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10721  

2011-07-20 17:55:28|  分类: 2011齐鲁风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107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7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7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日照东港区涛雒丁肇中祖居大门 阿文/摄
刊头题字——  关德海(山东省地矿工程勘查院)

1——夏来枣花香
作者——刘月新

  有俗谚说道:“牡丹虽好空入月,枣花虽小能结实。”明代朱文康更是化谚入诗,写道:枣花至小能结实,桑叶虽微可作丝;堪笑牡丹如斗大,不成一事竟空枝(《牡丹》)。现代诗人王汉中先生也特地为枣花深情地吟颂了一首《枣花》诗:米粒般小,\金子样黄。\在点点的绿叶里,\隐现你羞怯的向往。\你姗姗来迟,\春天没有把你遗忘。\积蓄,就是力量,\在初夏吐露了清香。\蜜蜂吻你,\露珠吻你,\吻你的还有我--\秋天,一个\火红的希望!
  春天,百花盛开、姹紫嫣红,而枣花却无意争春,好像害羞的小姑娘不肯露出娇容。待百花盛会降下帷幕,它们才手拉着手,成群结队在树叶的遮掩下绽出一张张笑脸。我常常被缕缕幽香所诱惑,嗅着馨香,发现那碎碎的、黄绿的枣花已挂满了枝梢。细细的叶梗,有序的叶片。让人惊奇的是,那黄绿色的伞状小花就开在叶腋之内,朵朵淡美、朵朵秀气、朵朵素雅。碎碎的花蕊向中间簇拥,托着一颗水晶的心。
  枣花刚刚吐蕊,就引得蜂蝶们长途跋涉前来赴约。刹那间,数十万亩枣林里,蝶飞蜂舞,嗡嗡嘤嘤,沸反盈天,搅动起一股醉人的浓香。
  各地赶来的养蜂人,寻着枣花的芬芳,带着数十箱蜜蜂,在路旁或者找个空地儿安营扎寨。小时候,常和玩伴跑到养蜂人那里去看蜜蜂。看着头戴护网罩的养蜂人操着南腔北调忙碌的身影,我们就跟着做出种种猜测。当时我们好疑惑,蜜蜂怎样酿出香甜的蜜来呢?
  除了看蜂蝶,我们最关心的还是枣树结的果多不多。天天望着枣树,想八月红透的枣子,一个个攀援采摘的幻影就接二连三地挂上树梢了。
  老人们说,别看枣花骨朵小,但每一朵花都要结果,从不开谎花。
  在古代,皇帝要求官员在衙门的庭院里栽种枣树。意思是要官员学习枣树,不要把官位看得太重,要紧的是能不能脚踏实地,干点实事。用枣树用枣花来做一面镜子,真是再好再恰当不过了!这真是中国古代官文化里精彩的一笔!
  后来,我对枣花的特点又有了一个新奇的发现,那就是枣花在花期至少要开三次花。
  小时候,一到小枣成熟的季节,那诱人的枣子就成了早晚不离口的美味,早晨下地打草时摘着吃,晚上出村看电影的路上也摘着吃。渐渐地,被那些熟透了的枣子给甜腻了。再走到树下时,就专挑新枝梢头结出的“添花枣”。这些添花枣个头并不小,只是坐果晚熟得晚。其它枣子都半红了,它们还长不够个儿;其它枣子熟透了,变软了,摘一颗放进嘴里糖浆浓得都化不开,而那些添花枣们还自顾自地青着个身子,锃锃的一个一个地“安插”在枝头,像一颗颗翡翠。摘一颗放入口中,脆脆的,甜甜中略带酸头,味道美极了。
  在品过了红透的头喷枣,尝到了刚刚半红的添花枣,我总是看见还有少许的枣花不赶趟地开在枝头。我就想啊,你开得这么晚还能结枣吗?
  这些晚开花晚坐果的天使们,还是紧赶慢赶赶在白露前,尽力地把个长足。即便红不了,也给已渐萧条的大地挽留了一片生机,给我们这些毛孩子们奉献了一份珍果美味。特别是对这些迟开的枣花,对那份顽强劲佩服有加--既然来到世上,就要有所奉献。
  枣花不为自己的弱小不被人注意而苦恼,即使没赶上春天开花的热闹,也要可着劲地长,可着劲地开,可着劲地结果。第二期第三期枣花的出现,延长了花期也延长了沉甸甸的金秋,为勤劳的蜂蜜提供了更多的酿蜜原料,为小孩子提供了不可多得的仙果美味。中秋节一过,树上的枣子就接二连三地打完了。我们这些小孩子走在树下还是腆着脸,希望能有落下的枣子挂在哪个枝头。我们每每仰脸张望,都会有欣喜出现。于是,我们用竹竿,用秫秸杆,用棒子秸噼噼啪啪地乱打一通,又过起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枣秋”。
  那些添花枣,还是奶奶母亲醉醉枣的最佳选择。“枣花主旱,梨花主涝”。在枣子的花期和成熟期,是最忌阴雨连绵的。花期时的多雨,会导致大量枣花早泄;枣子成熟期多雨,会导致早期成熟的枣子因糖粉饱胀而裂口。而添花枣成熟时北方的雨季已过,因此大而光亮的添花枣成了家庭妇女用来醉醉枣的首选。春节一到,家家户户的桌上都摆上大盘小盘红彤彤亮晶晶的醉枣,不用尝,一看就醉了。
  黄绿色的枣花开在枣树上,香甜在夏秋两个季节,装扮着一个多彩的世界;而我心中的枣花,总是一年四季盛开,开得浓艳、热烈,香得入肝入肺,甜得醉人心脾。  (庆云县人大)

