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20090302齐鲁风发稿  

2009-02-28 18:25:02|  分类: 2009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题字——   李 剑(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上河街道办事处)
刊头照——潍坊 世界风筝都纪念广场   庞瑞东/摄

                                  20090302齐鲁风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家乡变了
        作者——王金华
        秋天的一个周末,难得单位没有紧要之事,就与妻子孩子商量想回久别的家乡看看老人。话刚一出口,儿子就问我:“又要去你那飞不出金凤凰的盐碱窝!”
        孩子是1991年出生的,由于我们工作忙,儿时基本是在跟着两边老人长大的。因为我老家在黄河边,属于黄泛平原。土地盐碱,地力贫瘠,多年来总是一派“晴天白茫茫、雨天水汪汪”的景象,老百姓只能靠天吃饭,村里破屋烂墙还不少。那时老家的条件与孩子外祖母家兴福镇相比,确实有较大的差距,在他的小脑海中留下了对老家比较深刻的清贫印象,有加上儿童好奇心强,经常追问历史上我们老家是否出过比较出名的人物,确实没有说出嘴的人物,因此才如此戏称老家。
       从县城登上回家的公共汽车,费了很大气力才在后排坐下来,有些昏昏欲睡。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汽车刹车的惯性使我清醒了许多,噢!到陈户镇了,乘客也少了许多,这时又上来三个人,其中一个人恰好与前排的乘客熟识,相互招呼后就坐到了我们前排。坐定后,他们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老弟,穿的这么整齐去干啥?”“我们陪侄女到宁村去相亲(宁村是我的邻村)。”“我听说,北边这些村非常穷,土地又少又弱,厂子又少,怎么到那里找婆家?”“你不知道吗?这几年,国家出钱给他们这些村平整土地、修路、建桥、挖沟,土地多了,收入一点也不比我们那边少,俺侄女也是经嫁过去的闺女介绍过去的……”
        我在纳闷的功夫,就到了我的村庄。汽车还没停稳,儿子就嚷起来:“快瞧,奶奶村‘大变脸’了!”抬头远看,老家一排排新瓦房平地而起,中心街成了柏油路,电线杆和路两旁水泥预制的下水沟整齐划一;走近细看,新盖的瓦房不仅宽敞明亮,房前屋后还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房顶上的太阳能热水器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咦,我更纳闷了:我们村既没有公共积累,也没有村办企业,过去的欠账可能还没还完,乡亲们哪里来的钱修路、盖房呢?
边走边想,正好碰上了儿时的伙伴军、辉和国,他们说多年没聚了,今天正巧凑齐,说什么也得喝一壶。回去安顿好他们娘俩,到几个长辈家走了一圈,军已经来催了,于是带上一箱酒跟着他走,来到一个崭新的大院前,说到家了,呵!这个院子建的不错,外墙全部贴上瓷砖,门洞高大的能够轻松开进小车,红色大理石装饰,实木大门,迎面是绘有日出大海的影壁墙,上面倒贴了一个斗大的“福”字,地面全部用水泥预制,院子里停放着摩托车、拖拉机及其它农机,五间正房前面走廊用铝合金玻璃封闭……屋里,37英寸的液晶电视,下面还摆放着DVD机……军家的变化可真大!我知道军不到十岁父亲就去世了,一个姐姐早已出嫁,母亲身体不好,自己带一个妹妹,一个弟弟,日子一直过得紧紧巴巴,与老人一块住在三间又破又矮的土坯屋中,29岁才结婚,当时没有像样的家具,还向我借了2000元呢,干什么生意发财了?
       大茶几上已摆满了丰盛的酒菜,辉、国还有一个陌生人已在等候我,经介绍才知道是军东营的朋友。带着满腹的疑问,坐下后我第一句话就问军:“你不是抢银行了吧,那来的这么多钱?”。军说:“我的胆子你还不知道吗,这几年日子好过还不是托你们国土局的福吗?自从大前年你们搞那个土地整理,修了5条防渗渠,建了12座桥,浇地排涝又方便又省钱,咱村一下子多了900多亩地,……这几年,咱村百姓手里有钱了,盖房的多,农闲期间又与国合伙组织了一个建筑队,一年也能挣个万儿八千的,日子才有了好转。多亏你们国土局啊!”没等我回话,东营客人就急切的问我:“国土资源局不就是批地管地罚款拆房吗?这是怎么回事呢?”,一听这话,我打起了精神,对于土地整理,虽然没有到过施工现场,但在每周的调度会上,有关股室经常汇报介绍,还是知道不少,就慢慢地向他介绍起了全县的国土资源管理工作成就……他听后,不住的点头说:“真不知道你们国土局给老百姓办了这么多的大好事呢?应该感谢,应该感谢,干!”说着说着就喝了起来,因为心里痛快,不知不觉地板上就摆满了喝空的酒瓶子,直到妻子和儿子催说客车快到点了,我们才停下来。
       借着酒劲对他们娘俩说“走!到村外去看看”。只见,湛蓝的天空,偶然飘过几多云朵,真是秋高气爽,眼前呈现出一个白绿相间的大棋盘,一条条笔直的沟渠、生产路和绿化带把平整的土地分割的整整齐齐,路两旁铺展开去的是大片大片的棉田,像雪一样洁白的棉花,在秋阳里随风摇曳,现在正是采棉季节。采棉老乡欢快的喧闹声,飞扬在棉田的上空。一座座扬水站,桥涵象棋子一样的点缀其中。前面不远处有一座高大的石碑,走到眼前一看,正面刻着“国家重点土地开发整理工程乔庄镇项目区”几个大字,落款是博兴县国土资源局,石碑被面:“闫坊乔庄国家重点土地开发整理项目自2005年1月实施,2006年10月验收竣工,总投资2785万元,整理土地20109亩,新增耕地4209亩,平整土地117块,修建265座建筑物,新挖、疏浚沟渠64条,总长74247米,修建田间路、生产路62126米,植树103909株”。碑的南面是用水泥砖衬砌的防渗渠,渠边的四排杨树已经有拳头粗,我指着这些树问儿子:“有了梧桐树,能引来金凤凰吗?”儿子笑了。(博兴县国土资源局)

