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10901  

2011-09-01 13:57:14|  分类: 2011齐鲁风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1090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0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0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潍坊寒亭杨家埠民俗大观园牌坊 李帅/摄
刊头题字—— 余旭(江西省国土资源厅)

1——我给母亲买“旺旺”
作者——冯连伟


  给娘买旺旺雪饼缘起一次偶然。我们一家三口回去看望母亲时,儿子拿着他吃的雪饼让他奶奶品尝,母亲边吃边说:“好吃,好吃,又香又脆。”原本认为这是儿童食品,过去从未给母亲买过,但从母亲的表情看,母亲是真的喜欢,自那时开始就经常想着回家时一定要给娘买上包旺旺雪饼或旺旺仙贝。
  其实,人老了,最大的心愿是儿女的进步和家庭的幸福;作为儿女尽孝是天职。孝敬老人是人伦,是天理,孝敬老人不要做秀,要实实在在;老人喜欢什么,作为儿女就做什么;孝敬老人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是尽做子女的一份心,一份责。
  过去我和媳妇回家有时大包小包地给母亲带回去吃的用的,往往把东西拿回去就认为表现很好尽上孝心了,可我后来发现,由于母亲不识字,特别是对有包装盒的东西,母亲既不知道是什么,又舍不得拆开包装,有时东西都坏了,母亲还放在那里不动它。现在回到家里我和媳妇都要把包装盒给她拆开,给母亲交待个明白。
  过去我和媳妇回家是母亲给我们做饭吃,可自从母亲视力下降后,我和媳妇回家多数情况下都是买好饭菜回去做了和母亲一起吃;如果给母亲买鱼买鸡,一定是把鱼和鸡加工好了再拿回家,目的就是减少母亲杀鸡杀鱼的工序。有时就直接给母亲到羊肉馆买上一斤全羊汤或给母亲加工一只甲鱼带回去,目的就是让母亲吃饭上常换换口味。
  过去给母亲买衣服追求漂亮,现在则讲个实用。我过去给母亲买鞋主要去买皮鞋,每次买回去母亲既高兴又嫌花钱多不实用。有一次她边试穿我给买的皮鞋边说:“买这么贵的鞋我没有机会穿呀,平时我还是穿布鞋舒服啊!”现在给母亲买鞋我不再坚持给母亲买皮鞋了。今年母亲节前夕,和媳妇一起给母亲买了双老北京布鞋,而且是那种鞋底非常轻便的那种,回家让母亲一穿,既合脚又轻便,高兴得母亲合不拢嘴,直夸儿媳妇会买鞋。
  儿女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只要母亲健在,她就牵挂她的儿女,惦念儿女的儿女。我们姊妹5人,现在对母亲而言已是四代同堂,大姐的外孙都快上初中了,但在母亲的眼里,无论儿女多大都是需要她照顾的孩子。我每次回家,她都会对我的哥姐数说一遍,如:“你大姐那天生病幸亏她的小孙子到门外喊的人,要不多危险啊!”“也不知道你嫂子工作忙不忙,我很长时间没给她通个电话了。”“你二姐家今年的庄稼不如去年的好,收成不如去年”……掌握了母亲的心理,我每次回家时总是耐心地听母亲的唠叨,还要及时把我掌握的信息传递给她,对她特别关心而我不掌握的干脆马上打电话。有一次我回家,母亲见了我就问我哥给我打电话了没有,原来哥哥两个星期没给母亲打电话,她担心哥哥。我一听,马上给哥哥拨通了电话,哥哥在电话里向母亲先检讨又解释,一切平安无事母亲也就放了心。
  母亲很平凡,母亲很普通,母亲是我心中的山,是我心中的牵挂。母亲已经年老,我会真真实实地孝敬娘,让娘开心,让娘快乐,让娘幸福。
  (临沂市国土资源局)


2——亲近婺源
作者——王玮


  我想我首先得感谢网络。这些年,常听人说起婺源,但我心里一直很模糊。甚至认为,她大概就在福建或湖南的某个地方。
  我最早认识婺源,是从百度图片开始的。因为我在一篇文章中写到油菜花时,突然感到下笔无词。这些年,高密大力推广规模化种植经济农作物,除了大片大片的小麦玉米土豆花生,就是大片大片的菜园果园,种油菜的极少。我好像已经忘记了油菜花开的样子。于是,我只好打开百度搜索,并因之认识了画面中的婺源。那葱翠的山峦,静美的山谷,遍地金黄的油菜花以及坐落其中的灰瓦白墙飞檐的民居(我很奇怪隶属江西省的婺源竟有安徽特点的民居),还有戴望舒的诗中提到的狭窄幽长的街巷,马致远词中提到的小桥,流水,人家,居然都能在婺源找到,而且比想像中的还要浪漫和诗意。从那时起,婺源就成了我时常神交并盼望早日与之约会的“精神故乡”。

