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00329发稿  

2010-03-26 18:31:42|  分类: 2010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临沂王羲之故居鹅池 谭晓/摄
刊头题字—— 高世海(中国书法研究院研究员)

齐鲁风20100329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100329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齐鲁风20100329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爱上摄影爱上行
       作者——峻岭

       摄影,俗称照相。过去称是“有钱人”玩的艺术,因为买相机要钱,买胶卷要钱,洗照片还要钱。啪的一声快门按下去,哪一次不得需十几个馍馍钱。现在好了,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了这玩意儿。设计者太为消费者考虑了,拨到自动模式上,瞎着眼按快门,摄入的景色都是清楚的。还有带摄像头的手机,在青少年手中,更如玩具一般简单。难怪有人戏称“现在傻瓜都会照相了”。我三年前从“傻瓜”正式开始,越玩越上瘾,竟有些走火入魔。
       行,即行动。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可以坐在家里,行路,可不能老在院子里溜达吧?李白“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为的是写诗;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为的是作画。现在,我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去外面走走,用镜头瞄准风景,用相机记录生活,用照片来怀旧,为的是喜爱,个中滋味如同一瓶陈年老酒,历久弥香。
        现在回想起来,喜欢上摄影,源于过去的几段经历。
       记得20年前,我带着未婚妻回故乡过春节。临行前,借了朋友的一架相机带上,并狠狠心买了一个“乐凯”牌的彩色胶卷,为的是拍下美好的场景作为美好生活开始的“证据”。谁知到家以后,七大姑八大姨、婶子大娘都来看媳妇,知道我带回来相机,都说要照一张。我便在母亲的号召下,大年初一的上午,在我家的院子里,依次为本族各家分别照了一张全家福,还为母亲的几个老妯娌合了影。他们只知道我拿着相机按起来啪啪的响,却不知道我照相的技术“刺毛大褂子”。回来后从相机里往外倒胶卷卡了壳,最后蒙着被子往外拉,竟然拉断了。气恼之下一掀被子,胶卷全部曝光。当时悔恨的心情,简直无法说。不久,几个老人相继去世,给他们重照合影再也无法实现,这成了我终生的遗憾。至今那两截无法冲洗的胶卷还静静地躺在我的书橱里,每次看到心都会有心被针扎之感。
      后来,又一次去济南泉城路逛街,在老的齐鲁金店旁,我看到了动人的一幕: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给同样也年过半百的一个妇人在戴耳环,女的斜倚在金店的墙上灿烂的笑着,从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一对农民夫妇,应该是一对刚刚摆脱贫困的贫贱夫妻。当时就想,要是有一架相机,抓拍下这个镜头,弄不好都能载入历史的画册。还有一次是在一个大山里,看到一架驴车下坡时突然失控,那个场面惊心动魄……这都让我拥有一个相机的梦想一直缠绕子心头。因此,十年前,女儿出生后,为了便于照相,我狠狠心买了一架凤凰牌135相机,但由于是胶片机,不敢多玩。
       三年前,我认识了一个爱好摄影的朋友,从他的言谈话语中我感受到了激情,从他的摄影作品里我体会到了大美,从他的经历中我认识到了摄影的价值。作为一个新闻记者,不能好好照相,应该是不称职的记者,特别是在现在。想明白了以后,我马上筹钱,去科技市场买了一架松下牌的小数码“卡片机”,开始走上了充满乐趣与艰辛的摄影之路。
       说艰辛,是因为要多走路。无限风光在险峰嘛,因此外出旅游或采访,总爱独辟蹊径,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去跑一跑,哪怕只有几分钟再跑回来。说乐趣,那就太多了,过去古人通过读书去了解名胜古迹,有“卧游”之说,现在当你照了一气回来,把片子存到电脑里,坐下来一张张观看,或删或留,或加工处理,或发到网站,那种心情,就如手捧自己的新生儿,越看越喜欢。三年下来,我拍了数万张照片。开始张张都想保留,以后因储存空间的缘故,只保留精华部分了。
       为了摄影,我自费参加了北京摄影学院在山东举办的函授学习。听过谢海龙、邹毅等摄影大师的课,也去昌邑绿博园、新泰青云山等地实习过,拍摄的“老把式”还当场获过奖,得了个独脚架。卡片相机更是随身携带,一刻不离。前年夏天,周六到办公室加班,在大院门口偶遇一位老同志突发脑血管病,在协助抢救并陪同去医院的路上,我按下快门,随拍一组照片以“危难之时见真情”见报,还得到上级领导的好评呢。去年,有了单反相机后,更是经常出去活动。几次雪后去大明湖、趵突泉等地拍摄不说,还在春节来临的前几天,利用周末时间跑到荣成的烟墩角去拍大天鹅。当时天寒地冻,早上天不亮就去海边等日出,晚上睡在老百姓家的火炕上,正如当时遇到的一个知名摄影家所言:“要不是爱好,傻瓜都不会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受这个洋罪”,他当时在烟台开会,晚上过来,清早拍了一阵就又赶回去了。朋友们说,他是个大干部,是一个真正的摄影人。
        今年春节过后,我参加了蜂鸟网、新华通摄影论坛、夜色论坛、大众旅游户外摄影论坛等组织的摄影活动。正月十四去商河拍鼓子秧歌,我拍到了节日里“狂欢”中的农民风采,特别是几个“丑角”人物,大丑中透着大美。正月十五区周村拍元宵扮玩活动,因暴雪匆匆而回,不到200里的路程竟走了3个多小时,鞋子衣服都湿了,却站在野地里拍下了“兆丰年”的瑞雪。现在,随着春暖花开,我又在几个论坛跟帖报名,要去拍瀑布、拍车展……记录在形,感受在心啊!
       现在,有好事者把摄影分为三种。一是有钱有时间的,二是有时间没钱的,三是有钱没时间的的。可惜,这三种我都不属于,只是喜欢并坚持喜欢着。我知道,摄影是减法的艺术,是光与影的艺术。但光喜欢不行,要加倍努力才能成功!摄尽世上锦绣图,再现人间真善美!爱上摄影并随时行动,朋友,愿我们一路同行!

