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1年六月九日发稿  

2011-06-08 18:20:14|  分类: 2011齐鲁风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10609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609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609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滨州 沾化古城文庙 大成殿   峻岭/摄
刊头题字—— 郝敬松(北京密云草根艺堂)


1——栗香浓浓丁公茶
作者——秦幸福


       5月8日上午,拙作《仙境五莲》在九仙山飞天宾馆举行首发仪式。一大早,山上就飘起了云雾,整个九仙山和山下的村庄,便沉醉在如同虚幻的仙境之中。仪式和酒会结束后,户外湿漉漉的地面告诉大家,早晨的云雾,已在上午化作甘霖,挥洒到了山中。时值仲春,这雨水,可是贵如油啊。
       天空透出了日影,飞天宾馆前的梯田里,早有村姑在茶园里忙碌着采摘头茶。从茶园往西,紧贴在九仙山脚下的村庄,叫丁家楼子。
      16年前,也即1995年5月9日,第一次攀登九仙山,因不熟悉道路,近乎盲目地把车开到了村里。听说是来“耍山”的,78岁的丁启贵大爷,主动当起了向导。老人先领我们去看苏轼题刻、丁耀斗摹写的“白鹤楼”遗迹,然后又带我们参观“柱史丁公祠”。后来知道,石祠的主人是生活在明朝嘉靖至万历年间、曾任御史的丁惟宁,而摹写“白鹤楼”的丁耀斗就是他的长子。再后来,丁公石祠和丁家楼子的影响越来越大——据专家研究,正是丁惟宁化名兰陵笑笑生,“十年杖履音容杳”,隐居白鹤楼旁,奋笔写下了旷世奇书《金瓶梅词话》。
       如今,有关丁公石祠及其主人丁惟宁的内容,已经作为专门章节收录到《仙境五莲》书中,怀着“还愿”的虔诚,再次来到丁家楼子,想亲手送书给当年的“向导”丁启贵大爷。
       踏入村内惟一的东西大街,丁公石祠北面的空地上,一棵高大刺槐,树冠开满洁白的槐花。槐树西面,绿地白字的大招牌“丁公绿茶”格外惹人注目。正要找人打听丁启贵老人的住处,从“丁公绿茶”招牌后面的院子里走出一个壮年。那人穿一身迷彩服,两手捧着一台小磅称,正在大步流星往大街走来。还差几步的距离,突然感觉似曾相识。听说要找丁启贵老人,壮年说,那是俺老祖(父亲)啊,去年秋天刚刚去世。啊呀,经他这么一说,我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壮年面色黑红,说话语速较慢,就在我不知所措时,他说:走——,走,到家里喝茶。顺着他的指向,见不远处,大街北侧还有一块相同的招牌:“丁公绿茶”。
