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10228发稿  

2011-02-25 18:33:55|  分类: 2011齐鲁风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10228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228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228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济南 历城区 百花公园西门   峻岭/摄
刊头题字—— 黄贵峰(微山湖矿业集团)


1——流动的葫芦丝
作者——秦锦丽

       去很多地方,都是游览游览而已。游,是走;览,是看。而有些地方,是得用心去捕捉。捕捉一些飘浮在山尖河岸街头巷尾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东西。比方说一些久远的气息,比方说一些曾经的身影,比方说淡漠了的记忆。
         在凤凰古城,我恍惚捕捉到一种声音,挟裹在各种嘈杂声中,时远时近,时高时低,时强时弱,时缓时急,时断时续,时清时浊,时隐时现,时有时无……
         到底是什么声音?
         是短兵相接、战马嘶鸣声?
        凤凰之所以成为凤凰,不与战事无关。耸立在古镇坚硬无比的红砂石块筑起的城墙、城门以及周边的营、哨、堡、壕、关即可明证。从五百多年前的明嘉靖统治修筑城墙起,到清康熙年间的加固,乾隆年间的扩建,前后二百年间,凤凰建成了严密的防御体系,为“西托云贵、东控辰沅、北掖川鄂、南扼桂边”的鄂川黔边区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枢纽。防来防去,防的是兄弟相争;战来战去,不过是家庭内讧。反映的都是先觉与后觉之间理智、观念和文化的差异,及其所导致了汉苗之间的恩恩怨怨和爱恨情仇。我不知能否这样来理解,苗族的一次次迁徙与战乱,是封闭的苗族地区自醒与开化的脚步声和锣鼓声,也是汉苗民族融合的前奏。当然,这个过程中不免有重压与离乱,不免有流血和伤害。这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
       是众人声讨蛊婆的谴责声?
       苗人放蛊的传说在凤凰相当神奇。放蛊是湘西及接壤的云贵一带民间盛行的巫术。放蛊必与仇怨有关,仇怨又多与男女事有关。理不清的新欢旧爱,断不明的公道是非,就蛊作为争夺或报复工具。是人神错综、专诚的宗教情绪和浪漫情绪高度扭曲后的反映。说白了,是上对天下对人的敬与爱的崇尚与变形。据说无论树木还是人,被蛊婆放蛊后,长则二三年,短则一两月,不死即狂即枯。偶而蛊婆露了马脚,被街坊抓起来,拉到大街上,众怒谴责,甚而施与私刑冶死。历史的洪荒总铸造出种种神异。
         是深夜乌篷船岸的低沉劝慰?
       “翠翠,若当真有谁来在对溪高崖上为你唱歌,你怎么样?”
       “有人唱歌我就听下去,他唱多久我也听多久!”
       “唱三年六个月呢?”
       “唱得好听,我听三年六个月。”
        我更想这是月下使睡梦中的翠翠灵魂浮起来的年青人的歌声……
        穿过历史隧道,越过人文长廊,萤火虫般扑棱于我耳边的声音竟这如此难辨。以至走出沈从文故居,走出熊希龄故居时,思绪还落在后边。正在这时,巷道口扑面而至的音乐清晰悦耳,骤然过滤了所有的杂音,彻底把我吸引过去。
      只见一间木板房里,一位老人,身着土布苗服,头戴苗帕,手执一支葫芦丝,忘情地吹凑。一支《月光下的凤尾竹》悠扬抒情,让小屋像遇热的巧克力房子,顿时融化了,流淌成一池碧水,波光粼粼,叮叮咚咚。我和同行的朋友陶醉忘情,竟然接过老人递过的葫芦丝吹起来,跳起来,唱起来--“月光下的凤尾竹,轻柔美丽像绿色的雾。竹楼里的好姑娘,为谁敞门又开窗户……”登时,店铺变成了舞台,游客变成了观众,越聚越多,“台”上“台”下,歌声与葫芦丝浑然天成,一扇扇心门被打开,生命内藏的热情决堤而出,行人忘返,沱江涨潮,太阳沉醉。
       这就是凤凰,是苗族人民才有的率真与自在。自此,我再也忘不了凤凰,忘不了一个叫戴恩豆的老人。他是湖南新化人,从小爱好音乐,自学了笛子等多种乐器。退休前是新化中学的语文老师。退休后,喜欢背一捆笛子四处游玩,亦吹亦卖。曾在湖南师范大学等一些高校卖笛子,还免费教学生。用他的话说是“不以此为生,以此为乐。”四年前,他来到凤凰,一下子就被凤凰美丽的风光和浓厚的人文气息所吸引,于是与老伴商量,在凤凰的虹桥边租房住了下来。夜晚用自己栽培的葫芦加工、制成葫芦丝乐器,也制作笛子、箫、巴乌等乐器,白天拿到店里卖。正像沈从文笔下的“边城”人,他不刻意经营生意,边吹边卖,自娱娱人。客人愿买则买,不买则可以坐下来喝茶听他演凑。那天,一个女子偏偏买了听了还不愿离开,直到听到音乐之外的心声,直到老人相送了自己演凑的光盘,告诉了联系电话。
       原来,他不仅在店铺吹凑,闲暇时光也走入街巷,登上城墙,走向沱江岸,融入有人或无人的景点吹凑。他率性幽默,虽年愈花甲,眼神清澈如水,表情腼腆,肢体灵活如玩童,边吹边跳。因为热爱,所以快乐。被喻为凤凰古城的“葫芦丝大王”,曾接受过中央电视台的专访呢。
       我悟:什么叫快乐?为什么现代人愈是锦衣玉食,愈是愁烦楚楚?原来人的率真被一层一层物质缠裹得太紧,我们的心离自然越来越远!
        凤凰不大,方圆只有几公里。无论你在哪个方位,无论你与戴老之间横着江还是隔着楼,这悠扬的乐声都能穿透到达。流动的葫芦丝从此处彼处、从一个人的心灵散发出来,飞荡到彼处此处,飘进另一些人的心里,荡漾开另一片喜悦,抑或愁绪。(甘肃地质矿产报社)

