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00125发稿  

2010-01-22 22:15:39|  分类: 2010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南千佛山公园南大门   庞瑞东/摄
刊头题字——张金栋(山东省柳子剧团)

 

齐鲁风2010012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10012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齐鲁风20100125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望月抒怀
         作者——王德亭


        从城郊往市区走,我们沿着闻韶路,走入城市去。
       月亮很圆,天空很明净,像是有人蘸着清水抹了个遍,没有一丝儿游云。我们的左侧还是一片土地,一块是麦田,已扶起了畦埂;一块是是苗圃,月亮在杈桠的树枝间跳跃和闪烁,更见柔美了。
       月亮走,我也走。月亮躲在了楼塔的后面,满含羞涩地睃了我们一眼,又跳出来,不管不顾地看着一切,如果说她刚才像一个怕羞的少女,那么这会儿是一个泼辣的少妇了。月亮地里,路灯光下,法桐树朦朦胧胧,树影婆娑。
      “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自古以来,云遮月似乎也是赏月的一种境界。然而,没云没雾的夜空,月亮以自己的光亮烛照人间,使我们这些食人间烟火者有了行走的理由,以及对诗意栖居的向往。
       走入都市去,楼角的天空闪出月亮的倩影。月华初上,不由人不怦然心动,触目伤怀。我们走到广场上去。月亮在广场的上空高悬着,像极了一面古镜,照亮人间的一切。广场上的人,各有各的事情,有的在绿地上,三个一堆,五个一伙,聊着什么;有的眼盯齐都视窗的荧屏,看新闻节目,是国庆60周年的新闻。还有的,在光滑的广场上,伴着柔和的音乐,翩翩起舞,步态轻盈地做着健身操。人们在这满月的夜里,充分享受着各自的自由,做着各自的事情,似乎没有人专心赏月,带着和平年景都市人的慵懒和平静。
       月亮很干净。将她比作什么呢?比作银盆,比作铜镜,的确老气了一些。有谁放了一盏灯,大红灯笼飘向高空,似与月亮争高下,比光辉。月亮似乎熟视无睹,按部就班地做着自己的事情。都市的月亮,不大适合人们对月抒情,更不适合人们对月怀远。赏月,最好是在农家小院,一家人于天井里围桌而坐,炒几个菜,斟一壶老烧,浅斟慢饮,于闲适宁静中举头赏月,谈谈今年的收成,预测明年的年景;再是说说聊斋,在惊悚中冲着柴火垛旮旯瞅上几眼,虽然明知道害怕是自己吓自己。
       其实,人是随遇而安的动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月出月落,阴晴圆缺,本是大自然对人的慷慨赏赐。拒绝或接受,这是一个问题。拒绝和接受,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无论是哪里的月亮,都值得我们珍视。我们不妨想一想古人写月亮的诗句,或能增加对月亮的审美情趣,比如“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还有,关于月亮的别名,比如桂魄、金蟾,等等。即使是个粗人,在月亮地里,若是远在他乡异地,想一想儿时的朋友,可否在月光下一样的想你,心里也是一种慰藉。
       月亮,无论城市的月亮,还是乡村的月亮;无论你是在海面上升起,还是在山顶逶迤,都是好的。月亮不会当势利眼,更不会嫌贪爱富。她不会因为谁是高官而青睐有加,也不会因为蓬门陋室而避而远之。
       月亮,无论哪里的月亮,总是好的。(淄博国土资源局临淄分局)

2——遐 思
        作者——李逢波

       还剩下些什么?今天早上静静地坐在车上,脑子里总是浮现出这样一句话,还剩下些什么?
       每一天坐在车上都要有这样的冲动,当早晨的阳光一束束洒落在起起伏伏的地面,远处的山峰就像是大师的水墨画一样淡定,那样的画面曾让我感动过无数遍,我欣赏自然的造化,更动情于每一个神秀的组合。
       站在雷达山的顶峰,我脱口而出老杜的“远岫争辅佐,千岩自崩奔。始知五岳外,别有他山尊。仰看塞大明,俯入裂厚坤。”凭风远望,遐思不绝于脑;登高而观,一览江山秀丽而前。老杜心胸气魄,于斯可观。
       高中时读到朱子的“登山思无穷,临水心未厌”感觉他只是个喜好游览山水富有生命情趣和诗人雅兴的人。现在我立于山顶,似乎体会到朱子借山水“澄怀味道”修养方式以及诗中所蕴含着的蓬勃向上的生命观和对宇宙万物哲理思考的理性光芒。朱子登山行吟,传达的是一个时代人对人生和做人的深刻理解。
       我怀念古人的洒脱和寂寞,更渴望追寻文人骨子里的那种淡定与理性。冷风掠过耳边,刹那间,感觉古人与我同在,我与古人同观:登高远眺,俯仰瞻视,天高地迥,风物无限。
       逝者如斯,还剩下些什么?剩下的只是这片散发着永恒生命之光的山水,还有无数寄情于山水相忘于时代的一个个活生生的时代人。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雪野旅游区分局)

