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10811发稿  

2011-08-11 14:28:54|  分类: 2011齐鲁风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10811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811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811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烟台长岛县长岛港码头 阿文/摄
刊头题字——   杨佳欣(广东番禺禺山书社)

1——高密台田沟风光
作者——梁守德

  姜庄镇有个“杀猪收粮”的故事。故事发生的赵李村所在地,那地方地势偏低,是高密北部的盐碱涝洼地,海拔只有7.5米,水泻不畅,多数年头庄稼被洪水淹没,颗粒不收。同时又是全国著名的氟害重灾区,瘴毒横行,当地人纷纷拖家带口逃离家园。战国时这个600平方公里的地方只有一个不满十户人家的小村,到了元初仍然人烟稀少。有一首民谣说:“遥望北壕里,苍茫一片洼。人人拖黑腿,个个呲黄牙。有土都是碱,无田不养蛙。等到好年景,也学种地瓜。”体现了人们对改变生存环境的渴望。
  660年前秦裕伯当了高密县令,指示民众挖“台田”,挖一块垫高另一块,垫高的台田种庄稼,挖出的沟渠存水排涝。这一重大创举让那片盐碱涝洼地变成了“东蒲荷香,西芦花荡,鱼肥蟹美,鸥鸭嬉塘”的鱼米之乡,累代受益。但到了20世纪80年代,高密动员劳力20万,开挖胶新河,使北部泄洪能力大大加强,洪涝灾害明显减轻,台田不仅失去了原有的利用价值,而且遗留的“台田沟”把土地分割得支离破碎,旱季无法灌溉,雨季内涝成灾,严重制约了机械化作业,影响了农民收益,浪费了土地资源。
  这一带的赵李村就是一例。其实这个村很小,只有2944亩土地,但台田很多,七沟八岔的台田沟更多,蚂蚱一蹦四五块地,50元一亩没人承包,三亩地只能当一亩种。村里人也曾学蚂蚁啃骨头精神,力图一锨一镐填平台田沟,小田改大田,但图有雄心大志,一家一户小打小闹无法改变现状。
  村民王志俊承包的3亩地由十几块台田组成,一条条台田沟把这三亩地分割得横七竖八,机械无法进入,连牲口进去都拔不出腿。尽管耕种艰难,却舍不得丢弃,年年种,年年收,苦不堪言。2001年秋收,王志俊试一试用机械收割庄稼,拖拉机陷进台田沟动弹不得,憋得直冒黑烟,只好喊来邻居另一台拖拉机用钢丝绳拉出。庄稼熟了扔掉可惜,只得继续像往年一样,请亲戚朋友帮忙,肩扛人抬收庄稼。因为帮忙的人不要报酬,王志俊就杀猪管饭,没想到帮忙的人太多,杀了一头猪都吃完了。一算账,收获的粮食根本不值一头猪钱。
  尽管这个村渴望土地整治的呼声很高,但由于地处姜庄、大牟家、咸家三镇交界,成了土地整治的“死角”。
  “2001年,借国土资源部门主导的土地整治,高密市委市政府顺势而为,作为民心工程,第一个以整治台田沟为主要内容的国家级项目获得批准,投资970万元,整治规模15405亩。后来又争取三个省级项目,总投资1356万,规模1.4万亩,新增良田2000亩。赵李村作为最后一片台田沟被列入土地整治范畴。”高密市国土资源局局长于道河介绍。
  尽管我们没有看到人欢马叫、机声隆隆的施工场面,但能够想象大型机械在田野上轰鸣,猎猎彩旗在项目区飘扬的壮丽景象,能够感受到古老而荒凉的盐碱涝洼地从未有过的喧嚣和活力。赵李村通过“方田化”和“开荒化”两种模式,综合整治了台田沟、荒沟和其他低洼田块,使台田凌乱的涝洼地变成连片成方、沟渠纵横相通的大片良田,大口井小口井均匀分布,涵洞桥梁随处可见,真正做到了旱能浇,涝能排。
  整治后的赵李村变化巨大,耕地由原来的250亩增加到450亩,小麦亩产量亩产600斤增加到1200斤,村民人均收入由1000元到了2500元,几种数字都翻了一番。村容整洁,道路发达,人心欢畅。
  “还实现了机械化,种地再也不愁了。”曾“杀猪收粮”的王志俊开着拖拉机喜滋滋地说,“村里几代人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走在高密北部大地,乡村风光尽收眼底。千顷良田连成一片,满坡庄稼十分养眼。小麦抽穗,高粱晒米,苞米窜花,田间道路树林成荫,景色宜人。大棚里瓜果琳琅满目,蔬菜长势旺盛。“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桑拓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唐代诗人王嘉描述的动人情景在高密大地上出现。鸡鸭成群,粮食满囤,人人听歌看戏,家家美酒常醉,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令人欣慰。 《潍坊·土地整理花絮之一》