2——母亲其实怕孤单
   作者——冯连伟

       大年初二的晚上,和母亲啦呱啦得很晚,母亲的一席话一直记在我的心里,我强烈的感受到,母亲其实怕孤单。
        我是年三十携妻带子回家陪母亲过年的,回到母亲身边,看着忙碌的母亲,心里充满了自豪和幸福,很想帮母亲做点什么,可母亲根本就不让我们插手,于是已过不惑之年的我指挥着儿子和侄子贴春联、放鞭炮,老少三代人年味浓浓亲情融融。
       过完了初一就是初二,初三就是我预定的离家返城的日子。初二这天晚上,母亲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要对我们说,说一会儿,带着一种恋恋不舍的眼神看着我们;嘱咐完我们不要牵挂她惦记她,要好好工作,接着叹了一口气说:“唉,盼着你们回来陪我过年心里是真高兴,可惜还没亲够明天你们又走了,剩我一个人好几天不愿进屋,受不了你们走后留下的孤单啊!”
       听着母亲的话,心里真是感叹不已。人老了,更怕孤独,母亲常对我说她一个人在家里的生活情形,晚上吃过晚饭,多数时间就是看齐鲁电视台《拉呱》节目,通过电视主持人小么哥的嘴了解外面的世界发生的新鲜事。有时院内的小狗汪汪的叫个不停,年老的母亲连堂屋门也不敢取开,只能拉开灯站在屋内喊几下,即使院内来了贼,让贼随便拿就是了。
        听母亲说,今年春节前大哥电话告诉她回家上年坟的日子后,母亲始终就在期盼中度过;大哥回家的头天晚上,母亲几乎一夜无眠。大哥在外地工作每年主要是母亲过生日和春节上年坟时回老家,去年大哥因出发在外母亲过生日时也没有回来,可把母亲想极了,多次在我跟前念叨不知大哥胖了还是瘦了,头发掉的多了还是白的多了。当腊月十九那天上午大哥来到母亲身边时,母亲的眼睛很长时间都一直盯在大哥的脸上。
        这就是我的母亲,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有时我们劝她不要再操那么多心,母亲说:“将来我两眼一闭什么不知道了也就不再操心了,只要活一天就想着你们,不能天天见你们,在电话里听听你们的声音也就放心了。”
        我因为离家近,只要能挤出时间,每个星期都争取回去看看老母,有时在家里呆上十分钟八分钟就接着走了,我能感受到母亲天生的那种对儿女的牵挂,那种挚爱亲情。母亲独自生活在老家里其实很孤单,但她怕给儿女添麻烦,她宁愿自己忍受这份寂寞和孤独。我每次离家的时候,母亲一定要把我送到门外,一直到我的车她都看不见了,还要站在门口向我离去的街口望去。每到周末,母亲都在家里翘首以待。
        有亲情的世界才是真正的彩色世界,儿女的孝心才是消除老母孤独的唯一武器。我的娘亲,我不会以工作繁忙为由不回去看你的,哪怕是步行,哪怕是骑车,哪怕是半夜三更,只要母亲想我,只要是我想母亲;我知道你其实怕孤单,我会用更大的孝心热闹你寂寞的心,让母亲心的世界不再孤单……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

