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90409发稿  

2009-04-08 20:21:41|  分类: 2009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宁 邹城 峄山八卦石   书山/摄
刊头题字——万华兴(临清市国土资源局大辛庄所)

齐鲁风20090409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90409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穷人的树
     作者——梁守德

     胶莱平原是我的家乡,那里土地肥沃,绿树成荫。田间种植白杨和仁杏,村庄内栽有梧桐、槐树、芙蓉、柳树等等,树种繁多。而我所偏爱的却是榆树。
     清明前后回家乡,正是“阳春三月麦苗鲜,童子携筐摘榆钱”的季节,我又看到了我家老宅院的老榆树,尽管它皮肤粗糙,树干弯曲,但树上嫩黄的榆钱却格外惹人喜爱。那榆钱儿等不得桃李落花,迫不急待的探出嫩绿,一串串一簇簇的压弯了枝头,翡翠玉片一样晶莹剔透。那沉甸甸的树冠充满了绿,绿得丰满,绿得透亮。
     善于怀旧的母亲,对榆树充满了感情,不仅是感情,而是一脸的感恩。
    “那是穷人的树啊!”母亲说。
     是的,一树榆钱半月粮。母亲生我兄妹七人。上世纪七十年代生活困难,我们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艰难生活。有时,母亲不得不一瓢一碗的借粮度荒。到了榆钱儿盛开的时节就好了,母亲便挎着草框满村找榆树,然后不顾一个女人的羞耻,光着脚丫爬上树,一手攀着树杈,一手将树枝上的榆钱儿橹下来,一把一把放进筐里。带回家以后,先用水洗净,放天井里晾晒,然后一半棒米面,一半榆钱儿拌匀了,放进锅里蒸。蒸出的榆钱儿,既有粮食味儿,又有树叶味儿,混合出一种甜甜酸酸的味道。每日三餐,吃得我们肚腹饱胀。
     煮熟的榆钱儿一人一碗,是家里的正经饭食。我们何不去打野食呢?于是放学后,我们就到村子里去找榆树,找到一棵长满榆钱儿的榆树,便脱掉鞋袜,蹭蹭蹭爬到树顶,把小铜钱般榆钱儿撸在手中。那榆钱儿圆圆薄薄的,闻闻无香,塞进嘴里却脆甜绵软。我狼吞虎咽,一把一把大口咀嚼,直到肚子胀胀的。下树前,再劈一些树枝带回家,让弟弟妹妹吃上一顿。榆树被我们弄得树头零乱,浑身创伤,但毕竟可以省下家里的粮食了。
     有一次,母亲从榆树上掉落,跌坏小腿好久不能动,惊恐之下不敢再爬树,吃蒸榆钱儿的日子宣告结束。但饥饿还在继续,母亲根据老家几辈人的“祖传秘方”,吃榆树皮。谁家杀了榆树,母亲就去扒树皮,用手扒不动就用锤子砸,一张张的树皮砸成块儿,带回家,打碎,晒干。之后挎到村北的碾棚去,碾成末,再用筛子筛细,就可以掺进地瓜面做窝头了。掺了榆皮面做的窝头,筋道,发甜,容易下咽,尽管不利于肠胃消化,却帮助我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饥荒年月。
     如今,榆钱儿当饭充饥的年代早已过去,我们家的生活和乡亲们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榆树却因无人采摘,而无人理睬了。但母亲说:“穷人的树,救命的树,不能忘啊。”她在老宅院里栽了一棵榆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好生伺候,时时不忘浇水和施肥。
     有诗曰:“芳草青青杨柳飞,一场春雨绽新蕾。不跟桃李争娇艳,串串枝头笑翠微。” 我真诚地赞美老榆树。它茂盛的树冠,没有被冷落和被遗忘的孤独。它丰厚的榆钱儿,没有“空留芬芳在人间”的惆怅。虽无人理睬,却年年吐蕊开花,送给人间一个鲜绿的初春。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2——“裂子”的传说
        作者——丁卫

