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00408发稿  

2010-04-08 17:53:36|  分类: 2010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宁 曲阜 至圣林牌坊   阿文/摄
刊头题字 ——吕健民(山东名人书画家协会

齐鲁风20100408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100408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100408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齐鲁风20100408发稿 - qilufeng2004 - qilufeng2004的博客

 

1——也算踏青
       作者——王玮

       近日收到不少消息,说清明将至,应去郊外踏青。在空调暖气的楼房里窝了几个月,身体捂得臃肿,思维变得迟钝,出去呼吸一些清新的空气,领略一下大自然的多姿,委实是一件很好的事。
       而我却颇不亦为然。此前,我对踏青的理解仅限字面意义,就是春天来了,荒山野岭,田间沟壑,遍地青青草,漫步其间,免不了要踏着青苗的。昨晚到百度一搜,才觉察我的肤浅。百度的解释是:初春时,芳草始生,杨柳泛绿,至郊外野游,谓之踏青。我国秦代就有踏青的习俗,至今仍被城里人视为高雅时尚之举。但我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遇事总要条分缕析辩个明白。我不知道百度的解释是针对什么地方而言的,可以肯定,不会是西伯利亚,因为那里依然冰天雪地。也不会是我的故乡山东半岛。农历二月,故乡乍暖还寒,人们还不敢褪去冬衣,大多数落叶树木依然迎风摇曳着光秃灰瘦的枝桠。
       转而又想,发消息者也是一片好意,即使无青可踏,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常言说,听人劝,得一半嘛!
        昨夜躺在床头,看莫言的新作《蛙》,看着看着就走了神,在心里把踏青的路线谋划了一番。我想,应先去凤凰公园和动物园,看看桃花沟的桃树有没有发韧,老虎是不是还躲在窝里不肯出来;然后去南湖植物园,看看南湖的水草是否依然枯黄,竹林是否依然萧瑟;然后再骑上自行车去胶河公园,胶河公园近十公里长,沿西岸看到南端,再从东岸看回来,是很需要一些时间的。也许我会在月亮湾划划小船,还会在白羊山荡荡秋千,因为我忽然想起了李清照的一首《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我是大老爷们,没有李清照那么娇弱,呼呼地荡几下子,舒展一下忧郁的心情即可。对了,明天还是白羊山文化艺术节开幕式,那场面也是值得驻足一观的。还有,文体中心那是必须要去的,在音乐广场看看大型喷泉,听听柴可夫斯基的“天鹅之歌(第六交响曲)”;去博物馆看看民俗陈列,忆一下童年旧事;到科技馆领略高科技的奇妙;到文化馆看看高密民间艺术“四宝”(剪纸、泥塑、扑灰年画和茂腔),尽管我从小受四宝的耳濡目染,但那里面陈列着我岳父的泥塑作品和舅舅的扑灰年画,我可以装作漫不经心地遛跶过去,听一听游客的赞语,体验一下骄傲的感觉。
       但计划没有变化快,今晨醒来,一个电话把昨晚的设想否决了。通知说,有两位潍坊的客人要携家属来高密看看,原因是这两位客人的家属从未来过高密,听人说高密这几年发展很快,一下子从一个小县城摇身变成了中等城市,感到很惊奇。我听后稍稍松了一口气,与工作无关就好,不然这个假期又得泡汤了。他们一共来了六位,穿着打扮十分随意。在单位略事休息,便驱车直奔市中心的小康河,数年前,这里还是一条臭水沟,一到夏天,臭气熏天,蚊蝇成灾,附近居民深受其害。2003年,政府投资近两个亿,拓宽河道,砌坝筑桥,引胶河水入小康河。并将两岸重新规划设计,西岸修了公园,东岸建了“苏州街”,使小康河成了远近闻名的景观河。几位客人游兴很浓,看看小桥流水,走走艺术氛围浓郁的苏州街,听听京剧票友会的咦呀学唱,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半小时后,我们去了文体中心,这与我昨晚的设想是一致的,看点前面已有交待,这里不再赘述了。
       看完文化馆出来,我们又驱车半小时,去了胶州的紫金苑生态园,这是个一年四季皆如春的地方,温度适宜,绿树成荫,百花盛开。一进门,我就兴冲冲地端起相机到处拍照。心情虽然不坏,但总觉得别扭,毕竟这是温室效应而非自然景象。再说,有好多东西是假的,譬如红红的枫叶,粉艳的桃花,这个时候我们这里怎会看到红叶桃花呢?即便如此,游人仍络绎不绝,我们的客人兴致更高,这儿瞅瞅,那儿闻闻,指指点点,品头论足。子曰:既来之,则安之。我也别想那么多了,入乡随俗吧!
              踏青,不就是踏的一种心情么?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2——二月的天
           作者——王兴坤