2——母亲的爱
作者——冯连伟


  盛夏的黎明来得特别早,星期天的早上,依然沉睡中的我被手机的铃声惊醒,极不情愿地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老娘打来的电话,心里顿时有些紧张,因为娘跟我有个约定,没有大事她不主动给我打电话。今天是娘的生日,她这么早打电话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不再多想,迅速按上接听键,只听娘说:“你和小陶(我媳妇)别回来接我了,我和你姐你嫂子挤一辆车就行了,千万别再为我跑一趟了。”
  接听完老娘的电话,我紧张的心情顿时平静下来。事情的起因是娘的生日到了,往年一大家子三十多口人回到老家齐聚娘的老屋里搞个大聚会,今年娘提出来到城里过生日。侄女主动承担了她开车接奶奶的任务,我怕她人多挤在侄女的车上晕车,就给娘打电话告诉她我媳妇开车回去接她。就这么一点小事,据见面后的娘告诉我,她一夜都没睡好,就是觉得她和我嫂子姐姐等人一起挤一挤就行了,不能让我媳妇再开车回去接她。
  这就是娘,她的心中只有儿女没有自己,她可以为儿女无怨无悔地奉献,却不想从儿女那里有丝毫的索取,她用自己最无私的母爱,温暖着我们全家。
  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的秋天正是农忙季节,我却生病了。生病的我独自躺在床上感到特别的孤单,嘴还变得特别的馋。俗语说:“三春不如一秋忙”,当时没有实行生产责任制,还是人民公社化,娘是村里的干部,农忙的她也比平时忙很多。但对生病的我,娘无论再忙再累也要为我做好吃的,无微不致地照顾我。躺在床上的我忽然想起来洪瑞逢集,中午匆匆忙忙回家准备做饭的娘问我想吃什么,我告诉娘我想吃枣,现在想来那个时候集市已经快结束了,但娘听说我想吃枣毫不迟疑地就挎上篮子赶集去了,最终的结果是娘买回了小半篮子大红枣,那个枣那种甜始终在我的心中,我感觉现在无论再吃什么样的枣也没有当初娘买的枣那么甜。
  当娘的就是这样,每一个儿女都装在她的心里,惦念着,牵挂着。娘今年过生日之所以到城里来,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大哥因公在国外不能亲自来给她祝寿,如果是大哥回来,娘是一定要在老家过生日的,娘说过:“你大哥常年在外,每次回来让他看看我吃的住的他就能在外安心工作了。”当我们给娘唱“生日歌”时,娘的脸上堆满了微笑;当她吹灭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后,悄悄地对坐在她身边的我说:“给你哥打个电话,让他放心”。
  这就是娘,她的爱是最无私的爱;她的呼唤是最动听的呼唤;这就是娘,她不求回报,奉献到老。
  娘的生日聚餐结束后,娘就坐上小侄女的车回老家了,来去匆匆;娘说:“过生日就是为了见见你们,看到你们都很好比给我买什么都高兴,你们都有工作,家里还有小狗还有我种的花,我也得赶紧回去。”
  其实娘说的很多话未必有多么响亮,娘做的很多事情看上去不值得一书,但娘的心儿知道,娘的话儿懂得,娘做的点点滴滴儿明白,娘说的做的,一切都散发着温暖,浸润着无私的爱。
  娘是天,天空没有她高远;娘是地,大地没有地宽广;娘的爱滋润着儿女,做娘的好儿女,让娘少一份牵挂和惦念,就是对娘的爱的回报。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兰山分局)