2——人生需“激”
       作者——骆飞

       人生需“激”。“激”,本意为水受到阻碍或震荡而猛向上涌。君不见,著名的钱塘大潮就是“激”的结果,至柔至弱的水,一经激发,便能产生“白马千群浪涌,银山万叠天高”的蔚蔚壮观。
       人生亦如此。平静乏味的人生,就如同一潭死水,但一经激发,便能“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呈现出丰富多彩激动人心的万千气象。司马迁不经“宫刑”之激,恐难写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勾践没有丧师辱国之激,怕也不会创下“卧薪尝胆,三千越军可吞吴”的奇迹。
       人皆有惰性,如果没有外力的刺激或震荡,许多人都会四平八稳舒舒服服得过且过无声无息走完平庸的人生之旅,可是偏偏人生多蹇,世事难料,给人带来种种困窘,也带来种种激励。朋友反目,爱人变心,事业上不顺心,都可能成为一种精神动力源,激发人们调动潜能,干出一番事业,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苏秦一事无成时,屡受父母、妻、嫂的白眼,于是发愤图强,悬梁刺股,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终成一代名士,挂六国相印,显赫一时,威震天下。蒲松龄虽满腹经纶,却屡试不中,穷困潦倒,愤而激励自己著书立说,以毕生心血学识凝成《聊斋志异》,自己也跻身文学巨匠行列,成为千古名人。
       个人奋斗需要“激”,军国大事也不例外。项羽引兵渡河与秦将章邯大战。为激励士气,他命令“皆沉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因为没有退路,只有死拼,所以将士个个奋不顾身,英勇杀敌,结果大败秦军,创造了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1959年,前苏联撕毁协议,撤走专家,并扬言说,没有苏联的帮助,中国永远造不出核潜艇。毛泽东义愤填膺:“核潜艇一万年也要造出来!”陈毅元帅也满腔怒火:“就是当掉裤子也要造核潜艇!”这一激,激出了中国人自力更生的志气和决心,激出了中国人的智慧和创造精神,不到十年功夫,不但造出了核潜艇,而且造出了原子弹。毛泽东曾幽默地说:为了感谢赫鲁晓夫这一激,“要奖励他一枚一吨重的奖章”。
       王阳明曾语:“天下事或激或逼而成者,居其半。”此话未必十分准确,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差别者,有的人善于自我激励,化压力为动力,自强不息,终成大器。秋瑾受封建社会男尊女卑风气之“激”,立志要巾帼不让须眉,改名“竞雄”,自号“鉴湖女侠”,平时习文练武,为推翻封建王朝奔走呼号,流血牺牲,成为一代英豪。鲁迅原来学医,后受激于一场幻灯片中麻木的中国人的精神状态,于是毅然弃医学文,终身为振奋民族精神而奋斗。有的人则善于“激”人。请将不如激将,孔明“激”黄忠,激出个“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激孙权,激出了联吴抗曹,大战赤壁。
       自激也好,他激也好,都是值得称道赞扬的。所以,悟性高的人都要经常自我激励,自强不息;有血性的人要主动接受外在的激励,化压力为动力,以使我们的心智力量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使我们的人生变得更加瑰丽雄奇。
  (滨州市国土资源局开发区分局)

