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00318发稿  

2010-03-18 17:48:35|  分类: 2010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00318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歌舞庆虎岁 相聚话欢欣
——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地质矿产局离退休职工新春联欢会掠影

    3月15日下午,正月三十。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地矿局离退休职工新春联欢会在济南梨园大戏院隆重举行。近20个节目异彩纷呈。省老干部局、省国土资源厅、省地矿局有关领导和近千名职工观看了演出。本版摄影:祁国忠、秦幸福、吴文峰

 

 

2——印象逄春阶
         本报记者  吴文峰  文/摄

        逄春阶,何许人也?常看大众日报的朋友对此名一定不会陌生。他就是该报高级记者,《小逄观星·周三有约》的主笔。他曾自谦,“小逄观星”之小,不是指作者年龄小,而是指个子矮小,写的文章短小,角度小,见识小也。
       3月17日,是“小逄观星”这个山东省新闻名栏目的6周岁生日,这天见报的题目是《心门一入深似海》,评的是电视剧《苍穹之昴》电视剧明星田中裕子,也就是扮演阿信的那个老“戏骨”。在文首,他感谢读者6年来对他喋喋不休和浅薄无聊的容忍。
       与逄老师第一次见面是在虎年春节前山东省散文学会组织的新春联谊会上。之前,电视剧《沂蒙》正在热播,我近80岁的母亲与10岁女儿每集不拉地观看,看后经常撇腔拉调地学着剧中人的方言说“俺叫于宝珍……”,可见,这是一部老幼咸宜的作品。不久,在大众日报“小逄观星”专栏上见到了一篇《为“朱李”之争叫好》的文章,说的是山东师范大学教授朱德发和李掖平在《沂蒙》讨论会为电视剧色调问题展开争论的事。文章写道“你来我往,兵来将挡,就跟打乒乓球似的争论,久违了!”,他还说“能听到朱、李等专家的真话,是一种幸运”。因此,当我把对这篇文章的读后之感当做引子和逄老师交流时,很愉快。临别时他给我留了邮箱、QQ并写了一句话:“‘书初无意于佳乃佳’,此言是东坡先生书法体会,我以为为文亦当如此”。
       40天后,即3月6日,在一个为某高校新闻系大学生举办的讲座上再次见到逄老师。课程表上的原题目是《人物通讯与文艺时评的构思与写作》,打出来的幻灯片显示的却是《我的“人话”观》,一看题目就招人喜欢。
                                讲带着温度的人话
       那天,是周六。逄老师一落座就用他的“逄氏风格”开场:不管通讯也好,评论也罢,最关键的是要讲真话,讲带着温度的人话,少说空话、套话、大话,坚决不讲鬼话,假话也是鬼话。接下来便从“人话是稀缺资源”、“为什么不说人话”、“什么是人话”、“怎样说人话”、“高境界的人话”等方面分别进行了剖析,有理有据,引人入胜。
       逄老师讲了一个例子。2007年夏天,去潍坊某市采访一个叫李荣的中年妇女,她在丈夫意外去世后,带着孩子改嫁到了这里,并从鲁西南接来前夫的父亲、弟弟一起居住,演绎了感天动地的“人间大爱”。去了以后,当地宣传部门已经把材料都准备好了。来到李荣家,他没有和其他报社同去的记者一样,蜻蜓点水后就去了招待所喝酒,而是留下来和李荣聊天。开始李荣光笑着说没什么,奇好。逄老师话锋深入,说不可能没难处吧,我就是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我改嫁的,我知道我母亲不容易……此话一出,李荣的眼泪立马涌了出来。在随后的采访中,逄春阶很快掌握到了第一手资料,并认识到这种“大爱”来自主人公的世界观。他写出了《一个普通女性的生活哲学》的独家报道。针对李荣家客厅里的两个吃饭桌子,还写出了《大圆桌·小圆桌》的采访札记,在大众日报上发表。就在这一年,李荣因孝老爱亲被授予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逄老师说,每年大年初一,都会接到李荣的拜年短信,最后一句是问候我的母亲。他还说,当时采访李荣的记者十几个,可能好多人都淡忘了,也许,李荣对他们的印象也模糊了,但每年的大年初一能收到短信并给记者的母亲问好的,可能就我自己。
