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00906发稿  

2010-09-06 10:57:08|  分类: 2010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济南历城柳埠神通寺山门  阿文摄
刊头题字——张捷军(济南影潭文学书画院)

 

齐鲁风20100906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00906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00906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1——大美的天地
       作者——雨兰

        盛夏季节,烈日炎炎,最美的事莫过于看荷、赏荷了。
        赏荷、看荷,在济南,有不少好去处,而最负盛名的,就是遥墙的万亩生态荷花园了。那里可真是荷的国度,荷的世界,济南地理上一片绝美的版图。
       是的,这是多么绝美的胜景,大美的天地,在遥墙的万亩生态荷花园。放眼望去,满塘满塘的碧叶,满塘满塘的清幽,满塘满塘的清芬,让你的心肺都舒畅、通透起来。青碧的荷叶,大如盖,小如半月,高低错落,层层叠叠,绿得又素朴又奢华;各色各样的荷花,淡粉,粉红,大红,朱红,粉黄……她们安静地开,羞涩地开,任性地开,开出了让你说不尽看不厌的千姿百态,风情万种。真是处处“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美轮美奂,美不胜收。不时有微风吹拂,荷花粉脸摇曳生香,碧绿的荷叶半卷,这样的美景是文同笔下的“金红开似镜,半绿卷如杯”,还是多情的江洪心中的“碧叶喜翻风,红英宜照日”? 那些并蒂的荷花,可不正是隋人杜公瞻《咏同心芙蓉》诗里的“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色夺歌人脸,香乱舞衣风。名莲自可念,况复两心同”?不同品种的荷花,犹如不同性情的女子,有的美得妖娆,有的美得恬静,有的美得泼辣,有的美得含蓄……但无不典雅大方,清新脱俗。轻轻闭上眼睛,是不是可以听见满塘荷花娇欲语?我默默地想。
       还有睡莲。也是满塘的睡莲,满塘的恬静自在清爽。睡莲是我所最倾心的,她们一朵朵,那么小巧,那么恬静,那么安然,古典而温润,她们是开在我心里的一盏盏芳香的灯。
        塘边,是依依的垂柳,长长的柔柔的绿丝线,和荷塘里的绿荷红蕖,绿意相连接、美景相连属,美得相得益彰,美得和谐自然。
       十里锦香看不断。清幽的荷叶香和荷花香,氤氲成一种清气,那么宜人,足以沐心养肺,也足以安神慰魄。无论是在观荷亭里小坐,静静感觉满池荷香入心入肺腑;还是在荷池间的草径上懒懒地闲步,;无论是在岸边闲闲地远观,还是在典雅的木栈道上漫步,与荷花亲密接触,细细品赏荷花的丰姿,都是那么心神清爽,愉悦惬意。
       因为荷的出淤泥而不染,荷被人们赋予了高洁的品性,荷也成了君子高士的象征,与文士、画家的渊源不断。咏荷爱荷的诗文名篇,源远流长,举不胜举。不仅如此,荷与佛教的关系更是因缘殊胜,更为密切,莲花简直就是佛的象征。佛祖所坐称“莲花座”,佛教徒的双手合十礼,也有了莲花的寓意:左手淤泥,右手莲花,被称为“莲华合掌”;佛教徒结跏跌坐的姿势,称为“莲花坐势”;佛教所宣传的西方极乐世界,比作清净不染的莲花境界,称为“莲邦”;《阿弥陀经》描写的西方极乐世界的情景:“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池中莲花大如车轮。”称佛国为“莲花国”;佛眼称为“莲眼”;阿弥陀佛为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代表妙观智察的智慧,又称为“莲花智”……天下的花花草草何其多,为什么独有荷花被佛祖青睐,与佛结缘?原来,这与佛教的发源地印度有关,荷花是印度的国花,印度的文学作品特别是民间文学作品中,莲花都是美好、善良、圣洁、宽容大度的象征。再就是,莲花的品格和特性与佛教教义相吻合。
      但,荷,又是亲切的、素朴的。她对生存的境遇要求并不高。一片安静的水塘,就足以让她安身,自自在在地生长、繁衍。说起来,从童年时代起,荷就是我的老朋友了。记得小时候,村子外有好几处水塘,夏天一到,每个水塘里都密密地长着青碧的荷叶,高低错落,煞是好看,那盛开着的、半开着的粉的、红的荷花,美得实在超凡脱俗。炎炎夏日,从荷塘走过,便有一种清幽之气沁人肺腑。站在荷塘边,整个的身心都是清爽的,不忍离去。也总有小孩子顽皮,不顾大人责骂,冒着湿衣湿鞋的风险,折枝大大的荷叶,还要保留一段长长的杆,小手高高地举着,就是一把漂亮又清爽的太阳伞;有的懒得举着,直接就扣在头上,那就是清香凉爽的遮阳帽了。有几年时间,我家搬到小河边住,在河滩里辟了一块水塘,养了一塘荷花。荷的生命力很强,也很沉静,前几天水面上还不动声色,过几天再看,她们就蔓延出一大片美丽的青碧。赏荷、品荷、听蛙鸣,便成了那一段时间的赏心悦事。现在想起来,依然美好,令人怀念。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流连在遥墙的万亩生态荷花园,这满塘满塘的清幽不说话,这满塘满塘的清芬不说话,这满塘满塘的清风不说话,我,也不想说话。只是在心里一遍遍默诵着李白的诗句:“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秋花冒绿水,密叶罗青烟。秀色粉绝世,馨香谁为传?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结根未得所,愿托华池边。”
  (省建设厅报社)

