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20090427齐鲁风发稿  

2009-04-27 09:40:57|  分类: 2009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德州 董子读书台   朱德林/摄
刊头题字 黄勇骏(临邑县油区办)

20090427齐鲁风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20090427齐鲁风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20090427齐鲁风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失而复得
      作者——李延寿

  听朋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初冬的傍晚,正值下班高峰。人群从高楼大厦里涌出来,立刻湮没在城市霓虹和嘈杂的声音里,车流在红绿灯的喘息里缓慢蠕动,像一条爬行的千足虫。公交站牌下站满了等车的人。一辆城市公交车刚刚驶离站点,一位妇女慌张地从车厢后面挤到司机身旁,非常紧张地小声说:“师傅,我的钱包被偷了!”司机一怔,没有回答。“快报警,我的钱包被偷了!”妇女着急地说,“师傅,快把车开到派出所!”司机还是没有回答,但车速明显慢了,公交车拐进路旁一处泊车位。
  车还没有停稳,车厢里就有人嚷嚷:“怎么停车了,孩子放学了还要我们接呢!”公交车上挤满了人,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这个时候把车开到派出所显然不合适。
  “你不要讲话,听我说。”司机不慌不忙地对妇女说,妇女急切地点着头。
  “乘客们,请安静,我们车上一位乘客的钱包掉在车上了。”司机从驾驶位置上站起来,脸朝后扭着身子大声说,“我现在关上车厢灯,等一会儿我打开灯,大家看看脚下有没有一个钱包。”司机又接着说,随后关上了灯。车厢立刻暗了下来,没有人说话,寂静得掉下一根针都能听见,呼吸声此起彼伏。一分钟后,车灯打开了,车厢里鸦雀无声。“大家看看脚下有没有钱包?”没有人回答司机。
  “请大家听清楚,一位乘客的钱包掉在车上了,我现在关上车厢灯,等会儿我再打开灯,请大家看看脚下有没有钱包。”司机提高语气说完第二遍,关上了车厢灯。一分钟后,结果与第一遍一样,还是没有人在车上看到钱包。
  司机关上车灯,离开驾驶位置,转过身体又说了第三遍。这一次车厢里的人群开始推挤,每个人的肩头都不由自主地动起来,还伴有小声地干咳,一瞬间车厢又恢复了平静。这时,司机又一次打开灯。“这里有个钱包!”车厢里有人喊。
  妇女挤过去捡起钱包,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发现钱和银行卡都没有丢失,非常激动地说:“谢谢大家,谢谢司机师傅!”乘客们为聪明的司机师傅报以热烈的掌声,公交车在人们的窃窃私语中上路了。
  被偷的钱包失而复得,前后不到十分钟。司机师傅和这位妇女无疑是冷静聪明的。妇女没有为丢失钱包惊惶失措地大呼尖叫,司机师傅也没有直接把车开到派出所交给警察处理了事。而是采取另一种方式,不直接面对小偷,利用智慧找回被偷的钱包。小偷固然可恨,虽然没有当场抓住,却保证了全车人的安全,也没有担搁乘客太多的时间。我们有些时候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或事件时,常常表现出出乎意料的惊慌,毫无办法,甚至任凭这些危险或事件快速扩散和漫延,结果是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才能收拾好。如果我们能够冷静面对,沉着思考,巧妙处置,结果往往有异曲同工之妙,并堪称完美。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