          几年来,逄春阶采写了大大小小几十个人物,如《基层税务干部的榜样--李玉国》、《新时期企业领导干部的榜样--朱宁民》、《“开路先锋”的忘我情怀》有许多是已经过世的“英雄”,每一篇都是用心去写。2008年夏天,还去汶川地震灾区作为“战地”记者生活了半个多月,发回了大量的稿子。其中《一个援川医生的一天》用一个整版篇幅形象地报道了烟台医生刘云鹏的事迹,刘云鹏后来被评为山东省抗震救灾先进个人。
          他说,新闻和宣传是两个概念,新闻是追求事实真相,而宣传则是传播宣传者想让受众知道的信息。他最讨厌那种为拔高“英雄”而胡编乱造的所谓宣传,如说一个万里挑一的好党员,“在父母面前不是好儿子,在妻子面前不是好丈夫,在儿子面前不是好父亲……”,他说这样写最丑陋,这不是人话,什么都不是了,做为一个干部,那成了什么人?这样写人物,死的都能让你气活了。讲到最后,他用“以人为本做新闻,请您从说人话开始”作结!
                                 以真诚来交友
         逄老师说,人话来自真诚。
        过去由于社会的原因,如反右、文革等,让好多人都“话到嘴边要咽三遍”了。但真诚能化解冷漠。他讲了这样一个例子,去年到鲁北采访一位在工作岗位上去世的交通局长。去了以后,大大小小的座谈会开下来,几乎都是围绕着局长的工作,包括局长的哥哥。局长的妻子病了,不接受采访。逄老师找到了局长的司机,聊天过程中,知道局长的老家离此不远,墓地就在黄河边上。他提出去“看看”局长,司机点头,路上还买了点烧纸,当他站在局长坟前,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局长,打扰您休息了”并跪下磕头的功夫,局长的司机呜呜地哭了起来……司机说,局长啊,逄记者从济南来采访,专门跑来看你,值了……。因此,在回来的车上,司机说了许多局长舍命工作的经历,包括局长生病打吊瓶,每次都催促护士说“滴快些。”人家都是一点一滴的往下滴,而局长的药水是往下流的细节。
        逄春阶1992年起干潍坊日报记者,1996年进入大众日报社潍坊记者站,1999年回到济南大众日报编辑部,在干记者之前,他做过教师。2004年3月17日,大众日报专门为他开辟了一个娱乐时评栏目《小逄观星》,每周一期,已发表了300多期。从开始的“欣然接受”,到现在每期“都搜肠刮肚”的写作,逄老师说越来越难写了。甚至自我调侃“这几年,写观星,我变坏了。老盼着明星出事……。有个热心读者对我说:‘小逄你学坏了,坏得有点儿可爱了’”。是的,6年来,许许多多的“大腕明星”被逄老师“旁观”过。包括连年上春晚,越来越不叫座的赵本山。前几天,他还写过一篇“学《邓选》、劝本山”的娱评,里面有这样的句子:“令人敬仰的小平同志在1989年6月16日跟中央领导同志讲:‘我的分量太重,对国家和党不利,有一天就会很危险……’读到如上的文字,我感受到一个老人的卓越,卓越就卓越在他特别清醒。”继而引伸出了“本山分量太重,对‘春晚’不利。劝赵本山”退出春晚“的建议,试想,这样直来直去,能不引起明星们的反感吗?还有开栏不久的那篇《韩石山算哪门子星》,说人家不是帅哥、不是靓妹,一个半老头子,不是歌星、不是影星,名字却与星们一起在娱乐版上晃来晃去。指出他一贯是言不吓人不罢休,行不气人不罢休,显摆不够不罢休。并给老韩命名为”臭豆腐星“。
  “骂”了人家,还有求人家。两年半后,小逄观星的系列文章要结集出版,书名《人间星话》,逄春阶竟把全部稿件寄给了韩石山,请他作序。韩石山也不推辞,很快写就,嬉笑怒骂,一解”心头之恨“。开头说到:这世上最狠毒的是什么?先前我以为,狠莫若狮虎,毒莫若蛇蝎,近来看了一位年轻人的文章,觉得自己还是太不晓事了。狮虎蛇蝎不过是比喻,比喻人的,真要和狠毒的人比起来,动物们还是差了些。这个人就是大众日报社的逄春阶。……接下来,韩石山又写到:冷静下来,由不得又想……怎么就会让小逄这么个愣小子气成这个样子?细细品读,小逄文章的独到之处,还是让我摸索到了一些。一是大处着眼而小处入手,有缝隙要入,没缝隙砸个缝隙也要入。二是文章虽短,绝不干枯,预设埋伏,四面合围,不管怎样的调度,定要让它丰盈饱满,枝叶葳蕤。三是机警幽默,涉笔成趣。这个趣,每每出于常人的料想。四--我真不想说这个四,却又不能不说,这小子还是有点学问的,你看他,不管评价什么人,跳踉笑骂之外,总要引用那么一两句古文辞古诗词,且是那样的切当……