齐鲁风201107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2——咱,走着瞧
作者——张宝金

  周五我和同事们开车行驶在田间路上,炎炎烈日下,没有一丝风,知了也无气力地知了知了的鸣叫着,半人多高的玉米地遮挡了视线,坑洼不平、窄窄的道路练就了我们高超的车技,在全覆盖的要求下我们尽力巡查到位。发现“敌情,”同事戏说道。在两条田间路的交汇处,发现了一块被破坏了的玉米地,地中堆放了石头、砖瓦,部分地面进行了硬化,还挖了一个二十平方左右的坑塘,小房、围墙盖了一米多高,不知什么原因现场没有施工人员,我们左等右等,不见来人。
  老孙和村里的干部进行了电话联系。“不可能,没有吧,什么地方?”村里的徐书记电话中说道。开车来到现场后,十分惊讶,这块三角地是历城区和章丘市的边界,村民们交叉种地,没有在这里种过地的根本分不清是谁的。徐书记给我们介绍起了情况,及时联系了村主任、电工。村主任陪同承包户到了现场,电工到现场待命。承包户姓徐,因经济债务将土地转包给本村石姓村民,以冲抵所欠款物,石姓村民又把土地承包给外村村民搞小型加工厂,进行废旧塑料的回收、分拣、清洗。在多次联系承包户建房户的等待中,两个小时过去了,建厂者“姗姗而至。”布满尘土的“桑塔纳”看不清是黑的还是蓝的,刺耳的刹车声显示出主人的性格,不是善茬。这位老兄1米8左右的个子,上身没有穿一件衣服,赤臂上的刺青那么醒目,张牙舞爪地好似一条青龙,啤酒大肚很照眼,斜叼在嘴上的香烟袅袅,很是洒脱。“什么事啊?这么热的天,牌还没打完,烦人不烦人…….”“这是土管所的孙所长、张所长,找你说点事。徐书记介绍说。
  我们的巡查人员给他讲起了政策规定,这些地全部是基本农田,基本农田里不允许搞非农业建设,你的厂子需要立即停工拆除,并将土地复耕。同时你这塑料回收、清洗也污染环境破坏耕作层,既不利人也害自己,对子孙后代更是危害很大,虽然政策支持你发家致富,但不支持你违法占地,致富发财也要合法,不要只看眼前的经济利益……”我们的同事细心认真地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能让他认识到错误,配合我们的工作,能自行拆除更好。啦政策讲道理这哥们儿是讲不过我们的,在说不出什么道理,也知道不对的情况下,耍起了横。“谁不认识谁呀,乡里乡亲的,你们要是给我拆了,咱,走着瞧!”违法用地停工通知书,我们几次无法送给他,更别说签字了。炎炎烈日下,温度似乎又高了,事情陷入了僵局。村干部及徐姓土地承包人也做起了工作,徐姓承包人表示把当年的承包费再退给他。“你说退就退,我们是有合同的,退给我也不要,这两三万的损失谁赔?厂子没了,钱怎么赚……”孙所和同事们也都有点火了,说道:“第一,厂子必须停止建设,停工通知书不签也发生法律效力,视为送达。第二,经营项目属于国家禁止限制的,对耕地的耕作层破坏严重,对地下水污染严重,我们要多部门联动处理。第三,厂子按规定必须拆除,对土地进行复耕,不听话视法律为儿戏,敢和政府对着干,你损失的不止两三万,甚至更多。第四,对土地违法用地户根据文件规定,由村委会协调电工立即断电,并不得为违法用地户接电。”“好、好,你们有种有本事,欺负我一个‘小百姓,’断了我的财路,不让我活了,咱走着瞧!”
  这位老兄在徐书记及我们的努力劝说未果的情况下扬尘而去……
  后记:十天后,在联合执法行动中,镇政府对该违法用地户进行了强拆,该户因村里徐书记等多次找他做工作以及断电等措施跟上了,违法用地户也没有再建,损失降低到了最低程度。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历城分局唐王所)