2——将军“三问”感怀
     作者——张乃仁

     近来读《开国将军轶事》一书,其中一件事感受颇深。解放后,徐海东将军因病在大连休养,他过去的很多部下或战友前来探望,每次见面将军必有三问:“政治上犯错误没有?经济上多吃多占没有?生活上和老婆离婚没有?”很多人被问得面红耳赤,信誓旦旦,场面非常尴尬。将军夫人见此情景,于是提醒将军:“多年不见的老战友,怎么好这样问?”将军却坚决地回答:“净说些爱听话,算什么战友!”
    “政治上犯错误没有?”问的是思想,是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不是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经济上多吃多占没有?”问的是廉洁,很多的贪污受贿是从多吃多占开始,尔后才走向经济犯罪。“生活上和老婆离婚没有?”问的是作风,一个领导干部有权之后与老婆离婚,那就不仅是感情问题,而且还是品德和作风问题。徐将军的“三问”每问都切中领导干部的要害,一针见血,字字入心,这就象打了预防针,虽然有点疼,但可以终身免除某些疾病。特别是经济越发展腐化堕落的问题就越容易发生,领导干部就越容易沾染享乐主义,就越容易沾染腐败的“病毒”。
     在这三个问题上有毛病(错误)的人,被老首长当面问得低头脸红,回家后,肯定会作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领导提醒了,有人察觉了,还能继续下去吗?这样就使一些问题消灭在了萌芽状态,挽救了许多人的政治生命。
     但现在社会上有一些人见面之后,不是问提干,就是问挣钱,再就是问换车、出国,追求享乐和攀比之心不言而喻。对于别人存在的问题,明明知道,但就是不说,甚至还极尽恭维,直到被双规,被追究了,才张尊口说:“我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一天的!”发现了别人的问题不说是怕得罪人,但“净说些好听话”又算什么同事、朋友。严是爱,松是害,爱护就要监督,关心就要提醒,即使对方当时不能理解,等他静下心来之后就会发现:难得诤友,当面敢批评。如果光说别人爱听的话,对同志、部属的错误问题视而不见,绕着问题走,这既损害了党的事业,也影响了干部的前途,更违背了做领导干部的责任。
     经常问一下:“政治上走歪道没有?经济上沾好处没有?生活上有外遇没有?”听起来不顺耳,但却给病人一付良药,这样既帮助了同志、朋友,也履行了自己的责任。
朋友,何乐而不为?
 (济南市历城国土资源分局)

3——胡辣汤
     作者——曾庆斌

     单县铁矿项目,在菏泽出野外。
      初冬的早晨,天气有一点点冷。早上起来,和伙伴们一起出去吃早饭。走到一个小吃摊跟前,看着刚出炉的烧饼,或金黄或浅褐,冒着丝丝的热气,分外诱人。每人要上两个烧饼,再叫老板倒上一碗胡辣汤,冬天的清晨,竟然有了一丝丝的暖意。
  汤极鲜极辣,那鲜绝不是味精等物的结果,内中的东西我最终也没有研究清楚,因为各种东西已经全部软烂。胡椒的辣味不同于辣椒。喝下去全身那暖洋洋的感觉,经久不散。依稀可以辨认出有花生、海带、面筋、姜末,把这些东西搁在一起煮成浓淡相宜的汤,再加上胡椒和辣椒,那真是一道美味。辣是主要特征,那辣味就是胡椒和姜末产生的,那种辣并不像吃川菜那样辣的满头大汗,而是辣在嘴里,美在心中。酸就在其次了,喝这种汤一般都要加点醋,辣中透酸,酸中有辣,再加上各种原料的综合反应,香、滑、绵、润,真让人百感交集呀,如果偶然再吃到几粒煮得软烂的花生米,那就更是喜不自禁了。一口汤下喉,又鲜又辣的感觉,充斥着口腔。
     烧饼极香,油酥的面饼在炉子里烤得金黄金黄,再粘上芝麻,简直就是艺术品。咬的时候,芝麻纷纷的往下掉,让人心疼得忍不住拿手去接。烧饼外部有些干焦,呈金黄金黄的颜色,内部有一夹层,夹层内是盐和胡椒粉,外焦内柔,韧性十足,吃时必须口咬手撕,富弹性。咀嚼时芝麻的破碎声响与芳香,刺激着舌头上的味蕾,深度咀嚼,柔韧的面团饱含着麦子、水气、盐的咸味和胡椒粉的香气,交揉成为一体,至咀嚼成饼团吞咽,吞咽时有一种很强的叫做“爽”的感觉,想来竟有了一些水浒好汉们那些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豪情。
     胡辣汤是中原地区的风味小吃,没去过河南,菏泽倒是常来,所以对中原大地倒也不算陌生,2003年在鄄城、郓城、单县取过水样,2004年在东明取过土样,到今年的单县铁矿项目,再加上和我同行的谢工本来就是曹县人,所以可以说是菏泽的老熟人了。无论是春、夏、秋、冬,菏泽城镇的大街小巷,胡辣汤摊点总是星罗棋布着。早晨起来,当各大宾馆酒店的大门还是紧闭时,胡辣汤的香味便已四散飘开,吸引着人们的食欲。有名气没名气的胡辣汤摊点前,总是挤满了人。寒风袭人的冬日,你坐在胡辣汤摊点上,用一元钱或者五角钱买一碗汤,再用五角钱买两根油条或两个火烧,吃完了,喝完了,你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便轻轻地冒了出来,舒服啊。然后,你咀嚼着胡辣汤的余味,会精神饱满地把一天的事做完。难怪谢工常说:“早上一碗胡辣汤,保证一天都健康”
     笔者曾经听谢工说过胡辣汤名称的真正来历,胡辣汤不是因为用了胡椒和辣椒而得名,而是汤里混合十几种不同辣味的调料,结果乱辣一气成了美味,原来,胡辣汤是胡乱辣的意思,真让人忍俊不禁。
     谢工名叫谢颂诗,生性幽默,心宽体胖,干起活来绝对是一把好手。吃饱喝足,站起身来,看见冬日的太阳刚刚懒洋洋地刚爬上树梢,扛起我们的三脚架和仪器箱,该出工啦。
  (省地质调查院)