3——手足情深
        作者——赵爱东

        70后的我,上有一姐,下有两弟.姐姐长我一岁,大弟小我一年.虽然挨尖,却从不打架。偶有美食绝不独占(那时的美食也就是一个白面馍、一块地瓜、一块硬糖而矣),总是拿出来共同分享。就算邻家奶奶给块糖也要分食之。这块糖常常被这样四分五裂:姐姐“操刀”主分,用牙一咬,其中的大半给弟弟,剩下的小半我们姐俩分开,可往往最后到姐姐嘴里的只是一点碎末末。这不公平的分配方式沿续多年,我却从未发现分配时姐姐有丝豪的忧豫和不快,相反我们总是吃的津津有味、高高兴兴。
       有这样一幕,我永远挥之不去,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加清晰。一个北风凛冽的冬天我和姐姐、弟弟——三个七八岁的孩子走在去往公社医院的土路上,一阵大风刮过来我和姐姐赶紧把弟弟围起来,用我们并不高大的身躯为弟弟挡风,风稍小点我们继续牵着手向前走。走一段瘦弱的姐姐还要背一会小她一点的弟弟,看着带着棉帽子仍冻红脸的弟弟,姐姐还是将自己的围巾给弟弟围上,任凭那冷风无情的吹打着她也同样稚嫩的脸。就是这样我们姐弟仨人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用了一个上午才到达了目的地——公社卫生院,来看望因住院多日不见的爷爷和同样住院的还抱在妈妈怀里的小弟弟。当病床上的爷爷看到小脸通红的我们时喜及而泣。现在想来看到我们时大概爷爷的病好了一半。
       这之后我们又把这深深的手足关爱集中到了小弟弟身上,小弟出门总有人背着,不是姐就是哥,当然他面前的美食也总是最丰盛。就算偶因调皮惹怒父亲时,哥哥姐姐总是勇敢的伸出脊梁为他抵挡,帮他逃脱劫难。
       今天的孩子—我们的“小皇帝”们可能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块糖还要几个人分吃,更无从知晓一个本应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只有二三岁的姐姐去如何疼惜弟妹,只有我们这些有幸拥有兄弟姐妹的一代人,才能在享受父母疼爱的同时也能拥有世间真挚的手足真情。我为这伟大的手足深情而骄傲和自豪,我永远爱你们——我的兄弟姐妹。(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历城分局遥墙国土所)

4——在路上
        作者——李萍

        圣诞节那天是爷爷的生日,和爱人早早起来开车往家里赶,开始的路上并没有什么,直到车上高速放开跑时,车窗外的风景不禁让我有些震撼。此时的冬天可谓是严寒料峭,近几日也是气温陡降,极目远望,冬天旷野是一览无遗的,潦草、萧远、到处一片土黄色。季节是一种真实的凌厉,所有的一切都被寒冷凝住,呈着灰暗死寂,到处都是枯萎了的草丛,树木都是瘦骨嶙峋,几片黄叶挂在的树上晃动承受寒风的侵袭。只有高速路中间四季常青的冬青泛着深绿的光,他们被修剪的很板正很拘谨,让人无法亲近。
       此刻的我感觉冬天的旷野那么得宁静,虽然一切都是萧瑟单调甚至枯燥,但这种苍凉却透着一种刚健的美,硬朗而坚强。虽然很冷但今天阳光很好,透过车窗暖暖照在我的身上,其实冬天的阳光, 并没有多少温度,而且还很短暂很淡然,透明的笼罩着冬季的旷野。这样的温暖是一点一点渗透,一点一点温润,一点一点走进心里的,需要一点一点的体会,感受它的平和,体贴。看着远处的山地上阳光反射着白亮的神秘,仿佛穿越了生命的时空。
       我想这透明的冬季旷野,应该适合一个人走走,去想些记不起的人和事,让眼睛比风还远。找一份温暖,寻一片宁静,让所有的哀愁被冷风吹散,寒冷凝固的往事都将随着春天的到来融化。冬季的旷野如梦如幻,沧桑、恬静、高远、淡漠、伤感甚至有几分浪漫的的气息,淡淡地描画着人生的轨迹。目光在冬的荒野上奔跑,心绪在冬的落叶上静默,在辽远空旷的原野里,好像嗅出了丝丝春天的气息。  远处的提示牌告诉我就要到家了,一路的冬思感叹不觉时间飞逝,想着久违的亲人,心底的喜悦与渴望渐渐浓郁起来。 (山西省第二地质勘察院)

