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91210见报稿  

2009-12-09 19:32:35|  分类: 2009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南 大明湖南岸 二郎庙    阿文/摄
刊头题字  谢西宁(陕西省地矿局汉中地质大队)
齐鲁风20091210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91210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91210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打 枣

      作者——刘永刚

      深秋,枣红的时节。
      俗话说“七月十五点红,八月十五满红”。尽管母亲已多次催促回家打枣,但几次都因有事未能如愿。这天,适逢周末,正巧手头上无事,决定回老家看望父母。一听说要回家打枣,平时星期天喜欢睡懒觉的儿子早早的就醒了,吵着一定要跟着去。一拍即合。接下来又联系了两个弟弟,于是我们几个就一起出发了。
      九月的农村,天高云淡,视野开阔,空气清新。坐在公共汽车上,放眼望去,晴空万里,天瓦蓝瓦蓝的,偶尔飘过几丝白云。我已经好久没到野外呼吸新鲜空气了,霎时浑身舒畅,心情一下子兴奋起来。
     丰收在即,秋天的田野到处是一片迷人的景象,饱满的玉米已基本成熟,宛如粗壮的牛角;雪白的棉花随风摇曳,像是绿色中的点缀;忙碌的人们脸上纷纷带着丰收的喜悦,不时从车旁穿过,大自然实在是太美了。
      或许是自己太投入了,不大一会儿,汽车到了村头,老远就看见母亲站在村口迎接我们了。儿子急忙跑上前去,甜甜的喊了一声“奶奶,这是我给您带回来的好吃的!”老人早已喜上眉梢,脸上笑开了花。可是我心里却不停的琢磨,不知道老人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就这样前呼后拥的走进了家门,父亲正在打扫院子,儿子早跑过去搂住父亲的腿,爷俩个那个亲热劲就别提了!上树的梯子、打枣用的棍子、盛枣用的筐子等工具早已准备妥当,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看到这番情景,我打枣的情趣早已兴起,说干就干,一年一度的打枣行动就这样开始了。
      在我的记忆中,最早的时候老家共有六棵枣树,两颗棠枣树,四棵小枣树,分布在三个不同的地方。那时候村里的棠枣树比较少,这种枣个头较大,也比较长,长成后有手指那么粗,青的时候比较糠,只有红了的时候才又甜又脆,但用酒醉了,非常好吃,小时候爷爷经常给我们兄弟几个弄,等到过年时拿出来吃,真是太棒了;小枣顾名思义,个头较小,但它青的时候比较脆,熟了是又甜又脆,深得农村孩子的喜爱。儿时的我,约上几个小伙伴,在树下一起玩耍嬉闹,不知留下了多少个令人难忘的童年故事。再后来,村里实施新村庄规划建设,我家仅有的两颗棠枣树和一颗小枣树正好位于新规划的大街上,需要砍伐,爷爷和父亲没有办法只得忍痛割爱,自觉地把树给砍了,我们兄弟几个也就吃不上棠枣了,为此我还哭了好几天。当然,村里还有很多户的枣树也同样被砍了,不过这些孩子就没有我们幸运了,因为我家里还有三个枣树,到时候我们照样还有鲜枣吃!
      根据多年的惯例,每次打枣总是从最西边的一棵开始,由我负责上树打,父母等负责在地上拾。在我小的时候,这棵树周围是个大坑,比较洼,每次下雨都要积水,因为我个头矮,那时经常搬来椅子或凳子爬树,把脚挂在树上练习倒立。后来家里建新房时,对院子进行了平整,垫了厚厚的一层土,把它的部分树干深深埋在下面了,这样我便什么也不用就能轻松的爬到树上了。不知怎的,家里的三棵枣树中就数这棵树上的最甜,每次打枣时都单独存放,单独分发。我采用的方式是首先站在椅子上围着树打,把比较低的弄下来,然后爬到树上用力一摇,“枣雨”纷纷真是过瘾,最后站在树上再用棍子重点“消灭”,迅速结束战斗。这时,母亲在不停的喊:“在树上千万要小心,可要坐稳了,不要怕打下叶子来!”以前,听人家说枣树是越打越旺,今年如果多打下些叶子,明年就能多结枣。
     孩子看到爷爷、奶奶和两个叔叔在忙着拾枣,自己也赶紧找来一个筐子加入“战斗”。每当有枣像下雨一样纷纷落下时,便捂着头跑到一边去,嘴里还不停的嚷:“爸爸,你慢点弄吧!枣砸到我的头上太疼了,我都快受不了!”我笑着说:“要怪只能怪你爷爷奶奶,他们把树管理的这么好,才结了这么枣,要不然,你想让枣砸头也没有!”说着又是一阵“枣雨”落下。孩子真是个精灵鬼,几次“枣雨”过后,他不知怎么想了一个办法,干脆把筐子顶在头上,站在树下,直接让枣落到筐里这样既避免砸头之痛,又不用自己动手拾枣,还一个劲得在笑。
     由于枣的生长季节多雨,有疤痕的很容易烂掉,往往是越到高处、越在枝头上的枣越好。但是高处的枣枝比较细没法站,打枣的棍子又不够长,我有点着急了,第一棵树还没打完,已经是大汗淋漓。母亲见状,便喊道:“沉住气,慢慢来,一下子劲用完了,剩下的两棵树怎么办!”于是我便放慢了速度。经过近大半个上午的“奋战”,一大堆色泽鲜亮的红枣呈现在眼前,让人看着十分眼馋。这时,儿子忍不住又叫了起来“奶奶!今年的枣咋有这么些呢?是不是比去年多?”母亲面带微笑,“孩子,你说得很对啊!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你可以多吃枣了!”此刻,我站在地上仰头细看枣树时,它已如释重负,仿佛已露出了欣慰的笑脸。
      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欢笑声不时从农家小院传向远方,它不仅仅囊括着浓浓的人间亲情,又包含着丰收后收获的无比喜悦,还将孕育着美好的明天。
  (博兴县国土资源局)