    沾化县古城镇西南约4公里,郝沟村南部有一天然沟壑,呈元宝型,方圆近百米,当地人称“裂子”。此处周岸陡峭,常年积水,旱不见底,涝不溢池,碧水清幽,成为全镇乃至全县一大景观。究其成因不可考,但一则故事增添了更多的神秘色彩。
  传说很久以前,古城地域东临渤海,是一片海边湿地,方圆百余里荒无人烟,遍地荆棘丛生,野兽出没。后来,有人逃荒到此,垦荒辟壤,种植五谷,农闲之余间或渔事。其间有一夫妇,善良勤劳,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养着一双儿女,过着勤苦的日子。
  一日,丈夫出海打鱼,在海滩上拾得一伤病的小海龟。小海龟洁白如玉,玲珑剔透,煞是可爱。小海龟被带回家后,水食不进,眼看着奄奄一息,这可急坏了心地善良的女主人,两个姗姗学步的孩子也满脸悯然,叫嚷着娘亲给小海龟喂奶。孩子童真的话语提醒了女主人,于是解开衣襟挤下半杯乳汁,用小勺徐徐送入小海龟口中。说来也怪,小海龟渐渐恢复了气息,苏醒过来,烁烁的眼里竟淌出感恩的泪珠。
  之后,小海龟在精心调护下日渐康复成长,半年后大如簸箩,与夫妇一家人形影相随,不离左右。
  春去秋来,转眼小海龟来青年夫妇家已三年。一日,夫妇俩带着孩子出海打鱼,那只海龟紧跟其后。刚出海不久,天气骤变,海上起了风暴,一个巨浪打来,小船被掀翻,夫妇俩与孩子全坠入了海中,眼看着被海浪吞噬。忽然他们四人脚下仿佛着了陆地,慢慢露出水面。原来是那只海龟将他们托了起来。海龟不知哪来的神奇力量驮了一家四口,劈波斩浪,游到了海边,爬上高岗。惊恐中的一家人,方才安定下来,拥着海龟不停地道谢。这时,忽见海龟说话了:“不谢,不谢。要谢,还得我先谢你们对我的救命乳养之恩哩!”
  一家人见海龟说话,十分害怕,两个孩子大喊“妖怪”。
  “别怕,别怕,”海龟又说道,“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更不是什么妖怪。我是东海千年修行的神龟,前年因海边蜕壳,刚刚落地,力乏体衰,险些丧生,幸亏恩公相救方脱此厄。眼下海潮暴涨,实为接我归海,明天我将脱壳成仙,相别恩人。”一家人听后,面面相觑,又偎抱着海龟恋恋不舍。
  海龟又开口道:“恩公,感谢您一家人三年来的养育,助我成仙。今我离去,当为你们再做一事。明朝我走后,为你们凿一通海之窟,旱则蓄水,涝则泄洪,保你们旱涝两丰……”
  这天夜里,月朗风清,一家人刚刚入睡,忽然震天彻地一声响,一道白光闪过,海龟遁却。第二天,一家人在海滩上发现了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地窟,里边清泉涔涔。奇怪的是这个地窟遇洪水泻入永不满池。
  又经历了千百年,原先的海滨之地建乡立镇,成了今日的沾化,而那海龟遁走时的地窟成了今天的古城镇郝沟村大裂子,留下了一段美丽的传说。
  相传清朝时期,官府曾请来一位擅长潜水的人下裂子探测究竟。消息传开,围观着四方云集、人山人海。两个时辰后,潜水人钻出水面,神情沮丧的对大伙说:“裂子直通渤海,海门处有一条大黑鱼把守,无法深入。”
  解放以后,人们也一直想探究它的奥秘,几次尝试均无效果。1958年,大跃进时期,沾城公社(现古城镇)组织辖区所有抽水机械沿岸而排,一起开动,一时间马达轰鸣,想把水抽尽,探个究竟,几天几夜,“裂子”里的水并不见下降。
  “裂子”的真正成因至今仍是一个未解之谜。但“裂子”实为当地农民造福的“功臣”,凡遇干旱之年,人们就利用其不涸水源进行灌溉,夺取丰收。(沾化县古城镇人民政府)