       壮年名叫丁金红,是丁大爷的二儿子,如今村里30多户姓丁的人家,都是丁耀斗的后代,丁惟宁是丁金红的七世祖。跟随丁金红来到东西大街路北的住宅,隐约记得这就是当年见到丁启贵大爷的门口。大门内的过道里,摊晾着一堆新采摘的茶叶,总共也不过几百克的重量。每支茶叶的单体长度不过一厘米,都还没有像样的叶子展现,因此叫做“茶芽”也许更确切。猜想这就是今天上午采摘的全部收获,由此可见产量的细微。
       丁金红把我们让进堂屋,迎门的圆桌上摆着茶盘、茶壶、茶碗。好像知道有客人要来,茶壶里早放好了茶叶,他从另一间屋里,提过大暖瓶,不容推辞就把热水冲进茶壶里。随着一层白沫浮起,有股淡淡的清香从茶壶里飘散出来。洗茶,再次冲水,清香加重。当茶水筛进茶碗,呈现在眼前的茶汤,淡黄中透着微绿,如同净水一样清澈。端起茶碗在面前轻轻晃动,茶水的清香明晰起来,那是如同板栗花开的气味,同时混合着新茶的浓鲜。
        这丁家楼子,来过不止一次。印象中好像没见茶园和茶厂。我问村里种茶始于哪年?丁金红说,要说茶树,俺这里古时就有,老辈人都叫山茶,最大的一棵,生在白鹤楼以南200多米的山崖上,离地面有六七米高,是从石劈缝里长出来的。传说嘛,惟宁祖就是喝了那棵土茶炒制的茶叶,才产生灵感写了那部“大书”。他说,小时候自己还用石子打下土茶叶子,拿回家烧大锅茶。直到(上世纪)八几年,那棵山茶还有对掐粗,每年都生发新叶。邻村有人看中老茶树的奇巧模样,一心挖出来做盆景卖钱。石劈缝子又使不上镢、锨,塞进炸药放炮去崩,石头没炸开,反倒把老山茶炸死了。
        说话间,茶水已经是“二泡”,茶水的栗香愈发浓重,呷一口茶水,满口的香气甚至让人犯“噎”。我知道山茶毕竟不是真正茶树,那现在的茶园是什么时候种植的?丁金红说,是一九六几年,南茶北引时栽种的,俺丁家楼子总共不到一百亩,因地脚在九仙山的东南坡,这里离海又近,冬天没有严寒,夏天也没有那么酷热,还有九仙山的泉水自流浇灌,所以叶片厚实,香味更浓。但是,开始时,俺没有自己的品牌,都是打着日照绿茶的大牌子卖茶。前几年,《金品梅词话》作者丁惟宁说,在社会上的影响越来越大,“柱史丁公祠”成为旅游热点。老祖宗早就给咱创下了独一无二的大招牌,咱为什么“闲”在那里不用,哎,就这这么着,我就去注册了“丁公绿茶”商标。
        第四泡的茶水,汤色依然,喝在口里,舌尖上有点极其轻微的苦味和涩味,这应该算是茶水固有的“刹口”。放下茶碗,丁金红继续他的话题:有了自己的品牌,和过去大不一样。“丁公绿茶”特别受欢迎,尤其是文化届人士和产业届的老板们,更喜欢登门品茶、买茶。加上俺这里,只产细茶不产粗茶,一年产茶不到五千斤,最迟不到元旦就全卖光了。他说,今年“春深”,茶树发芽比往年晚十几天,直到五一过去四五天,才开始采摘头芽,到如今总共炒了不过十斤成品,茶厂里的冷柜还不值的开,就拿到家里的冷柜来存放。
         第五、第六泡的茶水,已经消除了那种极其轻微的苦味和涩味,转而让人品出丝丝甜味。凭直觉,我猜想这才是丁公绿茶的“本真”之味。恰在这时,来了两位买茶的客人,丁金红去照应他们,我们也还要回省城。给他签名赠书后,我们起身告别。走在大街上,回头去看街西头的九仙山,雾气仍在山半腰缠绵。 (省地矿局)