3——父 亲
作者——张国明


  岁月以皱纹的形式在父亲身上沉淀,他的手就厚成了一部历史。人间的沧桑最终被洗练成一根烟管、几声咳嗽和一堵微驼的背。
  肩扛镰刀和锄头撬动的四季,父亲只能在腊月的末梢端坐,细数来年的收成如自己的手掌。
心让一个愿望烘烤得鲜活、年轻,只因那个梦想既近、又远:小儿要在城里买房哩。
  于是,父亲在夜里把灯点成星星,身躯弯为黄牛,土地便被垦成一脉金黄?(高密国土资源局)

4——爱上心灵骑行
作者——郭淑珍

  莫名地爱上了骑自行车。
  初买车时是为了方便接送孩子上补习班,路近又要转车,不方便,有个自行车既方便又好玩。更重要的是小城里,倡导绿色低碳骑行,已经是非常流行的一个运动元素了。小城的沿江风光带也修得非常漂亮,且有专门的自行车道,想着吹着江风、赏着江景,看着江船的感觉一定很好。更何况对于我这种天生不安份的人来说,尝试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车买了,逮着机会,参加了一次俱乐部组织的车行活动,千亩怒放的油菜,灼伤了我的眼睛;几十位淌着汗水、绽开笑脸的车友们,感染着我的情绪;那份热爱与执著,那份洒脱与豪放,那份坦诚与不拘,让我深深触动。生活其实很简单,每种生活方式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那一刻,我爱上了这种迎风行走的感觉。
  一个傍晚,我突发奇想,我想骑车去上课。上课的地方不远,过一座桥就到了。
  出发的时候没有感觉,只觉得夜幕下那些忙碌的身影都有着各自忙碌的理由,而此时的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在努力?拐弯上了桥,那浓浓的记忆一下冲破岁月的羁绊,涌上了心头。
  这座桥不知道自己经过多少次了,每次都是匆匆而过,或在公交车上,或在自家车上,又或在别人的车上,可都只是一晃而过,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可骑车而过的感觉却是清晰而明亮的。
  多少年前我每周骑着车经过这座桥去上学、回家;经常替妈妈驮着菜去城里卖掉换些荤菜回来;偶尔坐着男同学的车哼着小调去郊游,那青涩的青春啊,此时一幕一幕地都浮现在了眼前。
  骑上桥墩时,我转头看了看桥边上的那片沙滩,突然想起了多年前,我们一群疯丫头,毕业时坐在草地上唱歌的情景。唱着唱着,坐在不远处的一个男生也唱了起来,记得很清楚,那个男孩唱的是那首《伤感的恋人》:风中雨点沾湿了身\长夜已降临\延续了苦困\不知道原因只想再等……凄凄的、哑哑的嗓音把这首歌唱下来之后,女生这边竟一片寂静,没了言语,没了声响。一首温柔的歌勾起了我们对离别的感伤。
  骑着长长的上坡,我觉得有了一丝丝费力。可多年前,我用我更瘦弱的身躯,驮着沉沉的菜蔬去城里卖。河西属于郊区,大多是菜农,那时的河东便是我们眼里的城市。可如今,反转了过来,河西倒是成了吃住玩乐的小天堂。
终于骑到桥中间了,我看着那一排排闪过去的护拦,想起我们以前走过桥去的时候,会经常调皮地在上面写写划划,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时光打磨了这些痕迹没有。桥过了无数次,桥也从一桥、二桥、三桥修到了四桥、五桥,似乎一座比一座更美。可我感受最深的还是这城市里的第一座桥,似乎那放着鞭炮庆祝时的场景就在昨日。
  我摇摇晃晃地骑着车,任思绪把我带回到从前的某个角落。或酸楚、或甜蜜、或畅快、或伤感……我都在用淡然的心感受着,用平和的心守候着,用温柔与爱包容着,真好。这些记忆充实着我的人生,丰盈着我的记忆,磨砺着我的性情,体味着我的成长。
终于到了下坡的时候,迎着风冲向彼岸时的快意,让我头脑愈发清醒。人生的经历何尝不是如此,有阻碍、有低谷、有上坡、有顶峰、更有下坡与冲刺,每个阶段均是我们精彩的人生,只要你想,就一定会有!
  (湖南株洲市国土资源局)


