本期始,今年本报将对山东奇石发展脉络进行梳理,欢迎专家和奇石爱好者参与。

2—— 源远流长的山东奇石文化

       山东地处黄河下游,东临大海,岛屿众多。境内多山,地质构造复杂,岩石多样,具备形成多种奇石的先天条件。自古以来,山东就是我国主要奇石产地之一。
奇石文化的起源
       二三百万年前,地球上开始出现人类,并由原始的群落向母系氏族公社发展。当时赖以生存的手段是采集和渔猎,而劳动工具主要是打制石器。在考古活动中所发现的许多以石器为主要标志的古文化层中,都有这类石器的出土。因而被定为旧石器时代。相应也是“普石文化”的早期阶段。山东已发现的有新泰、蓬莱、长岛等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遗迹。由此证明,山东早有古人类分布,并经历过这一“普石文化”早期阶段。距今七八千年前,进入新石器时代。我们的先人开始逐步定居下来,并出现夫妻组合家庭,而由若干家庭组成氏族、部落。开始从事农业,并出现了制陶和纺织生产。所使用的石器也从以打制石器为主,进入到以磨制石器为主。由于这些变化,人们的生活内容逐渐丰富起来,自然也就产生了对美的追求,包括居住环境美和自身装饰美。同时各种交往也逐渐多起来。这种社会进步,促使多种文化现象的产生和发展。其时“赏石文化”也从“普石文化”中衍生出来。除直接使用美石外,已出现石雕和玉雕制品,以至出现在象牙制品上镶嵌绿松石等的工艺品。在已发掘的诸多新石器时代文化层中,发现许多比较精美的石(玉)制品,包括工具类和奇石、工艺品类。由此可以确认,广义的“赏石文化”起始于新石器时代。
      山东境内已发现的有大汶口、龙山、沂沭河流域、滕州北辛、胶东白石村、邱家庄、平度岳石、郯城马陵山等一大批新石器时代人类活动遗迹。出土了若干磨制石器和石(玉)质工艺品。这证明在新石器时代,赏石文化在山东境内的兴起和发展。