2——善良与文明同行
       作者——魏修良

       近日,拜读六六的大作《善良是一种传染病》,不禁被吓了一跳。善良怎么是病,又怎么是传染病呢?我倒觉着善良是一味药,一味良药、补药、滋养文明的药,可以救人的药,能够净化世界的药。
      在六六的文中尽管写的是新加坡人的友善,像“刚到新加坡是人生地不熟,经常问路,每次被问的人都恨不得亲自带我去,也真有送我到目的地的。孤身在外,一有困难,不用张口就会有人主动上前来帮忙。下雨的时候我没带伞,几次被人邀请共打一把,伞不大,分享的却是温暖。”写得让人感动。但是比比近期媒体上报道的感人故事,谁又能说不是一种可贵的善良在建构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呢!
       洪水见真情,灾难见精神,细微之处更体验出一颗颗善良的心。
      洪水冲垮村庄,上游的人被冲到下游。下游的楼房已经水漫三层。楼上的人趴在窗户上,扔出了绳子,伸出了杆子,吆喝着水中漂流而下的人,“抓住!”“快拉上来!”感人的场面让人动容。
      这种善良的举动,不仅体现在洪水灾难面前。在日常生活中,同样比比皆是。
      其实,中华民族才是缔造“善良”一词的鼻祖。孔子的“仁义礼智信”的精髓不就是一个“善”字吗?“百善孝为先”,又传承了多少代呢?
      当然,作家六六之所以在文中发了这么一通感慨,想必是有对个别国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意。
      的确,在国人中真有一些不善良不友善不文明的行为。像某市报发的一组不文明的照片,用“只剩一只手的孩子”、“只剩一只耳朵的老鼠”、“人民大街一只被偷的垃圾箱”,形象的反映了街头、公园的一些不文明的现象。在我看来,这倒真是一种病,既不善良,也不文明。如果这种行为多起来,那倒真成了一种传染病。好在编辑在发表的时候用了一个很好的名字《街头“文明”看过来》,既是提醒,又是警示,更是一种导向。泱泱大国,芸芸众生,几千年的文明传统,堂堂文明古国怎么能容得下这些不友善、不文明的现象存在呢?
      再看一看中央电视台正在连续播出的《身边的感动》,那一桩桩一件件细微的真情的感人的反映普通老百姓的故事,怎么能不让我们怦然心动肃然起敬呢?还有大江南北,社区广场、小区公园,善良的行为,文明的行动,不是比比皆是吗?这才是中华民族所应有的善良和文明。较之其他任何国家都有不可比拟的善和好。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用外国的善良、文明来反衬我们的不善良、不文明。仔细的观察,认真的思考,我们的善良和文明不比他们少。在洪水中,那一根杆子,一条绳索,就可以将飘流而下的素不相识的人们救上岸来;一条小船就可以在湍流的河水中救出一家人;为了下游不被洪水冲垮,毅然炸掉大坝,这种善良不正是国人的传统美德吗?中华民族正是因了这种传统美德才坚不可摧,再大的灾难都不可怕,都可战胜。
      让我们再回到六六的那篇文章,“以前我总是行色匆匆,根本不会多看一眼周围的人。现在我学会了放慢脚步,学会了关怀。比方说主动快走一步拉开商场的门方便身后的人进来,比方说过天桥的时候帮助带小孩的母亲抬婴儿车,比方说把行李多的外地人送到车站。这一切,是我在报答别人曾经给我的帮忙,希望这样的感动像长青树一样经久不衰。”这倒是我们应当提倡和坚守的一种善良而又文明的操守。
      从细节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善良和文明就会同行。那么,我们每个人就会成为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文明的、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我们的民族就会永远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3——一砖一瓦总关情
      作者——峻岭