2——再忙回家看看娘
       作者——冯连伟

       工作一忙,把回家看望老娘的安排也推迟了。五一节一直在加班,接到娘给我打来的电话,匆匆忙忙的和媳妇利用吃午饭的时间回了趟家。
        走在回家的路上,涌起阵阵惭愧之心,工作千头万绪,心情有些急躁,有时给娘连个问候电话也不打。牵挂我的老娘也许早就盼着五一节放假一家人聚一聚,何况我还曾给娘有个许诺要带她到沂南县的竹桥村去看一看,可这一切都成了我的空头支票。
        幸亏心细的媳妇早就给娘预备好了水果和食品,让我的心中感到稍许的安慰。当车子拐进街口,我就看到了穿着红色外套坐在家门口盼儿归来的老娘。其实娘的视力已经很弱,她凭感觉知道离她越来越近的车子载着儿子和媳妇来看她啦。
        天下的父母都希望儿女好,当娘的对儿女真的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要求,她牵挂儿女的生活,惦记儿女的家庭幸福,心系儿女的平安和进步。我过去回家看娘时有时是挤点时间自己一个人回去,可我自己一个人回去与我和媳妇一起回去,让娘的感受不大一样,娘说:“我看到你们一起回来我更放心啊!”现在我都是让媳妇驾车一起回家看娘。
        尽管离家并不远,每周我都挤时间回家看看老娘,可每次回家娘还是问寒问暖,这次回去正是吃午饭的时间,娘问是吃馍馍还是吃煎饼,是炒肉还是炒鸡蛋。娘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我已是奔知天命之年,可在娘的眼里我依然是她那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媳妇忙着给娘刷碗做饭,我则看看挂满花穗的葡萄架,我走到哪里,娘也跟到那里。娘指着修剪过的葡萄架对我说:“我前两天让人家种葡萄的专门给修剪了,葡萄架子也重新扎了。”这颗葡萄树是我五年前栽下的,娘像对待她的儿女一样精心呵护,现在已成了一颗又大又粗蜿蜒到两间平房顶上的大树了。
       院里的银杏树今年开满了花,五一节回家的时候看到的是树下落满了像杨絮一样的干花穗。娘说:“我看不清楚是银杏树开的花,是邻居告诉我的,满树都是花啊!”我站在树下向上望去,一直到树的顶端都布满了还未凋谢的银杏花,不知今年能收获多少?在娘的眼里不在于银杏树能结多少果实,而是让儿女对这个家对这个小院和生活在小院里的老娘有更多的期盼和向往。
        走的匆匆没有给看家护院的小狗带点吃的,这次它最失望啦。以往每次回家,我都想着给它带些好吃的,可这次什么好吃的也没给它带,我回家时它“汪汪”叫着问候了半天也没能得到奖赏,非常失望地趴在它的小屋里没了精神。
        因为娘,那个小院里的一草一木都让我感到格外的亲切。因为有娘,我的心中有一座靠山。为了娘,我会更加努力地工作;为了不让娘失望,我会更加地勤奋。
        忙碌一点生活才会充实,努力一点人生才会精彩。人生其实很简单,忙碌着并快乐着。忙碌的生活带走的只是时间,作为儿女对娘的牵挂永驻心底。
       再忙回家看看娘,那里有亲情,那里是儿女的根。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


3——思念母亲
      作者——张金玲

       也许清明注定是个思亲的节日,一提到“清明”,对母亲的思念便汹涌着、澎湃着,滚滚而来!涌入了我的眼,灌满了我的心,浸润到身体的每个细胞……
        母亲离开我们已三年多了,对母亲的思念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她挎着一篮子鸡蛋,微笑地看着我的样子,离我如此之近,仿佛就在眼前,却又是那样遥远,触不到,摸不着!永远记得那年清明节的前一天,母亲第一次在我家住宿,那也是唯一的一次!
       那是我结婚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当时我正怀着儿子,因有紧急工作任务,我们单位不放假,我也就提前打电话给母亲,告诉她我清明节不回去了。就在清明节前一天的傍晚,我象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娘!”我呆住了:母亲提着满满一篮子鸡蛋站在我们家楼道口,正在等我回来。那天风很大,虽然是春天了,却还是有点冷,母亲花白的头发都给风吹乱了,母亲一边用手拂着被风吹乱的头发,一边微笑地望着我,又怕我埋怨就赶紧说:“回来了?知道你忙,怕你分心,我来就没告诉你。给你送下鸡蛋我就回去,这是咱们自家的鸡下的蛋,比你们从超市买的有营养。”一肚子的话,一下子在喉头全哽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鼻子发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坐近两个小时的车,赶40多里的路,就为给我——她的女儿送鸡蛋!“娘,您就不能在这儿住一晚吗?你女儿家就那么难待?”我是又心疼又生气,母亲见我有点火了,只好住下了,反复念叨着她第二天一早就走。
        吃完了晚饭,我陪母亲一起到楼下溜达,回来时,一进楼道,楼道灯就亮了,母亲高兴地对我说:“你们这儿的邻居可真好,听到我们回来了还给咱开灯!”我告诉母亲那是感应灯,是自动开关的。“哦!我还以为是谁给咱开的呢!娘真的是出不得门了,连这个都不懂,真丢人!”母亲不好意思地说。听了母亲的话,我的心里一阵难过,这又怎么能怨母亲呢?
        娘啊,您在的时候,都是女儿吃您的煮鸡蛋,您从未吃过女儿的煮鸡蛋,今年的清明节女儿一定回家,一定去看您,给您送去女儿为您煮好的鸡蛋……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四——都有老的时候
        作者——刘传莹