自夏王朝建立至秦始皇统一中国


       4000年前,随着青铜器的出现,新石器时代接近尾声。特别是中国第一个正式王朝——夏王朝的建立,开始进入青铜器时代,相应的“奇石文化”开始确立,以至将奇石(怪石)列为贡品。《尚书·禹贡》载有:“厥贡……岱畎丝、蔴、铅、松、怪石。”还记有:“厥贡惟金三品,瑶、琨、条”,(瑶指美玉、琨为似玉之石)。由此可以推论,当时赏石、藏石之风已相当盛行。当时贡品中还有与奇石相关用山东枣庄地区所产的泗滨浮石制作的“泗滨浮磬”。《尚书·禹贡》:“海、岱及淮惟徐州,厥贡……峄阳孤桐、泗滨浮磬。”
       由此,可以认为,在夏禹时代,真正意义上的“奇石文化”开始从赏石文化中衍生出来。其时间大致与青铜器出现的时间相当。从此开始了(奇)石、玉并用的时代。
  这一时期特别注重玉的应用,如在《周礼》中规定,祭天、敬神、祭祖、朝天子、丧葬都要用玉。这就大大促进了对似玉之石的应用。因为这时,玉和似玉之石之间无严格界限,将美石也称之为玉。正如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所述,“玉,石之美也”。这种石、玉不分现象即是现在仍是这样,将若干非玉之石称之为玉。如:产于莱州的绿泥石岩或含滑石绿泥石岩称为莱州玉,产于蓬莱的蛇纹岩称为龙山玉,莒南产的蛇纹石化大理岩称为黄花玉,莱芜产的蛇纹石化大理岩称为寨里玉,临朐产的蛇纹石化白云质灰岩称为嵩山玉等等。诚然,玉或玉石也是岩石,只不过是具有特殊品质的一类岩石而已。另外,这时对玉或美石(似玉之石)的称谓用字不胜枚举。
       春秋战国时期,随着诸子百家的出现所形成的“百家争鸣”局面,奇石文化也蕴涵其中。与山东奇石相关的,如《诗·齐风·著》:“……尚之以琼莹乎而!……尚之以琼华乎而!……尚之以琼英乎而!”琼莹、琼华、琼英都非为玉,而是似玉之美石。《老子》:“不欲如玉、珞珞如石”,即像玉一样纯洁,像石一样坚强。《后汉书·应邵传》载,春秋时代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台之东(梧台为今山东临淄区的一个镇),归而藏之,以为大宝。此“燕石”,很可能是三叶虫化石,即可用作奇石和制砚的“燕子石”。因在《说石·石雅》中有战国时齐人(齐都城在山东临淄)用燕子石制砚的考记。(按:砚台具有两种主要功能,一是作为书、画家的工具,一是可供观赏,现多将砚台与奇石一并记述)。《山海经》中有多处记录了白玉石、水精石、文石、化石等。《周礼》,子贡问孔子:“敢问君子贵玉而贱珉者,何也?为玉寡而珉多欤?”子曰:“非为珉多而故贱也,玉寡故贵之也,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孔子说的很明白,贵玉的原因不是因玉少而珉(似玉之石)多,而是人们一向用玉象征人的德行而已。同时也表明应用似玉之石(奇石)已很普遍。而孔子的“仁者乐山”实乃好石之意(孔传注)。中国地质事业的奠基人之一的章鸿钊先生在其所著《宝石说》中云:“世人爱玉之风亦如中国为甚,爱之者贵其德也,贵之斯比之。又推而衍之以成民族之美德。由是,玉与吾民族愈相与团结而有不可分离之观。凡研究中国民族史者必兼详玉之始末,盖有由也。”这是对孔子所解释的贵玉贱珉原因的更详尽说明。同样,要研究奇石文化更与玉密不可分。据《山海经》载:“泰山,其上多玉……环水出焉,东流注于河,其中多水玉。”这说明实际上产于泰山西侧的泰山玉,包括既可作奇石又可作玉雕原料的泰山翠斑玉、泰山碧玉、泰山墨玉,在先秦时期已闻名于世,至今仍有存量。文中“其中多水玉”即包括河中经水冲刷和与砂石相互磨砺的似玉美石。《春秋札记》中记载的磬音响石产自枣庄一带山区,以及战国时期利国一带,有采铁矿石炼铁铸剑之举,并把开出的精美矿石摆放案头或置于园内观赏。还传说枣庄地区古代曾产五音响石和木鱼石。(按:此“磬音响石”和“五音响石”应与前所提的“泗滨浮石”为同种岩石。)


