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10113发稿  

2011-01-12 19:42:20|  分类: 2011齐鲁风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10113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113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113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济南历城世际园大门  阿文摄
刊头题字——马光远(潍坊视博广告公司)


1——秋访浔阳楼
作者——周伟苠

       初秋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了这座为唐诗、宋词反复题咏,为《水浒传》不惜笔墨描述过的江南四大名楼之一浔阳楼的脚下。
       屹立江畔的这幢外三层、内四层依宋代建筑风格而建的小楼,龙檐飞翘,黛瓦朱椽,古朴凝重。
      这里原本只是一间乡郊酒肆,因了白居易、韦应物、苏东坡等大家的登临题咏,更因了施耐庵笔下那部《水浒传》中的主角宋江,在此醉酒写下反诗,让这座本来普普通通的酒楼因此而走进了唐诗、宋词,走进了水泊梁山好汉的传奇故事。
       浔阳楼因九江古称浔阳而得名。“浔阳楼”的名字,最早出现应该是在唐代。唐贞元年间诗人韦应物离开滁州,赴江州出任刺史,曾作有一首《登郡楼寄京师诸季淮南子弟》诗:“始罢永阳守,复卧浔阳楼……”记下了他刚刚免去了滁州刺史的职务,又来到江州任刺史的感怀。
      唐元和年间,就任江州司马的白居易也写下了一首《题浔阳楼》:“常爱陶彭泽,文思何高玄。又怪韦江州,诗情亦清闲。今朝登此楼,有以知其然……”白居易登上斯楼,自然会想起曾为彭泽县令的浔阳柴桑人陶渊明和曾任江州刺史的韦应物。
      现在“浔阳楼”三个大字为赵朴初先生所题,而诗词、传奇中的浔阳楼牌匾曾经为苏轼所题。
      相传宋元丰年间苏东坡游庐山途经九江,慕名来到浔阳楼饮酒。面对浩浩荡荡的长江,远眺雄奇、瑰丽的匡庐,开怀畅饮,不觉微醉,于是饱蘸浓墨、乘兴挥豪,题下“浔阳楼”三个大字……
      走进二楼展厅,《水浒传》中108个梁山好汉的瓷塑像栩栩如生。
      宋公明自从在此酒楼大醉,又在粉壁上题了那首“反诗”,写下“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真是一吐为快。神行太保戴忠,通判黄文炳等忠奸人物一一走过,浔阳楼也因此随着这些历史物走进了《水浒传》那部线装的传奇经典。
    《水浒传》描述的浔阳楼:“雕檐映日,画栋飞云。碧阑干低接轩窗,翠帘幕高县户牖。消磨醉眼,倚青天万迭远山;勾惹吟魂,翻瑞雪一江烟水。白芊渡口,时闻渔父鸣榔;红蓼滩头,每见钓翁击楫。楼畔缪槐啼野鸟,门前翠柳系花骢。”可见当时的浔阳楼是何等惬意之处。
       浔阳楼至今仍在营业,经营茶水、酒菜。那用长江水酿制的蓝桥风月美酒曾倾倒过多少文人骚客、英雄好汉?
       我和友人老纪在这临窗选了一张桌子坐下,凭栏举目,倚阑畅饮。不仅那蓝桥风月酒,那江风,那场景,历史和现实,时空交叉,不能不令人沉醉。
       长江水依旧,浔阳楼依旧。数风流人物,逝者如斯。
  (苏州市国土资源局)


