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00506发稿  

2010-05-04 22:43:35|  分类: 2010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南大明湖南岸仪宾府 峻岭/摄
刊头题字 ——孙绪山(莒县羲之书院)

 

齐鲁风20100506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00506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齐鲁风20100506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1——慈母手中线
作者——宋尚明

  五月,是鲜花盛开的季节,走在街头,时有火红的康乃馨映入眼帘。再有几天便是母亲节了。拿起报纸,或者登录BBS,随处可见歌颂母亲的文字和诗篇。“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每当看到孟郊的这首诗,我的眼前便会浮现母亲慈祥的面容,她就是这样一个普通母亲的典范。
  小时候,我们身上穿的衣服,脚下蹬的鞋子,都是由母亲一针一线地做成。母亲是教师,平日里工作繁忙,很少有做家务的机会,可是儿女要吃饭,家人要穿衣,哪一样也离不开她。眼看我们梯样的成长着,鞋子小了又小,衣服短了又短,母亲只好利用晚上的时间做针线。记忆中,寂静的秋夜里,桔黄的灯照下,母亲靠在床边聚精会神地飞针走线。在我的枕边脚头,摆放着一只河柳编成的簸箩,圆圆的,浅浅的,盛满了布角线团,尺子刀剪,那时的我不知母亲辛苦,只知从簸箩里找针线玩。
  岁月流逝,转眼姐姐们已经长大,衣服做工也由简到繁,无须说,母亲肩上的担子有多沉重,只知道母亲睡的越来越晚,夏天的单衣,冬天的棉袄,甚至鞋子袜头,每一件的做成,都要让她熬到深更半夜。在那纱线“哧哧”的抽拉声里,母亲的双鬓白发渐生,双手粗糙起来。直到有一天,乡下的街头出现了缝纫店,家人的衣裳可以拿到那里去加工,母亲才不那么辛苦地熬夜做针线了;直到有一天,现代化的建筑,高耸的商业大楼里到处挂满各式各样的时装的时候,母亲才彻底解放出来。
  原本以为,在物质富足的日子里,母亲再也不用做针线了,可是,随着我们兄妹的依次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母亲再次端起了那只存放了多年的针线簸箩。她的几个孙子孙女,从降生到入托,所穿的衣裳,都是母亲亲自缝制,母亲坚持认为手工做出的衣裳有利于孩子的身体发育。她把我们的旧衣裳重新裁剪,缝合成一件件漂亮的小便装,它宽松舒适,轻薄软和,孩子们都喜欢穿它。
  她幼年失去父母,所有的针线活全靠自己摸索着学成。但是母亲做事认真,做工精细,做出来的衣服穿着合体,她曾经总结出一套经验向我们传授,可惜我们都是她的笨儿女,母亲的手艺在我们身上一样也没有发扬光大起来。
  春季来临,是母亲开始拆洗棉衣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母亲就显得格外高兴。她一边悠闲地穿针引线,一边哼唱着“清冽冽地水呀,蓝格莹莹地天……”
  前不久,母亲病了,病中的母亲仍在坚持为她刚满周岁的外孙缝制斗篷。望着母亲那双瘦而粗糙的手,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岁月漫漫,是慈母手中的一针一线,连结起了天下儿女一生温暖与幸福。
  (蒙阴县第一中学)