        二月的天,还没有一点点的春意,带着春节的余味,我们地质测绘二处一行十一人在项目经理张立功的带领下来到了名扬中外的历史文化名城、英雄故里——水泊梁山,由此拉开了梁山县第二次农村土地调查的序篇……
       二月的天,寒风似鞭子抽打着我们的脸,吹裂了红润的嘴唇,吹黑了年轻人白嫩的脸。我们是多么的渴望春天!乡镇的条件,比不得城市,有的乡镇整条大街上没有第二个旅馆,唯一的一个只有四张床,黑乎乎的被子啊,只能是望被兴叹,我们的作业员只能是和衣而眠。更为糟糕的是早饭,刚刚过完年,小吃、早点、快餐都没有开始营业做饭,火腿面包自然成了首选。中午,也只能在外凑合吃点,一杯热水,烧饼,糕点已算是丰盛的午餐。
       二月的天,春寒料峭,吹起的风还是寒,寒冷的天冻肿了同事们的脚,冻坏了同事们的耳朵和脸。张经理租了一辆三轮车穿梭在几个作业组之间,送图、指导检查,噱寒问暖。寒冷的夜啊,八九点钟回来已是家常便饭。
       二月的天,干渴的麦苗急需浇灌,奔腾的黄河水,沿干渠分至麦田。同时道路也被水淹,对于我这个没有到过平原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到了南方的泽国水田,记得有一天,又累又乏的我,连人带车摔倒在泥泞的路边,泪水随之滚滚而下,是啊,我们这么辛勤工作到底是为的什么?
       二月的天,过得真快,直到有一天,我猛然发现路边的柳树怎么冒出了绿绿的叶尖,在寒冷的春风中摇曳翩翩,原来已到了三月,哦,盼望已久的春天,你终于来了,可是我们的工作也已经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
        回味昨天,是那么值得留恋,为了伟大的测绘事业,为了我们自己的明天。朋友们,让我们还是携手向前,相信,我们的风采依然!
   (山东省地质测绘院)

3——怀念奶奶
       作者——常霞

       又到一年清明,我总算可以给奶奶上坟了。前几年孩子小,不能到坟地,以免带回来的怨气惊了孩子,所以每年的清明都是让父母帮我带一卷草纸烧在奶奶的坟前,表达我的思念和愧疚。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的头发都是梳着往后拢的髻,花白的头发分毫不乱,宽宽的额头,笑着的脸庞好像一朵菊花,总让我猜想她年轻时候是个美人,。
       我的记忆停留在八十年代,那时父母忙着挣工分,我是由奶奶带着,我就是她的跟屁虫,我一直是和奶奶最亲的,每次从外面回来我的第一声呼喊就是:奶奶,我回来了。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后来分了家,奶奶住到了大伯家,我还是改不了口。
       从小,我从奶奶身上学到了隐忍、善良、勤劳、执着。爷爷是家里的权威,一言一行带着执行的决绝,奶奶就成了爷爷火爆脾气的出气筒。我记得好几次看到奶奶在烧着火的小锅门口掉眼泪,爷爷则是拿着烟袋使劲的敲着地面,冲着奶奶吹胡子瞪眼。我还小,不知道怎么安慰奶奶,只会趴在她的背上陪她哭。从小到大,我不记得奶奶对任何人大声的斥责过。奶奶的勤劳支撑着一家老老小小的吃穿,过多的操劳压弯了她的背,她有哮喘的毛病,特别是冬天来临的时候,咳喘的厉害,难受的她要弓下更弯的背,一天也离不开“百喘朋”。农村责任制后的田里一片劳碌的景象,爷爷带着父母整日在地里干活,奶奶就在家给他们烧水做饭,洗衣喂猪,还要照顾我和调皮的弟弟。奶奶是个细心的人,她看护我和弟弟从不到人多的地方,怕是和人闲聊误了照看我们,所以只找人少的田间小路,让我们放松的跑啊,跳啊,她颠着的小脚颤巍巍的跟在后面呼喊:跑慢点,别摔了!
        等我慢慢的长大,她开始教我炒菜做饭,农村的菜很少有肉,油也是不多的,但经她指点炒出来的菜却受到大人的夸奖,我也成了大人们眼里的大姑娘。今天的我已成家立户,无论家里的多么简单的饭菜只要我经手,都会有滋有味,决不像别人马马虎虎应付一下就成的。
       我十五岁考上中专,离家到外地求学,我才知道奶奶在我心中的分量,初到外地的我很想家,更多的是想起奶奶,那时没有多少经济能力打电话,我就每周写一封信,每次奶奶都让弟弟把我的信念给她听,信中的我只说学习的乐趣、外面世界的精彩,却不提想家的难过,让她更加担心我。
       老年的爷爷得了偏瘫,奶奶就成了他的拐杖,天气炎热,她每天坚持都给爷爷洗头擦身,给爷爷拉着凳子坐到大门口的阴凉里,给他打扇。爷爷的火爆脾气上来还要摔打着毛巾,奶奶却什么都不说,嗔怪着:你这老头子。今天想来,他们是多么幸福的老来伴啊,即使我们到了老了,也许都做不到他们的那样相依相靠啊!
       奶奶是我在北京求学的时候离开了我,等我接到电话时,只能听到家里一片哭声,我悲愤不已。今天想来,奶奶平凡的一生却成就了不平凡的人格精神。我总认为父母给了身体毛发、求学的经济能力,奶奶却给了我人格的信仰和坚定的力量,让我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用刻苦的学习精神跳出农门,才成就了今天的我。
       又是一年清明,奶奶,我想您了。我来看你了!
                        (东平县国土资源局)