2——冬雨的早晨
作者——曾庆斌

  清晨,醒来,耳畔一阵沙沙声。
  下雨了,我惊喜。轻轻地披衣下床,不敢吵醒身畔熟睡的妻儿。每次有雨声的夜里,总是能睡得特别的香甜,就让她们在这雨声中多睡一会吧。
  轻轻走到阳台,窗户悄悄地开一条小缝,冬日的冷风夹杂着细细的雨丝扑面而来。不需再想什么,只慢慢闭上双眼,静静地感受雨的气息。想象着自己在细雨迷蒙,漫步在大自然里。听雨,是一种心境,雨下来的时候会释放一种的心境,放松,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用去想。在雨声荡起的涟漪里,扩散着忘我的释然。雨声似乎特别能使人放松,在有宸宸以前,总喜欢总喜欢在有雨的夜里,和阿芝一起坐着,聆听窗外那滴滴答答的雨声,萦绕耳边,柔婉缠绵,每人捧一本书,慢慢进入了一个怡淡的梦境。每次有雨声的夜里,总是能睡得特别的香,特别的甜。
  睁开眼睛,举头看看无尽的雨丝,窗外的树木已经在这场小雨来之前落完了叶子,满地的金黄。时间尚早,天还是深蓝色的,路灯在细细的雨中闪着昏黄的光。窗外却早已有了行人,穿行在微微的雨中,有人撑伞,也有人穿雨衣,也有人只是将手中的东西遮挡在头顶,匆匆的跑着。天还没亮,窗外早起的人们,匆匆的脚步,忙忙的神情。雨丝极细,落地只润湿了大地的一层表皮,地上湿漉漉一片,却还没有积水,周围的一切,楼房、树木、汽车都是湿漉漉的。
  天气这么冷了,也到了这个节气了,也许今天这小雨下着下着就会变成小雪吧。透过雨丝,我仿佛看见了小小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回旋。宸宸从出生还没见过雪呢,这也将是她小小的人生中的第一场雪。回头看看熟睡中的小宸宸,甚至在睡梦中她都在微微地笑着。也许一会儿看见雪的时候,可以想象她有多么兴奋,她小小的手在挥舞着,小小的嘴在“喔喔”地叫喊着,小小的腿在空中踢蹬着,我甚至祈祷小雨赶紧变成雪吧,赶紧让宸宸看看她没有见过的风景。
  雨丝依然在细细的下着,望着远处已经跟随着城市的脚步而退远的田野,田野里的麦子应该能舒一口气了吧。今年冬天这么干旱,现在大雪节气已过,到如今这才是第一场雨,麦子们应该早就渴坏了吧。想象中,老家大田里的麦苗在张着大嘴喝着雨水,甚至能听到那种贪婪吞咽的声音;想象中,麦苗在喝饱后,盖着厚厚的雪被,呼呼大睡的样子,不禁微微一笑。
  一个飘着细雨的早晨,雨声唤醒我。快到新年了,祈祷家人健康快乐,希望是瑞雪兆丰年。 (省地调院)


3——同学雨儿
作者——李海侠

   初见雨儿,是在初三。她瘦弱单薄,给人一种黛玉般的柔美,偏生得一张利嘴,吓得小男生都没人敢惹。
  十五六岁的女孩不会老于世故而虚伪。陌生期过后,我俩的友谊逐渐开始。我们经常勾着头说自以为非常开心的“坏话”,有时甚至联合起来搞某个同学的恶作剧,气得她们伸长舌头翻白眼。每逢这时,我一看雨儿得意的小样子,就能笑岔了气。
  她经常可怜巴巴的让我帮她完成作业,我为能在学习上胜她一筹而自豪。而她呢,为了报复我的得意与显夸,就卖力地听课,然后向我炫耀。于是我们暗暗开始了竞赛。
  和雨儿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充满了乐趣。春天我们去很远的水库边,画开得很好看画出来也颇清雅的桃花。山上的野杏还没长大,我们已经搜摸着吃了几回。杏熟之后,我们利用午睡时间,轻而易举地弄回了许多,窃笑的样子让迎面而来的校长疑惑中夹杂着爱怜的神情。
  后来,我们都以好成绩考上了心目中的高中。在艰辛而又脱胎换骨式的学习中,我们偶尔也有书信往来,彼此的影子也因思念的磨洗而更加清晰。有时想偷懒,会马上感到雨儿正对着我坏笑,便又振作精神继续学习。有时身心倦怠,我会想着雨儿的样子入睡。一晃两年过去了,高考前的冲刺阶段,一个星期天,我们走到了一起。我们先是傻傻地相视而笑,然后就紧紧地抱在一起,一个比一个更动情地抽泣起来。
  我们海阔天空地聊,同时像要把积压在心底的笑全都倾泄给对方似的笑个不停,话语如同鲜活的鱼儿争先恐后的在我们之间来回穿梭。阳光为我们照耀了两天,很明亮的两天里我们因彼此的鼓励而抖落了少女青春期的迷茫和感伤。雨儿要走了,我望着她明眸里的那抹坚定说:“你向往的那所大学很美。”她也摸着我的齐肩发说:“你一定能行,大学再见!”
  两个月后,我们分别接到了录取通知书。四年的大学生活,我们仅见过几次面,雨儿变得更美了,言谈也更具哲思了。她修长的身影美得如诗。念叨着她的名字,我不禁有些陌生地感叹:“这是怎样一个女孩!”
  大学毕业后,迫于各自的事业和生活,我们见面的次数愈来愈少了,一晃就是几年。正在我忧伤地以为我们无缘再见的时候,我听到一个消息:雨儿凭借才干,在一家知名企业做到了高层,她爱上了一个有家室的中年男子,她恨自己爱的惨烈又终于没有结果,至今依然故我地在人生的风雨和事业的繁忙中漂泊。
  一天,听到敲门声,来人竟然是久违的雨儿。她黑发披垂,一袭白裙,如同秋天凄清透明的雨滴,闯入我期待的视野。
  后来的故事已经很简单,我们有些不知所以地漫谈,然后雨儿要走了,她的脸上多了一抹成熟的坚强。她有些浪漫地说她常常梦到云,她因此相信,生活里除了忧伤的雨,还有阳光和鲜花。是的,雨儿,愿生活善待你,愿幸福等着你,愿你能像我们初见时那样,葆有聪慧、善良、顽皮和灿烂无遮的笑……  (陕西省麟游县中学)