2——童年的虾酥糖
          作者——宋建勋

         每个人的孩提时代都会有一些温暖的记忆,这些回忆如同陈酿的老酒,深埋在记忆的窖底,我们轻易不会去扰它的清静。
       前几天过年的时候,在超市里称糖待客,又见到了久违的虾酥糖。剥开一块放进嘴里,熟悉的滋味顷刻弥漫了口腔,涌到了喉头,浸入了脑海。
       再触动那蒙尘已久的往事时,你会发现,几乎不用拂拭,一切竟还是那样鲜活,那愈久愈醇的味道会浓浓的泛到你的心头,勾起你深深的感动和感叹……
       我出生在十年浩劫刚结束,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不久的当口。那个时代的人们,物质贫乏,精神富有。每个人都是神采奕奕,脸上不自觉的就露了笑意,说话的嗓门比平常更高了,走起路来也比以前更加铿锵有力。
       我的家在农村,兄弟姊妹3个,一家五口人靠爸爸一个人的工资维持,日子过得平淡而拮据。单从吃的来说,白面馍馍在我家绝对属于“稀客”,一年光顾不了几回,来了也是匆遽而来,倏忽而去,只有在过年时候才能留家多盘桓几日。平时果腹的是一种一锅只做一个的“巨无霸”玉米馍,一家5口人可以吃一个星期的那种。天天嚼着粗硬的感觉,舌头和味蕾都受到了伤害。
       为了安慰我那小小的无辜的胃,或许是经不起我的苦苦央求,母亲会时不时的给我买几颗糖果哄我。就是从那时候起,一种叫虾酥糖的东西占据了我全部的心田。那是怎样一种好吃的东西啊!甜甜的,香香的,腻腻的,津津的,第一次吃的时候我愣了——原来世间还有这样的美味!
       记得非常清楚,虾酥糖2分钱一块,母亲一般一次给我买10块,这10块糖就是我一个星期的零食口粮。怎么分配这口粮,曾让我在幼小的时候就尝过失眠的滋味。
       每天放学,我都会小心翼翼的从抽屉的最深处的角落里把糖捧出来,一粒粒整齐的排在窗台上,端详良久之后,又摆出其它的形状,然后就沉浸在想象的空间中,我曾把它想象成白雪公主的小矮人,曾想到过要把它送给卖火柴的小女孩……,末了,我会用一种很复杂的杂糅着心痛跟渴盼的心情把一颗糖放进嘴里,不舍得咬,只会轻轻的含着,让它慢慢的融化在我的心里。很长一段时间里,虾酥糖对我来说不仅是可口的糖果,也是消磨时间的一种玩具。
       糖果吃完后,那缤纷鲜艳的糖纸是决计不会扔掉的,我会用小手做熨斗,覆在上面来回的摩擦,直到皱巴巴的糖纸延展平整,放进我喜爱的课外书中进行收藏。那时候,我会轻舒一口气,就仿佛,吃糖的任务直到现在,才算告一段落。
       为了维持家用,瘦弱的母亲跟生产队的人去外村“打草面子”,就是用机器把花生、小麦等等粮食作物的秸秆粉碎,用作喂猪的一种饲料。每天,母亲都会戴着满天的星斗回家,身上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只有摘下口罩的地方还算干净,母亲总会用这地方贴近我的脸,并从兜里变魔术般掏出几块虾酥糖,看着我大快朵颐,母亲疲惫的脸上就会漾起难以抑制的笑容。
       而今,母亲已经年迈,为了给3个孩子创造一种“虾酥糖”的生活,她过早的显出老态。现在每当我说起虾酥糖的事情,母亲总会淡淡的微笑,那神情显然也进入了回忆当中“那个时候真是太苦了……,你小时候最馋了,天天央着我……,还有你姐姐……”
       啊,虾酥糖,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了你为什么这么香甜,为什么这么难忘,原来你维系着母亲那浓浓的亲情!没有了母爱,也就没有了虾酥糖,也就没有了我那可爱的童年!
 (莱西市国土资源局)