3——温酒一杯话男人
     作者——魏学东

     弹指一挥,在这个花花世界已经度过三十个苦乐年华,烟云过往,岁月更替,青丝中徒增几丝华发,容颜上平添几许沧桑。面对这无穷变幻的世事,跨过而立之年的门槛,颇多感慨涌上心头。选一个无人相扰的午后,温上一杯淡酒,点上一枝香烟,细想一些关于男人的话题。
     阳刚之美。“男”是田与力的组合,大概古人造字的时候就考虑到男人要承担农耕渔猎的责任,故而孔武有力的男人倍受推崇。农耕时代早已远去,要求每个男人都像英雄力士那样气拔山兮也未免过于苛刻,但有一种普遍的认知,便是男人应该多些阳刚之气,这是上天赋予男人最迷人的气质,散发着雄性荷尔蒙之美。尽管这个社会已经走向多元,但我仍对那些留着披肩长发,打扮得妖里妖气,言谈举止女性化的男士没有好感,对他们的审美观不敢苟同,我看不出违背天性的东西有多少美感。
     侠气素心。常言说:做人要有三分侠气,一点素心。男人更是如此。所谓侠气,乃是传统文化中的“道义”,简言之男人做事要像个“爷们儿”,路遇不平事,拔刀相助之,是非面前敢怒敢言,勇于担当。上有黄天,下有厚土,天地之间有男儿,弘扬人间正气是男人不辞的责任。中华民族多灾多难,却又历久不衰,靠得就是无数热血男儿祖祖辈辈一脉相承的“精神良知”。所谓素心,乃是“慈悲之心”。无情未必真豪杰,好男人并非铁面冷心之人,而是能对自然界的花开花落、社会中的人情冷暖保持着敏锐的感知,面对悲者能由衷地掬一把泪水,面对弱者能慷慨解囊奉上几分热心。
     修身齐家。儒家文化传统中一个成功男人的人生理想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治国平天下者毕竟凤毛麟角,能够“修身齐家”也算是成功的男人。修身是人生的内功,需要长期的历练和修养。治家则是男人除了事业之外最重要的人生职责,也是社会对世俗男人的基本要求,作为家庭的核心和支柱,男人要努力在外打拼讨生活,至少要让老婆孩子衣食无忧,古往今来,连老婆孩子都养活不了的男人是为人所不齿的。所以不管遭遇多少狂风暴雨,不管多苦多累,不管心中有多少委屈,男人在老婆孩子面前都要选择坚强,因为男人是家庭的大梁和最后的堤坝,给家庭营造一个温暖舒适的氛围,为他们抵挡风霜雨雪。
     活出精彩。在这个崇尚精英、人才辈出的时代,大部分男人注定只能做个平民。我认为男人可以平淡,但不可以平庸,也许因为许多自我不能支配的因素,没有可以展才用武的舞台,也许我们不能拥有更多的权力和财富,但我们仍然可以活出味道,活出精彩。在生活工作的小圈子里,能够协调处理好各种关系,把工作家庭的事情都能打理好,身后有一个温馨的家,手中有一份可以展现自我的工作,在自己那个小范围内能赢得别人的敬重,心灵上能够获得满足感,我想,对一个无权无势小男人来说这就够了。
     稳重风趣。在男人的诸多品质中,我最看好的是“稳重”二字,好男人的风韵体现于面对大风大浪之时的那份气定神闲。很佩服诸葛亮面对司马懿的大兵压境之时那种轻摇羽扇的气度,更敬重主席词中“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大智大勇。遇事六神无主、惊慌失措是男人不成熟表现。稳重的男人缘于内心深处的那种自信和乐观,这种品质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随着世事风雨的千淘万漉、三省吾身的反思修养、阅人无数的总结提炼而逐步成熟的。有味道的男人还应富有幽默感,与这样的男人相处,你会如沐春风,并时时可以感受到智慧的火花。
     男人是高山,坚定;男人是大海,深邃;男人是火焰,热烈;男人是美酒,醇香;男人是清茶,淡雅。男人是什么?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我想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抛出一块砖,希望引来更多的玉。(省委党校08级党政干部研究生班)

4——陪女儿学英语
     作者——李伟

     眨眼女儿快四岁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带她去听了一堂幼儿英语课,意外的是,她对此非常感兴趣。由此,我开始和女儿一起学英语。
     第一堂课,女儿有了自己的英文名字“lily”,她非常兴奋,告诉我:“妈妈,我不叫于丽颖了,我叫lily,以后你叫我lily就行。”我高兴的对她说“ok”!从此,每天早上起床及下午放学后,她就自己放上英语光碟,开始跟着老师学,还时不时拿出卡片让我问她“这个用英语怎么说”,我很欣慰,不求别的,只求有个爱好,养成个习惯。每周三晚上是她的英语老师melody给她打电话的日子,她总是特别的期待,期待着能用英语与老师交流。现在,早上起床,女儿就要对我说:“hello, mummy,good  morning”!而且有时还要让我和她表演“up and  down”的儿歌,虽然有时感觉小孩子的游戏对我们大人来说有些无聊,但我认为这正好表现出了孩子的好奇心,有了好奇才会有兴趣,只要有兴趣,一切都好说了。
     与女儿一起学英语的日子,仿佛回到了上学的时代,自己也重温了知识,将已经在大脑深处几乎要逝去的英语角找寻了回来,重新激活。想一想,我们开始学英语,是在自己十几岁的时候,而女儿,则提前到了三岁多,这就是差距,正说明了时代的飞速发展。让女儿学英语,不是为了让她长大能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是想培养她的兴趣感,激发她的潜能,让她在学习阳光英语的同时,自己的性格也能越来越阳光。祝愿我的女儿每一天都是阳光灿烂!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市中分局)