      2009年,我寻到两件“宝贝”。
      一件是在唐太宗修葺过九成宫的陕西省麟游县老县城外,一件是在姜太公游历过的山东省沾化县姜牙店村中。前一件是块灰砖,后一件是页青瓦。一砖一瓦,相距三千多里,我在九天之内相继得到。仿佛是天意,又是亲情所致。
      因为,这都与一个叫吴汝为的人有关。
      民国版《沾化县志》有传:吴汝为,字康功,号槃陆,顺治己丑进士,授麟游知县。邑在万山中,数经草寇高迎祥等蹂躏,编户仅存八百五十八人,额赋如故。汝为泣请大吏再疏题豁荒粮盐课,民困始苏。又与山谷要害,置守堡十二所以防盗贼,修学校,辑邑志,多方风劝,邑称大治。艰归,麟人转饷数百里…………祀麟游名宦祠,复建专祠祀之,祀忠义祠。
      新版《麟游县志》载:吴汝为,山东省沾化县人,巳丑(清顺治六年)进士。顺治八年(1651)至至十四年(1657年)任麟游知县。清初,继明末田赋册籍所载:麟游全县耕种熟地151645亩,折征粮1883.3石。实则大半人去地荒,仍按原册籍内包荒之地亩征粮,是以人民负担奇重,呻吟颠沛于饥饿之中。顺治八年孟冬,经吴汝为实地查访,详阅征粮红簿,每年田粮欠多完少,系因人多逃亡,地荒粮在,负担特重之故。他即于九年(1652)三月踏遍全县,将见种熟地普遍丈量,只得熟地69640.87亩,其余都是荒地。当即据册详报各上司,请求除荒免粮。……几经周折,终于顺治十一年(1654)四月二十三日获准圣旨御批。麟游征粮减免为原来的45.6%。……其间,吴汝为又据实上报,为麟游百姓减免盐课、契税等若干,为完成以前的欠税,他还“无奈卖掉原籍骑来之马”。为了逐渐回归的百姓广开财源、穿衣日用有着落,他鼓励百姓在山坡沟渠大种核桃树,设想以核桃换取棉花,教民纺织,解穿衣之困。并在县内建造两处陶瓷窑场,大力发展手工业,增加百姓经济收入,改善民生凋敝惨状。吴在麟游为政六年,关切民衣民食。顺治十四年丁母忧,去职时百姓含泪远道相送,依依惜别,人感其德呼称为吴爷,在县城兴国寺建祠树碑,以怀其人。祠碑毁于战乱。
      麟游,陕西关中西北部、宝鸡市东北隅的一个古老的县份。秦时即设县制,始称杜阳、普润。山清水秀,环境优美。隋文帝杨坚曾在此修建了一座非常华丽的避暑离宫--仁寿宫。传说,公元617年,一只美丽的凤凰栖落于仁寿宫大殿之上,皇帝遂下诏在仁寿宫地域设置凤栖郡。次年春,一天清晨,仁寿宫内忽然出现一只白麒麟,信步游走,引得人们注目观看。仁寿宫总监立即报告朝廷,隋恭帝认为这是吉祥之兆,随即下诏改凤栖郡为麟游郡,同时设置麟游县。到了唐朝,太宗李世民于公元631年(唐贞观五年)对仁寿宫做了修葺,更名“九成宫”。第二年,他把县城城址从九成宫移到东面不远的童山之上,一待就是1300多年。麟游古城,很小很小。明代,知县张绅增修外城,周九里有奇。到清代乾隆三十六年,知县大修,周三里一分,高三丈,阔一丈。四方三门。东曰武川门,西曰获麟门,北曰豳风门……。上世纪六十年代,新县城在九成宫遗址上再建。古城城门楼在“文革”中被拆毁。
      2009年4月23日,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借出差汉中的机会,从宝鸡方向取道走进麟游。行李顾不得放下,就一路打听着向童山走去。
      春天的麟游,万木葱茏。走到麟溪桥,河边的山上有许多的摩崖石刻,佛像栩栩如生。再往前是一段崎岖的山路,车辆根本无法通行。从青石板被磨损的程度,可以看出其历史的久远。路边的古树,盘根错节,房屋和窑洞,残破不堪。坑坑洼洼,忐忐忑忑,盘旋从西边的城墙豁口进入城内,走进吴汝为执政6年的县城,我看到了古色古香,满目沧桑。不说路边随时可见的柱础,不说檐下横躺着的粗大的旧房梁,横躺在路面上的石碑就有好几通。我惊讶,现在还有这样“古代”的地方。小城的确很小很小,东西不过300米,南北不过200米,翻墙进入城隍庙院中,一棵高大的银杏树枝繁叶茂,直插苍穹。据旁边新立的《麟游县城隍庙重修记》碑所载,该银杏树与兴国寺的银杏树遥遥相对,为唐人所植,距今一千三百多年。看到兴国寺三字,我马上想到了“吴公祠”,想到这两棵银杏树一定一定见过吴汝为,吴汝为一定用手抚摸过树身,或为它们写过诗。因为,据《沾化吴氏族谱》记载,吴汝为“服政之暇,进诸文学讲业课艺,出郭门寻隋唐遗迹,览山川名胜,作为诗歌,著有秦游草惜余斋稿”……