秦、汉、隋、唐时期


        秦朝是最早实现全国统一的王朝,除统一文字和各种规制外,还大搞宫廷和贵族府第建设,自然要充实装饰物品,沿袭应用已久的奇(怪)石即是主要装饰物之一。相传,在秦始皇的阿房宫和若干行宫中,都列置了许多景(奇)石。自秦至唐的这一时期,山东和其他地区一样,奇石文化进入一个平稳发展时期。包括:奇石、砚石、玉雕及石制乐器等。相关记载见到的不多,除见有“秦咸阳宫有玉笛”外,在《史记·留侯列传》中记述了汉初张良到济北(今山东平阴县)谷城山下寻找黄石,虔诚供奉,死后同穴的故事。有诗曰:“子房拾履敬老翁,熟谙兵书助汉兴,功成济北寻黄石,虔诚供奉同死生。”汉代“上林苑”中也多用奇石装点。据《汉宫宝典》载:“宫内苑聚土为山,十里有坂。”《西京杂记》和《三辅黄图》都记载了茂陵富人袁广汉在北邙山筑园,“构石为山,高十余丈,连延数里”。
       东汉梁冀的“梁园”中也置有假山奇石。这一方面说明汉代已开始人工园林的建设,另一方面,奇石是人工园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仍存留的一枚汉代遗石为淄博孙兆俊先生所珍藏。诸葛亮(山东沂南人),也是一位爱石、用石之人,如深爱“抱膝石”,使用石枕,用卵石摆“八卦阵”等;西晋张华在其所著《博物志》中,有称赞山东青州红丝石砚为天下第一的记载;东晋书圣王羲之尤其喜爱山东临朐县所产的紫金石砚,东晋顾辟疆的私人宅苑中曾用若干奇(怪)石加以装点;南朝建康同泰寺前的三枚奇石,曾被赐以“三品职衔”,俗称“三品石”;《南齐·惠文太子列传》:惠文太子在建康建“玄圃”,“多聚异石,妙极山水”。这些物事虽有的非出于山东,但它反映了包括山东在内的一个应用奇石的时代特征。南朝《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身居山东莒县浮徕山定林寺,对当地所产的上店花石情有独钟。
       据山东《峄县县志》记载,唐初在棠阴关山一带,有众人上山采墨玉。其后称之为“关山玉”,实为黑色大理岩。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存在对名山灵石的崇拜,自唐朝晚期人们就在泰山石上镌刻“泰山石敢当”,置于村头、路口和庭院,借以禁压邪祟,以保安泰。
       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在其所著《砚论》中对“鲁砚石”称颂有加;同时代的颜真卿,则特别喜用山东费县所产“金星砚”。唐代进士徐晦当年金榜题名,自认得助于用山东沂南产的徐公石所制之砚,用其磨墨,虽严冬而不冻结。
       这一时期,还未出现有关奇石的专门著作。至南北朝时,咏石、赞石的诗歌逐渐多起来。如南北朝时阴铿以“石”为题的五言律诗,涉及张良和“黄石”的关系。“还当谷城下,别自解兵书”。还有唐代苏味道的《咏石》、李白的《望夫石》、杜甫的《石砚》、白居易的《双石》等诗篇,都属赏石文学范畴。


