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00715见报稿  

2010-07-15 12:27:36|  分类: 2010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青岛 胶南琅琊台 廊亭    阿文/摄
刊头题字—— 李坤(肥城市胡屯鑫国公司)

 

齐鲁风20100715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00715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00715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00715见报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1——外婆的小木箱
作者——王玮

  外婆去世时,我没能守在她身边。后来,母亲跟我说起一个细节。外婆临走的时候,说不出话,直直地看着她,用僵硬微屈的手指,指了指炕席,指了指木橱上那只油漆斑驳的小木箱,又指了指三个舅舅。母亲明白了外婆的意思,掀开炕席寻找,在麦秸草中找到了一把小钥匙,用它打开小木箱,发现箱中有一扎“毛票”。母亲拿起数了数,有一百四十多块钱,当场均分给了三个舅舅,分完,外婆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静静地合上了眼睛。母亲说这个细节的时候,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说完已是泣不成声了。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住外婆家。因为我嘴馋,而我家又太贫寒,一年到头吃地瓜面或玉米面饼子就咸菜。外婆家劳力多,粮食不缺,时不时地还能吃上白面馍和肉炒菜。每次去,外婆总是变着法儿给我做好吃的。我印象最深的是让肥肉“咬”着的那次,具体是多大年龄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外婆打开小木箱,手在里面舞弄着。我好奇地问,姥姥你找什么啊!外婆笑呵呵地说,找钱啊!今天咱们蒸肉吃,犒劳犒劳你这个小馋猫。我要爬上橱去看,外婆不依,说小孩子不能看,里面有吓人的东西。她锁上箱子,将拿出的钱又点了一遍,全是毛票和分币。外婆上集买了两斤肥肉,用白面、八角和花椒叶拌了拌,蒸了一钵子。外婆给我盛了满满一碗,说,先尽着你吃。我接过来,狼吞虎咽地扒了下去。当时觉得那蒸肉味道好极了,吃进肚子里格外舒坦。但过了不久,就感到一阵阵地反胃起来,头晕眼花,坐立不安,老想吐,却又吐不出来,那滋味真叫难受。外公说,八成是叫肥肉“咬”着了。外婆听了,赶紧领我去卫生所看医生。从那以后,我二十多年没动过肥肉。
  小舅曾告诉我,我两岁起就常住外婆家了。那时的我白白净净,模样俊俏,很叫人喜欢。但胆子很小,每晚都得外婆搂着才肯睡觉。小舅还说,我特别害怕一种叫“呜”的东西。每当我半夜哭闹的时候,外婆就说,别哭了昂,再哭就把“呜”招来了。我立刻就不哭了,并使劲往外婆怀里钻。我缠着外婆问“呜”长得什么样子,住在哪里。外婆说,“呜”长得可吓人了,红眼绿指甲,拖着掏灰耙,端着小黑碗。白天就在橱上那个小木箱里睡觉,晚上出来专捉不听说的小孩吃。从那以后,我对那只小木箱格外关注,它大约二尺来长,半尺多高,涂着褐色的漆,用一把黄铜锁锁着,肃然地座落在那里,很令我畏惧。但外婆不害怕,我常常发现她用身子遮着,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箱,双手在里面忙活一阵子又锁上。外婆说是给“呜”挠痒痒,这样它才不出来伤人。长大后我才弄明白,所谓的“呜”其实是风的声音。外婆一时想不出用什么吓唬我,听见窗外有风呜呜地刮,便随口说了这个对我具有神奇效果的东西。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一直很瘦,脑后的头发挽成一个圆圆的小髻,用黑色的发网包着。一年四季穿着偏襟上衣,扎着绑腿。一双缠过的小脚像两瓣莲花瓣儿,但还达不到“三寸金莲”的标准,否则外婆可能会嫁到一个更殷实的人家。我的外公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但脾气比较暴躁,外婆和他的子女稍有不是,他便拉开架势,要打要骂。每逢此时,外婆便借故把子女们打发出去,自己则一声不吭地闷头做针线活,因而一直未出现真正的打架场面。
  外婆一共六个子女,三男三女。外婆常说自己是劳累命,要操劳一辈子。年轻时自不必说,老来仍不得空闲。那时,我的三个舅舅有四个孩子,且年龄差距不大,全由外婆带着。直到现在,我每想起外婆眼前就会出现这样一幅画面:炎热的午后,外婆坐在自家墙外的大柳树底下,四个孩子,外婆背上背着一个,胸前抱着一个,她面前还有一个竹片做的小摇车,车里一头坐着一个,正哭闹不休。外婆一只小脚勾住车子,边摇边哄着,汗水打湿了头发,顺着脸颊往下淌。树上的知了此起彼伏,聒噪不休……孩子都能下地跑了,外婆就挎着篮子带着他们到处转悠,挖野菜,拾麦穗,拣垃圾卖钱。那时东西便宜,一斤废铁卖8分钱,买支冰棍3分钱。外婆用卖垃圾的钱给孩子们买零食,剩下的就锁进那只小木箱里。
  外婆不识字,也没有别的爱好,惟对那只小木箱钟爱有加。每当在箱里忙活的时候,就一脸的满足之情。那时,我并不知道小木箱在外婆眼里的分量,后来才得知那是她的陪嫁。外婆像青春少女打理自己的私人日记一样,那么的小心在意,每天都要擦拭一遍,不使沾上灰尘。特别是当得知那一百四十块钱是外婆攒了一辈子的积蓄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模糊了双眼。
  我觉得,小木箱里装着的不只是外婆的积蓄,还有她对亲情和爱情的记忆,她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以及她的所思,所想,所感都在里面了。
  多年后的一天,好像是给外婆上坟的时候,我曾向大舅问起那只小木箱的下落。大舅说,那是你外婆的心上之物,我们不敢留,让她带到那边去了。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2——这个深爱我的“男人”
作者——苟敏