4——香甜的爆米花儿
     作者——冯连伟

  下班回家,在路边遇见了嘣“爆米花儿”的。随着“嘣”的一声巨响,冒着热气的白米花儿从黑铁罐里澎湃而出,扑鼻的香味把我拉回到童年的岁月。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春节快到的时候,村里便可听到“爆米花儿”的吆喝声和不长时间就来上一下的“嘣”的响声。小伙伴们便会不约而同地端着盆或端着瓢走出家门去爆米花儿摊前排起长龙。
  在我的印象里,那时到村里爆米花儿的往往都是些有“一技之长”的汉子,他们大都是黑红脸膛、高嗓门儿,每到一个村子“安营扎寨”前那一声声的“爆米花儿吆!”的吆喝声便能响彻三街四巷,让那些半大小子们,顿时心里发痒屁股再也坐不稳。选好适宜的地点后,他们便把自己的家什安放到固定的位置:风箱放在左边,风箱的右边是炭炉,炭炉上面便是可以转动的黑铁罐子;此外是用于盛炸好的米花的木头网箱,网箱的一头有一个比较硬的支架,还有用于计量每次可往铁罐里放多少米的茶缸以及盛着糖精的小瓶。
  在物品极度贫乏的年代,春节前爆米花儿几乎是每个家庭都要做的,就像准备年货一样。那时大米在老百姓家里是比较珍贵的,因此多数家庭都是爆玉米花儿。儿时的我每到春节前加入到爆米花儿的长龙时是非常幸福的时刻,那个景象至今历历在目。
  小伙伴们都非常自觉地把盛着玉米的盆或瓢放到地下,随着前面的一个被爆米花儿的汉子拿起来倒到茶缸里,后面的人会急不可待地把自己的往前挪一挪。是啊,每往前挪一次,就离收获胜利果实近了一步啊!
  约莫快要爆好时,爆米花的汉子就会提醒孩子们站远点,于是我们便捂着耳朵四散开来,“嘣”的一声,米花儿炸好了。一个孩子急急地跑过去把米花儿从箱子里倒进自家的盆里或袋子里,自己往往先吃上一口,让排在后面的伙伴们每人少量品尝一点,然后心满意足地往家走去。
  随着岁月的流逝,经济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物品的极大丰富,纵然在农村现在也很少再见到爆米花儿的了。走在布满了高楼大厦的城市的马路上,我依然想听到那拖着长长尾音“爆米花儿吆!”的吆喝声;依然怀念那端着小盆无忧无虑地站在那长长的队伍里,期待那“嘣”的一声!因为这声音那么悦耳那么动听,它带给我的始终是美好……其实,过去的昨天不再拥有,但美好的东西依然刻在心间。
  哦,爆米花儿。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