宋朝至清朝中期


        自宋朝开始,奇石文化进入一个大转折和大发展时期。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开创了北宋王朝。宋朝开国后所定的一项基本国策是“重文轻武”。因此,一大批文人崛起。开始了一个以词作为特征的新文化时期。这一政治文化背景也带动了书画艺术和奇石文化的转折和发展。
       其一,奇石和玉雕开始成为既相互关联又相对独立的两个系列。许多新的奇石品种被发现,并被采集利用。
        其二,奇石爱好者、收藏者和鉴评家不断涌现。宋代曾两度在山东为官的苏东坡,著有《东坡怪石供略》和《北海十二石记》及“取弹子涡石”诗等关于奇石的著作和多首诗篇。他对产于山东长岛县砣矶岛的砣矶石和产于蓬莱海边的弹子涡石倍加喜爱,并曾亲临山东荣成文石滩寻采文石。以上三地之奇石都为海滩卵砾石类奇石。他的盆中水养观赏和将此类奇石作为喜水植物莳养的衬石理念,对后世影响颇大,开创了一种水中集群观赏这类小型奇石方法。明代王世贞的“睹弹子涡石”诗和清代文人王苹的颂荣成文石滩石诗,都与苏东坡的“取弹子涡石”诗为同体诗篇,具有异曲同工之妙。清代徐荣的《雨花石》诗中的“拳峰乳钵菖蒲供,伴我禅扉不用猜”,也是受苏东坡“取弹子涡石”诗影响的。可以推断,由于当时交通不便和活动地域所限,苏东坡当年未曾亲识过最适于盆中水养观赏的雨花石。相关古籍记载,苏东坡曾收集怪石298枚,唯独没有灵岩石(雨花石)。不然他会对雨花石大书特书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被人称为“米癫”的北宋大书画家米芾,更是酷爱奇石,尊石为友,与石为伴,见奇石而下拜,并总结出“瘦、皱、透、漏”的品评奇石理念。苏东坡又添加一个“丑”字。米芾的“瘦、皱、透、漏”评石理念仅适用于以太湖石为主的形石类奇石的评鉴。此理念之所以对后世影响甚大,是人们在园林、寺院及上层人士府第中多见配置的是太湖石,而少见室内陈列的其他奇石品种。而与米芾同时代或其后的诸多赏石家,在他们的著作中,对不同品种的奇石,基本上都是从形、质、色、纹几个方面记述的。与米芾同时代的杜绾就是他们当中的主要代表。
        北宋科学家、政治家沈括,一生除为官尽职外,还从事包括地质学在内的多学科研究。他所著的《梦溪笔谈》涉及诸多科学领域。他对动植物化石的收藏和研究,开创了化石类奇石的先河,远早于欧洲人对化石的认知。
        济南市趵突泉公园内“尚志堂”院中的“尚志泉”北侧,置有一尊宋代“寿山艮岳”遗石,名曰“待月峰”。石瘦而细长,高约2米(含基座)。有多个通透性洞穴,状若各种月形,夜间月光透过洞穴洒在地上,似各种变化的月影。有诗赞咏其石:“精灵俊逸玉玲珑,神工鬼斧浑天成。一年三十六轮月,变幻俱在此石中。”
        酷爱奇石和书画的宋徽宗赵佶下令在汴京(今开封)修建宫苑,初名万岁山,后改称艮岳、寿岳,或称寿山艮岳。自政和七年(1117年)开工,至宣和四年(1122年)完工。苑中楼阁亭池俱备,奇石花卉遍置。奇石多取自江南的太湖石。该苑一改秦汉以来宫苑“一池三山”的旧制,一切景物配置都具有诗情画意,是中国园林建设的一大转折。此宫苑于1127年金人占领汴京后被毁。现置趵突泉公园的奇石“待月峰”和“龟石”即“寿山艮岳”遗物。
        据古籍记载,知名的荣成文石滩“文石”和文登海滩的“细白石”,至晚在宋代就被奇石爱好者所赏识。苏东坡曾亲临文石滩一带采过文石。
        南宋时期,以赵希鹄为代表的赏石家,不但继承了以形、质、色、纹诸要素评鉴奇石的理念,更有进一步发展。在他所著《洞天清录》中,除把形、质、色、纹作为选石标准外,还介绍了雕琢、水涮、着色等加工奇石的方法。这就成为当今加工型奇石可循的历史依据。