3——“羡鱼”与“结网”
作者——王一民

  上世纪六十年代,徒骇河发生了一场几十年不遇的洪水,我村河边一个大坑里,被汹涌的洪水卷入了很多鱼。大水退后,人们望着摇头摆尾游来游去的鱼儿,垂涎欲滴,但又束手无策,只能望鱼兴叹,驻足久立不肯离去。
  有一智者,为了捕到鱼,不辞劳苦,日夜结网,结果收获颇丰!那些临渊羡鱼者才恍然大悟,后悔晚矣。
  现实生活中临渊羡鱼者不乏其数;退而结网者也有之。
每年的高考揭晓后,考生们对那些高分者羡慕不已,赞不绝口。
有的落榜者则以他们为榜样,矢志不移,落榜不丧志,振作精神再次扬起高考路上的风帆,鼓足冲刺名牌高校的勇气,坚信滴水穿石、天道酬勤的真谛;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终于到达成功的彼岸!
  而有的落榜者在羡慕他人的同时,抱怨上天不公,命运不济,整,日精神萎靡不振,蹉跎岁月,时间如流沙从他们手里流去。再次揭榜,幸运之神与他们擦肩而过!
  空空羡慕,徒有愿望!奋力拼搏,如愿以偿!
  年轻的朋友们,有句话说得好,一寸光阴一寸金。你们要做结网者,握住时间的手,与时俱进,刻苦学习,努力工作,踏踏实实的度过每寸光阴,只有这样才能在人生的道路上留下深深的脚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莘县国土资源局)