3——美丽的图画
       作者——吕达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公园就是美丽的图画。花朵散发着清新的花香,小草露出细嫩的幼芽,麦田翻起绿色的波浪,小朋友们玩着有趣的游戏……。谁使春天如此美丽?看,树上的小鸟做出了回答,它们唧唧喳喳地叫着,好像在说——是勤劳的人们和大自然共同画出春天的图画。
    夏天来了,夏天来了,乡村就是美丽的图画。农民收割金黄的麦子,人们吃着香甜的西瓜,孩子在河水里嬉戏,萤火虫打着电筒在夜晚飞行……。谁使夏天这样美丽?看,河塘里的青蛙做出了回答,它们呱呱地叫着,好像在说——是勤劳的人们和大自然共同画出夏天的图画。
    秋天来了,秋天来了,田野就是美丽的图画。柿树挂起火红的灯笼,石榴露出洁白的牙齿,棉田里飘浮着朵朵白云,稻谷笑弯了细长的腰杆……谁使秋天这样美丽?看,蓝天上大雁作出了回答,他们排成一个大大的“人”字形,好像在说——是勤劳的人们和大自然共同画出了秋天的图画。
    冬天来了,冬天来了,高山就是美丽的图画。地上铺着雪白的地毯,动物开始漫长的冬眠,小朋友堆起可爱的雪人,梅花悄悄地绽开粉红的笑脸……。谁使冬天这样美丽?听,天上的雪花做出了回答,它缓慢的飘落,好像在说——是勤劳的人们和大自然共同画出了冬天的图画。
 (济南市经十一路小学二年级)