3——与母校的距离
作者——张一弛

       我的家,距离我的母校——甸柳一小很近。
        刚入小学时,上、放学都是爷爷来陪同,每天下午,拉着爷爷的手,蹦蹦跳跳地走过学校后面的林荫小道,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年幼贪玩的我总是刻意的慢走,我恨这路为什么只用20分钟就能走完。那时的我,觉得与母校的距离,好近。
       校园里,有两棵大芙蓉树,每到夏天,抬头仰望,看到的是满眼的青翠,其中还夹杂着几分粉嫩,甚是惹人喜爱。一阵微风吹过,那醉人的清香便随着空气钻入我的胸膛,这种感觉我一直难忘。
  花开花落,周而复始。而我,在第六次花开之时,终于告别母校。两个月的暑假在我的疯玩之中很快仓皇的逃走了。
        再次开学,我已身穿甸柳一中的校服,又一次站在了这条小路上,依旧是熟悉的绿茵,熟悉的路面,只是这一次,我向左转,走向初中的大门。我知道我正与母校渐行渐远。
  丰富的初中生活很快占据了我的内心,少年的求知欲使得世界上各种纷杂的资讯堆满了我的内心。沉重的课业也使我从未回母校看过。但我知道,我的心中一直有一块不曾进入的禁区,它属于我的母校。
       一阵春风吹过,几分清香飘进鼻孔,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是芙蓉花的香味!心中有股暖流在涌动,一霎那,之前所有被时光坚冰所掩埋的关于母校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涌上心头。想回去看看的冲动变得难以克制。
  再次回到这条小路上,我放慢了速度,细细地用心丈量我与母校的距离。我靠在校门的栏杆上,看那在阳光下快乐的奔跑的孩童,看那依然飘着清香的芙蓉树,看那曾带给我无数欢乐的操场,看那熟悉的一景一物……我想起了我无忧无虑的小学生活,我甚至想回到母校,永远做一名天真的小学生,但我感到,我与母校的距离,已远不止是栏杆之内和栏杆之外的距离。
        回家的路,我走了很久,再次发现,我与母校的距离,好远,好远……(济南甸柳一中)