4——五莲古树枝叶茂
作者——张西洪

  正如李存葆老师在《祖槐》一文中所描绘的,六百多年来,地球村里华人华侨寻根问祖的热浪,从没有像现在如此高涨。每年汇聚到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的祭拜者,愈来愈多。本人也曾汇入到虔诚的人群中,膜拜顶礼,奉献馨香。
  这更加激发了我对古树的挚爱之情。
  七年前,本人萌发了拍古树,存资料,保护古树的念头,并开始积攒了部分图片资料。此举得到了亲朋好友的热情鼓励。因生于斯,长于斯,熟悉这里的山山水水,在不断的探询拍摄过程中,常有意外收获。幸运的是,县林业局的领导得知后,极为赞赏,并多次提供名录。据本人初步统计,五莲县现存百年以上的古树达一千二百余棵,树龄最长的已逾千年。它们大部分生长在贫瘠的山岭薄地甚至高崖石缝里。在漫长的岁月里,雷电、战火、干旱、砍伐,劫难相连,却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坚韧与顽强,与山里人的性格如出一辙。这些年,本人带着浓浓的乡情,深深的敬意,边觅边拍,边宣传,行走在漫漫的寻树路上。一路走来,辛苦并快乐着。
  一九四七年割莒、日、诸三县边远山区组建而成五莲县,是地道的“老少边穷”地区。县因境内有座五莲山而得名,更因五莲山的秀丽奇拔而闻名。境内既无繁华商埠,亦无古城坚堡,多的是大户人家的山场和花园。山因树而绿,树以山而存,种类繁多,争奇斗艳,堪称“植物园”。而那些遒劲盘绕、伟岸向上的苍老古树,餐风饮露,和光同尘,更给灵山秀水增添了古朴和厚重。
  随着旅游业的兴起,近几年或陪客或休闲常去九仙山景区游览,龙王庙是必去之地。守望古庙的李大爷会讲出一串串神奇的故事,讲的最多的,当数庙前的那一对银杏树。这仙山深处,相依为命的合抱之木,是一九四九年经历了一场斧踞之灾后,从老树根盘上幸存下来,人称“母子树”。相传,此树原为张侗进山后手植,距今已有三百余岁。土改时分给了山民,贫穷的山民又卖与外乡宋氏。于是,锯树解板运往山外。据目击者称,木板宽约一米。杀树的八人中,有七人当年死亡。现在,两棵树喜逢盛世,枝繁叶茂。游人在它的枝杈上系上条条红丝带,求福祈运。为幽静的峡谷增添了神秘色彩。名人、幽谷、仙庙、古树集于一处,堪成是龙潭峡谷的不可不睹的胜迹。
  离我老家不远处的邻县,有一古银杏树,年龄三千六百余岁,比今天印度菩提迦耶的那棵菩提树还要早一千多年。属天下第一银杏,号称“活化石”。故国去矣,古树犹存,古树与福寿联袂,人人向往。古树成为故国的标志,对“大树底下好乘凉”古训以最好诠释。
  人和树的亲密关系由来已久。小时候常听爷爷讲,人原本就生活在树上,很久很久以前从树上来到了地面。无知的我,百思不得其解,常常一个人望着大树发呆。长大后,渐渐明白,树能够为人类遮风挡雨,果腹充饥,治病疗伤。树比人高,寿命也长。没有树,人也难以生存。多少年来,这里形成了一种风俗,无论是大肉大鱼的富豪之家,还是家徒四壁的贫困之人,无不与树有着密切的联系。富庶人家庭院栽树有“东桃杨、南枣梅、西榆桑、北杏李”的讲究,以图吉利。家有大树,平安祥和。穷人家取妻生子就栽下树,指望着给男丁打墙盖屋取妻生子,延续香火。给女孩出门子陪嫁妆搞排场,以赢得婆家人的高看。
  过去,由于贫穷落后,有时孩子不小心打碎了一个饭碗,大人都要满街追打。有时为熬熟一锅粥,不得不爬到树上,拿镰刀砍几块干枝子填到灶下。遇到拮据的年景,树的作用就更大了。叶子、树皮都成了裹腹充饥宝贝。兵慌马乱,天灾人祸,人都难保性命,何谈一棵树了。因此,百年少见,千年高龄的古树,更为罕见了。
  如今,愚昧的脚步渐远,文明之风越刮越劲。善良的五莲人,更是视古树为遗产,敬古树为神明。调查中发现,虽然有不少古树产权不明,但人们还是呵护有加。建房时,宁愿少盖一间,也不忍心挪动他。遇上旱天,人畜吃水困难,园子里的菜可以不浇,古树不能没水喝。有的村民自发地为古树垒上围墙,甚至盖上庙宇,顶礼膜拜,视同神灵。在松柏乡潘家庄村东,的山坡上,有一棵古板栗树,号称“五莲县板栗之母”,现在全县所有的良种“明栗”,无一不是该古树的接穗,成为全县栗树的老祖宗。街头镇房家沟村的千年楷树(?是全县年龄最长的树。就是在这棵树下,史上走出了四位诸如承德佐郎等省部级干部,在齐鲁大地成为佳话。每年都有房氏后裔,从世界各地相聚在古树下,拜谒祖先,祈福后人。
  保护古树的道路是漫长曲折的,一些令人涕笑皆非的事情常常让人汗颜痛心。有些五十岁开外的中年人,竟不知邻居家还有一棵古槐。现代文明的春风总是最后刮到穷乡僻壤。一些城里人,瞪着机灵的眼睛关注着某处的一棵古树,一株名木。“大树进城”、“农转非”等的现象也就见怪不怪了。那些习惯了偏僻和静谧,住惯了贫瘠土壤的古树,一旦改吃“供给粮”,喝上自来水,难享其福,终因不服水土而客死异乡。人们对树木的无知和“厚爱”,令人啼笑皆非。有些穿戴入时、看似知书明理的后生,竟然杠着脖子,说眼前的树不是“银杏”而是“白果”。有人对树木的冷漠,更令人心中忐忑。有的古树占地近亩,但树下却堆满了柴草,星火一点,便会“野火斗古”。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轮回,对古树而言,也不例外。要不然,一些上了年纪的人,随便指着一棵古树,怎么会如数家珍般,讲出一串串“报答”和“报应”的故事呢。
  古树融入了文化,其生命力更加顽强,在人们的心中已成为独具魅力的坐标和图腾,并俯首膜拜。我的本家叔叔,怀一腔热血,揣一捧黄土,于半个世纪前“逼上梁山闯关东”,发誓不闯出个人模狗样儿不回来。几年前,拖家带口,衣锦还乡。下了火车,租了两辆高级轿车,从潍坊直奔老家。虽然乡音未改,但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家。记忆当中的街巷、草屋、石墙、店面早已荡然无存。举目是大瓦屋、高院墙、水泥路、路灯杆,他竟怀疑起了自己的记忆。幸亏想起了胡同里有棵“狗屎槐”(国槐),并说出自己的乳名,才被人领回家。
  在《五莲古树名木》即将付梓之际,摸挲书稿,感慨万千。长达七年与古树结伴,他们已经溶入我的生命里。每当站在冠如华盖,根若虬龙的古树下,脸贴到他那粗糙苍老的皮肤上,一种安祥亲切感油然而生。古树,历史的见证者,文化的传承者。春天送来花香,夏天带来清凉,秋天奉献果实,冬天阻风挡寒……
  古树!顶天立地,傲视苍穹的古树啊!你们可以离开人类,但人类决不能没有你!多少年栉风沐雨风霜雨雪,多少次改朝换代城头换旗,你都走过来了。如今,正逢太平盛世,大建和谐社会。枯木生根,枯枝发芽的好日子来了!(五莲县联通公司)