4——秦椒红辣情炽烈
       作者——窦贤
       碗里没有了油泼辣子,再长再宽的扯面吃起来也不香。女儿给陕西乡村中的奶奶打电话,说俺爸碗里没油泼辣子,吃饭嘟嘟囔囔烦死人咧。没过三五天,远在千里之外的母亲或托人或邮寄一大包辣椒面。不只是我,女儿的碗里也红红地飘了一层。
       辣香沁入肺腑,关中平原景象扑面而来。八百里秦川田地连片,种麦子种玉米植苹果猕猴桃也栽辣椒。关中平原的黄土深厚,生长的辣椒又细又长又红又亮,乡党们呼为“七寸王”。甭看辣椒瘦细,却是肉厚味道厚,辣而浓香。辣椒生于秦地而秦人喜食顿顿不离嘴,这就是秦椒。八百里秦川上生长的辣椒名为秦椒是再顺当不过的事情,重要的是身为秦人的关中汉们一日三餐碗里多了辣汪汪的景象了。
       湖南人四川人吃辣椒吃得名满天下,这让陕西人不服气,其实陕西人吃辣椒并不逊川人湘人。陕西人是没有辣椒不吃饭。男子一碗长面半碗辣子,蹴在财门前的碌碡上,低着头吃得狼吞虎咽地动山摇,两碗面下肚,满脸通红,大汗淋漓,喝了汤敲着碗打着嗝,浑身上下都舒坦,直呼痛快过瘾。陕西男人喝酒不吃菜,嫌炒菜油腻味重淹了酒香,可桌面一碟子菜没有喝酒心里没有底,喊叫切一盘青辣椒,说喝喝喝,青椒也是一道菜。没有青辣椒也得放一碟油泼辣椒面,嘴里还是说喝喝喝,油泼辣子也是菜。于是乎,一口辣椒一口酒,有滋有味。婆娘小媳妇吃辣椒也不让男人,村镇逢集,一街两行的凉皮米粉摊子边上是女人的吃场,碗里的凉皮子泡在辣子油里眼睛还瞅着辣子盆,一碗吃完,满嘴流着红艳艳的辣椒油,再看那两坨脸蛋子,也火辣辣地红起来。辣椒从小就是娃娃们的耍货吃货,刚会走路的娃娃一哭,赶紧给娃娃手里塞上个辣椒,那娃娃立时止了哭声,吸着鼻涕吮吸着辣椒瞪着碎眼睛满世界地看。会跑的娃娃们是没有套笼头的毛驴,饭时找不着人影影子,灶塘凉了锅冰了像猫一样跑回来说肚子饿了,大人们吼一声馍在房梁上的竹笼里吊着呢,就扛着锄头下地去了。孩子就搬来一条大凳子,上边再架一条小凳子,爬上去从馍笼里掏出两截杠子馍。馍一掰两半,开了辣子罐罐,两勺子辣子夹一截子馍,两个馍一夹,辣子罐罐底朝天,一手掫个一个馍,飞出院子。看看关中男人身板魁梧脾气倔强爆烈,女人身材瓷实性格泼辣,孩子们晚上睡凉炕白天打胡基仗,全是辣椒吃出来的。
       陕西人不只把吃辣椒当作自己的最爱,就是待客也离不开辣椒。待客没有肉没有酒能说得过去,没有辣椒会被客人腹诽啬皮,碰上那些生硬冷嶒的客人说不定会把饭碗放在地上转身走人。
      陕西人吃辣椒等不到红透熟透。辣椒长到半人高,花一落,就长得一天一个样,青辣椒还没有长到一柞长,婆娘碎娃就心急火燎地摘几把回家,放到案板上拍碎剁断,放上盐和醋凉拌生吃。老汉们吃得到满脸是汗,一边擦汗一边评说辣椒的肉质味道,娃娃吃得嘴巴吸气,辣得满院子乱跑。一边跑一边还吼:葱辣鼻子蒜辣心,只有辣子辣得深,先辣嘴唇子,再辣尻门子。
       八月辣椒满枝红。辣椒让关中平原上的秋天最先变得鲜艳起来。田地里辣椒说红就红成一片,好像是在某一天的早晨起来,辣椒地里还是青绿青绿的,太阳刚晒了半晌,到午后,一大片一大片的辣椒像着了火似的,一行一行地燃烧在大地之上。没有三五天,那一地的红辣椒被用粗线编串成辫,一串一串红彤彤地挂在房前的屋檐下庭院的柿子树上,空荡的庭院里眼看着就红火起来。更有那婆娘抱着个肉圪蛋娃娃,出东家的门进西家的门,比量着辣椒的角长膘厚,顺手揪半截辣椒放在嘴里,品尝得有滋有味。
       玉米进了院子,房前屋后庭院里的柿子树上挂满了金黄粗硕的玉米辫子,红烈烈的辣椒辫子即将风干,在秋风里跳舞在黄灿灿的玉米辫子中间。田地开始轻松,懒洋洋地坦身裸体晒太阳爷,枝头的柿子开始红起来,几个精尻子碎娃给长长的竹杆头绑个挠勾,挠柿树枝头被虫子蛀蚀最先红的蛋柿。辣椒串子已经下架,卖一半给娃们攒够学费,留一半自己辣嘴。喜娃三个娃上学,媳妇说辣椒全卖了供娃上学吧。喜娃黑眼窝挖着媳妇:你能管住你的嘴?你要能管住了咱就全卖了?媳妇不再言喘。喜娃开始教训媳妇:辛苦一场不就是为个嘴嘛。你甭急,我明日就到沙河里挖沙子掏石头,卖了钱给娃交学费。
       媳妇脚上欢喜起来,把门口树下丢遗的辣椒捡拾了半簸箕,剪成手指关节长的小小段,把铁锅烧热,把辣椒段倒进热锅焙炒。铁锅焙辣椒成色全凭感觉,出锅后红而不黑,脆而不焦,才是本事。成色不好,不敢放到村中央的石碾上碾,只好放在门背后的石头姜窝子里慢慢捣,一身汗一身累还不敢大声出气。焙炒出的辣椒亮红干脆,大石碾子上套着带着鞍眼的毛驴也跑得欢势,辣皮碾细辣籽碾碎辣油渗出,碾盘碌碡都红辣辣的,碾盘跟前围一圈婆娘娃抿着嘴伸着鼻子吸辣香。驴开始不老实起来,站停在碾道里摇着头把鞍眼摔开,不知道是谁情急之下把谁家婆娘胸罩子捂在驴眼睛上,围拢的大人娃娃一齐大笑,驴响响地打个喷嚏就又开始在碾道里转。
       油泼辣子面最关键的还是在于油泼。油是新榨的菜籽油,大火热油油冒烟,油熟了,但不能现泼辣子面,怕油太热太烫,泼出来的辣子面焦糊发黑。灭火,油在铁锅里稍冷却,不能太凉,凉了泼不出辣子的香味。待油烟刚消,一手舀油泼倒辣椒面上,一手搅拌辣椒面,让油浇透。最后一着是往热汪汪的辣椒面中滴几滴自家做的香醋,凉醋热油,呲啦一声,辣沫泛起,辣香醋香扑鼻而来,口水呲溜溜地顺着嘴流在胸前,引惹得一家老少都在咂嘴。
       有了新鲜辣子的关中汉吃扯面,辣子一碗不见饭。不用小碗端老碗,端上老碗村巷里窜。吃辣椒,增食欲,提精神,吃了辣椒的关中汉,身上的汗毛孔都向外渗着辣味,脾气躁,性子烈,说话硬碰硬,干活不要命。关中黄土地上种小麦玉米是主要农作物,房前屋后地头田畔种那么几片辣椒自己吃。但吃辣椒让陕西人吃出了大事业,八百里秦川辣椒地成片,干辣椒走州过府飘洋过海出口到了国外。吃辣椒让陕西人吃出了智慧,用辣椒泡制成秦椒丸药,让男人生精女人开怀;酿造成四味秦椒酒,补肾温阳,祛风活血。吃辣椒让陕西人吃出了精神,看看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听听三千万愣娃们乱吼秦腔,这才是那片帝王之地的气象。
  (甘肃地质矿产报)