       讨论生老病死的话题,是最深刻又严肃的生命警示。
  我不敢预言我们老了会是什么样子,总之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默默地褪去生命的颜色,这个事实谁能回避得了?
  是谁创造了生命又是谁会将我们送入坟墓?是似水流年还是上苍精心的安排?一棵树,当它长得枝繁叶茂时,也就是遭到砍伐的时刻,一池水,当它溢满了池塘时,它也将被引流到别的地方。人生何尝不是这样的相似?当我们经历了一个个春秋岁月后,我们必然要走向那据说是金碧辉煌的天国。
  当我们有一天老了的时候,我们会老态龙钟,耳聋眼花,佝偻携仗,履步满跚,颤抖的手连饭碗也拿不稳,也许我们会因为健忘招致别人的抱怨,也许我们会手握拐棍目送挚友的一个个离去,也许我们连只求一死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也许,也许,人生有多少个也许啊,人生有多少个猜测不透!
  懵懂出世,初为婴儿,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母亲的襁褓中幸福过,哇哇的大声啼哭表达着对这个陌生世界的惊奇。树叶是绿色的,花儿是红色的,母亲的乳汁是奶白色的,那温柔的摇篮曲在静静的夜晚伴随着我们安然入睡。月也朦胧鸟也朦胧,朦胧是婴儿时期永远的色彩;童年乍到,我们在玩耍和学习中无忧无虑地度过,泉边的秋千上常有蜻蜓飞过,山涧树下常落下我们零落的笑声,在玩耍打闹的日子我们认识了一个个终生相守的伙伴;少年则是孟春时节,我们在艳阳普照的日子里成长得男的英俊女的俏丽,我们会唱着梦想的歌谣在蓝天白云之间浮想联翩。人都说花无半日红啊人无再少年,少年的时光里孕育着无尽的憧憬和浪漫;当我们进入青年时期,我们的脚步是那样轻巧,手臂是那样强劲有力,视野是那样广阔,广阔得这个世界似乎承载不了。可是这一时期,我们过于忙碌了,夜以继日的追求着自己的理想,来不及欣赏眼前美丽的风景流云般飘过;当我们从四十不惑走向五十知天命,甚至走向更远和更深的人生丛林时,我们还会笃定前行吗?
  人活一世草活一春,有生就会有死,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呢?每天看着那么多人在车祸、事故和病痛中一个个走向天国,相信每个人的内心不是没有生命的触动。生命何其短暂,能活着帮助更多的人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这是非常幸运的机遇。可是有些老年人怕死,简直演化成了一种无奈的病痛,可最令人痛心的是当他们躺在病床上,当他们远离儿女甚至没有人来料理后事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认真地思考,我们到这时而繁华时而萧索的人间所为何来?
  尤记得对对夫妻初结连理时,一心一意要创造温馨的家庭,当他们生下心爱的子女时,他们学会了在艰难的生活中摸爬滚打,把子女们抚养成人,而伴随着子女的长大却把他们推向苍老的彼岸,代代如此地延续着人类的火种。有道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有道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尽管年迈的归宿人人都知道就那么一个结果,可是没有人说我要放弃。人啊人,我们满纸的荒唐言中究竟有多少辛酸的泪水可以吞咽?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人和人毕竟不同。有多少老年人在耄耋之年依然风度翩翩,谈笑风生,他们在学着英语学着戏曲学着绘画,挥毫泼墨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练剑学拳周游世界人生十八般风景一一领略个够。八十岁上学艺并不晚啊,他们把老年当作新的起点,勇敢地去吃晚年的第一只螃蟹,这是何等的气魄和魅力啊?君不见他们银发苍苍还精神焕发,坐着飞机南来北往到处讲学不知疲倦。老年人阅历丰富谈吐不俗,真诚善良情意融融,可谓夕阳西下风景这边独好。他们思想开放,特立独行,给自己的人生画着圆满的句号。有位七十八岁的老人给我们作了一场精彩的教育演讲后,满怀信心地说:“七十八岁还很年轻,我还给自己制定了后二十年的工作计划哩。”此语一出,全场听众不约而同地起立,掌声经久不息。
   时间如白驹过隙,刀刀催人老。青年人要跟时间赛跑,老年人更须只争朝夕,因为属于他们的时间毕竟越来越有限了。是奋力一搏还是坐以待毙,是乐观开朗还是低迷消沉,这当然与一个人的知识,阅历和人生观有关。老年人的脑子长期闲置不去思考问题,就会僵化,就会有各种疾病自动找上门。脑子越用越灵活,身体越锻炼越棒,一切生命在于运动啊!老年人返老还童还须六根清净,无烦无恼,千万不要把儿女们当做唯一的依靠,自强了一辈子不妨继续自强下去,因为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
  国学大师季羡林在九十高龄还在孜孜不倦地著书立说,他就像一棵常青树,永远那么昂扬向上,意气奋发。作家丁玲在八十高龄还夜以继日地创作,她离世前的玉照上还是那么神采奕奕,让凡夫俗子的我不由得肃然起敬。科学家袁隆平在一般人的眼里已经是一个老人,但是他对于水稻杂交研究的事业却如日中天,他用自己一生的勤奋和努力解决了中国将近一半人的吃饭问题。这些老年人都没有被年老的颓废所累,他们用高尚的思想鞭策世人,发挥出了晚年的余热,书写下事业的辉煌,为所有老年人树立了效仿的楷模。这种吃的是野草吐的是牛奶,捧着一颗心来不带一根草去的境界,是人世间至真至善的大美。
  老有所养,老有所乐的同时,不忘老有所为,老有所思,这才是一个圆心的人生设计。否则只能如唐诗人杜甫所曰:“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但愿这种悲哀在我们有一天老了的时候不再出现。
  (济南交警市中车管所)