  男人大我三十岁,很小的时候就和他住一个大院。
  男人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没了爹娘,跟着哥哥嫂嫂生活,或许不甘寄人篱下,十七岁时便参军当了兵。后来,男人转业落户在这个小县城,有了稳定工作,娶了妻生了子。
  男人很勤快,记得那时下班回家,经常忙里忙外的帮妻子干家务,有时候也会逗着他唯一的女儿玩耍。记忆中最喜欢男人吹着当兵时候的口琴,在葡萄树下哄大院里的孩子们,那时我也便会开心的拍着手,跟着他吹的拍子蹦跶。后来,男人便把口琴送给了我,虽然它破的两头都用铁丝捆绑,但是至今,我都把它当宝贝的一样珍藏。
  后来上了幼儿园,就没有时间跟着男人屁股后面去玩,但男人偶尔会去幼儿园接我回家,便也觉得是种幸福的事情。男人对我很好,每次出差总会给我买新奇的玩具,也会给我带漂亮的衣物,特别是那种红色的小皮鞋,从单鞋到棉鞋,对我来说总可以在大院里向小朋友们炫耀一番。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我成了一名小学生,于是,再也不和男人玩了,然后很认真的学习文化,只是有时候不会的问题去请教男人,男人总是很耐心的讲解,而我在男人的敦促下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10岁生日的时候,男人还曾经奖励给我一个时下最流行的自动铅笔盒,直到用到上下两层不在一体的时候才舍得丢掉。在它的陪伴下,长大,进入了初中,却很少和男人交流,天天除了学习就是喜欢在学校泡自习。然而,每到晚自习结束的时候,男人总是会准时出现在我回家的路上,我轻快地脚踏自行车和同学冲在前面,男人却总是慢慢尾随其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论刮风下雨,总是那么的准时。在时间的催促下,我离家去了省城读了大学,男人便会写信来,信里常常提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出门在外,万事小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同学之间要互相照顾,谦让。”唠唠叨叨地嘱咐了五年,总觉得男人是不是也和女人一样有了更年期。
  五年大学之后,回到了小县城,仿佛又和男人很近,细看男人,两鬓牵起了银丝,曾经年轻帅气的脸庞上也留下了岁月的刀痕。闲暇时,会和男人交流很多,比如国家大事,比如炒米油盐的事情,再比如对于人生的看法。会和男人争论,也会很“气愤”的时候给男人一拳,更会高兴地时候喊男人“老头”……,然而男人只有一句话:“这个丫头。”
  就这样,有一天,男人说:“你是不是该找个人嫁了。”我愕然了,难道你“嫌弃”我了。很气愤,于是,照着男人的范本,找到了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小男人”。那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男人乐呵呵的心情下,痛快的嫁给了“小男人”。虽然有丝难过,可是我知道,男人却是很开心,在他心里深深的祝我一生幸福。
嫁人以后,成了大人,理解了男人,理解他这么多年那份深深的爱。说到这里,你能猜出这个深爱我的男人是谁了吗?对了,这个男人就是我那个永远不善言表,永远供我依靠,永远默默付出的老爹爹。
  如今,我只想对男人说:“谢谢你二十七年来对我的养育、教导之恩。爸爸,女儿永远爱你。”
  (垦利县国土资源局)