4——安静的大地之子
作者——雨兰

      我喜欢树。
  她们总是那么安详自足又葱葱郁郁,那么沉稳自若又摇曳生姿,那么恬静自适又生机勃勃。静与动,寂寞与喧嚣,光明与灰暗,在她们身上竟然也是那么和谐、统一、美好。
  那一个夏天,和一位朋友相约一起去看望另一位生病的朋友,偏偏她出门前有急事绊住,我只好苦等。虽然附近有时尚、热闹的小店,但我不喜逛街,便蛰进附近的大学校园里烦躁地乱步——因为,于我,等人向来是苦役,不守时的人决不交为友。这是一座大学的老校区,走在校园里蓊郁安静的树林里,忽然觉得,有古老的树的地方,才是真正华贵的地方。那些高大的树木,亲切本真,弥散着一种静穆、安详的气息。漫步在在那些高大安静的树们面前,让我的一颗烦躁的心也变得安静、恬淡起来,充溢着欣悦与自在。
  那些高大、安静的树,总是含蓄优雅、雍容大度,有着一种低调的奢华,一种迷人的魅力。一个再普通的小院落,只要有了树,也会变得摇曳生姿起来,安静迷人起来;一所再简陋的房子,只要有了高大、古老的树木的映衬,也会变得优雅高贵起来,古韵悠然起来;至于那些精美绝伦的建筑,有了老树名木的掩映萦绕,更是雍容华贵,美若仙境。
  树是大地母亲安静的孩子,她们是安静的大地之子。无论是紫檀、红豆杉、楠树等一些名贵的树木,还是北方平原上土生土长、抬眼就可见到的榆树、槐树、杨树、柳树,在我的眼里,她们都是安静、从容、高贵、美丽的。她们各有各的性情,各有各的风姿,各有各的命途。有的温和,有的孤傲,有的谦卑,有的豪放,有的内秀,有的倔强,有的爱独处,有的爱群居。谁说她们没有心跳,她们的心跳连接着大地,那一圈圈默默增长的年轮就是明证;谁说她们没有呼吸,她们的呼吸连着风雨,接应着雷霆;谁说她们木讷没有感觉,当人们或者动物、风雷意外伤害她们,她们的身体也疼痛、颤栗、呜咽,流下清澈的泪水,然后自己慢慢地愈合,自己给自己疗伤。她们活得多么隐忍!她们总是默默地可着劲地生长,像那些踏实的人,一步一个脚印的,沉静从容的,把一生走下来。
  因为对树的喜欢与偏爱,这些年去过的不少有名的景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就是景点里那些古老的树了。那些古老的树,也许有的并不能算上所谓的名贵,但她们每一棵都因古老而有着沧桑的美,因沉静而丰富内敛,在我的记忆里散发着光华,在我的心里日益丰美自适。
  我记得,济南五龙潭公园里有高大古老的皂角树,朴厚丰茂;有美丽的樱花树,丰饶多姿;趵突泉公园里有木瓜树,美好而安然。
  去寿光采访园林绿化,最让我流连忘返的是那大片的原生态野槐树林,葱茏茂密的野槐树,妖娆多姿的地面杂草,处处见出林野风情,只有精修的古朴大气的木栈道,暗示了时代的信息。日照的海滨,有一颇具规模的原生态黑松林,那实在是一个城市的绝美去处,是人们的福祉。见过海滨城市园林工人植树的艰难,尤其是在靠近大海的地方,而一场小小的台风就可能很轻易地让多年的心血与汗水化为乌有。
  龙城诸城之行,最难忘的是那万亩板栗林,行走在郁郁勃勃的板栗林中,树木们散发的气息那么清新甜美,那么沁人心脾,让人久久不愿离去。板栗林中更因有刘墉手植的树龄,而名气日盛,游人络绎不绝。
  在曲阜三孔,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孔氏家族府第的肃穆、庄严,而是那些遮天蔽日、葱葱郁郁的高大树木。三孔中,松柏最多,郁郁苍苍,去的时候正是盛夏,是树木的最好时光。阳光里,一棵棵枝叶舒展,老干虬枝盘曲,新枝茁壮郁勃;老树叶幽绿深沉,新叶子明亮鲜嫩,是那么美。据传,孔子死后,他的弟子们从各自的家乡移来奇树名木,栽植在墓地周围,除了柏、桧、橡、楷之外,朴树、枫树和杨柳都有,甚至还有女贞、樱花、五味、檀雒离等。想着这些树,带着学生对老师的深情、对老师的敬仰,安安静静地生长,自在自足地守候,多么好。
