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090813发稿  

2009-08-12 18:04:42|  分类: 2009年齐鲁风已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宁泗水泉林风景区观泉亭  阿文/摄
刊头题字——尹新中(济宁市国土资源局)

齐鲁风20090813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齐鲁风20090813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齐鲁风20090813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执法周记
       作者——张宝金
      田间地头上,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拉着一位男同志的手不放,情绪激动,大声嚷嚷着:“走,不行。”地里忙活的人们,认为是有人吵架了,三三两两地赶过来看热闹。我身在“局”中,当然明白。    星期一,同事们巡查时,发现田家村一村民在耕地中挖了地沟,面积约有八九亩地,经了解该户姓姜,想在自己的承包地中建养猪场。巡查人员当场口头制止,并详细地讲解了规模化畜禽养殖用地必须办理的有关手续,并不得占用基本农田等有关规定。
       星期二,巡查人员带着现状图、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到了现场,发现该户仍在挖沟,没有停止的意思。巡查人员进行了拍照,并下达停工通知书,但该户户主躲了起来,巡查人员通过村委会干部与该户取得了联系,户主寻找各种理由推诿,拒不到现场,并攀比起离他不远的几个养殖户来:“他们占耕地行,我怎么就不行了呢?欺负人吗?”经巡查人员和村委会干部劝说,施工人员停止了施工。
       星期三,因参加区政府组织的拆违行动而没能去现场。在外边,所长给村委会李主任打了电话,让他到老姜的现场再看看。不出所料,仍在施工。所长又马上拨通了老姜的电话说:“如果你一意孤行,房子建成后被罚款还要拆除,我们盯上你了,坚决处理。”
       星期四老姜在村委会干部的陪同下到了所里,我们将有关政策详细地给他做了解释,并对他的疑问做了解答,“畜禽饲养用地的规定我们从2008年1月开始执行,已建成的养殖户分别是02年两户,05年两户,06年,07年各一户……你承包地的位置是经市政府批准划定的基本农田,基本农田严禁占用,畜禽饲养也不能占用。”所长指着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对他说。“你所说的六户中有两户也占用了基本农田,其中一户是简易养鸡棚,没有硬化,耕作层也没有破坏。另一户养猪的虽然搞了建设,硬化了地面,但因05年关于规模化畜禽饲养用地规定没有出台,现在不应追究其责任。老姜见我们掌握的情况十分清楚,也不再狡辩,只是一再说道:“俺老百姓一个,政策不明白,你们高抬贵手,俺已经花了四五千了,再说这里不行,别处俺也没地。”根据情况,和村两委会干部协商后对他说:“你花了四五千了,是可惜了,但是我们口头制止时,你若按我们说的停止施工,就不会浪费这么多钱了,再说,你如果施工建成后,按规定进行罚款还要拆除,损失更大。对于用地的事,刚才和李主任已经商量了,村里可以帮你调一下地。”
       星期五我们和分管国土的王副镇长又到了现场,没有施工,然后找到村委会。村办公室里李主任正和老姜等七八个人协商换地、租地的事情。我们也明确表示,调地后帮助姜树清办理用地手续。
       星期六,我和值班的邢所长开车又到了现场,老姜他们正忙着填平地沟。看见我们,他有点不安地说:“你们放心吧,俺听明白了,地也调了,俺按规矩办。手续还要麻烦你们帮俺办呢。”正好,李主任也赶到了现场,对老姜说到:“狗娃子,你看国土所的这些同志们,星期六也没休息,他们这么做咱可得好好想想啊!他们到底是为了啥!”
       第八天,星期一,所长和我们巡查又到现场,地上的石料已基本清理,地中的地沟已填平,恢复了耕种条件。老姜见我们“盯”上他了,热情地跑过来拉住所长的手不让我们走,要请我们“撮一顿”,喝扎啤,吃烤羊肉串。于是出现了开头“吵架”的一幕。
  现在,老的养殖用地手续已经上报分局,面积核定在五亩。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历城分局唐王国土资源所)

