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90702发稿  

2009-07-02 17:00:12|  分类: 2009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威海市 荣成市西霞口旅游度假区海边一景  高山/摄
刊头题字——李强(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齐鲁风20090702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90702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090702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家有老母
     作者——孔祥忠

      母亲今年八十岁了。
      好多年前,母亲的耳朵就聋了,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了。因此,用话语同她交流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好多事想告诉她,但几经努力后,最终只得无奈的摇摇头作罢。唉,我可怜的娘哟!
      好在母亲的身板还算是可以的。虽说有多年的腰腿疼病,但每天仍闲不住,满眼里都是活,走路多了就拄上拐杖。父亲虽只比母亲大两岁,但行动蹒跚,家务事全靠母亲打理,算是能自理。可不要小看这一点,八十多岁的一对老人,生活尚能自理,这给子女们减轻了多少负担。我们常常引以自豪,这是我们兄弟几个的福气哟!
      母亲有重孙辈的孩子好几个,大重孙已十岁,四世同堂,其乐融融。全家几十口人,有在老家务农厮守左右的,也有在外工作、经商、打工,常年回不了几趟家的。作为一个大家庭,事无巨细,母亲虽然耳朵聋了,但脑子却不糊涂。虽然她对外面的世界不了解,但对每个人尤其是在外工作的人更为关心。她认为重要的总要问,可人们都在敷衍她,主要是嫌她听不见。声音大了,她听不到邻居却都听到了,和打仗、吵嘴的一般。再者,就是听清楚了,也听不明白。外边的事她能听懂吗?她有时也抱怨自己,耳朵越来越不行,向孩子们表示歉意。但人们好像并不在意这些,只要看着她能吃能喝,心情好,就释然了。
      所以,这些年了,大家好多事情都瞒着母亲,包括生病长灾,升迁赚钱。慢慢的,她也不再问那么多了,只关心有谁她多长时间没看到了,瘦了还是胖了,高了还是矮了,面色怎么样。到了她面前,先问有没有吃饭,接着再把可吃的东西悉数拿给你。
      这几年回老家,我都是自驾车了,一般隔两周,选个周末连同妻子一块儿回去。车子一直开到院子里,母亲自然也听不到,只有看到车子或看见我们(有时进到屋子里)才先是吃惊,继而笑逐颜开,说,今天怎么来了,这么热(有时说冷)的天!然后接着问,吃饭了吗,路上热吗(冬天就问冷),累吗,等等。我从工作的县城到老家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母亲就要问这么多。母亲好多年没出过村了,对现在的道路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有一次还问得走一个多钟头吧,问的你只能无奈的笑。可能在她的脑海里世界还是几十年前的老样子吧。我的两个侄子也都经常开车回家,说车里有空调暖气,比屋里都舒适,但她还是回回要问的。
      母亲过了一辈子穷日子,勤俭持家的观念根深蒂固。现在父亲每月有一千多元退休金,还有子孙们的孝纳,应该能吃点好的了,但都舍不得。子女们逢年过节回去都一块儿和她吃,除去人们带的东西,她有的东西毫不吝惜,但自己却粗茶淡饭,还是几十年前的老样子。按说这没什么不好,可我们总觉得心有酸楚,却又无可奈何。
      在母亲看来,天大的事情有两件,一是屋里有粮,二是院里有柴。现在存粮少了,有几袋面粉她心里踏实就不念叨了,但院子里柴草一少她就着急,所以整天为柴草忙。现在农村会烧大灶的也很少了,秸秆或是卖给工厂或是还田,用钱买柴草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我们试着给母亲买电器、液化气灶,她也只是我们回去时才用。还得给她准备柴草。两个嫂子没办法,只得有空就给她拾草,哄得她高兴,她也就每天收拾那些柴草而乐此不疲。
      最要命的是,它有一个习惯,每顿饭都要省下一碗饭下顿或第二天吃。不知是确实当顿吃不了,还是六十年代生活困难时形成的习惯,反正老是这个样子,任你咋说都改不了。到了大家回去吃团圆饭的时候,她那碗饭就成了大家议论的热点和处理的难点。扔掉是断然不行的,尤其是我们这一辈份的可没敢的,只好怂恿下一辈的干。有时被她发现,只好大嫂接过来替她吃了,事情才算作罢。平时我们回去都是自己下厨做饭,可母亲并不闲着,忙前忙后,甚至主张菜怎么做,我们自然不听她的。她也经常不理会我们的口味把菜径自做出来,我们只好勉强地吃;转而想能有八十岁的老娘给我们做饭而不用我们伺候,这不就是我们的福吗!
      母亲不舍得吃,更舍不得穿。儿媳、孙女们给她买的衣服不少,她也常会拿出来炫耀炫耀,但就是不见她穿。有时候我们激她:你别看舍不得穿,死后这些衣服没人要,烧都很麻烦!她好像也很明白这些,但照样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再把衣服叠好放回衣柜里去。
      母亲看见子孙们回家来,那自然是最高兴的事。陪她坐上半天,多半是靠打手势交谈,有时甚至就干坐着。看她坐在那里,若有所思,佝偻着背,干黄的脸,脸上那深深的皱纹,就像一尊用古老传统的手艺塑成的雕像。
      母亲看见在外工作的子女们,总会说能住一宿多好啊,大家都敷衍着她,可这些年也没见谁能和她住一宿。人们走时,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天冷天热,她都拄着拐杖看着人们上车。有时怕惊动她,偷偷走人或叮嘱她不要出屋来,但她都不肯,总是说我还走得动,要送要送。经常的,在一关车门的瞬间,回望见母亲那瘦小单薄的身影,自己两眼模糊,哽咽无语。
      我的娘哟,天下最伟大的爱。
      农历六月二十六日是母亲八十岁生日,谨以此文纪念之。
     (沾化县国土资源局)