3——儿时的荷塘
      作者——颜磊

      多年以后,读到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名篇——《荷塘月色》,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模糊而又清晰,就像儿时离我家不远的那片荷塘。这么多年过去了,那片澄明的记忆还会在心里泛起淡淡的涟漪,将我的思绪带回那童年的时光。
       那时的我,只有四岁,很多记忆已经模糊,可有些事情却是一辈子也无法忘记。我当时所住的地方是乡政府驻地,其实就是个大点的院子,四周是树,一到夏日,浓荫蔽日,只散下斑驳的光影。到了夜晚,哥哥就会带着我,去那些高大的树干上寻找知了猴。也记得,有时下了很大的雨,院子里淹了水,哥哥背着我趟水而过。院子南去过了一排屋子,顿时感觉一片开阔,荷塘就近在眼前了。水面上荷叶田田,几乎把整个荷塘都遮住,只留下点点忽明忽暗的波光。荷花有的怒放,有的含苞。怒放的叶瓣舒展,色彩鲜艳,眩人眼目;含苞的内敛羞涩,静如处子,惹人爱怜。一阵劲风吹过,荷塘就像是千军万马般,摆开了排山倒海的阵势。而风过后,荷塘又回归到微风轻轻吹、小荷轻轻醉的境界。伴随着微风,是那脉脉的荷香,似淡实腴,沁人心脾。可是,荷塘离我那么近,我却从没真正接近它,因为我太小了,够不到离我最近的荷花,真算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了。所以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坐一只小船,到荷塘中去,看荷花、闻荷花、摘荷花,只是,一直到我离开那个地方,这个愿望都没有实现。
       又过了多年,到北京的北海公园看到了更大的荷塘,荷花的品种、颜色更多,四周的景色也更美,但总感觉没有儿时的荷塘美,也没有儿时进入荷塘的那种向往和冲动了。也许,在我的心目中,美的不仅仅是荷塘,更是那时单纯的心境和简单的生活。
  (沾化县国土资源局)