       韩、逄交“恶”,演绎出了一段文学佳话。原来逄老师找人写序是有原则的,其中之一就是“这个人要说人话,说真话,不说假话,不说鬼话,不说套话,不说非常正确的废话;这个人要真诚,不虚伪……想来想去,如此“完人”,非韩石山莫属。”
        都是坦荡荡之人。惺惺相惜,此言极是。
                             春上阶,满庭芳
       春上阶,满庭芳。这是春阶老师春节收到的一条短信。他说,虎年春节收了一千多条,随删随回随发,累的手指头都抽了筋,惟有这一条印象最深,有趣味,且意味深长。前面三字包含着自己的名字,后面三字含着自己的姓氏,因为苏轼有一首词《满庭芳》,里面有这样的句子:三十三年,今谁存者,算只君与长江。……愿持此邀君,一饮空缸。……歌舞断,行人未起,船鼓已逄逄。逄老师说,编这条短信的人是真了解我的人,我喜欢。
       3月6日那天,逄老师讲完课,已到了吃饭的点。有朋友做东挽留喝酒。因为在讲课时,无意中讲出去新疆采访,一开始装作不喝酒,被当地领导人看穿了端杯的姿势后,猛一阵狂灌的事实。
       饭桌上,喝了点白酒的逄春阶有些兴奋,讲他1965年生在安丘的景芝镇,九岁去镇上换白酒,在路上就偷着喝,从此习酒;讲祖父因为讲真话被打成右派给自己造成的”内伤“;讲继父对他的疼爱和没能让他在去世前喝上一口茅台的遗憾;讲他为了维护母亲可以当一回黄继光的决心……动情处,竟有些醉眼凄迷,泪花闪闪。当然,还有在济南为采访毛主席的资料秘书逄先知,带着家谱拜访的经历;还有先用短信与于丹交流,甚至搬出曾在曲阜求学,可以做导游的想法,最后圆满完成写稿任务”小聪明“之举。他谈的这些,都被他写成了文字,其中怀念继父的《坟上葵花开》还获得了第二届老舍散文奖,著名作家王蒙为他颁奖,还有怀念父亲的散文《父亲年龄比我小》……
       据了解,逄老师的业余时间是写小说,散文。1986年,有小说选入山东省大学生作品选。1992年在《胶东文学》发表小说《之云》,从1993年在《山东文学》发表《牵挂》,《燃烧的雪》《美丽的蝴蝶结》,在《青年文学》发表过小说《呆子金贤》,在《当代小说》发表过荒诞小说《燎泡》《网上网下》等。在《名人传记》杂志发表过大量随笔。
          逄老师有记日记的习惯,从高中一直到现在。到国外旅游,是去法国、意大利、摩纳哥、西班牙、葡萄牙,回来后,怎么算,也是去了4国,原来是头天喝大了,一迷糊就把小国摩纳哥醉过去了。但记下的日记让他回来写出了好几篇大稿。
        苏轼喝酒”一饮空缸“。逄老师也爱喝酒,日记里当然也有许多喝酒的记录。今年3月2日,他看到鲁迅先生1913年3月2日的日记中有”饮酒一巨碗……夜大饮茗,以饮酒多也,后当谨之“的记载,他在日记里写道”事有凑巧,我也饮酒几巨碗,大醉,见鲁迅先生97年前的此日亦醉,窃喜,疼痛竟然稍减。“。过去因为醉,麻烦了家人,他写过一篇《醉其实是罪》的稿子,观点是:自己醉,身体受罪,还让大家陪着受罪,酒后乱性,有可能犯罪,第二天,你还得给人赔罪。
         作为普通人,逄老师有时也生气,他说,生气时能写出好文章。他说生气是写评论的最佳时间,因为生气能调动你生命的潜能,能唤起你的激情。他还建议大家要以写代读,写不下去了就去读书。
       逄老师有随手记的习惯,比如3月12日的博客是这样写的:“晨7时去黑虎泉提水。往北绕到白石泉,泉水沿不规则白石分三股哗哗流入护城河,站在石上洗把脸,泉水是温的,比自来水要软,要滑,要润,听着泉水哗哗而下,简直是听美妙的歌,不,要比歌声要好听……”他的笔就是这样练的。他强调思维的牙齿,需要磨砺。为了时时警示自己平时做事老不耐烦的,他把书房命名为耐烦庐。
        他不耐烦的是求人。妻子下岗后,让他求人找个工作,他总是皱着眉头,不愿动脚。他的话是,生活上,要得过且过。可是他的朋友的孩子上学,他却跑前跑后,不知疲倦……
       常言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满腹经纶,坦荡率真,一脸和气,文笔犀利,水平与酒平俱高,思想和思考随行……这就是那个被韩石山先生誉为”一双杏仁眼眯眯地笑着的,个子不高,敦敦实实,憨朴得像农村小伙子似“的逄春阶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