4——燕子长着天使的模样
作者——雨兰

       没有谁比我更喜欢燕子。
  也没有谁比我更喜欢看燕子了。
  在我童年的想象里,燕子一直长着天使的模样。
  燕子实在是太美了!“一身乌黑光亮的羽毛,一对俊俏轻快的翅膀,加上剪刀似的尾巴,凑成了活泼机灵的小燕子。”大自然多么完美的造物!现在的我也这么认为。
  燕子总是有着好名声,在老家。没有谁会诽谤燕子。也没有谁会伤害她们。她们是益鸟,吃蚊子、苍蝇等害虫,一对燕子一天能吃8000多只呢,是庄稼的好朋友,是人类的好朋友。自然课上,老师告诉我们。
  在老家,燕子们通常是作为尊贵的客人,受到全家人欢迎的。村里的人们好说,燕子入住在好人家。我们家当然是好人家。真的,那时,燕子实在是我们家的常客了。七九河开,八九燕来。几乎每年的春天,她们都会很准时地从遥远的南方翩然飞来,飞到我们小小的村庄,飞到我们家的屋檐下,成为我们家吉祥、美丽的天使。似乎她们来了,春天才会真正地来了。如果有哪一年因为时令还是什么不可知的原因,燕子来得晚了,好多人家都会焦急得不行。
  燕子们在入住前,要在我们家小小的院子里、屋里,飞来飞去绕上好几圈呢。
  奶奶也左看看,右瞅瞅,说,燕子们认家呢,今年来住的一对儿就是去年的那一对儿。
  我没有对奶奶的话深信不疑,也没有顶嘴反驳,我到觉得,是去年那一对儿的子女。那神采,那风姿,多么迷人!而她们飞来飞去落我家,则是在表达找到家的喜悦呢!
  定居下来后的燕子们就像亲人一样,在我们的简陋的家里进进出出,安心而安然。有燕子在家里啁啾,平平淡淡的日子里便也多了些情趣,多了些生机,多了些热闹。
  小伙伴们凑在一起,燕子也是经常提起的话题。我们好说,我们家的燕子怎么怎么了。燕子住到谁家,谁家一家老小就把她们当成亲人了,亲人一样爱着她们,护着她们,牵挂着她们。糊的窗子,一定会留出燕子进出的;两扇的木门关的时候要错开道缝……如果遇上恶劣天气,燕子迟迟没回来,一家人都会念叨不已。
  我喜欢看着她们飞来飞去忙碌的样子,喜欢看她们在我家里的房梁上一口口地衔泥做窝,共同构筑爱巢。燕子们还是高明的建筑师,她们很善于因势造房,一口口地衔来泥土、草茎、羽毛等,用唾液调和了,慢慢地垒,细致地垒,几天过去,一个精美的小房子就建好了。家造好了,然后生儿育女,享受天伦之乐。两只燕子的世界里,她们是那么恩恩爱爱,甜甜蜜蜜;后来小燕子孵出来了,两只燕子的甜美世界便成了热闹的六口之家,燕爸爸燕妈妈共同承担着养儿育女的辛苦。她们仍然是双双出去捕食,一天里不知要飞来飞去多少次,我数不清,也认不出来哪个是燕爸爸,哪个是燕妈妈,我分辨了多少次都辨认不出来。不像我们这么好辨认,他是二牛,她是小美,我是兰兰。
  燕子是从神秘的南方飞来的,不像整天叽叽喳喳不停的麻雀,常年都能看到她们,一大群一大群的,还偷吃我们的粮食,害得人们年年要在田里扎稻草人。这也让我有无穷无尽的遐想,南方有多远?南方有什么?有像家门口一样高大安静的老椿树吗?有出了村就能看见的一望无际的麦田吗?有村东头那样一条天天流淌不停的小河吗?……
  燕子经常是一对儿一对儿的飞,飞得真美。戏文里唱的比翼双飞应该就是像燕子一样的飞吧。
  我很少或者根本就没见他们吵架。有时候也想,他们会不会吵架、赌气,然后又和好,就像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因为一件小事闹了别扭,脸红了、生气了、互相不搭理了,后来又想念了、牵挂了、红着脸和好了。
  在田野里的电线上,经常看到他们小憩的身影,那么美好,那么亲切。有时,我也试着辨认她们,是不是有住在我家屋檐下那和美的一对儿。但当我举头,看看这一对儿,正在互相梳理油亮的羽毛;瞧瞧那一对儿,轻轻依偎在一起喁喁私语……每一对都那么熟悉,每一对又那么陌生,实在是难以分辨。因为家里的那一对燕儿,在外面看到她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好像我和燕子之间有了一种秘密的约定。
  我不喜欢那儿歌里唱的: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花衣,多俗气!燕子穿的才不是花衣呢。明明是紫衣嘛,是紫到黑——至于课本上怎么会写乌黑发亮——那是写的远远看上去的燕子,远远地看,就是乌黑发亮,但近了看就是闪着幽微的美光的紫衣。天生的自然高贵。我在心里自己给自己解释。那时,我多么固执啊。
  父亲画的燕子与桃花,我也很喜欢。那些冬日的明亮的上午,或者春日的温暖的夜晚,摇晃的煤油灯下,我和妹妹围拢在父亲身边,看父亲画画儿。可是,可是父亲画的燕子也是黑色的!他不用藤黄调进花青调成紫色,而是往墨里加进一点水,调好后,先画头顶,接着挥笔画峻利的翅膀,画剪刀似的尾巴,尾巴要故意画得不对称,要有一点点的枯笔才好;调赭石或者朱磦,笔肚轻轻一点,就是燕子小巧美丽的下巴颏儿;肚皮上,则用很淡的墨,把毛笔斜得像要卧倒在纸上的样子,轻轻扫两下……父亲便画边小声地说,一只可爱的燕子就飞在纸上了。不是天使的模样又有什么鸟能配?长着一张哭笑不得的脸的猫头鹰能是吗?小里小气的麻雀能是吗?喜鹊也很俊,可是有些笨拙了,蝙蝠倒是神秘的很,可那嘴脸那过大的翅膀又太恐怖了……画画儿的父亲很温和,也很亲切,不像平时,脾气暴躁,难得有笑模样,总是绷紧了严峻的脸——也许,那不是父亲的脸,是那穷苦生活的严峻的脸。那也是童年记忆中关于父亲的最温暖的画面,而画面上的燕子就是我们贫困生活里美好的光亮。
  “南风又轻轻吹送,相聚的日子匆匆,劳燕分飞情未绝,豆蔻诗情成追忆……”在城市里是难得看到燕子的,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看到燕子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父亲也老眼昏花了。偶尔,有闲时闲情,在明亮的南窗下,铺纸、调色,我会教女儿画上几笔燕双飞——用中号提斗笔蘸浓墨,先画头顶,接着挥笔画峻利的翅膀,画剪刀似的尾巴……
    (省建设报)