5——卜算子
纪念建党九十周年
□张国栋


南湖一别去,
风雨九十春,
斩妖除魔定神州,
创千百功勋。

科技开天地,
发展辟乾坤,
繁荣富强百业兴,
和谐华夏魂。
淄博市国土资源局淄川分局


6——国土颂歌(快板书)
□ 郭祖林


打竹板,乐开怀 ,我们四人走上台
今天不把别的表,
夸夸国土建设的新面貌

跨世纪,大发展,经济建设是关键
园区保障是主线,开拓创新建家园

南拓区,西拓区,宝钢项目平地起
IT项目高、精、尖,年创利润几亿元
万科房产入云端,步行街里转一转
名优品牌看花眼,新的社区呈眼前

旅游景区大发展,合卢寺美景在重建
土地全部用荒山,依山傍水很壮观

内夹河,外夹河,河水哗哗故事多
百年杨柳随风飘,带状公园红似火

甲骨文,博物馆,土地保障是关键
国宝美名传佳话,历史名城美名传

要吃饭,别犯难,鲁菜发源在福山
大樱桃,甜又香,福山就是它故乡

党中央,政策好,支农惠民投入高
走乡串户搞宣传,群众疾苦记心间
国土人,有决心,一定建好新农村
调结构,建机制,城乡统筹没问题
促增收,快发展,综合整治打前站
整土地,增收益,产值全部归集体
修新房,集中住,迁出库区人安居
坡改地,田变大,用途布居科学化
田林绿,沟渠直,水土不会再流失
挖潜力,增土地,集约节约是目的

资源国策要记牢,合理开发最重要
两个市场抓规范,占补平衡不空谈
国土资源是根基,耕地保护记心里
土地闸门要严控,经济手段要熟记
展望国土大发展,树立科学发展观
改革创新放眼量,海阔风劲好扬帆
保增长,促发展,国土资源记心间
执政为民是理念,争为国土做贡献

总而言,言而总,国策牢牢记心中
严格履行土地法,模范执行靠大家

让我们
心更齐,眼更亮,胆更大,气更壮,
为构建和谐社会再创事业新辉煌
再创事业新辉煌!
 烟台市国土资源局福山分局


7——渴望下雨
□李兆新

面对骄阳似火的酷暑
我渴望下雨
盼望着徐徐凉风伴着雨滴而来
驱散炙烤在大地上的阴霾  
为人们带来清心宁静

面对枯萎打蔫的秧苗
我渴望下雨
盼望着久违的甘霖滋润大地
为即死的庄稼带来新的生机
让辛勤劳作的百姓放弃多日的焦虑

面对肆意被占破坏的土地
我渴望下雨
盼望着瓢泼的大雨阻挡他们的工期
为每名国土卫士带来些许喘息之机

其实,面对人们浪费资源的冲动
我更渴望下雨
希望让磅礴大雨打消他们的念头
还资源管理利用的规范有序
  宁阳县国土资源局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