2——被遗忘的古城
作者——吴书泉

  两千多年前,在渤海之滨有一座古城,它曾经有过一段不寻常的历史。古城到底存在了几百年或几个朝代,现在的只能从零乱的记述和传说中寻觅到一点踪迹。这就是位于沾化县下河乡境内的官灶古城。
  打开《沾化县志》,在清版县志里记录着这样一段话:“官灶城,在城东九十里,接利津界。延袤三十里,遗址宛然,世传秦始皇东游海上所筑。其中古井七十有二,惟台上甘洌。城中有棘,刺皆顺生向上,将之不戾手,俗称‘顺王棘’。又土间一铁柜,相传掘之即隐,少顷复见,或疑此为管仲煎海处,或明代初官设牢盐处,不可考也”。在明代《沾化县志》地图中标注:“近海有久山镇,官灶古城”。按县志所载,官灶古城确实存在过,在沾化古县城东九十里处,也就是今天的沾化县下河乡官灶村一带,传说距今有二千多年的历史,如今这里还保留着许多与古城有关的称谓,如“金殿”、“城墙”等地名。这里曾有过金殿乡,文革期间撤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金殿遗址尚有一片占地几十亩的高土台子,四周长满了荆棘草,据说这里的荆棘毛刺都往上顺生,不扎手,相传此地为秦始皇东游东海时所建,连荆棘都不敢直长刺,害怕扎刺着皇上,惹怒龙颜。又传此城为秦始皇东游之时,命徐福筑灶生火,建造出海船只的劳工城池,因怕劳工逃跑,在城墙下栽种了荆棘,秦始皇下旨让荆棘刺往上长,劳工不敢翻越城墙逃跑,故称之为“顺王棘”。后来,随着抓革命、促生产运动,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们把土台子推平,种上庄稼。从此,人们再也看不到金殿的遗迹了。
  关于官灶古城还有一种传说,此地乃齐相管仲为辅佐齐桓公称霸天下,在这里建设港口,常年屯兵之处,且在这里筑台设灶煮盐兴贸,商客云集,建起城池。在金殿遗址的土中曾有铁牛、铁柜依稀可见,有人掘之,此物立即不见,少顷又会自然显影。民国版沾化县志中记载:“官灶古城中有类似铁矿一片者,俗称呼铁牛或铁柜,亦称金殿。”又载:“九山庄西南有地名旧殿,亦有铁牛铁柜发现期间,相传昔年曾有短谒,上镌‘盐王殿’三字,今已不可考证。查沾邑处九河下游,自古为煮盐之场,此种铁器疑即当年煮盐锅炉之件,经河海变迁而沉溺于土中,年久遂凝为团而耳”。
  我们且不说传说的真伪,历史已经过去二千多年,官灶古城如今难觅踪迹,我们疑惑的是二千多年前,在这片茫茫的渤海之滨,究竟发生过什么?是始皇大帝驾临此地创建了延袤三十余里的古城;还是齐相管仲煎海煮盐之所;还是另有不被今人所知的原因建造了官灶古城?无论是县志所记,还是历史传说,官灶古城确实存在过,而且规模宏大令人难以想象。另外,据记载,官灶村及周边的村庄,大多是明洪武年间外迁来的移民,不过有几百年的历史,官灶古城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远在官灶建村之前,古城历经兴衰已一千多年,官灶村是因古城而得名。金殿遗址,古城墙遗址,尚可考证,铁牛铁柜的传说也绝不是空穴来风,是历史的传承。
  明代曾有诗人云“古城谁筑在荒陬,遗址犹存动客容,草色连天迷望眼,潮头喷血犯渔舟。”可见这座沿海古城在明代时还依稀可辨,神秘的历史不仅仅是我们今天的疑惑,而是几十代人在探寻。今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是后来的移民,对古城的了解知之甚微,甚至早已淡忘。然而,寥寥的文字记述和传说,又让我们不得不去追溯历史。古城为何而建,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古城为何消亡,古城的先民何去?这一连串的疑团我们却不得而知。随着沧海桑田的变迁,古城已被滚滚的黄河泥沙深深地埋没,今天没有多少人了解古城的故事,也许随着时光的流逝,古城的秘密将成为永久的历史不被后人所知,留给后人的只有无尽的猜想和一个个美丽的传说。
 (沾化县国土资源局下河所)