     元代中期著名政治家、诗人、古文家和散曲作家张养浩,曾在济南建一“云庄”别墅,内置奇石多枚。据《历城县志》记载:“公置奇石十,每欲呼为石友。”其中四块按其形状分别名为“龙、凤、龟、麟”总称“四大灵石”。现“龙、凤”二石已下落不明,“麟”石尚在济南市天桥区北园柳云村东南的张氏墓园。而“龟石”经展转迁移,现置于趵突泉公园漱玉泉东侧,号称济南第一名石。据趵突泉公园展示资料,此石为宋徽宗在汴京所建的“寿山艮岳”宫苑遗石。“龟、麟”二石均有人为残损,但仍不影响观瞻。
        明代奇石收藏家的主要代表人物有朱友石、林有麟、姜绍书等。还有山东苍山县的明崇祯戊辰进士宋之普、辛未进士王昌时都酷爱奇石。以及《金瓶梅》的作者贾三近曾在山东峄县(今峄城区)贾泉凿石建屋,名曰“石屋山泉”,终日与石为伴。明崇祯丙子年(1636年)费县朱田(今朱田镇苑上村)王旌贤选得奇石三尊,当时未立。至清康熙己卯年冬(1699年),其子王芝荣请匠树起。三石由南而北排列,相间约50米。南边一尊高1.6米,形似初绽莲花,因而取名“青莲朵”。中间一尊高2米,石之阴基座上刻有其子王芝荣所撰,毕维晋所书的篆体铭文,记述了此三石之始末。最北边一尊高1.5米,基座背阴面刻有“铜池兢秀”和“琅琊黄祚昌”九字。此三石皆为石灰岩质的“太湖石”类奇石。现三石尚存,但有人为残缺,且未得以很好保护和展示。
        清代早期,康熙皇帝对即墨参将贡献的两块崂山绿石称赞有加。崂山绿石也因此名声远扬,并进入贡品行列。坐落于青州市城内的偶园,也称冯家花园,系清朝康熙年间文华殿大学士兼刑部尚书冯溥的私家花园,取“无独有偶”之意,故称“偶园”。据传偶园是由明朝衡王府东花园改建而成。偶园中主要景物有:一堂、二水、三山、三桥、三阁、四池、五亭,即佳山堂;洞泉水、瀑布水;三座假山;大石桥、横石桥、瀑水桥;云镜阁、绿格阁、松风阁;鱼池、蓄水池、方池、瀑水池;友石亭、问山亭、一草亭、近樵亭、卧云亭。另有小斋、幽室、山茶房等建筑。该园突出的特点是假山错落、奇石遍布。尤以形意均似繁体“福、寿、康、宁”四字的四尊太湖石,令人叹为观止,留连忘返。此四石素有“一两石头、一两银”之说,可见其珍贵。另外还有与此四石相伴而置的“东坡纳寿”、“春”、“冬”等21尊各具特色的奇石。在此期间,淄博地区一代帝师、三部(兵、户、吏)尚书,贵为国老的孙廷铨,旷世奇才蒲松龄,一代诗宗王渔洋,现实主义诗人赵执信等均爱奇石,尤以蒲松龄为甚。他应同邑西村《石隐园》主毕际友之邀,到“石隐园”(石隐园为明代崇祯年间户部尚书毕自严所建的私家园林式建筑群。)坐馆执教期间,对毕氏私家园林石隐园中所广置的奇石特别喜爱,曾作赞园、咏石诗数十首。现淄川蒲松龄纪念馆所珍藏的奇石,其中蛙鸣石、三星石、灵璧石为原石隐园遗物。蒲氏在其所著《聊斋志异·石清虚》中,将奇石人格化。人失石,想以死相报;石失主,则自碎其身。颂扬了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据《聊斋杂记》记载,蒲松龄曾收集各类奇石90余枚,对其产地及形、质、纹等均作了记述。现设于博山的赵执信纪念馆和设于桓台的王渔洋纪念馆都有历史遗石存留。趵突泉公园南门内,还有一块清顺治十年所采太湖石遗存。曾任过山东潍县县令的郑板桥则尤其喜爱沂蒙奇石。他在以《石》为题的论述中,对米芾论石“瘦、皱、透、漏”和苏东坡的“石文而丑”,作了精辟的评论:“米元章论石,曰瘦、曰皱、曰漏、曰透,可谓尽石之妙矣。东坡又曰,石文而丑。一丑字则石之千态万状,皆从此出。彼元章但知好之为好,而不知漏劣之中有至好也。东坡胸次,其造化之炉冶乎”。他在面对奇石写生作画时,发出“燮画此石,丑石也。丑而雄,丑而秀”的赞叹。并将自己三幅画石之作远赠三位石友。“千里寄画,吾之心与石俱往矣”。清代著名画家高凤翰所收藏的崂山绿石至今尚在。乾隆皇帝也曾派人到泰山一带寻找“木鱼石”。乾隆三十年(1765年),乾隆帝南巡路经费县,当地官员为其在费县城北崮子村万松山建一“行宫”,院内置有“费县石”(太湖石)多枚。后乾隆数次留住于此,对“费县石”倍加赞赏,并赋诗以颂之:“突兀玲珑各斗奇,高低位置雅相宜。尽此用心勤民务,吾不忧无贤有司。”至今还有一块“行宫”遗石保存在该村办公室院内,另外还有二枚“行宫”遗石尚存。乾隆辛丑进士宋澍曾收藏苍山杏山石三枚,其中刻有“子孙爵缘”的奇石至今仍在苍山原“翰林院”旧址保存。清末,任榆台县令的苍山人倪廷藻,曾用1000斤小麦换到的一枚杏山石,现为其孙倪宗宝收藏。山东境内有自汉代至清代的历史遗留奇石近百枚,多数为太湖石类奇石。另外,山东境内还有若干久为人知、临必观赏的自然景观石。如泰山的探海石、纯阳石、醉心石、三笑石等,烟台市烟台山上的燕台石,荣成海滨的花斑彩石等。