5——枝头有颗红柿子
     作者——窦贤

     老堡子的东面是从太白山斜逸出来的一道土塬,西坡一满刺槐树,光开花不结果,没多大的诱惑。沿坡根底下一溜走过去全是柿子树,树都高大,那些枝条能伸到天上去。大头他爷说柿子树六七年,炭火柿子枝上连,这一溜子柿子树不知长了多少年。到秋天的时候,一树青叶青皮的柿子树枝叶的间隙里,摇晃着一两个红柿子,馋人地吊在半天空。大人们是不让碎猴们上树的,怕遭劫了青柿子。其实我们也不急,红柿子被虫蛀了柿子把,在里边产卵,所以先其他青柿子红了,虫子再加把劲儿呢,高吊在树上的红柿子们就会坠落下来。
     第二天一早,听着老公鸡有板有眼地长鸣时,就掀开热被子,翻身下炕。天也只是麻麻亮,树下已经发黄的草湿漉漉的,没有走几步路,草叶上的露水打湿了粗布鞋面,打湿了裤腿,我们不在乎,全当露水洗刷呢,太阳一出来,躺在半坡上,一会儿就干了。此时最要紧的是睁大眼窝,扒开草杆,找寻夜深人静时坠落草丛中的柿子。运气好的时候能找上十个八个,起来得太晚了,即使露水打湿了布鞋连个青柿子也找不到。看着清早起来拾粪的七伯挑着牛粪马粪担笼,几个彤红的柿子放在黄灿灿的牛粪上,眼睛瞪得牛蛋似的恨他。七伯一辈子没娶妻成家,四季里裹腰的棉被不离身,腰上缠丈二长的蓝布带子,教导我们说三单不如一棉,三棉不如一缠。七伯看见我们就要在头上或屁股上摸几把,我们就问七伯你身上的虱子养多大了。七伯眼睛看着牛粪上的红柿子说有柿子大了,我们的眼睛也看着牛粪上的柿子,可牛粪上的红柿子谁会吃呢?七伯回到自己住的草棚里,取出柿子,不擦不洗,放在窗户泥台上,他刚到后院将粪压好,出来一看,泥台上的柿子就不见了。
     大头在袖筒里藏了几个纸柿子,摔着罗圈腿穿过东城门拐角,回家过柴门时站立了一下。他爷爷坐在门墩上喘气,好像是喘了上口气没有下口气。嘴张着,像陷在塬坡根的大狼窝。两腮是两个大坑,眼睛也懒得睁,满世界就他一个人听着时光牛一样走在犁沟里。大头喊叫一声爷爷,声音不比蚊子大,爷爷眼皮都没抬一下,或许爷爷是想睁开眼睛的,但已经没有力气睁了。大头绕过爷爷,进家后碰见自己的爹,回头瞅了一眼财门口的爷爷,从袖筒里掏出了几个柿子,递给自己的爹。柿子红晶晶的,比拳头小些,爹知道这是虎柿,不大容易红。拔掉柿子的结把儿,把儿窝里一堆虫卵。大头说:虫吃了才红呢。我吃了两个,给你拿回来两个。爹笑一声,拭掉虫卵,转身走到柴门口,叫一声爹,将手里的软柿子递到大头爷爷手里。阳光正好斜到柴门下,爷爷手里的蛋柿鸡蛋黄一样亮一样软。儿子把着亲爹的手,让柿子的结把窝对着嘴,然后说你吸一下。大头爷爷的两腮鼓足,鼓鼓的柿子吱的一声瘪成一张皮。
     大头爷爷的喉结动了动,眼睛没有睁。儿子在旁站着,想说什么,但到底是没有张开口。爷爷眼睛闭着,像是背书一般对儿子说:《墙头记》里说得好呵,“他的大强似俺大,他那大俊及俺大,他大就比俺大大,他大和俺大达一堆站,俺大矮了勾一楂。”后又长叹一口气,狼窝嘴动了动,说:你的娃就是你的娃,我的娃才是我的娃呵!
秋天里大人们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收了包谷收高梁,收了谷子收大豆,刚擦一把汗,回头一瞅,青枝上缀的柿子已是红彤彤一片了。大人小孩一起上手,一晌的功夫,红柿子垒满柜台窗台炕角,给没牙的老汉老婆换口,熟透了红柿子和面烙饼,老少手里一块柿子烙儿童节进门出门。黄柿子间带偶尔几枚青柿子都上了屋顶,碎娃们就有了一个冬天的零嘴。
这时再看田野,秋天褪色了,柿子树瘦了高了。厚得像牛舌头一样的柿子树叶,变黄变薄,在天上旋上几圈,像老鸹一样,极不情愿地落在地上。不知从哪一辈起,我们把秋天落在地上的柿树叶杨树叶叫老鸹叶。
     放学后,我们不再去拔猪草,去用竹条子去扎老鸹叶。回去放到院子凉干,粉碎成糠喂猪,再多了呢还能烧火煨炕。树底下都是老鸹叶,一个人包两棵树,扎起来快得很,一根竹条三尺长,扎满两个竹条立靠在树干上,用袖口抹一把脸上的汗水,眼睛就开始瞅树上了。
  树梢子上零星地缀着几个柿子,像一团炭火,红透了,风一吹,在树梢上跳来荡去,像拴着绳子,眼巴巴的仰脖子盯半天,脖子酸了,那个红透了的柿子还在半天里吊着。于是回家取来长竹杆,在杆头绑上铁丝圈,伸上树梢子挠钩那几个红透了的柿子。而最高的树梢子依然有红艳艳的柿子,竹杆挠不着,只好脱鞋爬树。大头平日里细长的脖子上顶着冬爪大的头,生怕一扭头扭断了脖子。一旦看见竹杆挠不着的柿子,刚想寻大头,他的一双罗圈腿已经牢牢地箍在了树干的顶端。木呆呆的的大头上了树,就变成了榉栗鼠,在树杈上攀附悬吊。我们在树底下刚揉了一下眼窝,树枝上的几个红柿子没了影子。大头滑下树干的时候,听着嘶啦一声,裤子被撕成两片。我们知道大头回家免不了挨一顿打,便一齐动手,又帮他多扎了一竹条子“老鸹叶”,以换得他妈少抽他几竹条子。
     坡前的地都干净了,像脱光衣服准备睡觉。风里有了哨声,最终,风扯着几片雪花晃在眼前,再抬头看,炭火一样的柿子还在空中跳动着。 (甘肃地质矿产报)