5——书房里的风景
作者——雨兰


  “斋欲深,槛欲曲,树欲疏,萝薜欲青垂。几席栏干窗窦欲净澈如秋水。榻上欲有烟云气。墨池笔床欲时泛花香。读书得此护持,万卷尽生欢喜。嫏嬛仙洞,不足羡矣。”
  这是明人吴从先《赏心乐事五则》里所说的书房,简直就是我心中完美书房的样本。每每读到,总是让我垂涎慨叹一番,并油然生出向往之心。在这样的书房美斋里读书、挥毫,怎能不忘掉尘世烦扰而“万卷皆生欢喜”?
  书房,虽然无非是读书人研究学问、著述的地方,里面所有,自然是大大小小、新新旧旧、厚厚薄薄的书,但,由于书房的主人性情不同,兴趣不同,所志专业、方向不同,书房内的风景便有了千差万别,便有了万千气象。
  书房,是读书人心灵的桃花园,是属于自己的一方自由的小天地,
  你尽可以在书房里正襟危坐,伏案苦读;也可以奋笔疾书,长啸低吟;可以笔耕墨舞,乐之醉之;还可以什么书都不读,发呆,冥想,做白日梦;可以邀友清谈,围炉夜话;也可以独居一隅,发千古忧思。如果你爱书,还爱花草,书房内便多了绿色植物,总是弥漫着淡淡书香与花草香;如果你爱书,也爱金石书画,书房里便会书画盈室,书香与墨香,香香生色;如果你尚古,把你的书房布置得古雅十足,古趣盎然……知堂老人有言“一个人的书房是不能让别人看到的,看了其人的书房,就知道了其人的好尚以及修养的深浅”,一个人的书房,委实是他的好尚以及修养的“确凿证据”。
  到师长、朋友家,我总乐意到他们的书房里去转转看看,那种感觉美好而微妙,犹如探幽觅胜,时有惊喜,看到自己书橱里也有的书,心里也常会有引为知己之感。
随着住房条件改善,爱书人能够有一间自己的书房,也不是梦寐难求的事。书房能够是华屋美厦,大而敞亮,装得下自己的爱书万卷,固然好,但书房小而雅致,温馨可人,也未尝不好,也足可以寄寓身心,读书著述,思接千载,神游万里,高朋来往,把盏品茗,围炉夜话,像郑板桥所说的“茅屋一间,新篁数干,雪白纸窗,微侵绿色。此时独坐其中,一盏雨前茶,一方端砚石,一张宣州纸,几笔折枝花。朋友来至,风声竹响,愈喧愈静,家憧扫地,侍女焚香,往来竹阴中,清光映于画上,绝可怜爱。何必十二金钗,梨园百辈.须置身于清风静响中也。”虽然小,也未尝不是美居,在里面可自行其是,自得其乐,自适其适,尽享书房清趣。
  止庵先生的文字,是我特别偏爱的,他的读书量那可真真是“海量”,被朋友们誉为“书狂”,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去他的书房观光览胜,只好从别人的文字中管窥他书房的风景:他的书房和客厅里顶到天花板的连排书柜,才叫人叹为观止。记者大致数了一下,一共有20多个书柜,都是他自己设计订做,里面满满塞了一万多册书。这还不止,他在朋友的地下室里还寄存了90多个纸箱,加起来两万多。 在他的书柜里,书按国别、种类、年代、作者分别摆放。鲁迅的下面是胡适,周作人的旁边摆着张爱玲,贾岛的旁边是李贺。止庵说,谁和谁挨在一起,是有道理的。“两人没有一点关系,书就不能放在一块。一看柜里书的摆法,就知道主人是不是看书的人。”
  上海的姚一鸣先生,以爱书、聚书、品赏书为乐事,至今为这种孜孜不倦的淘书而自豪。他对民国旧书刊情有独钟,走进一鸣先生的书房,宛如走进民国时期的书店,有一个书橱中全部放置着一些民国期间的旧平装,散发着一些陈年纸屑所特有的气味。在近百册的民国版本中,有大约十册毛边本,有鲁迅的《呐喊》(十一版)、达夫的初版本《迷羊》、斯曛的初版本《凄咽》、鸿的初版本《夜风》、培良的初版本《沉闷的戏剧》、冰心的《寄小读者》(四版),以及张资平的几本小说,而以向培良的《沉闷的戏剧》最为珍贵,为毛边未裁本。他慨叹,“当年耗时月余,装修居所,本来是想提升人的宜居环境,原来是为了书住的舒服,尽管把最大的一间作为了书房,但家里还是书满为患”。
  近年来,各地注重建设园林型城市,城市里到处绿荫匝地、鸟语花香,公园、游园、广场、绿地、湿地公园等星罗棋布,居民出门500米就可以享受绿色,也是城市居民的福祉。乡友孔祥秋,作家、诗人,才华横溢,写得一手锦绣文章,人虽然是文文弱弱一书生模样,但性情里却颇有梁山好汉的豪气。据他说,他经常携书几册,到城外的潍河湿地公园,随便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便可闻花香,观云飞,听虫吟,看流水,翻美书,写美文,困了倦了,便天当被、地当床美美地小睡一阵。他倒好,把整个湿地公园当成他家的大书房了。这样的境界,也着实让人羡慕。 (山东建设报)
  