        这一时期还出现了大量的咏石、赞石作品。诗词作者中的代表人物,如宋代的苏轼、黄庭坚、陆游等,元代的赵孟、张雨、钱惟善,明代的何景明、张凤翼,清代的蒲松龄、孔尚任、张弓等。其中南宋大诗人陆游的诗句“花如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最为贴切并广为流传。
       其三,有关奇石的著作不断出现,包括专著和专论。仅见到的就多达数十种。其内容基本上可分为石说、石记、石考、石图、石赞五个方面。而且多为对奇石的形、质、色、纹的直观描述,很少涉及奇石的岩石学特征。在这些著作中涉及产于山东的奇石就有数十种。代表性著作有:宋代杜绾的《云林石谱》、米芾的《砚石》、渔阳公的《渔阳石谱》、赵希鹄的《洞天清录》;明代林有麟的《素园石谱》、曹昭的《格古要论》、文震亨的《长物志》;清代蒲松龄的《石谱》、高兆的《观石录》、沈心的《怪石录》、毛奇龄的《后观石录》等。
       其四,继山东燕子石和红丝石在古代就先后被用于制砚之后,宋代以来又发现某些石种既可作为奇石观赏又可用于制砚。在当时书画艺术比较发达的时期,深受上至帝王、达官,下至文人墨客和莘莘学子的喜爱,将其视为至宝。继西晋张华之后,唐代柳公权,宋代欧阳修等人都把“青州红丝砚”列为全国第一名砚。此时期的山东名砚多达十几种。如红丝砚、多福砚、徐公砚、砣矶砚、金星砚、龟砚等。大清乾隆皇帝就曾为进贡皇室的红丝砚和砣矶砚赋诗赞颂。当时进贡的两方红丝砚,乾隆皇帝为其中一方取名“凤子砚”,并亲提了“砚铭”;另一方取名“鹦鹉砚”,在砚台背面题了诗句:“鸿渐不羡用为仪,石亦能言制亦奇,疑是祢衡成赋后,镂肝吐出一丝丝”。乾隆皇帝还为进贡的砣矶砚赋诗以颂之。诗曰:“砣矶石刻五螭蟠,受墨何须夸马肝,设以诗中例小品,谓同岛瘦与郊寒”。
        其五,奇石和玉雕业并行发展,这一时期,琢玉行业日趋繁荣。特别是明代,官府的御用监广招艺人进行玉石加工,因此使玉雕业发展起来,至清代雍正、乾隆年间达到鼎盛。而与其相伴发展的奇石则一般不进行雕凿加工,多为拣取的自然块体,仅做一般性清理而已。当今山东的威海奇石和泰山奇石基本上还保留了这一传统。
       总之,自北宋王朝建立至清朝中叶,是一个奇石采集、玩赏、收藏、品评、称颂和玉雕、制砚十分兴旺发达的时期。


清朝晚期,经中华民国到“文革”结束


        由于内忧外患,灾荒战乱,生活贫困和文化取向的不同及观念上的极端。在这一时期,赏石文化未得以良好发展,基本上处于沉寂状态。坚持对奇石进行调研和品评的主要代表人物有章鸿钊先生,著有《宝石说》、《石雅》等著作。还有张轮远先生,代表作有《万石斋大理石屏纪略》等。抗日战争初期,时任临沂专署专员的张里元,曾派人到苍山县晒钱埠,用一匹战马换取两块奇石,后只得一块,另一块名为“君日同辉”的奇石,经展转之后,现由崔建收藏。新中国建国以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文化观念上的极端思潮,奇石文化活动基本上处于停顿状态。同时,与其他许多历史文化遗产一样,很多历史遗石和个人藏石都遭到严重破坏,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
      (文文)

  评论这张
 
阅读(18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