2——思念爷爷
        作者——刘方圆

        说起我的爷爷,乡亲们总笑称他有两“宝”:一个是跟了他一辈子的毛笔,另一个则是他的宝贝孙女——我。
        听妈妈说,我刚出生时,黑黑胖胖,哭起来声音粗犷,一点也不像个女娃娃。大舅说起话来很直:“这孩子真丑啊!”爷爷却不以为然,逢人便说:“这孩子将来一定长得好,长不闷(笨)!”
       小时候,爸妈在城里上班,无暇照顾,我就一直跟祖辈在乡下生活,在爷爷的“背”上长大。
       爷爷为人正直,在村里口碑很好。每次爷爷背着我从大街上走过,乡邻们总要停下手里的活计上前攀谈几句。在爷爷的百般疼爱下,我度过了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爷爷经常背着我去邻村看戏,看老电影,还时常带我去镇上。虽然生活在一个小小农村,我的童年却过得并不单调。
       空闲的时候,爷爷会教我识字。一次,我从本子上画了一条长长的横线算作“一”字拿给爷爷看。爷爷皱了皱长长的眉毛,给我讲起他小时候在私塾读书的事情:那个时候,老师不叫“老师”,叫“先生”。先生都有一把长长的戒尺。如果谁没有认真写字、背书,就要被先生罚打手心,有的学生手肿得像馒头。!
       我好奇地问:“爷爷被打过几次呀?”爷爷露出自豪的神色:“我可没被打过哩!”原来,他是私塾的好学生。小小年纪的我,从此下定决心:一定要更好地学习。打那以后,我写字越来越认真了,上学了后总在第一时间完成作业。这点,爷爷功不可没。
       每个夏天的晚上,爷爷都会为我打扇,直到我睡着;我不喜欢走路,他就背着我出门,一路教我见识。爷爷生活节俭,却给我买了许多“哇哈哈”饮料——那个年代小孩子的最爱……
        爷爷百般疼爱我,却并不溺爱我。六岁那年,我忽然爱上了玩火。有一回竟用火柴把别人场院里的麦秸垛给烧了。人家找上门来的时候,我理所当然地躲到爷爷身后——在我的潜意识里,他是我的保护神。那次爷爷真的生气了,在我背上呼了一巴掌。我扯开嗓子哇哇大哭。
       这是爷爷唯一打我的一回。接着,他开始给我讲道理,我听得似懂非懂,牢牢记下。直至今日,我还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一巴掌的责之切。
       斗转星移,当爷爷背我开始变得吃力的时候,我长大了。没过多久,爸妈就把我接到城里去上学。我特别想念爷爷!爸爸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带我回乡下,每次拐进村子的时候,都会看见爷爷站在村头的小桥上,看到我们就开心地招手!一进家门,就把所有好吃的都摆出来。那都是爸爸、姑姑们买给他吃的……    后来,我升入了高中,学业越来越紧了,有时一个月都无法回去一次,有时甚至更长。唯一不变的是桥头爷爷的身影。那一刻,我特别高兴,大喊一声:“爷爷!”渐渐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份高兴里开始多了一份酸涩。我发现:爷爷老了!
       他的身影开始变得单薄,挺直的腰板已经佝偻起来,白白的胡须更长了,连眉毛也成了白色……在恍惚又清晰的感受中,爷爷在这座家乡的桥上,站成了一位老人。
  再后来,我考入了大学。爷爷喜上眉梢。那时他的耳朵已听不清了,说话也少了,但笑声中满是欣慰。我常想,等我大学毕业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一定要给爷爷买个最好的礼物,可他却乐呵呵地说:“爷爷老喽,等不到喽。”爷爷真的没有等到。他是在2007年去世的,那年我大一。
      遗憾的是,在爷爷临终前,我却没能见他最后一面。当我赶回家的时候,灵柩已摆在堂屋。我扑到奶奶的怀里,哭得不能自已。爷爷走了,他的宝贝孙女还没来得及回报什么。
        在很长的时间里,我都觉得爷爷并没有走,因为他是真切的在我生命里的活过,留下深刻印记的,我至亲至爱的长辈。
       今天,我努力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我想,爷爷会看得到,他的孙女真的“长得好,长得不闷”…… (山东大学威海分校)

3——守住宁静
        作者——范凤菊

    宁静和淡泊是一种美丽,走进宁静和淡泊不是逃离现实。相反,只是为了让心静下来,收拾心绪、思路......能以积极的态度对待人生,参与生活。
  远离幼稚的思想日趋走向成熟,要像个孩子一样明净,像个智者一样博学,少一些任性,少一些抱怨,少一些爱憎分明,多一份善解人意。唯有如此,才会有新开始的感觉,才能让宁静主宰我们一切生命质量的元素,像插花艺术一样用欣赏的眼光去维护,用心雕琢。
  守住一颗宁静的心,你会明白宁静可以稀释忧愁,宁静能够驱散困惑。是的,没有人知道远方究竟有多远,但是只要你打开心灵之窗,让快乐的阳光和月光涌进来,宁静之心便奏出了一曲永不停息的快乐之歌。
  渐渐领悟出:任何生命中的美好事物都不是坐享其成,而是需要付出快乐的努力,才会有心仪的收获!
  远,不是距离;界,亦非尽头。只要心静,远方不远!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