5——江城子 建党90周年
□刘 斌

十月革命炮声响,
送马列,指方向。
高擎镰斧,
神州见曙光。
洗刷民族百年耻,
推三山,得解放。

排忧除患坎坷长,
干四化,奔小康。
科学发展,
紧抓千载遇。
中华巨轮继向前,
百年时,更辉煌!
淄博市国土资源局淄川分局

六——走在春风里
□ 陈术柏

走这是一缕温暖的春风
这是一缕和谐的春风
这是一缕满载芬芳的春风
这是一缕催人奋进的春风

春风里
我们相约在美丽的凤城
春风里
我们敞开心扉吐露心声
春风里
我们尽情放飞多彩梦想
春风里
我们意气风发满怀豪情

春风牵着我们的手
我们吹响号角跨步前进
春风牵着我们的手
我们朝气蓬勃欣欣向荣

走在春风中
我们正年轻——
友爱在风中温馨传递
歌声在风中迸发激情
青春在风中绽放光彩
梦想在风中节节攀升
  注:2011年3月31日,潍坊市国土资源系统信息宣传工作会议在美丽的凤城—高密召开,即兴而作。   诸城市国土资源局

7——田间老人
□ 姜波


年复一年
又到了这个季节
绿色的田字格
在初夏的微风中
翻滚着......
绿的色彩
在这片大地上
刷新了一遍又一遍

他 在这片大地上耕作的老人
黑黝黝的脸上
让岁月劐开的皱纹
会告诉你
他经历的沧桑

老人 拄着锄头站在哪里
看着这片绿色的麦子
似乎已经看到了丰收的喜悦
自己的付出也有了着落

夕阳
把老人的影子映在地上
老人走 影子也走
影子里的锄头像是个烟斗
往嘴里一嘬一嘬......
深深的吸上一口气
麦子 泥土的味道
伴着夕阳
送老人回家......
齐河县国土资源局开发区分局


8——六月的诗篇
□ 李炳来 张广全


六月,
是最有朝气的日子。
当稚嫩的童音开启那厚重的大门,
便注定这里是一片阳光灿烂。

六月,
是最诗意的日子。
当安全与骄阳为伍,
火热的生活就迸发出壮丽的诗篇。

六月,
是我们安监人最自豪的日子;
走进六月,
人们就把安全之弦绷得更满。

六月里,
我们把过去的日子认真地梳理,
洞察秋毫,
不留隐患。

六月里,
我们把行装仔细打点;
扭住根本,全年安全。

拿出我们全部的智慧吧,
还有汗水、真情、辛酸;
把六月的诗篇书写得更加壮美,
让安全的旋律唱响在九天。
  海阳市安监局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