3——农民 土地 城市
作者——吴书泉

土地·农民

  土地,农民的命。从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刻起,农民就把生命托付给了脚下的土地,这是祖宗留下的最珍贵遗产,先人把土地传承给自己,命运已经注定,农民将用一生的时光与土地相依为命,直到再把它传授给子孙。
  土地,农民的家。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掘起一垄黄土建起的家,农家房舍虽然简陋,却能遮风避雨、驱暑御寒,当需要温暖的时候、当身心疲惫的时候,依偎在散发着泥土气息的家中,心中无限温馨坦然。
  土地,农民的父母。土地用无尽的乳汁哺育着一代代儿女,从不吝啬,也不求回报,博大的胸怀承载着取之不尽的希望,无私的奉献给深爱土地的农民,因为她知道农民只要拥有了土地,生活才能衣食无忧。
  农民,最尊重土地。用毕生的精力照料着土地,呵护着土地,不让土地受到伤害,无论春夏秋冬还是酷暑严寒,日日相伴,把一生的苦甜酸辣、悲喜哀乐深深融进 土地,土地已是生命的另一半。
  农民,最怕失去土地,一旦没有了土地,人生的一切变得迷惘,勤劳的双手不知所为,浑身得劲儿不知所用,似乎寻找不到生命的坐标。农民面对土地流下的是汗,没有土地心中流出的是血。
  农民,终生与土地结下不解之缘。土地,永恒铸就了农民的灵魂。

城市·农民

  城市似乎与农民无缘,因为城乡的差别相距遥远,历史的概念里,农民是耕作者,城里人是受用者,因此,城里人把农民称作乡下人。其实,人们都会知道,没有谁是天生的贵族,祖上三代也是农民,大地上原本没有城市。
  城市越来越漂亮,已看不到裸露的土地,走进城市好像进入童话世界,高楼大厦间有几棵绿树,几块草皮,一湾清水,从此城里人似乎回归了大自然。但是,农民不是生活在幻想中,粮食、蔬菜要靠春夏秋冬四季的孕育,生长在土地里。
  农民原不想离开土地,是生活所迫才进城打工,似乎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尊严,在高楼大厦间寻找生存的希望,他们不需要过得好,只希望能过得去,只要被人理解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也许平凡的生命不会创造奇迹,但是农民也有尊严。
  农民建造了城市,城市里却没有其立足之地,因为城市不是农民的生息之地,高楼大厦上不会长出小麦玉米,水泥路面上不会结出地瓜花生,农民的归宿是土地,千百年的历史,也许不能改变,城市、农村永远有不同的含义,相距依然遥远。
  也许,有一天没有了城市和农村,没有了城里人与乡下人之分,人心回归自然,生命的奇迹真的改变现实。(沾化县国土资源局下河所)