  而莒县的浮来山,更是山不在高,有天下第一银杏树而名,吸引着人们前来访问、探寻。银杏树安静屹立于定林寺前院中,树高24.7米,径围15.7米。据说,早在春秋时期,鲁隐公与莒子曾在树下会盟,如此算来,这棵银杏树龄当在3000余年了。老银杏树确实也不负“天下第一银杏树”的盛名,她阅尽了几千年人世的沧桑,依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果实累累。金秋季节,银杏树满树的金黄美得让人迷醉,美得让人屏住了呼吸,是那么的自然华贵,那么的风姿绰约,那么的安详持重,还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神圣与肃穆感。
  种植下一棵树,就种植下一种美好。所以,俗语里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之说。克雷洛夫曾写过一则寓言:一位古稀老人在种树,三个花花公子嘲笑他:“要想看到你培植的树结果,恐怕你得活到100岁吧!”老人却淡淡一笑:“也许我不能活到那一天,但只要子孙们有一天可以在树荫下休息,我心愿足矣!”
  树与文人、名士结缘,树也因人而名,因诗文而名,人也因树而美好、亲切,树与人,便有了源远流长的佳话与传说。南宋诗人陆游爱梅,写下不少咏梅诗词不说,还要爱到“恨不化作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清高孤洁、才华卓绝的诗人林逋,爱梅爱鹤,爱到一生不娶,视其为梅妻鹤子;国画大师齐白石,35岁时靠刻印积攒了些银两,在故乡湘潭建了一所房屋,因为周围有上百棵梅树,齐白石非常喜爱,因此取名为“百梅书屋”;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居北京大学燕园多年,庭院内有三棵松树,特别喜爱,因此将自己的书斋也取名为“三松堂”;柿子树是花鸟画爱画的题材,金秋季节,那盏盏红灯笼似的柿子实在美好、可爱,女画家胡挈青所居住的庭院内有丹柿树两棵,秋来硕果累累,盏盏红柿照亮小院,画家对她们爱之不已,把自己的书斋取名为“双柿斋”;陈毅元帅爱松,诗歌才情不亚于谋兵布阵,他的“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咏松的品格,更是借松赞人的品格。
  如果说,在城市园林,人们对于古树名木多少有种距离的美感,在乡村,那些高大的老树则是乡亲们心里亲切的地标。门前屋后,栽花种树,更是人们长久以来秉承的美好传统。人与树相亲。远远地看村庄,就是一片树林。绿树掩映着的房屋,古朴可爱、亲切温暖;分植于房前屋后的树,亭亭玉立,枝繁叶茂,风来摇曳生姿,风情万种。
       老家的人们喜欢告诉别人,“我家门前有棵老槐树”,或者“到我家,家门口有棵老梨树的那家就是。”我的老家,最早的小院子是有三棵老椿树的小院。后来建了大房子大院子,父亲最少不了的事就是种树——宅基地已划定,建房的材料还没买,父亲就已经着手到集上选树苗,忙着先栽树了。于是,庭院里,枣树、苹果树、槐树、榆树、香椿树、梧桐树等遍布,成了可爱的小树林。栽得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庭院里树多,还能经常看到平时见不到的鸟雀。常常是,一个人先看到了,悄悄地唤了一家子人仰了脸去看,边看还边轻声赞叹那鸟儿长得如何美妙,如何独摘苹果……
。如果父亲兴致好,还会找出他珍藏的画画用的书《鸟谱》,认真对照,停在树上的那只会是什么鸟雀。庭院里树多,引来的鸟雀多,夏天的鸣蝉也多,但并不喧闹,倒给全家人带来很多美好的情趣、乐趣,让我们的眼睛大饱眼福,一年四季都有看不完的美。春天里,看苹果树的小白花儿安静地开,然后是甜蜜蜜的枣花香,或者看香椿树悄悄冒出柔嫩的小拳头,等小拳头轻轻伸开成绿茸茸的小手掌,就可以小心地摘香椿芽儿吃了;夏天里,一家人在树下吃饭、乘凉、聊家常,看树影如花,其乐融融;秋天里打枣,  我喜欢在树林里穿行、漫步。有小风,最好,可以听风吹树叶响。树不同,四时风声雨声雪声不同,树叶的响声便有了千种差别,便有了万种美妙和可爱。树的种种声响,以松树的声音最美,最受文人高士青睐,不少山水名胜里便把倾听松涛列为一佳景。难怪古人有此慨叹:“以松花为量,以松实为香,以松枝为麈尾,以松阴为步障,以松涛为鼓吹。山居得乔松百余章,真乃受用不尽。”
  信然。有嘉木美树,我们真乃受用不尽! 
    (省建设厅报社)