3——家中有个开心果

  8年前,我和优优爸结婚。他是银行营业员,我在单位做宣传,忙碌的工作常常让我们无法提高生活的品质,我们几乎没有精彩的生活。婚后一直多着枯燥乏味却也平凡安稳宁静的生活。
  2008年11月7日,几经波折,女儿优优出生了,她的到来给我们庸常的生活里增添了五彩斑斓的生机,给我们乏味的生活增添了酸甜苦辣的味道。虽然每天都为孩子忙碌着,但一下子觉得生活变得如此美好。刚结婚时,爱人说不急着要孩子,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生孩子简直成了我们的梦想,现在,忙碌一天的他疲惫地回到家后见到女儿就满脸的幸福和欢笑。有一天,他居然像孩子一样幸福地对我说:“以前我常羡慕别人家到处是被小孩撕破的小书本,现在咱家也有了很多这样的小书本,真好呀!”他还常常把“家有千金是福气”这句话挂在嘴边。
  上班时会路过学校县一中,每每看到那些高中生悠闲的从我眼前走过的时候,我都会有莫名的怅然,那种安逸闲适的生活于我似乎久远得犹如前世。因为忙碌占据了我的全部生活,每天被工作中的琐事纠缠,但回到家把优优抱在怀里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欣慰很快乐。我常常贴在她的小耳朵根对她轻轻地说:妈妈爱宝宝,宝宝爱妈妈,此时的小优优总是静静地沉浸在妈妈轻轻的爱抚中。
  优优快一岁半了,很听话,每天都乖乖的,会说简短的的词句,还认得“大”、“小”、“红”等很多字呢。她从不大声哭,每次哭的时候都是眼圈一红,小嘴一撇,眼中委屈地掉出一串串珍珠,像个会伤心的大孩子。优优八个月的时候,在地垫上玩,她顺手去摸床底下的一个插座,她爸爸就凶巴巴地训她:“不许摸,有电”,她就那样委屈地哭了。从那以后,优优在地垫上玩就真的再也没有动过那个插座。
  优优是个爱笑的孩子,更多的时候家里总是洋溢着她的笑声。她喜欢跳舞,总是在音乐响起的时候,一边举起左手过头顶,一边右手弯在小腰,像个笑茶壶似的,转圈圈,不转了就舞动着小身子跟着节奏扭来扭去。优优最喜欢玩猫猫的游戏,奶奶抱着优优站在客厅的窗台的外边,优优爸一边说“藏起来了,藏起来了”,一边躲到客厅门外边,然后,慢慢地露出头,快速地跑向优优,此时高兴的她真像个小兔子,活蹦乱跳,那笑声如银铃般响彻每个房间。反反复复几次下来,大人都累坏了,她这个小家伙儿的情绪倒是越来越高涨,想把她从窗台上弄下来实在太难了。
  这个小开心果的笑声总会灌满家中的每间屋子,让这个家多了欢笑多了阳光多了温暖。
  (平阴县国土资源局)
4——落叶归根读季老
作者——许忠芹