     果不其然,第二天和麟游县的有关人士取得联系。县政协苟克锋先生赠我《古今诗人咏麟游》一书,里面就有吴汝为写的七首诗,另外还有他儿子吴琮的八首诗。如《咏天台山》、《咏碧城山》、《题寄九成宫》等。在《雪夜登箭括岭》一诗中有这样的句子“泥途每值三冬雪,铁面长吹万里风”、“边塞苦寒独此胜,携将谢句问苍穹”等。在新华书店,买了一本《可爱的麟游》小册子,里面有一篇《好知县吴汝为》的文章。找来新版《麟游县志》一看,里面有吴汝为的传记、诗歌及纂修麟游县志的序言。旧版《麟游县志》更有大量的事略及诗文。上午,在大街上遇到一位在县政府办公室退休的吕先生,他说小时候见过吴公祠里吴汝为的“碑子”,就在城北的路边上竖着,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砸毁了……。那天下午,苟克锋先生、县博物馆魏益寿先生及县国土资源局赵喜顺先生陪同我再次走进麟游古城寻访,从他们口中得到了大量有关麟游及吴汝为的信息。原来,吴汝为上任之初,就住在老百姓家里。离任后,老百姓为他修建的“吴公祠”就在城北兴国寺大银杏树的东面、唐仙游观的西面。唐初四杰王勃来过这里并写了《咏仙游观》的诗,里面有“野花常捧露,山叶自吟风。林泉明月在,诗酒故人同”的句子。但这个有名的历史建筑,目前只剩下一段残垣断壁了和几个硕大的柱础了……
     走在麟游古城麦浪青青的田地里,随处可见残砖破瓦,以及破碎的碑碣。在兴国寺遗址的大银杏树下,我随手拿起一块灰砖请苟先生和魏先生鉴定,他们都说这是隋唐时期烧制的,我又突然想到,这块砖当年被盖在庙宇,一定也见过知县吴汝为。征得他们的同意,临来时我把那块砖头背了回来,不为别的,就为了放到我的案头,做个特殊的纪念。因为,在边走边行的聊天中,二位先生曾说过,真该建议恢复建设“乡贤祠”,让每一个在外做官的人,在职为百姓服务,去职被百姓怀念,去世后被家乡祖祖辈辈的人纪念,而不是任意非为、腐败犯罪、最终身败名裂。
      4月26日回到济南。5月1日放假后回故乡沾化,来到了位于姜牙店邻村的妹妹家住下。次日天刚亮,便和外甥步行去姜牙店村寻访“太公祠”。因为古今《沾化县志》均载:姜牙店,在城东七十里。有台高丈余,周数丈,俗传为太公钓台,上有太公祠。吴汝为所做《重建太公祠记》曾这样说:沾东五十里有姜牙店者,不知肇自何年,河渚弃坝有台焉。周可数丈,高三丈一。耆旧称为太公祠址。往往与其中掘的铜铁釜鬵,古色班驳,黝然数千年物矣!……吾尝由店东形至海,见小舟荡漾,迄今呼为子牙船……。头一天晚上,我打听到太公祠的方位和目前的状况,都说以前的庙宇荡然无存,庙址已被盖上了民房,庙前老槐树上的那口大铁钟,逃过了大炼钢铁的年代,后来被小孩子当玩具滚到了村东北的水湾里,不知所终。但好奇心还是让我早早起来,和姜牙店的人交谈。岁数小的,只知道那里曾有个破屋;岁数大的,说起太公祠的历史头头是道,描述起里面的泥塑神采飞扬;有文化的,还记得县志上有记载;但说起吴汝为,几乎没有人知道。来到太公祠遗址所在地,岁月的侵蚀已看不出任何高台的迹象,只是遗址前的水湾周围,杨柳依依。围着遗址上的院落转了两圈,在水湾的边上,我意外的看到了一块厚重的大青瓦,下面像青砖,上面是水波纹状,敲击一下,砰然有声,一看就不是近代的瓦。这时,我也禁不住怦然心动,忙把它抱在了怀中……我想,这块瓦一定也见过吴汝为。当年,太公祠重建后,他也到过这里,从时间上推算,应该是从麟游卸任以后的事了。
     陕西麟游“吴公祠”纪念吴公汝为,山东沾化“太公祠”纪念太公姜子牙。一个是被当地人尊敬的好县令,一个是齐国的缔造者、开国元勋。历史就这么有意思,为人民真心付出的,就会“赢得生前身后名”。2009年,在别人看来毫无价值的一砖一瓦,相继走进我的视线并收藏,融进了这篇文字,的确关乎了太多的深情厚意。
     因为,吴汝为是我的先人。是可以引以为骄傲的一个人。