 

6——陇上行
(组诗)
□陈跃康

  序:2011年7月29日至8月4日,笔者应邀参加了由国家旅游局和甘肃省人民政府举办的“敦煌行-丝绸之路国际旅游节”活动,考察了从兰州到敦煌的旅游线路,情所至、心有动,于是写下了这组诗!
《兰州映象》
  兰州望已久 迢迢意未休
  今朝终成行 一睹金城秀
  黄河天上水 到此绕城丘
  浪头吻街巷 涛声湿阁楼
  水褐皮肤色 娉婷绿岸柳
  阳关丝路远 母亲慈目柔
  猎猎汉唐风 重卷兴旅游
《观“炫彩之旅”歌舞》
    水车博览展河滩
    四海宾客聚夏晚
    焰火照亮金城夜
    三D科技炫妙曼
    千手观音飞天梦
    裕固风情捂嘴欢
    黄河鼓点震心魄
    甘南草原不思还
    敦煌唤醒千年梦
    河西丝路万重关
    汉唐遗产待发掘
    大美甘肃令人叹
《西关清真寺》
  一寺镇西关 四塔护庭环
  尖顶通神界 圆穹接地宽
  礼拜勤祷告 虔诚心自欢
  感恩唯真主 修度念古兰
《河西走廊》
   走廊遥在黄河西
   边关风情万千里
   长安依依别故友
   瓜州寂寂闻羌笛
   黄沙卷来填荒漠
   岁月逝去留戈壁
   当年张骞拓丝路
   漫漫归途今有期
《嘉峪关》
   雄关漫道峙嘉峪
   狼烟烽火锁戎敌
   筑得长城第一墩
   讨赖河畔永屹立
   商贾驼铃响千年
   将帅旌旗展万里
   仰首尤望祁连雪
   金铠银甲护河西
《敦煌吟》
.   久仰敦煌鼎鼎名
   一片向往殷殷心
   祁连山脉至尽头
   塔克拉玛荒无垠
   游僧慧眼凿莫高
   西域传经造佛影
   滔滔党河曾奔流
   胡笳十八诉乡音
   君出右侧抵玉门
   春风不度失柳青
   夫走路左至阳关
   举杯独饮无故人
   汉征匈奴骠卫霍
   唐守边塞吟高岑
   自古华夏西行者
   总燃烈烈壮怀情
《鸣沙山》
  荒漠有美男 名取鸣沙山
  形体风塑成 肌肤更天然
  绿洲身旁绕 白云常揩汗
  多少倾慕者 络绎仰首观
《月牙泉》
  梦中月牙泉 传说已千年
  跋涉大荒漠 今朝始相见
  四围沙山护 头顶罩蓝天
  歌中耶利亚 历历在眼前
《莫高窟》
  莫高梦幻境 佛即我今身
  西天居如来 东土深慧根
  千年苦造像 天机泄世人
  尤恨王道士 无知亦无能
 
  2011年8月7日于贵阳
    贵州省地矿局

 

7——篆刻  画龙点睛  刘超(省地矿八院)

齐鲁风20110811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