4——寄往天堂的信
        作者——田红梅

       我的朋友,你在天堂还好吗?六年前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你匆匆的离开了你的至爱亲朋、离开了让你无限眷恋的人间,一个人去了天堂,让你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三十四岁。
       你走的时候太年轻,按照老家的风俗,你的遗体当天就必须入土,所以我没有及时赶回家为你送行,对此我一直感到很遗憾,从此阴阳相隔,相见只能在梦中。
       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到单位报到的时候,我们六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因为工作走到了一起,从此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从此我们一起工作、一起上夜校、一起去爬山、一起在盛夏的夜晚跑到街头买瓜吃,不管是谁的喜怒哀乐都一起分担和分享。那是一段多么美好的时光,现在想起来都清晰如昨,你憨厚朴实、勤劳善良、乐于助人、吃苦耐劳,你黑黑的脸上整日挂着憨憨的笑,我们不管有多少愁苦都会在你的笑容里化为无形。你工作起来认真仔细、一丝不苟,很快就成了业务骨干,连年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你的父母妻儿都为你感到荣光。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你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无情的病魔却缠上了你,虽然你顽强的斗争,也舍不得你的父母妻儿,虽然你也眷恋这个美丽的世界,但死神却不肯放过你,让你的生命在青春壮年嘎然而止,把痛苦和思念留给了你的亲人和朋友……
       又是一年的清明,又是祭奠亲朋的日子,让火神为我们做一次邮差,把我们对你的思念寄往天堂:愿你在天堂也像在人间一样做一个播撒快乐的使者!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槐荫分局)