5——幸福的寻根之旅
       作者——峻岭


        随着岁数的增长,对故乡、故人的关注和怀念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夜翻族谱,看到一个个先人的事略,知道他们或读书、或为官,每次续修族谱总不忘寻访祖先的原籍,数百年来竟无有结果,突然让生活在信息时代的我,感觉有责任再去试试看。因此,丁亥年的春天,在族谱第六次续修期间,我上网到“平度论坛”发了一张帖子。
        帖子的内容大体是这样的:诸位平度的乡亲,您们好。5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住在你们平度境内。据《沾化吴氏族谱》记载,始迁祖讳吴宣于明成化年间来自莱州府平度州蓼兰社。他弟弟叫吴机(繁体字機),父亲叫吴祥。上世有军功,明朝建立后重文轻武,宣祖没有世袭武职。后来因避无妄祸走到沾化地界,住了下来。子孙繁衍,曾是名门望族,现在已到23世。目前,沾化吴氏正在续修族谱,这是第六次。迫切需要知道祖先到底是那个村的(据传说村子可能在一个河边)?烦请平度的族人乡亲或热心人告知一声好吗?若有家谱最好,应该有记载的。先行谢过了!最后附上本人邮箱。
        帖子刚发上去,很快就有人跟贴。有的说应该是东吴家,有的说可能是西吴家。还有的说是兰底镇的吴家口,因为该村人杰地灵。一个网名“手指舞蹈”的说:寻根是国人的传统,你的事情就是大家的事情,肯定有人帮助你。邮箱里也收到了不少热心人的邮件。我马上或回信或跟贴,感谢大家。期待着有了具体的目标好去寻访一下,甚至和热心人通了电话。因为宣祖临终前曾有遗言“吾生为平度州人极不忘情传语后世子孙即千百载勿迷故乡也”。