2——七月随想
作者——邓荣河

                      七月,想起一条船
      七月,想起那条船,八十八周年前飘零在南湖上的那条小船。小小的南湖,成为华夏神州的焦点;小小的南湖,诞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惊地动天。
      12个年轻人的血气方刚,把平静的南湖搅得波浪滔天。黎明的曙光,刺伤夜的黑眼;铮铮的誓言,让整个地球为之一颤。平凡的七月变得异常不平凡,普通的日子成为永久的纪念。
      船上诞生的政党,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深知水的深浅。船,离不了水;水,恋着知冷知热的船。
      无论是长江,还是黄河,无论是溪水,还是山泉,所有的水都想成为那条船的航道,所有的水都争着托举起那个崭新的政权。
      从天涯海角,到黑水之间;从珠穆朗玛,到东海海岸,所有的水心向南湖;小小的南湖呀,顿时,让整个世界刮目相看……
      如今,南湖的那条船儿已经成为了一种纪念,一种永不褪色的红色的纪念。每年的七月,那条船儿总会情不自禁的引领着当今的幸福,虔诚的去拜访艰辛而又卓绝的以前……
                            镰刀与锤头


     镰刀,古典的农具,属于田野,属于夏天,属于让人心跳的土地。然而,在一个红色政权诞生之前,镰刀,始终保持着一种饥饿的状态,始终无法给善良的农民刈割到一小捆的幸福。
      锤头,力量的象征,属于城镇属于汗水,属于实实在在的创造。可是,在一个红色政权诞生之前,并不是所有的力量都能砸碎不幸,砸碎固在心头的枷锁。
      把历史,把滴血的历史握成一把镰刀,一把闪着光的锋利,一把农民兄弟相互传承的生动;把力量,把淌着汗的力量握成一把锤头,一把七月的汗水淋漓,一把工人兄弟的执着……七月,那年的七月,一个红色政党,让镰刀与锤头作了最佳的组合。
      从此,在每个流泪淌汗的情节里,善良的农民兄弟总把生锈的力气磨得旺旺,质朴的工人兄弟总把人性的执着举的高高。
      镰刀与锤头,两只巨笔,改写了中国的历史……
  (临邑县德平镇教育办)

3——党的颂歌
□ 林庆国

七月东风 党旗飞扬
古老雄狮 怒吼东方

忆往昔
一九二一年七月
嘉兴 南湖 游船上
中华铁骨 铿锵作响
撕裂黑夜 透出曙光
秋收起义枪响
朱毛会师井冈
雪山草地长征
抗日硝烟战场
运筹帷幄西柏坡
百万雄师过大江
······
无数志士鲜血
化作五星红旗高高飘扬

看今朝
中华民族挺起脊梁
经济发展 改革开放
党的甘露遍洒城乡
人民生活幸福安康
神州大地 流光溢彩
弥漫着迷人的芬芳
世界所有中国人
扬眉吐气
焕发出无穷力量
看我今日之中国
前进脚步 谁人敢挡?
八十八载风雨沧桑
造就今日这伟业辉煌
伟大的祖国
傲立在世界的东方
在这火红的七月
一个国土资源战线上的战士
正在放声歌唱
心中的赞歌
唱给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祝愿党领导我们伟大的祖国
更加繁荣富强
茌平县国土资源局

4——农家渔人
——游马踏湖遇老农
□ 李敬梅

黝黑的面颊、坚硬的胡茬
酒窝让岁月刻成皱纹
爽朗的性格、憨厚的笑声
激活荒洼沉睡多年的梦境

有水的地方
鱼虾游走
岸上印满你的脚印
鱼网、笑声、殷实的希望——
随鱼的走势漾开

过去的岁月
因为水的存在而灵动
它是你的另一块责任田
不用躯体而用心耕耘

老婆的责怪声
是岁月的点缀
节俭的日子
让孩子们长的粗壮朴实
年老的农家渔人
风蚀去的是你的容颜
固守的却是对水的信念

在这里,你放飞热情
你挥掷夕阳的风采
固守着信仰的家园
与水亲近的日子
像守候人生季节里的最初芬芳
身心已不再离开
这一生你或许摆脱不了贫困
但你是精神的富翁
生活的强者
博兴县国土资源局
5——安丘局、惠民局,潍坊局公告(占去版面一半多)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