4——麦熟的香气
作者——李逢波

  刚从家里回来,身上带着麦熟的香气,还有枣花的芬芳。
  在家就是烤麦子,煮麦子,剥麦粒吃,圣经上说:劳力的农夫理当先得粮食。我这个伪“劳力的农夫”居然也能先得到粮食,只是因为我是来自那片麦地,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有种象年轮的东西记载着每一年的粮食的品质。
  家里的那棵枣树开了一院子的香气。树荫遮盖了大半个院子,引来无数的蜜蜂来采蜜,晚上在院子里凉快,闻着那淡淡的香气居然觉得那种香气明明是自己身上挥发出来的。
  跟邻居们谈着收成,谈着土地,感受到了圣经上说的“谦卑的人必承受地土,以丰盛的平安为乐”。白天看到他们衣服上的汗渍,头发上的麦芒,亮澄澄的肌肉和脸上的微微的倦意,感觉原来付出和回报第一次隔的这么近,仿佛只隔着镰刀的距离。谦卑的他们也许不知道他们每一粒粮食目的地,但他们最熟悉他们每一粒粮食的来历,经过双手时候的感觉。那是种谦卑的满足,丰盛的快乐。
  回到以前那个久违的理发馆,儿时曾经有个梦想就是在那个理发椅子上好好睡一觉,不过还是没有实现,理发馆以前的那个土炉子已经拆了,现在用了个铁的,不会再发出以前那种兰兰的烟气了。 那种烟气曾给我很多的童年乐趣。
  只可惜物是人非,童心未在。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雪野旅游区分局)

5——繁花满眼纸上春
——戴月书法艺术赏析
作者——张成

  铁划银钩笔力健,
        开阖有度识见真。
  顾盼生姿造妙境,
        繁花满眼纸上春。
  这是我见到戴月书法的印象。
  戴月出生于济南市历城区的一个翰墨世家。早年得著名金石学家徐鹤年启蒙,先从颜柳入手,略领其意,后宗二五,渐识其法。稍长又习魏碑,得著名书法家武中奇指导,日益精进。随着对古代书法的心慕手追,上世纪80年代,戴月又对金文书法产生了兴趣。
  金文,又称“钟鼎文”、“吉金文”等,是对现在能见到的最早文字--甲骨文的进一步改造和升华。其笔划线条直中有曲,曲中见直,粗中有细,刚中见柔,屈曲环绕,如枯藤挂树,表现出流动的韵律和起伏的弹性。其章法则参差错落,但行列有序;字字独立,但互为照应。数十字、数百字字字行行连为一体,既一线穿珠,又锦团簇拥,构成一幅完整画面,表现出稳重、端庄、典雅的和谐之美。现代美学家宗白华说:“我们要窥探中国书法里的章法、布白的美、探寻它的秘密,首先要从铜器铭文入手。”“中国古代商周铜器铭文里所表现的章法的美,令人相信传说仓颉四目窥见了宇宙的神奇,获得自然界最深妙的形式的秘密。”
  戴月在对金文资料进行了大量的考索之后,避开了唐人李阳冰、清人吴大澂等大篆名家,直接研究自己搜罗颇富的金文拓片。为了增加自己的古文字学养,他又投师著名学者、书法家蒋维崧先生门下,得到了先生的精心指点。由此,他从《说文解字》入手,悉心钻研训诂、音韵等知识,辨析源流,由象追神,不断拓展了自己的金文书法用字领域,初步做到了蒋先生提出的用字准确、体势一致的要求。随着造诣的日益提高,他还出版了《戴月金文书法字帖》和《金文的识认与书写》两本书,在书法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著名书法家魏启后先生曾评价戴月的书法是“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的确,观戴月的金文书法,无论是宏幅巨制,还是条屏斗方,都率真舒展,行笔流畅自然,布局疏密有致,于简练中见古朴,于刚劲中见情趣,宛然窥见了金文真相。如他的作品《和为贵》,三个字相互嵌合,浑然一字,而整幅作品看起来又如一幅画,构思极为精巧。而他的行书与篆刻,则时豪放时婉约,风格多变,相辅相成,显示了深厚的传统功底。
  戴月不仅写一手好字,对现代刻字艺术更有较深造诣。现代刻字艺术上世纪40年代中期兴起于日本,我国刻字艺术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刻字艺术发展很快,到目前,国际刻字艺术展已举行了八届,我国全国性刻字艺术展已举办了五届。刻字艺术在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也已经发展起来。戴月继2002年入选全国第四届刻字艺术展以来,2004年又幸运地入选了全国第五届和国际第八届在福建鼓浪屿举办的刻字艺术展。
  近年来,戴月多次举办个人展览,活跃于国际、国内书坛。2002年5月赴日本东京、大阪、京都等地参加了庆祝中日建交30周年书画交流活动,2005年6月,又去韩国水原市进行书艺交流和办展,均引起了轰动。
    (戴月,字子越,1948年生于济南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协理事兼刻字委委员,山东画院高级画师,济南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稼轩书画院院长。济南市政协委员。其书风豪放与婉约、雄浑与精巧交相辉映,含蓄中透出一种隽永的力量。出版有《金文的识认与书写》、《戴月金文书法字帖》)
  (《联合日报》社)