 

4——荷花组诗
□ 马本法


莲 藕


究竟是些什么样的心事
让你的柔肠
如此纠结
藏到水下
埋进土里
那些扯不断的丝丝连连
依然要
生出枝节


荷 叶


擎一柄长矛出水
你是否为
复仇而生
又是什么让你松开了手掌
改变初衷
面向阳光
你张开双臂
脉络里那些幽深的痛
能否消融

为什么每一个清晨
你都是
泪水晶莹


荷 花


生来就揣着心事
娉娉袅袅
恰是豆蔻梢头
一支朱笔
欲语还休时
胜过了
春风十里的风流

情窦开了
翠绿的盖头
再也遮不住
满面的娇羞


莲 篷


根是穿孔的根
茎是穿孔的茎
心都伤透了
也要表白成
一截翠绿的莲藕
纵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
这一世的宿命
也不能颠覆

为情累
为情苦
花期早过了
你高举着麦克风
仍在哭诉
济南市历城区遥墙办事处


5——蝉
□ 罗东勤

(一)
总习惯于藏在暗处
让枝叶遮住
玲珑丑陋的样子
为了引起人们的关注
你就肆无忌惮地放开喉咙
(二)
人们叫你  知了
不是说你什么都知道
谁知你逮住了这浮名
天天坐在高枝上炫耀
知-了-知-了-
恨得人们
三个月就把你咒到了地狱
  济南锦苑学校

6——湘西行
□   朱仲宽


百龙天梯
武陵源上百龙梯,
飞身万丈一瞬抵。
上眼天廷云廻绕,
回眸绝壁惊魂离。


登太子峰
太子直插九重天,
脚下绝壁魂魄寒。
此非仙境亦仙境,
却是土家山寨前。


金鞭溪
金鞭十里曳丈行,
紫气一水胧崖清。
美景层曾观不够,
山林步步籁无声。


凤凰城
湘西有座凤凰城,
小城故事自多情。
沱江静静绕城淌,
红桥古建如彩虹。


沱江泛舟
潇湘夜雨连三日,
碧水悠闲沱水平。
细腰苗女放歌处,
一船欢乐一船情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