5——“锡婚”之年忆相亲
      作者——张以侠

    “来吧,来吧,相约九八,相约在明媚的春光里,相约在温暖的情意中……”。每当听到《相约九八》这首歌,心中总会涌起幸福的涟漪和莫名的感动。因为,我和老公大林的相识相知就是缘于1998年的一次相亲。如今,已经过去了10年,即通常所说的“锡婚”之年,但想起当年之事,常常窃笑。
      在爱做梦的年龄,我常常憧憬着自己的爱情会以一种怎样不期然的情形,来到我的面前,让我怦然心动,坠入情网。是王子骑一匹白马,怀抱着怒放的红玫瑰,走到我跟前,牵住我的手的浪漫?还是“轻轻地你走了,正如你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诗意?还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沧桑?总之,我渴望一见钟情式的爱情,期望着两心相悦、两情相许的感情,盼望着“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恒远久长。
     在我上大学期间学校里不允许学生谈恋爱,在象牙塔里邂逅白马王子、遭遇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没有实现。因此,我心无旁骛地学习,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年年拿奖学金,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父母眼里的乖孩子。但是,内心深入仍然渴望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真感情。
  憧憬中的爱情没有来临,我也在寂寞地等待中枯萎了热烈的期待和激情。有朋友劝我去相亲。对于这种老套、传统的方式,我一直持怀疑否定态度,且觉得和自己新时代青年、新潮流思想的角色定位如此的格格不入。当年的刘巧儿还要“自己找婆家”,难道时代发展到今天我还要落入这个俗套的圈子里,以这种方式,去找寻自己的另一半么?我多么盼望着一见钟情式的浪漫的爱情啊。尽管百般地不情愿,在日渐增长的年龄压力和父母亲友的催促下,我还是加入了相亲的队伍。 
     第一次相亲是我大学时的一位老师安排的,地点定在了学校附近的小餐厅。对方是一位转业干部,独子,家就在本市,家境殷实,有房。老师待我就像亲姐妹,说家不在本地,找个本地的有个着落、依靠。我知道是为我考虑,为我好,但这种理由似乎太注重了物质的外壳而忽略了感情本身,心里便略略地打了个折扣。对方个子不高,略胖,人倒挺热情,点了菜,我们边吃边聊,对方谈了自己在部队的事情,转业到派出所的工作,上班好像在下边区县,挺远,一周回家一次,等等。对于他的话题,多半我是不熟悉的,只是静静地听,末了应付式地笑笑,感觉挺尴尬。事后老师问要不要继续,我说算了,没感觉。第一次相亲就这样无疾而终。
     可能因为是第一次相亲,有些情形记得还比较清楚,再后来,在亲戚、朋友的安排下又见了几个,却是长什么模样,什么情况,连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基本上都是见了一面,连电话也没有留,便就此别过了。我慢慢意识到,那些爱情梦想离我越来越遥远了。自己相貌平平,家在农村,条件一般。只不过沾了时代的光,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自认为有点思想。茫茫人海中,通过相亲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只是,面对寒来暑往,春花秋月,生出了很多的落寞和失望,我不是一个注重物质享受的人,我更在乎的是这个人本身,聪明、能干、体贴、孝顺,能和我心意相通,同甘共苦,通过共同打拼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幸福,这样的生活不是更有意义、更有价值么!
     就在我已经对相亲不抱什么幻想时,没想到我大学时的一位师姐却给我安排了一次成功的相亲。直到今日,我仍然对这个师姐心存感激,她这个“大媒人”可是成就了一段美满姻缘啊。他叫大林,是我师姐晓荷的同事。晓荷师姐那时也没有谈恋爱,所以向我们简单介绍了彼此的情况,定下来相亲的时间、地点后,就退隐幕后了。并千叮咛万嘱咐,无论我俩成与不成,千万不要把她给出卖了。于是,这次相亲便多少地带上了神秘而浪漫的色彩。
      晓荷安排我和大林见面,地点定在了我单位附近的小广场,因为我们两个没有见过面,晓荷又死活不肯露面,约好时间和地点,我们约定了见面“暗号”,我穿红上衣、白裙子,骑一辆自行车,大林则拿一本《青年文摘》杂志。呵呵,有点像电影上地下工作者接头吧?
     1998年6月26日下午5:30,我和大林的相亲开始了。大林从公交车上下来,就径直地走到我跟前说:“我一眼就认出你来啦!” 并解释说刚和单位同事打完篮球比赛,路上堵车,来晚了,直说对不起。大林高大帅气、阳光、充满活力,棱角分明的脸庞透露着坚毅,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我在心里暗暗给大林打了个高分。后来,看电视剧《玉观音》中接头对暗语:“今天下雨吗”?答曰:“今天不下明天下”,我和老公相视会心一笑,当年相亲我俩也该留个接头暗号,就更像啦。
     可能这种见面氛围比较轻松,我和大林一下子都很放松,谈得很投机。大林和我一样,家也是外地的,家庭、学历和我差不多,感觉共同话题挺多,我和大林谈各自的学校生活、家庭、个人经历等,再加上彼此间也有几个熟悉的朋友,谈谈各自的情况,我俩不像初次见面,倒像老友重逢,那天谈得很融洽,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晚风习习,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月季花香,让人心旷神怡。大林陪着我从广场走到单位,又从单位走回到宿舍,大概走了十几里路,就这样一直走着、聊着,走得脚脖子都酸疼了,看看都9点多了,才恋恋不舍地分手。这次相亲终于修成了正果,我和大林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一直幸福地走到了今天。按照我们的约定我们要一直幸福地走下去,直到白发苍苍,还依然把对方当成手心里的宝,彼此珍惜,相爱终生。
     自此,我改变了对相亲这种世俗方式的看法,并积极地为周围的年轻人牵线搭桥,安排别人相亲。相亲,其实也是找寻真爱,到达幸福生活彼岸的一种途径啊。仍然对相亲持不信任态度、还没有找到合适对象的朋友,相亲吧,以爱的名义,找寻属于自己的真爱,相约在浪漫的季节,温暖彼此的记忆,成就美好的姻缘。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槐荫分局)