5——七 律
玉皇山游赋
□ 郭伟

   泰岳北延接玉皇,
   五峰东倚系龙王。
   险梯独挂重霄路,
   峭壁孤悬叠雾墙。
   友伴狂呼松劲舞,
   鹰翔傲视雀惊藏。
   残碑断柱风霜染,
   宋柏唐槐韵亦香。
 
  自注:玉皇山位于巍巍泰山的北麓,是泰山向北延伸的支脉之一,在风景秀丽的五峰山仙境东侧,水龙王村辖区内。因山顶建有一座玉皇庙而得其名。历代皇帝朝圣泰山的必经之地。山前有官道一条,至今仍略见到曾经的繁华。山不高,海拔区区300多米,但山势险峻,怪石嶙峋,祥云缠绕。唯有就势而建的石道一条可攀上山巅。院庙里,有苍翠而古老的唐槐宋柏;有巨大而历史久远的残碑断垣……可见古代这里曾经香火多么旺盛呀!周末,闲暇,邀友登临,感赋,纪之。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长清分局

6——春 风
□ 李玉成

文人想问是谁裁出了叶的新绿
农人想问是谁唤醒了麦的生发
老人想问是谁驱赶了冬的严寒
孩子想问是谁带来了花的初绽

不是夏天,
浓密的知了声声喊着炎热
不是秋天,
萧瑟的树叶片片叹着凋零
不是冬天,
堆积的冰晶颗颗哭着严寒

是母亲的双手温柔抚摸
原野因此新绿漫行,自由广阔
是温滑的清泉轻轻滋润
花朵因此忍俊苏醒,笑颜鲜活
是柔软的话语缓缓低诉
心间因此冰川尽释,朝气蓬勃

这浮动的杨柳枝在低舞助兴
这波动的弥河水在轻吟低唱
正是春意盎然的时候
复苏时节唤来春意昂扬
  寿光市国土资源局田柳所

7——无力的冬季
□ 李萍


那一场瘦弱无力的雪
就像老天不屑的怜悯
而我却依旧怀着一颗惊喜的心,
雀跃欢欣
轻轻刮起车箱上覆盖的一层
小心捧着这 薄薄的冬雪
它却立刻化作一滩灰色泥水,
这多少让我有些心酸
此刻,天地间杂陈的灰白
像分布不均的皮肤病

不经意看到竟然有人扫雪
心里竟然有些忿恨
如此贫瘠单薄的这场雪
本来就覆盖不了什么,
据说这还有人工降雪的功劳
请留下它吧
别让扫起的尘土
吞噬了它娇弱的身影

立春已过
簌簌的北风渐渐无力
催动天际的浮云
这个吝啬少雪的冬季
多少有些无力的病态

雪落 雪停 雪化
雪成了漫长冬天里唯一的守候
等待着企盼着
与你重温洁白梦境 相约欢颜
  山西第二地质勘察院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