2——最是难忘家园情
      作者——魏学东

      隔着窗,冬的气息还是漫过厚厚的玻璃直逼我的视野,学员宿舍楼后的法桐已经褪去最后一抹绿意,飘零于枝头日渐稀疏的黄叶再也无法掩饰住季节性的萧索,树下是斑驳的尚未化尽的残雪。时光就这样在万物的一荣一枯、四季的交替轮回中悄然而逝,让人徒生几多无奈和感伤。
      与北方其他城市相比,济南的冬天少有冰天雪地的感觉,总是悄无声息地到来,悄无声息地溜走,如果不是特别留意,仿佛不能明显感受到它的存在。但今年的冬天我却特别在意,也许是因为这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事带给我太多的记忆和感悟,也许是因为人过而立对青春不再、韶华易逝的敏感,也许是因为我内心深处对于集体生活的一种特殊的情结。凡此种种,使我不得不静下心来重新检索一下这一年多走过的路,以此祭奠我那即将流逝的党校青春。
      回首即将过去的两年党校生活,万千头绪中“家园”两个字变得异常强烈而清晰,是啊,让我为之眷恋,为之伤情,为之难以释怀的不就是我们共同经营的那个“家园”吗。
      以言学习,这里是知识的家园。去年的那个秋天,我们带着求知的渴望,带着对理论与现实的困惑和追问来到党校。于我而言,在基层工作六七年,整日忙忙碌碌,难得闲暇,对很多问题人云亦云,浅尝辄止,不求甚解,思路枯涸,思维基本处于荒芜的状态。在党校的大雅之堂上我这个名符其实的“井底之蛙”得以享受知识的盛宴实为人生之大幸!聆听过众多博学多才的教授们对世情、国情、党情如“剖丁解牛”般的讲授,确实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古人云: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与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学校园不同,这里的知识最贴近大地、贴近民众,因为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始终是党校的教学宗旨,所以对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人来说,在这里获得的是“济世”的学问,这一点对我们这些受过正规的学校教育、有过几年工作经历的人来说感受尤为深刻。  
      另外,同学之间的相互影响在潜移默化中丰富着彼此的思想和心灵,取长补短,从善如流,快哉。
      以言生活,这里是快乐的家园。比起家庭生活的琐碎和单位工作的忙碌,党校生活是单纯和惬意的,没有太多清规戒律的束缚,年轻人的天性可以自由的表达,大家都觉得年轻了好几岁,餐厅、校园、宿舍、教室、体育馆时时可以听到欢声笑语。还记今年第一场雪时,同学们不约而同地跑到校园里打雪仗、堆雪人、拍摄雪景,那种场面真有种聊发少年狂的畅快。还有许多个黑夜和清晨总有那么几个辛勤的身影,在“牧场”里养牛喂猪,在农场里耕种收割,还有更高尚者忙完自家的地也到别人的田里义务帮忙。更有许多次外出学习考察的快乐之旅让人记忆犹新,不仅获得了自然之美的感观享受、红色文化的心灵震颤、极限挑战的惊险刺激,最可宝贵的收获是学友之间那种相乳相融的兄弟姐妹般的情谊,这种情谊是超越时空的,永恒的。
      以言追求,这里是精神的家园。记得培训处颇有长者之风的刘力言处长曾意味深长地告诫我们,他说为官从来都是得意者十之一二,失意者十之八九,若不能正确对待,人生就会不幸福。确如斯言,以正确的态度对待人生追求是人生的智慧,正如中组部长李源潮同志所言,年轻干部要把追求人格的完善和人生境界的提升作为人生的目标,是啊,做一个掌控生活、掌控幸福而不被外物所役的人,做一个有尊严、有风骨、有高贵气质的人,做一个对工作有热情,有人生有追求,对责任有担当的人,或许距离人生的本质、幸福的本质更近一些。在这里,我学到了做人和做事的智慧。
      一年多的党校生活,使我多了一份人生的体验,心灵的牵挂和寄托。这里有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这里有悲欢离合的青春年华,这里有我们点点滴滴的成长足迹,这里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试想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之后,会有什么样的记忆和感受留在我们的心中?也许,当你人生得意之时,你想到的是打一个电话让夕日的同窗首先分享你的成功和快乐;也许,当你陷入问题困境而难以自拔时,你想到的是让学友帮你出谋划策,度过难关;也许当繁华落尽,荣誉和光环都离你而去时,你想到的是还有一种历久弥香的友谊值得依靠,有一群同样关注你的人值得回忆。
       为了这个共同的家园,为了忘却的纪念,作为亲历者和见证者,我写下了这段文字。
  (省委党校08级党政干部研究生班)