4——婆婆的眼泪
       作者——刘月新

       眼泪并不仅仅代表痛苦、悲愤和忧伤,委屈、艰难和无奈,有时它也代表着快乐、依恋和幸福。
       当我风尘仆仆地从外地赶回家,当年迈有病的婆婆伸出她那干瘦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时流下的眼泪,该是代表了什么呢?
三个月前的一天,年已90岁的婆婆下床时不小心摔伤,家里顿时忙乱起来。起初我和丈夫担心婆婆的胯骨摔坏,医生说,先静躺观察几天再说。老天保佑,但愿婆婆此次无大碍,哪怕是腰椎病复发也要比摔坏胯骨好得多。
       从此,婆婆的吃、喝、拉、撒都转移到了床上。我和丈夫每天小心仔细地为婆婆擦洗手、脸和屁股,每天做可口同时又有营养利于通便的饭菜,按时给她服药。为了多个帮手,我们又把嫂子从老家接了过来。
       就在这时,我接到了去市委党校学习的通知。若是在以往,我会很愉快地接受任务。可这会儿面对病床上的婆婆,却第一次犯了难。
       我向县委书记请假,书记也很体谅我的苦衷,但这是市委的安排,我总不能向市委请假吧!妯娌和丈夫都支持我去学习。
      这是2009年的11月上旬,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如约降临。
       我白天在党校学习,晚上就驱车赶一个多小时的雪路回家看望婆婆。通过检查得知,不是胯骨摔伤,是腰椎出了毛病。
       尽管是这样,伤筋动骨至少也得一百天才能好,何况是个老人。头些日子,婆婆躺在床上不能翻身,连动一动都很困难,喂饭就成了一个难题。婆婆平时吃饭有个习惯,吃一口主食,就得喝一口稀的送下。我们用吸管让她喝水,用小勺一点儿一点儿地喂饭,每次需要40多分钟。
       事,总是连着来。从市委党校学习归来,时隔一天,我又要去清华大学参加一个高级研修班,这是在一个多月前就报了名办妥了一切手续的,时间不长,也是一周,但这个培训班来得多不合时宜啊!
        这一次我不能再向谁请假,就这样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去了北京。
       这期间恰逢2009年以来最冷的天气,家里到摄氏零下6度,北京气温还要低,并且又下了一场雪。晚上,我在清华园遥望家乡,想着病床上的婆婆,想着丈夫和妯娌马不停蹄地忙碌,可我却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北京毕竟不是德州,300公里的路,不可能再一天一个来回地跑。想到这些,我的心就随着凛冽的寒风飞回到山东的家。
       培训结束后我匆匆赶回,放下行李来到婆婆床前,俯身向她老人家问安。当婆婆睁开那一只本不算明亮的眼睛看清是我时,突然显得有些忙乱,她用她那干瘦的因输液而留下了块块紫斑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手。我忙幽默了一句:怎么,咱俩七天不见,还要来个外交礼节啊?丈夫、妯娌、大姑姐、姐夫,在场的人都笑了,婆婆没听清我的话,见大家笑,她也笑了,但我分明看到有浑浊的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流出,我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接着,婆婆对我说了一句话:听说,北京下的雪还大,你穿这么点儿不冷吗?这会儿,又轮到我泪流满面了。
       我给婆婆擦去了泪水,又抹了一把自己的双眼,换了鞋子和衣服,去厨房做了可口的饭菜。我把饭菜端到婆婆床前,凉好开水,然后盘腿打坐在婆婆的跟前,一口一口给她喂饭。