6——幸福像一只鸟
□ 连 勇

此刻,是初春的午后时光
我坐在窗前看书
强烈的阳光晃了我的眼睛
此刻,女儿俨然一只网虫
蜷伏在里间的电脑桌前 
同样的阳光透过两层玻璃窗
照亮她红润的脸庞
父亲坐在天井里
打着盹
满头白发在阳光下散发着
思想的光芒
往事穿透岁月
漫过他的脑海

此刻,幸福像一只鸟飞入我的心中
面前放着的一杯清茶
散发着母亲的关切和叮咛
妻子濯洗衣服上的尘垢
她喜欢用旧式洗衣机
并喜欢用手绞干水滴的动作
她频繁的进进出出
将带了她体温的水泼在
院子干燥的泥土地上
溅起的尘烟,有些呛人

所有这些生活的细节
都使我感觉到一种
实实在在的
幸福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历城分局唐王所

7——感恩寒食
□ 邢晓卿

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祭奠祖父
我跪在地上
与祖父展开心灵对话
地球周而复始了一年
怀念如树的年轮一般
深深地脑海里又划刻了一圈

书房里
望着您的墨迹
回忆着您对我学书的教诲
摸着头上的伤疤
又一次感受您那温暖的话语
那盆您钟情的茉莉花
隆冬时我已端进居室
与我相伴
给它“喝水”  为其剪枝
春风和煦时  让它走出房门
沐浴大自然的“恩赐”

祖父啊
您在那边过得可好
在这明媚春光之日
我带来了一幅您最喜欢的墨竹
我知道您喜欢水墨的干湿浓淡
但更欣赏它劲节凌风
直上云霄的气节
从我学画墨竹的第一天
就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
画其形  通其神
但至今仍未揣透它的全部精髓
今天  我把精选的墨竹画带来了
既当礼物送给您
又让您给我指导
扶我继续前行
放心吧  祖父
为人处事  锤炼心胸
竹  必将为我带路
有了它  我内心充实
有了它  我步履劲健
更有回报社会教养育之恩的
拳拳赤子之心
 齐河县国土资源局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