3——昙 花
□ 陈俊玲

  (一)
很久以前
就深谙的名字
想象中的娇羞脉脉
秋水盈盈

遥远如传说
只合膜拜、神往
却只在一个转身之间
就出现在眼前
  (二)
固执地坚信
她的笑是柔软的白
不盈一握

那早夭的青春
短暂,却不乏绚烂
即使绽放在夜里
也会香满心田
  (三)
期待一场邂逅
在繁华凋落的舞台
各色粉墨之后
仍有一种温柔驻留

一定会有一朵花开放
尽管不是错过
就是早已错过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

4——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第四次代表大会暨第四届宝石文学奖颁奖典礼在宁举行

     本报讯   12月1日,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暨第四届宝石文学奖颁奖大会在南京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地70多名代表及会员出席了会议。
     国土资源部部长、党组书记、国家土地总督察徐绍史发来贺信,国务院参事、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张洪涛出席并宣读徐绍史贺信,中国作家协会尹汉胤副主任出席并宣读中国作协贺信。原地矿部部长朱训、原地矿部部长宋瑞祥、原国土资源部部长孙文盛为大会题词。朱训题词为:希望作协朋友为弘扬三光荣精神,发展国土资源文化,推进国土资源事业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宋瑞祥题词是:发掘文学宝藏。孙文盛题词是:扎根沃土,舞动文风。
      国土资源部宣教中心主任邓国平,中国地质调查局南京地质调查中心党委书记、主任陈国栋致欢迎词辞。
      徐绍史在贺信中称,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的广大会员为建设国土资源文化,宣传国土资源成就,发展国土资源事业,默默耕耘,努力创作,甘于奉献,做出了独特贡献。为国土资源系统有这样一支作家队伍感到自豪,为作家们不断推出新的优秀作品感到欣慰。贺信指出,历届部党组和部领导都非常关心作家队伍的成长和发展,愿意做大家的朋友,倾听大家的心声,努力为作家的创作营造和谐的环境,创造良好的条件。希望国土系统作家队伍,坚持正确的价值取向,积极弘扬时代主旋律,多出成果,多出精品,努力创造国土资源文学繁荣的新气象,为增强国土资源系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为国土资源事业的全面发展提供新的智力支持和精神动力。
      中国作协贺信中称,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工作扎实、成绩斐然,立足本职,扎根基层,努力实践“三贴近”,深入到国土资源工作的一线,创作成绩令人瞩目,涌现出了一批在中国文坛上具有影响力的作家和反映国土资源题材的好品,是我国文学创作的重要力量。
      大会审议通过了常江代表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第三届理事会作了题为《群策群力 开创国土资源文学繁荣的新局面》的工作报告。欧阳黔森宣布了关于颁发第四届宝石文学奖的决定。
      会议选举出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会理事37人:马亮、付秀莹、叶世斌、龙回仁、刘江、刘扬正、向燕、毕研波、吴晔、吴文峰、张先余、张建华、李约汉、杨沐、陆德琮、陈廷一、陈国栋、陈跃康、陈惠玲、周伟苠、周江陵、周志兴、孟广友、欧阳黔森、武国柱、修成国、施建石、胡红拴、赵腊平、夏磊、徐峙、秦锦丽、郭友钊、常江、黄新燕、傅秉锋、窦贤。
      在随后召开的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四届一次常务理事会上,常江当选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第四届理事会主席,欧阳黔森、陈国栋、吴晔、郭友钊、刘扬正、毕研波、陆德琮、胡红拴、陈廷一、杨沐、李约汉、周志兴、周伟苠、修成国当选为副主席。
  孙文盛主编的《先行颂》、常江主编的《一级响应》、欧阳黔森编剧的《绝地逢生》、郭友钊主编的《龙门震语》、胡红拴主编的《大爱心语》获第四届宝石文学奖特别奖。
     周习、修成国、言子、梁守德、马利军、徐峙等27位作者的25篇作品获得第四届宝石文学奖优秀作品奖。国土资源作家网站、《国土资源文学》编辑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南京地质调查中心获得单位组织奖。
      本次增设宝石文学奖优秀网络文学奖,《十年》、《清明杂思》、《幸福的寻根之旅》等20部作品获奖。 (书  山)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