       这时,窗外的太阳暖融融的,透过大玻璃窗洒到婆婆的床上,脸上,顿时觉得满屋子都是阳光的味道。我的心里平静极了。
      婆婆一边看着我,一边听话地吃饭、喝水。我注视着婆婆的神情,端详着她安详的面容。她那还算红润的脸庞上布满了皱纹,由于没有牙,嘴巴深深地瘪了进去,一只眼睛彻底地失明了,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也很差。婆婆的头发变得灰白了。我刚结婚那阵儿,婆婆梳着髻,只在两鬓有少许白发。每当梳头时把髻打开,一大把青丝垂到袄下,真是漂亮。直到婆婆进城后,为了梳洗方便,在我的动员下才恋恋不舍地把长发剪掉。婆婆的手和胳膊都很瘦,下肢也是。肌肉萎缩了的四肢,使婆婆走路越来越不稳;每当输液时,医生拿起她的手臂反反复复地拍打、找寻那瘪下去的血管,很是费劲。
       婆婆真是老了。
       想到这些,我忽然从心底里涌出一股暖流,那是爱的暖流。我瞅着婆婆,就像瞅着19年前襁褓中的女儿。此时此刻,我觉得我的形象高大起来。我必须高大,因为我的责任重大,否则,我就担不起这副重担。
       二十年前,我和丈夫相识、相知、相爱。他没有伟岸的体魄,没有潇洒的外表,没有殷实的家境,吸引我的恰恰是他对母亲的那份孝心。我们的花前月下,他说得最多的是他的母亲,他的家庭。
       第一次见到婆婆,是在我和丈夫结婚前的三个月。当我走进那个普通村庄的一栋古老的小土屋时,一个身材矮小、裹着小脚、梳着髻的老太太颤巍巍地迎了出来;当她认定我就是她将来的儿媳妇时,一把紧紧抓住了我的手。她乐得合不拢嘴,嘴里颠三倒四地说着“早就盼你来”,“这回来了可不让你走了”之类的话,看得出,老人家很高兴。
       一双女儿出生以后,我和丈夫同时由县职业中专调到县行政部门工作。在县城安家的同时把婆婆接了过来,从此开始了一家三代人的生活。
       我的丈夫兄弟姐妹五个,上面三个姐姐,一个哥哥,他是老小。哥、姐早已成家,他就和父母一起生活。在我认识他的前一年,他那瘫痪在床五年的父亲去世了,剩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
       婆婆没有文化,也不大会说话,但人很实在,又很节俭,闲不住。记得刚结婚那阵儿,每逢星期天或节假日我和丈夫就回家看婆婆。早晨起来,我刚睡醒,年近70岁的婆婆已经颠着小脚从村边的菜畦里割回了韭菜。婆婆在院子里养了鸡,养了鹅,每天都要到村边的地里去为鹅打草。她说,忙活点好,闲着没啥意思。
       婆婆跟我们进城以后,头几年帮着带小女儿(大女儿由亲戚照看),当时婆婆带孩子已有些勉强,但是,看得出,她很高兴,很满足。等女儿上了幼儿园,婆婆闲下来就坐不住了。夏天,她坐在大门口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人们,看着门前小河边青青的草,老人家的心飞走了。她对我们说,还是在老家好,家里能养鸡,能养鹅,还能跟婶子大娘们聊聊天,多自在!
        为了让老人家开心,我在小小的院子里养过荷兰鼠,养过兔子,养了丈夫开始并不喜欢的猫,并且一养就是十几年,直到搬进楼房。
       婆婆虽然年纪大,眼力不济,但是总爱做针线活儿。她为女儿做棉衣,为亲戚们缝椅子上的坐垫。她为孩子做的开档连脚棉裤特可身,特受穿。人们念着婆婆年纪大,不让她为孩子们忙针线,我的母亲、大姑姐就常常给孩子们做来新棉衣。可是,婆婆总是从她们的活中挑出毛病,说这里那里不合适,孩子穿着不得劲。她穿针引线很是费劲,对我们说着就哈哈地笑,说老了不中用了。有一次,她趁我们上班不在家时为孩子拆洗了棉衣,竟然找出电熨斗熨烫棉衣里子,为防万一,我只好把电熨斗藏了起来。
       人说,无知者无畏,婆婆没有文化,她什么也不在乎。她给我讲过年轻时住院做手术因为嫌药苦把医生给的药全部藏起来的事。