  古代的临清依靠漕运而成为京杭大运河上的码头重镇,素有“繁华压两京”、“富庶甲齐郡”之说,悠久的运河文化,造就了很多名垂千古的人物。自童年时期就知道北大有个教授叫季羡林,是临清老乡。那时我还小,对季老的感觉还相当的模糊,只知道他是我们临清的一个大名人,并无更多印记。直到有一天,时任政协主席的父亲说是有公事去北京拜访季羡林,才让我感知了这是一位学贯中西赫赫有名的泰斗。在2001年8月份的一天,我在电视和报纸看见一位身体瘦长秃顶白发精神矍铄的老者回乡扫墓的报道,才认识了季羡林。季羡林成为临清人民的骄傲,而我也感到身为季老的同乡而无比的欣喜。
  2009年7月11日,北京传来季老逝世的噩耗,令我大为震惊,唏嘘不已,内心的沉重与压抑难以释怀。7月14日,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带上女儿,手捧黄菊,满怀崇敬地走进“季羡林资料馆”,悼念这位布衣学者、一代鸿儒。这里是临清人民为季老设置的灵堂,正堂悬挂着“沉痛悼念季羡林先生”的横幅悼词,两边分别挂着“季老,一路走好”和“季老,家乡学子永远怀念您”的黑幕挽联。灵堂内摆满了各机关、单位、学校,乃至外地人士等社会各阶层敬献的花圈和花蓝。季老的灵前花团锦簇,摆放的花圈排满了屋里屋外,整个灵堂显得庄严而肃穆。牵着女儿的手轻轻走近季老的灵前,鞠躬致敬,献上几枝盛开的黄菊花,默默表达我们的哀思,致使懂事的女儿从我凝重的表情上得知这是一位深受尊崇的长者。
  馆内还展出了季老的珍贵文物资料,我便带着女儿逐一细细阅览。当目光触及到橱窗里的部分书写稿时,那手稿上勾勾划划的笔迹浓密而清晰,书页的空白处还标有注解等字符,由此可叹季老对学术研究的态度是多么严谨而细致!走进“书籍展厅”,目睹着橱柜上那一排排罗列整齐的图书巨著,我不禁惊呆了,从没有见过那么多的书籍,甚至连翻译作品的书名都读的绕舌。更没有见过上面的文字,那仿佛天书一般的墨痕,不知道是哪国的文字。我在垂叹自己见识浅短的同时,暗暗对季老有这么多的辉煌卓著惊叹不已。才隐约地懂得国人赋予他“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三冠加身的含义。心里不断地猜疑着,这是怎样的一位老人,他的精神世界可以如此的富有!
  从展出的书籍中可以看出,季老的学术研究已达到文化领域的巅峰。与此同时,我还了解到,季老从十几岁直至耄耋之年,八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笔耕不辍,写下了大量的散文作品,出版了多部散文集,是位真正的散文大家。想来季老已至九十多岁高龄,每天清晨4点就起来写作或搞科研,成为燕园里燃亮的第一盏灯,这种“创举”,也成为北大独一无二的美谈。于是,闲时喜欢看书涂字的我,书桌上多了一本《季羡林散文精选》,想跟随季老的人文走笔,了解他的内心世界。细读他的散文,文字以淳朴、隽永、平易、深邃为基调,作品朴实无华,无论是咏物、忆旧,还是叙事、写景,笔痕中流淌着一种自然平淡的真情实感,字里行间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
  在一个轻风拂面的春日,怀揣着季老的断章墨迹,我走进了他的故乡——临清市康庄镇官庄村。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村,已至于在康庄镇的主干道上险些找不到通往官庄的那条小路。透过车窗,我看到这是一条新修的柏油路,笔直而平整,两边的房屋粉刷的很整洁,已然不是季老笔下那条“路是土路,高低不平”的旧貌了。看到这,我不禁暗想,这也许是为迎接季老回归故里而特意修整的吧。单凭路边构建的民居状况来猜测,这个村子的生活条件,我个人感觉不算很富裕。在村中一空地处下车,徒步去参观季老的家。沿途一片乡村景象进入我的视野,在高低错落、大小不一的民宅中,还夹杂着几处低矮破旧的砖坯房,这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的脑子马上转换出季老文章中描述他家的样子:一个破破烂烂的篱笆门;一座简陋的屋子;屋后一个绿苇丛生的大坑。或许是我心里早把季老的文字“先入为主”了吧,于是就按照他写的场景去“对号入座”,目光只搜寻那些残破的旧房子,猜想着哪一座才是季老的家呢?当行至一处较新的白墙青瓦仿古建筑的宅院时,听同行的人指着说:这便是季老的家。我站在门前诧异了好久,反复打量这所房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门前分明悬挂着由当代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亲笔书写“季羡林故居”的牌匾。由不得我疑惑,这正是季老的家。
  这是座为季老修葺一新的故居。故居大门坐西朝东,院门不很宽大,是典型的山东乡间民居的形制,迎面影壁上书写着一个大大的“福”字,大门北侧是二进院门,里面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小院子,北房五间、东西厢房各三间,正房内摆放着旧式的八仙桌椅,墙上挂有几幅字画,卧房摆放着几件古式的家具。院内的三棵枣树都很粗壮,高高的枝杈已超出房顶许多,是由季老的祖辈种植的,距今已有一百余年的历史。或许是春光还不曾爬上枣树,粗疏的枝干还没长出叶子,光秃秃的,很落寞地站在院子里。我用好奇且审视的目光看着这崭新的房子、旧式的家具、苍老的树,不明白为什么是这种格局。便主动询问起季家的状况,据村里的知情人士面带遗憾地说:原来的老房子早已不存,现在的格局是完全按原来的老房子重新修建的;屋里的古式家具和字画都不是原物,是从民间收集而来,按照古式摆放进行布置的。呜呼哀哉,原来如此!季老文章中的“家徒四壁”,以及多次提到的“简陋的房子”、“贫困的家”,只能永远地停留在他的回忆录中了。历史的风云悄然改变着故居的印记,也许唯一能熟知宅院旧事的,只有院内的这三棵百年枣树,成为现在故居中据有神秘色彩的一笔。或许也只有这三棵百年枣树能够不离不弃,始终坚守老宅,默默吐露着不为人知的过去。
走出故居,屋后的确有一个大坑,只是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透过苇丛的疏稀处,闪亮出一片水光”的大坑,而是置换成现在的“废坑一片,荒草丛生”了。看得出,这是村内一个废弃多年的大坑,坑里长满了荒草树林,即便到了晚上,也很难看到季老笔下“那个故乡的苇坑和水中的小月亮”。时过境迁,当年晌后坑里戏水的孩童已然不见了踪影,今天的苇坑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绿苇丛生的大坑”也只能出现在季老的文字中了。逝者如斯,可叹这遗失的岁月里,能留住的也许只是一段华发苍颜的记忆。
  沿着村内的一条小柏油路西行,不远处就走到季老的墓地。大门上“季羡林憩园”的匾文,以及两侧“集群贤大成学贯中外、承历代师表德合古今”的对联,是由当代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的。大门两边松柏环绕,苍翠欲滴。进入憩园,首先进入眼睑的就是一尊“季羡林先生”的汉白玉雕像,广场两侧设有碑林及两个荷花池塘。我知道,季老一生喜欢荷花,朗润园里的“季荷”不知陪季老度过多少愉悦的时光。如今,家乡人民在憩园内留一方清塘荷韵,让香远益清的荷花永远陪伴左右,想必季老是欢喜的。荷池边,还种有海棠和玉兰,这也是季老较为欣赏的花,但愿花的缤纷不只芬芳在文字里,还要盛开在他休憩的地方。由此可见,家乡人民在为季老修建憩园时的用心良苦,乡情至深。或许是真情感动了天上的花神,在这个百花还不曾觉醒的春日,我偶然看见憩园里一棵玉兰树上的玉兰花在阳光下竞相开放,让我欣喜至极。原来花知人意,早就笑脸迎接季老的归来。
  憩园中分别埋葬着季老的祖父祖母和父亲母亲,季老及夫人安葬在父母亲的坟墓旁边。季老自六岁就离开了母亲,回乡聚少散多,致使他在记忆里,“母亲没有一个清晰的面貌,只有一团迷离的面影”。这对深爱母亲的人来说,是多么地悲哀!而多少次在梦中与母亲相见,却哭着醒来,又怎能不让人心痛?试问:哪个孩子不依恋母亲,哪个游子不眷恋家园?离开母亲离开故乡使得季老抱恨终天,成为他心中“永久的悔”,永远的伤!想起几年前回乡扫墓时,年已九旬的季老仍然跪倒在母亲墓前,以这种最虔诚的跪拜为母亲磕上三个头,令所有在场的人无不感动。在弘扬孝道的今天,在跪天跪地跪父母的父老乡亲面前,季老的这一跪又表达着对母亲怎样得一种情怀!就是这一跪,季老在《故乡行》一文中写出了自己当时的心愿:“娘啊,这恐怕是你儿子今生最后一次来给您扫墓了,将来我要睡在你的身旁!”季老已九十多岁高龄,想来大归之期不远矣,即使生前不能陪伴母亲,死后也要侍奉母亲,恋母情结可谓感动天地,这也使得国人最崇尚的孝道在季老的身上充分得以体现,再次为孝贤子孙树立了楷模。今值清明时节,季老的骨灰运回故里安葬,实现了“睡在母亲身旁”的生前遗愿。若季老泉下有知,可以无悔无憾了。
  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春日,我同前来凭吊季老的人群一样,面色凝重,却心态释然。市政府筹资二百万修建了季羡林故居和憩园,作为家乡人民及社会各界景仰缅怀季羡林先生的永久性场所,以期永怀先生之德。如今,虽然是季老的部分骨灰安葬憩园,但是作为家乡人能够看到在外多年的游子魂归故里,以及爱母情深的季老能够朝夕相守再续母子前缘,足矣!正所谓:落叶归根。愿家乡的厚土抚慰归乡的倦体,愿季老的灵魂在母亲的怀抱长眠安息。我环视着这个宁静的世界,默立碑前,口占一绝,以表哀思:
  几度徘徊在异乡,无言泪眼痛愁肠。
  今朝魂化清明雨,相伴双亲梦以偿。
   (临清市国土资源局)
5——参观临沂监狱有感
作者——吴清资