5——莲台山
□ 李延寿

从喧闹中走出来
夜幕在空旷中落下
今夜在莲台山
会掠过另一些山谷
另一些天空 另一些云彩
侧耳倾听 月华如水
你在我心底里绽放
一株久违的荷
轻轻地弥漫着淡淡的幽香

木鱼从墙缝里穿过
可爱 如一首不老的歌
反复吟唱
岁月的风铃
在匆忙中停下飘摇的脚步
除却滚滚红尘
迷生空灵与顿悟
在不眠和寂静中悄悄等待
一个美丽的神话
在泥土中缓慢生长

你在夜色中
我在睡梦里
一柱高香 两个和尚
留下我们微微的叹息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

6——思 念
□ 肖 敏

阳光柔和的下午
独自走在校园的小路
沉静的呼吸擎着微笑
一些温暖的东西在弥漫
故乡、校园和高山

巷口的水井、打夯的号子
还有,爷爷的驼背
毛边的信封、褪色的邮票
被思念的潮水湿润
家乡离我越来越远

丁香树、白玉兰、紫色的蔷薇
月光下醉酒的女孩
吉他声中悠扬的憧憬
宿舍里流传的美妙童话
梦中的故事越来越醇美

又一个冬天来临了
盼着能有一场雪
装饰这个城市

为了思念着的美丽
为了梦的庄严与圣洁
以虔诚的笑容,表达生活的激情
然后 看她慢慢远去
留下背影  回味,思念,微笑
 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

7——迎春花儿
□ 余方

雪花悄悄飘落下来
温润支支冷冻的花心
缕缕柔和的风哦
你绽开一脸灿烂
在翠绿的枝叶间起舞
 
春再也等不住了
穿过春寒料峭的城乡
点燃春的火把
洋溢着妩媚和芬芳
太阳红彤彤的亲吻
大地在抚爱中陶醉
 陕西省柞水县国土资源局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