4——学会放弃
      作者——孔祥忠

       太平洋浩瀚千万里,不用说我们人靠自身体力游过几无可能,就是翱翔长空的雄鹰也恐怕难以成功。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竟有一种小鸟却能飞越!而它依靠的就是一截小树枝。累了,它把小树枝放在水面上,漂在上面休息;饿了,它站在小树枝上捉小鱼。呜呼,聪哉小鸟!慧哉小鸟!试想,如果按一般思维,出发时带足食物和鸟箪 ,它还能飞越那么远吗?
       暂且不论世上是否真的有这样的鸟,但这一故事却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启发,也使笔者由物及身,久久不能释怀。
       笔者年逾不惑,做行政工作近30年矣。顾盼同僚,有的不断升迁,有的事业有成,有的悠闲优哉,快乐享受生活,而自己却步履艰难,不能有长足进步,时耶?运耶?命耶?
       看了小鸟的故事,似有所悟。虽年少有志,然背负太多,白首无成。所背负者,有传统的,有现代的;有世俗的,有新潮的;有功成名就人士的,有普通人的,林林总总,纠缠一起,总之关乎名,关乎利。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总不能致远。再看同僚,自身条件并不优越,但却能瞄准目标,借助外力,大步跨越,啸傲仕林。二者区别在于,主观条件是否能适应顺应客观现实,是否能根据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调整自己的思路,明辨前进的方向。
       所以,后来者要学会放弃,善于忘记。当前进的目标既定,对各种声音,各种诱惑,要能拿得起放得下,千万不可贪得而溺于半道。人的能力有大小,聪慧有差别,但只要尽可能的利用空间,清楚地认识自己,做到既不盲目骄傲又不妄自菲薄,那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成功的人!(沾化县国土资源局)

5——飞越万水千山的思念
              作者——陈建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十天了,她的手机一直静默着,她的手机里存着他十天前发来的最后一条信息:“亲爱的,车要进山了,信号快没了,照顾好自己,我爱你。”
      这条简短的信息她十天来已经翻看了许多遍了。似乎能从中看到他的音容笑貌似的。她能想象出发这条短信时他的匆忙,他的不舍。
        她知道他在新疆,一个距离她三千多公里的地方,一个需要坐三天火车从东到西横穿中国才能到的地方。她没有出过远门,她只模糊的觉得三千多公里就意味着很远很远,她看不到他,摸不着他,只能苦苦的等着他。
       她还记得分别的那天,她拉着他的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理了理她的头发,咬着嘴唇笑了笑,摆一摆手,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
       起初,他还经常给她打电话、发信息,她还没有很难过,闭上眼睛听着他的声音,就像还在身边一样。然而好景不长,几天后他就打电话告诉她:他们项目组要进山了,要在山区里扎帐篷生活大概三个月,山里没有水,没有电,没有信号。他很匆忙的挂断了电话,似乎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说,只留下了那条简短的信息。
       而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度日如年。失去了联系,她总是为他担心,她总是在想,他在山里怎么生活,他身体还好吗,他还平安吗。夜里,她时常从他遇险受伤的梦魇中惊醒。她多希望能有他的消息,哪怕只是一个短信报个平安也好啊。
       睡不着时,她喜欢看他教她认的星星。这是牛郎,那是织女,他们隔着天河,一年才能相见一次。他说,牛郎织女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他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牛郎织女虽不得相会,还能隔着天河遥遥相望,而他却音信皆无。但她知道,他一定在那个遥远的地方,仰望着同一片夜空,同样的星星,思念着她。星星啊星星,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异乡过得还好吗?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鱼沈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他的项目组进驻山区已经十天了。没有房子,帐篷搭起来了;没有水,开车从几十公里外的水井拉回来了;没有电,汽油发电机发出来了。地质工作者一直就有惊人的克服困难的能力。然而手机信号,他没法解决。
       这几天来,他和项目组的同事们一起翻山越岭开展工作。山很陡,路很长,人很累。但为了保证工作质量,他们有好路也不走,尽可能的按照设计的路线行进。昨天他还从山坡上摔倒,沿坡下滑了好几米才停住,衣服皮肉都磨破了。
       工作在忙碌中时间过得很快,每天夕阳西下,他们一身疲惫返回帐篷的路上,他总要捡上一两块白色石头揣进包里,有石英岩,也有大理岩。同事问他,他笑而不答。吃完晚饭,他就自己悄悄溜到帐篷后面的小丘上去忙活一阵。
       他想用白色的石头摆出她的名字。他记得以前和她一起看电视时看到过类似的镜头,她说这样好浪漫,一副很羡慕的样子。几天来他已经攒了不少白色石头,已经能摆出半个字了。小丘上的原岩都是黑色的,白色石头摆上去很醒目,很好看。再过几天就能完成了,她看到照片一定很高兴。他满意的抬起头,望着升起来的月亮。现在的她在干什么呢,她还好吗,又瘦了吗,她也在想我吗?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在她的印象里,相恋两年来,他总是春天出去,冬天回来。似乎只有穿着毛衣羽绒服臃肿的时候,她才能与他相聚。相恋两年,他竟没和她一起过一个夏天。她不指望能像别的恋人一样,一起泛舟大明湖,一起去看大海,她只希望,自己穿着最喜欢的花裙子在盛夏里轻舞飞扬的样子能让自己最心爱的人看到。她用手机自拍了穿着裙子的照片,等他有了信号就发给他看,他一定会喜欢的。她这样想着,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
       忽然,她的电话响了……
      是他!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他这天很高兴,一个山里的牧民带他们找到了这个有信号的山头。这个山头在项目范围以外,距帐篷一公里多,相对高差百米左右。在山的东坡靠近山顶的特定位置,有三格信号,刚够打出电话。这天一忙完工作,他就急不可待的一溜小跑上了山。
    快接电话呀,他站在山坡上焦急的等待着…
  “喂?”
  “喂…”
  “你…还好吗?”
  “我还好,你呢?”
  “我也好。放心。”
      一时间有太多的话涌上心头,万语千言,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那天他俩聊了许多,好像要把多日来亏欠的都补上一样。直到夜幕即将降临,他才不得不下山回帐篷。
       此后,每天傍晚收工归来,不论当天的工作多么辛苦,项目组的同事们总能看到他爬山打电话的身影。其他同事也偶尔与他结伴同行,给家里打个电话。但只有他,几乎每天必去。同事们也不得不感慨爱情的力量。后来附近的矿上养的一条看家狗,和他混熟了,每天也跟着他上山。夕阳余晖下,一人一狗每天准时爬山,成了矿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从收工到天黑只有一小时的时间,他俩特别珍惜,每天都幸福愉快的交谈着。回忆以前如何相知相许,憧憬将来怎样组建美满的家庭,创造幸福的生活。他俩互相安慰,互相鼓励,心中有了力量,有了努力工作的动力,有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分别不再觉得悲伤,等待也不再觉得漫长。
      项目结束时,大家惊奇的发现,那个有信号的山坡上,出现了一条明显的弯曲的小路,远远地就能看出来。他说,这是他俩感情的见证,他称之为“望妻山”。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他回来后,他俩领取了结婚证。红红的小本本上,俩人的合影都笑得那么甜。
        今年春天,他又出去了,她又开始了等待。但他俩说:我们不再惧怕分离,我们心中有了坚定的信念/我们的思念,飞越了万水千山/我们的心,穿越了地域空间的阻隔,始终连在一起/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山东省地质测绘院
 