       婆婆没有文化,可我和丈夫有文化。这二十年来,婆婆吃的每一粒药,都是由我们递到她手里,看着她用水把药送下去。
       婆婆大半生过惯了穷日子,舍不得吃好的,穿好的。来到城里以后,把她穿过多年的衣服都带了来。有一件蓝士林外罩,穿得稀稀拉拉都能照见人,只要两手稍一用力就会撕裂,小襟旁边还让老鼠咬了一个洞,补了一个补丁。我几次跟婆婆商量把它扔掉她都不肯听,她说你看哪里破啊!你们年轻人就是毛病多,不过年不过节的,穿个新衣裳干啥?我瞅了个机会偷偷把它扔掉了,这回儿可真惹恼了婆婆,我总算尝到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滋味。她非要让我把丢到的衣服找回来不可,跟我阴沉着脸好几天都不开晴。她还对着邻居和来访的亲戚反复说我一点儿也不知道过日子,好好的袄就给扔了。我和丈夫听了真是哭笑不得,我在心里默默地祷告,这场风波赶快过去吧!
        哎!我这执拗的婆婆哟!
        跟婆婆在一起过日子,我逐渐学会了克制、耐心、理解,对宽容、大度、随和有了更透彻地理解。奶奶常对母亲说我,月新这孩子脾气变了,不再是那个沸尔浮躁的烈性子了。
       婆婆以前身体还好的时候,一到腊月二十,就翻箱倒柜地找衣服和鞋帽,做着回老家过年的准备,等女儿放假,三人就很心盛地提前跟哥嫂一家去热闹。过了春节,我和丈夫回城上班,婆婆总说再住些日子,等孩子开学再回。近些年,婆婆身体渐衰,多病缠身,她对环境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了。每当年关来临,我们就瞅着老天做打算,常常是到了年三十上午,才陪全副武装的婆婆回老家过年。大年初一拜完年后,我就逗婆婆,问她什么时候回城,她想想说,你说吧,那咱今儿个下午就回?婆婆就爽快地答应。全家人都感叹,老太太是真老了。
       老了的婆婆多了些平静、安详。她不再提养鸡养鹅养兔的事,就连她曾经最钟爱的猫,也不再主动提起。
       老了的婆婆添了些毛病。要是从她身上要衣服洗,得费好多口舌,她总是强词夺理说不脏,不用洗。特别是当她趁屋里没人解了手后,就赶紧提上裤子上床钻进被窝。我们再三央求她把内衣脱下来洗洗,总得连哄带骗带动手帮忙才能大功告成。
       丈夫跟亲戚、朋友说起老人时多次感慨:谁要是能把老人亲自侍候到90岁,我就真服他!
       再过三天就是春节,婆婆就满91岁了。瞅着病床上的婆婆,我的心里升腾起一种自豪感,一种责任感,一种使命感!
      婆婆,您说,今年的春节咱在哪里过?
   (庆云县专业招商局)

5——又快到清明了(外一首)
□ 陈忠

 

蜿蜒向你墓地的山坡又要绿了
每年的这个季节
父亲,我都要来坐坐
点上一支香烟
看那袅袅上升的虚浮
就觉得你的灵魂
又吸到我的肺部里了
我咳嗽着
想到了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

又快到清明了
母亲嘱咐我别忘了给你带点香火
我知道你也在眼巴巴地等待着
孤独地等了一年
目光快要折了
快要被满山的桃花迷乱了
说句真的
每年来到你的跟前
我都想问一句:
“你紧绷着的脸,是否像我
此刻的表情,显示不出一丝的难过?

清明时节

那个在清明时节
踏青的女人
过了那么多年,脸面
依然桃花一样鲜活

也许是我的幻觉
如果,我和这个季节有了隔绝
是否她就会隐匿了
连同和她有关的所有细节
甚至衣服的颜色

她的身世像她的爱情一样无处查询
那个被她祭奠的人
一切都是空白的

她久久地站在那里
黑色的衣裙
被清冷的风吹着,像幽灵的翅膀
让人不寒而栗
并且,章鱼似地吸着所有的目光
而忽略了她胸前的花朵
  山东省散文学会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