 2010年4月20日,临沂市国土资源局组织本系统在职科级以上干部到临沂监狱接受警示教育,自2006年至今,该项活动已连续坚持五年

   年年有人步前尘,
   一入此间悔恨深。
   冷月寒星映铁窗,
   回首往事几惊魂。

   心比明镜不染尘,
   更宜珍惜自由身。
   薪俸虽薄人民供,
   誓做奉公守法人。

   郯城县国土资源局

6——我爱我的家
 □ 林庆国


我爱我的家
家里有妻子儿子
还有我爸和我妈
妻子贤惠孝顺
儿子考试得A+
爸妈心情舒畅
家中开满鲜花
 
我爱我的家
结束一天的劳累
推却不必要的应酬
我要赶紧回家
推开屋门的那一霎
迎面而来的是
父母妻子的笑容
还有儿子稚嫩的声音喊爸爸
 
我爱我的家
家里有数不清的唠叨
却有着无尽爱的牵挂
家是我温馨的避风港
家让我疲惫的心情放个假
家里不用带着虚伪的面具
家里也可以开心得乐开花
家里父母逗着孙儿笑哈哈
家里我的爱尽情来抛洒
 
我爱我的家
无论我走到海角
走到天涯
我的心永远系着我的家
那里有父母妻儿无限的牵挂
那里是我生命中最高的铁塔
那里是我心中永远冲不垮的堤坝
让我们大家都行动起来
让我们永远都爱我们的家
祝愿你我他我们大家的家
永远平平安安
兴旺发达

 茌平县国土资源局信发分局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