5——荣成天鹅湖
        作者——秦幸福  文/图

        4月1日清晨,大门刚敞开一条缝,曲荣振便急切地把目光投向门前的海湾。“还剩3只”,老曲嘟囔着在电话里说。
       老曲住的村庄,叫烟敦角,属荣成市俚岛镇。这本是胶东沿海一个很普通的渔村,全村1600多口人,大部分人靠耕海为生、靠养海致富。
        近几年烟敦角的名声越传越远。这是从西伯利亚飞来越冬的大天鹅给叫响的。
       刚才老曲念叨的“3只”,是恋着烟敦角还没飞走的大天鹅。此时的老曲,心里感到有点空落落。等这3只大天鹅跃上北归的蓝天,在今后的六七个月里,他和乡亲们将暂时失去与天鹅朝夕相伴的日子。
       荣成的天鹅湖早已名扬天下。这里不叫天鹅湖,但是在这里过冬的天鹅,比天鹅湖要多得多。
       向往已久,亲临很晚,是在一个冬日,与影友结伴去的。朋友在五年间已经去过六次,在路上他还念叨,最好是下场大雪——以前是预报有雪不想去、下了大雪不敢去,他还没有真正拍过雪中的天鹅。
       天随人愿,刚到达目的地,就飘起了雪花。
        这是一个天然的泻湖,是一个座北朝南的海湾。东面的小山向南伸向海中,从前那里设有海防用的烟敦,那小山就叫烟敦角;西面是陆地,有一条淡水河从村子西南角流入海中;北面就是烟敦角村,一条两米多高的石坝由西岸通到东岸。石坝的顶面铺成大道,老曲的家坐落大道北侧,站在他家的大门过道里,就能看到海和海里的天鹅。
       海湾呈U形,背风向阳,地利温暖,有淡水供给,饵料丰富,大天鹅就是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
       村民待天鹅为上宾,政府也拨出资金给天鹅提供玉米等食物,而且有专人负责每天两次投食,近几年到这里越冬的天鹅数量年年增加。以前在动物园里,能见到几只天鹅那就稀罕的不得了,可是眼前竟然聚集着500多只,阵势之大简直让人没法相信。就算是家养的鹅群,如此数量在北方也难以看到,况且这是名贵的天鹅!
       以前民间有枪的时候,也曾经有人用土枪猎杀天鹅,那时候老远看见人影,它们就惊慌而逃。现在,人们走到距离鹅群一米多远地方的观赏拍照,它们也不会惊慌,最多就是傲慢地的离你远点,这些高贵的仙子们!
       工作人员或者志愿者投食时,鹅群最为活跃。一旦手提红色塑料桶的人出现在岸边,远处的鹅群便砰砰、砰砰踏踩着海面起飞,看准了地点,再把两只黑色的鹅掌,摆出合适的角度擦着水面落下。
      天鹅没有国界,每年10月下旬,不远万里,从西伯利亚飞到这里度过冬天,次年2月份开始求偶。它们必须分秒必争,在这里就完成恋爱、结婚,一旦到达繁殖地就得抓紧产卵、孵化,幼鹅必须在秋天南飞之前长大成“人”,否则又怎能适应万里之遥的迁徙?
       所以,天鹅求偶时最为有趣。这是强者衡强的选择。雁灰色的小鹅没有竞争优势,强悍的成年公鹅过来,灰溜溜躲开就是了。但同样强悍的成年公鹅相遇,就有好戏看了。先是相对鸣叫,边呕啊、呕啊大声喊着,边把脖颈快速弯下去、急剧仰起来,如果一方服输了,标志着外交谈判成功。如果谁也不让步,那就只好武力相向,互相嘶鸣再加拧、撕、咬,直到把情敌赶跑,决出胜负方可罢休。
       在热热闹闹的恋情张扬过后,天气逐渐转暖,大天鹅们又要开始飞回繁殖地的长途跋涉。
       烟敦角的村民,有不少人家备有数码相机,他们会及时上传实况照片,向影友报告大天鹅的行踪——“今日烟墩角天鹅湖的实时画面(2010.3.16)。”海滩上还是和冬天一样繁盛。“昨天夜里飞走的不少(3.17)”。“今日(3.18)天鹅的数量又增多了100多只,可能别地方的又集合来烟墩角再次准备北飞。”“今天(3.19)只剩下10多只了。”“还有六只(3.26)。”
       烟墩角村有60多个渔家旅馆,秋冬天开业接待天南海北来看天鹅、拍天鹅的游客和影友,包吃住每人60-80元/日。无论多么恋恋不舍,最后的3只天鹅总归也要踏上北去的征程。大天鹅走后,老曲和乡亲们会在夏天装修一下自己的房子,准备好秋天再次迎接大天鹅,也迎接前来观赏、拍摄大天鹅的天下宾朋。
  (山东地质矿产勘查局)

6——七 绝   季老魂归故里
(外二首)
□许忠芹

        4月5日,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的骨灰在他的家乡——临清市康庄镇官庄村安葬。至此,季羡林先生实现了生前遗愿——回到“母亲身边”。

 几度徘徊在异乡,
 无言泪眼痛愁肠。
 今朝魂化清明雨,
 相伴双亲梦以偿


  花开春色
     一
 微雨初晴次第开,
 低眉浅笑映苍苔。
 枝头偶遇东风客,
 巧扮容装细抹腮。
     二
 轻倚枝头蝶梦来,
 娇羞媚眼溢香开。
 东风善解多情客,
 巧抹胭脂染粉腮。
 临清市国土资源局

7——把爱洒向脚下的土地
---写给第二次土地大普查
□ 仲丛明

桌上又铺满了宗地图
脚步又在辖区内的土地上
照看每一宗地
科室连着基层所
勤劳的脚步
响不停的电话
把每宗地
打上完美的烙印

山河已在春风里苏醒
第二次全国土地大普查的行动
已在基层
轰轰烈烈的展开
确保十八亿亩耕地
就看这次行动
为决策者提供
促发展保红线的英明

和谐的春风悄然
把大地吹醒
萌芽的小草
盛开的鲜花
这世界的美景
又一次焕发
我们对土地的恋情

土地连着你我的根
土地是生命之本
决策者的英明
让国人更加
深爱脚下的土地

普查的繁杂不算什么
认真是做好工作的根本
责任让每一个国土人
把爱洒向脚下的土地
确保每一宗地
都有完整而准确的名称
莱西市国土资源局水集国土所

8——春天的土地
□ 周建功

看看春天的土地,
满眼是生长的新绿,
听听春天的土地,
到处是生长的故事。

刚刚出土的小草,
聚集在一起立誓:
今年要长得更加茂密,
形成更大的绿地。

露出新芽的果树,
摇动枝杈相互打招呼:
今年要多结果子,
奉献更多的甜蜜。

早早返青的麦苗,
随风荡起绿色涟漪,
那拔节生长的秸秆,
正孕育着金色的收入。

许多迎春的野花,
开在春播的田垄里,
仰着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争看春苗出土的新奇。

哦,春天的土地,
充满着蓬勃的生机。
哦,春天的土地,
创造着生长的奇迹!
垦利县国土资源局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