6——友谊地久天长
——怀念林润生同志
□ 刘继文

翻开这部新书,
散发着油墨香。
读着你的诗篇,
你仍然在我身旁。

《浪花与足迹》,
是你生命的乐章。
你的诗歌鼓舞着我,
我曾与你和唱。

你说咱俩的性格相辅相成,
我说咱们有共同的爱好和理想。
我们互相帮助、互相鼓舞,
深厚友谊地久天长。

我们的歌还没唱完,
你就突然退场。
我彻夜无眠,
为你心痛泪淌。

深切怀念你呀!
我的好兄弟、好榜样。
你的诗将陪伴着我,
还有你的书信和文章。

       作者自注:今日收到艾宪森总工程师主持出版并亲自寄来的林润生的诗集《浪花与足迹》。读后,写此诗以怀念好友林润生同志。
  2010年5月16日夜-晨。


7——林润生刘继文唱和诗选

访 友——林润生
一双微笑迎到家,室内眼饱庭外花。
熊熊炉火驱寒意,暖暖香茶辞劳乏。
对酒漫谈叙今古,吟诗赞颂我中华。
妙龄结交鲁中谷,至今白发未添瑕。
     1978年10月27日於平度店子村到大队开会,带年轻朋友刘育生访刘继丈和曲和英两口子。会议尚未结束继文去济南出差未归,便将诗稿交给曲和英。继文归队后见到诗稿给回了一首。


答润生——刘继文
  余自济返高,君已归,拜读大作不胜欣喜,故步其韵而答之。
挚友新朋到余家,尽扫寂莫笑声哗。
屋外潇潇寒风过,室内蒸蒸热气发。
论诗畅谈评今古,对酒高歌颂中华。
铭心至交十八载,更喜今朝又添佳。
   1978年11月19日


胶东春行——林润生
绿涂杨柳麦苗青,公行胶东沐春风。
清空万里银鹰舞,沃野千倾铁牛耕。
莱阳梨花绽香蕾,福山苹果叶未盈。
更喜掖县山河秀,碧海雪峰伴新城。
  1980年4月30日於平度园艺场。
        胶东地区粉子山群地层考查工作结束,返回驻地——平度园艺场。这一活动有包括大队地质科刘继文在内的一行七人,历时七天,成果颇丰。沿路风光使人陶醉。提笔成诵并寄继文。继文复五言一首于下:


胶东踏勘记行——刘继文
 踏勘进胶东,适逢梨花香。
 跋涉数百里,揣阅古苍桑。
 层层皆诗篇,步步尽文章。
 欲书恨笔拙,冥思对灯光。

致友人——刘继文
离高至烟一年整,而今重返山野行。
有风有雨寻常事,亦张亦弛乐轻松。
虽说新区风光好,不及旧地故人情。
待到他日相见时,与尔举杯庆重逢。
  1986年11月9日好友刘继文来信


回友人——林润生
挚友别离一年整,难叙满腹思念情。
说说笑笑寻常事,坎坎坷坷路难行。
天性耿直难作假,心中委曲向谁倾。
若是你我相逢时,长夜不眠到黎明。
  1986年12月5日给刘继文的回信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