6——满江红    国庆60年
□ 许忠芹

风雨春秋,六十载,经年怎诉?
忆往事,日升旗舞,
朝阳初渡。
五岳凌云怀壮志,
八方江水飞鸥鹭。
乘东风,万里转乾坤,从头步。

承伟业,功勋竖。
谋发展,民心驻。
绘宏图胜景,政通广铺。
众志成城存浩气,
创新改革强国路。
看神州,百业竞风流,挥毫赋。
  临清市国土资源局

7——浪淘沙 大地情
□ 宫焕臣

  风生水起潮,
  心逐浪高,
  催生鼎诺竟天标。
  崛起无需图回报,
  何谈辛劳?

  拓疆呈英豪,
  壮志凌霄,
  扬鞭奋起不等靠。
  春华秋硕默无闻,
  胜似荣耀。
 莱州焦家金矿实业公司

8——江城子 胡杨泪
□ 路宣东

生死枯荣大漠上,
夏青苍,秋金黄。
劲风瘦骨,
情痴伴苍茫。
盐碱旱寒仰天笑,
虽泪淌,无愁肠。
婆娑如诉忆高昌,
喜也狂,悲也怆。
泪眼相对,
谁已动心房?
驼铃鸣沙聊无趣,
背行囊,回头望。

省地质勘查四院

9——忆秦娥 梨花落
□王 玮

胶河咽
柳枝欲挽长亭月
长亭月
笛声初弄
雀惊人别
 
梨花零落如残雪
暮春夜雨云飞叠
云飞叠
朱栏依旧
瑟琴音绝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