5——华山独臂挑夫
□ 郑洪军


身背重负
用独臂撑起一片蓝天
一次次把险峻的华山
征服于你的脚下
把自己变成山之峰巅


弯下去的是沉重的腰
挺直的却是坚强的脊梁
从你的眼神里看不出一点点的迷茫
那是因为
在你的心里有一团燃烧着的火
永远照耀着你前进的方向


虽然很苦很累
寂寞单调也很平常
面对不幸
你总是高昂着头
用微笑迎来朝阳
用顽强收获着灿烂的霞光


从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坚定地用脚
把崎岖陡峭的华山小路来丈量
在汗水浸泡过的台阶上
升腾起无限的希望


虽然没有鹰一样的翅膀
却有着鹰一样的向往
虽然没有健全人的躯体
却有着比健全人还健康的思想


从不埋怨命运的不公
从不惧怕生活的苍凉
你坚信
只要有梦
定能书写出优美的华章

你已把自己融入到这群山之中
你就是一颗挺拔的青松
你就是一座矗立在华顶的丰碑
你就是华山巍峨的山峰
你用行动
把不屈的精神变成了一种不朽的永恒
  德州市国土资源局

6——临江仙
雨中明湖
□ 陈忠

斜雨青山水似烟,
疑是梦里江南。
绿叶红荷六七点。
泛舟杨柳岸,
依窗把酒盏。

常忆君颜泪衣沾,
敲窗秋雨绵绵。
拍遍栏杆望江南。
忍见双飞燕,
来年谁人伴?
山东省散文学会

7——烟斗
□ 吴书泉

长长的烟斗
一头连着岁月
一头连着惆怅
无论岁月中有多少愁苦一锅烟云散尽
希望就会重生

细细的烟斗
一头牵着男人的自信
一头牵着土地的情怀
不管男人有多自信
烟锅里始终燃烧着土地的情思
几千年的传承
让习俗变成生活
沾化国土资源局下河所

8——公告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