       转眼半年过去了,期待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国庆节过后上班不一天,我在邮箱里突然发现了这样一封信。内容如下:
       你好:关于族谱,请与我联系。我老家是蓼兰镇幸福村,我们村子旁边很久以前j就有一条河,我爷爷是丰字辈,父亲是甲字辈,我家里有一副挂的族谱,我记得小时候跟爷爷一块看的时候祖先是叫吴祥……如果你看到此邮件请速与我联系,我爷爷(87周岁)现在身体不是很好,他了解我们家的事情最多,他是我们村子最老的辈分,速与我联系,可惜的是我老姑上个月刚刚去世,104岁了,很遗憾。
       看完此信,我非常激动。忙登录“平度论坛”,发现上面也有留言。原来他是7月21日才注册的。上面还留有电话等联系方式。我马上抓起电话打过去,从表述中得知,他应该是我们始迁祖“宣”的弟弟“机”祖的后代,一股亲情油然而生,到祖先故乡拜访的想法也立时跳出了脑海。忙与老家的承志兄通电话,他是这次续修族谱的总编辑,还没等我说起此事,他先开口:“老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平度的‘根’找到了……”话语中也是无法掩饰的兴奋。
       是啊,据族谱记载,我们的祖先吴宣18岁从平度出走,沿渤海湾徒步600里,到沾化县烽台李村被李翁“留赘于家”,由此安家落户、世代繁衍,子孙已遍布国内外。历代名人辈出,事迹、著述等载于各种志书、文献,曾被称为名门望族。他在世的时候,“族居平度者数以书来讽使归”,但他“以受李恩故谢不往”,因此才留下遗言“传语后世子孙即千百载勿迷故乡也”。后来,他的子孙中一直不乏“认祖归宗”的人士,六世祖汝为在明末考中举人后就做家谱,记录先祖遗言;清初考中进士后“朝复吴姓”,为先人树碑立传。九世祖继震等人也曾到平度等地寻宗访祖,因没有确定,在家谱上留下了“世系略而多缺不敢漫附于后”的慨叹。近代,也曾听说有族人在“出河工”的时候去平度访过,但都没能如愿……。我从十几岁接触到族谱,也多次想去平度看看。工作后,还专门借来大比例尺的平度县地形图查找有关吴姓的村庄。但人海茫茫,世事沧桑。谁知,念念不忘的寻根问祖,在新世纪、互联网时代终于成行,我迫不及待。
       10月18日下午,我来到平度城。在这之前,我与自称晓楠的这位族人通了电话,并带上两本复制的族谱家传。 到达平度后,我先按照承志兄的安排去买了一些礼物,游子归乡,总应该有所表示的。随后,来到了位于平度开发区的某公司。这里是他们自家的产业,离蓼兰镇十余公里。当时,晓楠正外出,接待我的是他的母亲。见我提着东西下来,这位50岁左右的奶奶说了一句,来可别花钱,都到家了,让我一下子有了亲切的感觉。
       坐下来,奶奶便提到了吴祥、吴宣、吴机的名字。说过去每年正月初一早上拜年,老人们总爱对着“影”说起吴宣去了沾化。她每每见到沾化的人也总爱打听一番,前几天还问过一个沾化来卖蜜的。原来,晓楠那天晚上上网,突然看到了我的帖子,高兴地都跳了起来,忙喊醒已经睡着的母亲去打问,得到肯定后,马上在网上留言,并立刻给远在青岛的姐姐打电话,告诉这一喜讯。由于我没在帖子上留联系电话,晓楠马上上网查询,键入“沾化  吴”后,查到了一个卖冬枣的,留有联系方式。他马上打电话过去,但没通,因为当时已过了半夜。第二天联系上了,就那么巧,也许是祖先冥冥之中在保佑吧,原来卖冬枣的就住在沾化县大高村,是承志大哥本家的一个孙子。他把承志大哥的电话告诉了晓楠,晓楠又把电话打过来,并对照了一些细节,才有了上面“我们平度的‘根’找到了”的说法。
       半个小时后,晓楠的父亲——甲忠爷爷回来了。提起宣祖,他说,过去一辈辈传下来那么一句话,说是“叫人家招了去,捐了‘郎状’”。至于“郎状”是哪两个字,他也说不清,好像是”驸马“的意思。我拿出家谱,细读有关宣祖的事略,他们听得非常认真。我问这边的家谱,他说过去有两本,现在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家还保存着一张“影”,过去放在专门的“影房‘里供人参拜。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来翻,是他父亲偷偷地藏到草屋里,才得以保存。虽然有点受潮,但还很完整。
       说到两边的联系,他说听老人讲,沾化那边有人在京里做官,回来祭祖,被别村的吴姓截住了,没再往里来,也没有看到这个“影”,当时这边也不知道,后来才传出此事。或许,这段话正好可以验证继震祖的迷惑。奶奶还说,这边从前没有多少文化人,从他家开始,两个孩子都是大学生。女儿上的是镇江船舶学院,儿子晓楠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学的是国际商务……6点15分,晓楠回来了,原来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只有24岁,为帮父亲打理几处产业,一毕业就回到了平度,白天在几个厂子里跑,晚上从网上与国外联系业务。那天晚上,我们边喝酒边聊天,说了很多,包括一些逸闻趣事。