     编   后:好久没有收到这样情意绵绵、情真意切的稿件了。这是一个80后的地质队员写的。从行文中看出,这可能就是作者的亲身经历。万水千山总是情。为了工作,为了事业,舍弃了城市中的花前月下,带着恋人的思念,去遥远的地方勘探……收获的定会是一个沉甸甸的人生。

6——拟浪淘沙 赞全运向前冲
□ 张兴利

        山东电视台综艺频道为了迎接第11届全国运动会10月中旬在我省召开,在临沂知春湖开办《全运向前冲》大型竞技娱乐型节目,每天上演。我一直观看,有快乐,有感动,遂填词一首,以作纪念。

全运向前冲,
快乐山东。
力助全运会成功,
壮男靓女拭身手,
点燃激情。

快乐伴拼争,
多落水中。
亦有好汉大成功,
三二一冲!
  德州市国土资源局

7——海南记游(组诗)
□ 李凤岳

海口一日
观热带风光,
棕榈阔叶,椰林高耸;
游万泉河,
尽情击水联欢。

赏海南水景,
三江汇流,海浪澎湃;
览博鳌坛,
畅想经济兴隆。


乘车览景
朝辞万宁,细雨蒙蒙,
乘车览景,绿荫浓浓;
橡胶林密藏满创业史,
瓜果飘香传递南国情。


游大东海
东海观涛,放逐心灵;
浪花飞溅,细砂作东。
欢声笑语迎波浪,
中外游客乐融融。


天涯海角
天之涯,海之角,
风里识擎天一柱,
雨中结团队友情;
山海赋美丽三亚,
人生存浪漫天涯。


南国文化苑
山之名,水之灵,
春到南山花正红,
浩瀚大海涌激情;
济世观音百丈高,
海天相连一色中。
临朐县国土资源局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