       10月19日,九九重阳节,阳光灿烂。早饭后,甲忠爷爷开车与我回老家蓼兰。车过平度,很快拐上高(密)平(度)公路,两旁的绿树夹道相迎,四周的田野一片金黄。我环顾四周,想象着年轻的祖先背着行囊从眼前匆匆走过的样子,见到乡路,似乎听到他急匆匆的脚步,看到河流,似乎看到他涉水的身影。不久,汽车沿河边来到镇子南边的一排房子前。甲忠爷爷说,这是一条新河,也叫蓼兰河,是1964年才挖的。老的蓼兰河冲积出大量的土地,都很肥沃,种什么长什么。以前这里叫西南屯,也叫西南门,当时有圩子墙,解放前曾设蓼兰县;解放后,蓼兰划分了5个自然村,这里便叫了幸福村。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的祖先是从幸福之地出走的啊!
       下车来,走进一户农家,是甲忠爷爷二哥的家。兄弟四人,他是老小。其88岁的老父亲就住在这里,据说昨天他老人家还突然休克了一次。我急急地走进屋里,拉起老人的手,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爷爷。话一出口,看着老人的脸,心里竟泛起一种莫名的滋味。也许,这是宣祖离开故乡,他的子孙第一次走进家门,这段路太长了,竟然走了500多年。老人也有些激动,他说祖先原弟兄五个,出去俩,大的去了东北,二支上了沾化,其他三个在家。后来,沾化有了做官的,来信让西边姓吴的截了去,那时这边穷,他那边有财主。东吴家也是口天吴,但连不上堆。我们和杨家顶子、滑溪头是一家。他安排甲忠爷爷去找吴甲轩,说他知道家谱的事。问起“影”有多少年了,他说不记得了。他还说,现在二三十岁的没人知道过去的事了,都不重视了,多亏了我藏起了这个“影”。他还说,我们是从“小云南”背着手,绑来的,小拇脚指头都是两层……我要走时,老人直意站起来,说:家去捎信,说家里都好。由于没看到文字资料,听了老人的一席话,我竟有点将信将疑。兄弟五人?小云南?都是第一次听说啊。
        随后,便跟着甲忠爷爷去他家看“影”。
         车子在村子里拐了俩弯,路上堆满了黄灿灿的玉米和胖嘟噜的花生。路过一片杂草丛生之地,爷爷说这就是老的蓼兰河。
       不久,车又拐到一条土路上,两边的房子新旧参差。下车后,他马上去找家谱,没找到。回到家便取出“影”让我观看。原来,这就是晓楠说说的“挂谱”,宽有一米,卷在一个草帘子里,展开后有近两米长,装裱的非常好。上面彩绘着两位慈祥的老人,中间写着“三代宗亲”个金字。在靠上面的一行右边,我见到了“始祖祥 杨氏”样,在左边看到了“二世祖宣出居沾化 机 綦氏”样。旁边依次是三世、四世、五世、六世对称分布。宣祖出生在这里是确定无疑了。从挂谱的辈分推算,甲忠爷爷应该是十六世,相当于沾化十五世,叫爷爷也是理所当然。我连忙打通承志大哥的电话,向他汇报我的所见:挂谱上面标的是“时思堂”,两边有一幅金字的小楷对联,上联是“克勤克俭念祖宗之创垂千秋犹在”,下联为“报德报功观子孙其承祀万古维新”。祥祖、宣祖、机祖的名字赫然在上……有报功二字,应该暗合世代有军功一说。承志兄建议我还是找家谱看看,搞清楚我们到底来自哪里?看到我兴奋的样子,甲忠爷爷似乎也被感染,直说这里是老家没错了吧?!我连连点头。
       随后,和甲忠爷爷出来,在村子里走了走。我注意到,这里家家户户的大门上都贴着对联,甲忠爷爷家写的是“福聚宝地,财发贵门”。其他的有“发家生财地、堆金积玉门”,“宝地生金,福门进财”,看来,这里是块宝地,这是我祖先的故乡。
       怀着恋恋不舍,离开了平度蓼兰。次日,我在“平度论坛”又发了消息,通报了这次行动,并说:感谢祖籍的族人和朋友们,这个寻亲之路艰难而又荣幸,因为已经离开这里500多年了,荣幸的是有网络帮忙,有年轻的晓楠叔叔的爱心……沾化吴氏将永远记住平度。以后我还会来的,仔仔细细看看祖先生活过的地方!
       不久,有一位网名老农的人跟帖:幸福村姓吴的没几家,如果真是,那可太巧了!
       常言道,无巧不成书。我倒觉得,是一脉相承的血缘,让我们彼此挂牵;是割舍不断的亲情,让我们从此相逢;是国泰民安的盛世,让我们团圆的如此顺利。更是神通广大的网络,让我们实现了几代人的梦想。
      走出幸福村,我一脸的幸福!


6——雪 赞
□ 李建云

雪啊——
你任性飞舞的精灵
偕着天籁希声之曲优游而降
逡点现实世界美丽的童话结局
安徒生孤独的鸡毛笔和寒冷的阁楼上
诞生一个个慰藉人类苦难的故事
你任性飞舞的雪的精灵啊
像圣教主在布道上帝的怜悯
传递天堂的福音

雪啊——
你任性飞舞的伟大的精灵
平等而快乐的飘落于——
屋顶上、树梢上、马路上
飞驰的汽车上、行色匆匆的羽绒服上
还有每个人的眼里、心里
赋予“卑微者”畅享纯洁的权利
讽刺“高尚者”颂扬洁白的虚伪

你——
任性而舞 无拘无束
天地万物已从纯洁的寒冷里听出了希望: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是的,
至柔的雪即是至刚的强
在奋力拼搏的烈焰上
锻造出铸建光明的犁和剑

雪如期而至
冬天的人们盼之又盼
盼什么呢?
还是什么都不盼
仅仅是一种习惯?
广饶县国土资源局稻庄镇国土所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