  农历七月,我知道这个季节不太适合出游。尤其对于婺源,她的黄金季节应在春深时候,但我还是来了。午后的阳光很烈,没有风,也没有想像中的喧嚣,只有此起被伏的蝉鸣和昏昏欲睡的老樟树。虽然我早已挥汗如雨,却丝毫没有影响心中的那份热烈,那份期盼,如会久慕的佳人,脚步急切地迎了上去。江湾镇汪口村,那古朴而狭窄的悠长街巷,此时少了些浪漫,脚下的石板路隔着厚厚的鞋底仍能感受到那种灼人的热度。
  我有意甩开同伴,独自步入小巷深处,巷内静悄悄的,偶尔有条狗伸着舌头从身旁跑过。我希望这个时候能来一场雨,一场牛毛细雨,恰到好处地将这个村落涂抹成烟雨濛濛的样子,没准我的眼前也会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尽管我没有戴望舒那般才华,也不会写现代诗,但能够静静地体验那种朦胧幽深的美感也是很美妙的。在巷子的拐角处,看到一个卖香樟木梳子的姑娘,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穿短袖白衬衫,灰褐色长裙,模样清秀端庄,笑起来右腮上还有个浅浅的酒窝。她一个劲地向我推销她的梳子。香樟木制品是江湾镇的特色产业,巷外卖这种梳子的小摊小店随处可见,便宜的十块钱可买五把,但我却鬼使神差地花十块钱买了这姑娘的两把。我当然清楚,我买的不只是梳子,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
  我现在终于知道,婺源以前并不属于江西,而属于安徽的徽州,因地处婺江源头而得名,后来才划入江西上饶,难怪眼前这些民居跟古徽州的建筑那么相似。我悄悄走进一处宅院,这是一座三进二层小楼,典型的徽派穿堂式结构,屋里布局严谨,木雕精美,应是清代富商的府邸吧!在第二进,我看到地面有一个水池,池内无水。五六个男女正指指点点。正对水池的屋顶有一个天窗,跟进来的导游介绍,这也是徽派建筑的特点之一,天窗用来取光,水池用来接雨,下雨天,雨刚好从天窗落入池内。池中有两只仙鹤雕塑,鹤嘴及颈部已伤痕累累,残缺不全。我指着其中一只笑问导游,那么,这是不是冰雹惹的祸?未及回答,众人都笑了起来。

  我喜欢饮茶,每次出游对各地的茶都比较留意。在晓起村入口处,有一牌坊,上书“中国茶文化第一村”八个大字。村头有一座茶亭,亭上有字:“来去匆匆,请喝一盅;分文不取,方婆遗风。”导游介绍,古时候有个叫方婆的老妇,每日在此茶亭烧茶,供路人解乏消渴,却分文不取。还说有一种叫“高山玉绿”的茶曾用来招待过江主席。让人听得心头发热,禁不住就想找个地方饮上一壶。从晓起村出来,导游真的把我们带到了一家茶厂,先听两位女员工解说,然后烹茶品茶,一女员工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小巧而精致的茶盅,并嘱咐说,这一小盅要分三口饮,人问为啥?她笑答,品茶品茶,“品”字不就是三个口嘛!一口喝掉那叫牛饮。我们依言而行,先后品了芙蓉茶,竹香茶,养生茶和高山玉绿,细斟慢酌间,果然品出了诸茶的不同。几盅饮过,只觉神清气爽,唇齿含香。于是,我每种茶都买了几两。
  在江湾镇,我还拜访了婺源最大的祠堂----萧江宗祠,据说,婺源的走红跟这座祠堂不无关系。其实,这座古镇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并一直这样实实在在的美丽着,以前因地理位置和交通不便,少为人知,近几年才渐渐撩开神秘面纱。
  婺源的美,美在乡村,美在古树、山水和保存完整的明清徽派建筑。站在汪口村的桥头向对岸望去,就像站在一幅巨大的烟雾朦胧的水墨画轴前,那葱茏的青山,碧绿的江水,黛瓦粉墙和飞檐流云,直叫人看在眼里,醉在心间。更重要的,还有一种文化的博大和厚重美。有两位婺源籍的大师我无法忽略,一位是清代著名的皖派经学创始人江永,一生著述41种270余卷,其中有27部186卷被收入《四库全书》;另一位是南宋理学大师朱熹,也许有人不知理学为何物,但对朱熹的一首诗一定不陌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首诗就是赞美其家乡婺源的。
  按照行程安排,我在婺源只有短短一天的时间,只能浮光掠影式的走走看看,虽意犹未尽,亦无可奈何。我想,如有缘再会,我一定多住上几天,试着走进她,一直走进她隐秘的精神腹地。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3——秋天的感悟
作者——王旭光


  当我的思绪还沉浸在2011年的夏日时光中,不知不觉2011年的秋天悄然来临了。
  从炎热潮湿的7月,现河边蝉声的歇斯底里和雨后蛙声一片的聒噪,到凉意渐渐袭来的8月,蟋蟀此起彼伏的奏鸣以及不知名儿的秋虫呢哝中。我知道,又一年的秋天来到了。
  孩子在写她的暑假日记,也许她在描述秋天童话里的这个难忘的假日。我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天高云淡的碧空,耳边回荡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经典曲目《秋日私语》。在这样一个难得清静的下午,我静静打理着自己的思绪。在激荡悠扬地音符里,去寻觅秋天里的温馨烂漫,挥别那丝丝的感怀与忧伤。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播种的时节。收获着希望,播种下理想。在这个秋天里,在万物成熟瓜果飘香的时候,小麦又深深的钻进泥土中。在瑟瑟秋风中,在严寒的冬日里,去孕育自己的希望。
  秋天,也是学子们新的起点。经历了暑期的历练与休整,他们又将蓄势待发。在人生的风景线上,他们又将走向一个新的里程碑。带着亲人沉甸甸的希望,在新的时空中,去开始新的追逐与搏击。
  在这个秋天里,向过去,挥一挥手,让它保存在自己永恒的记忆中。在这个秋天里,迈着坚实的步伐,在执着的追求和信念中,去放飞属于自己的人生梦想。
  留恋着郁郁葱葱的初秋,置身于美仑美奂的仲秋,放眼金色烂漫的深秋,盈盈秋水中,我在细细品味着:生命的快乐就在于向着目标不断追求的奋斗中。每个人的收获和成功一如昙花一现。把它作为起点,会走的更高更远。
 (平度市国土资源局)

4——椰风有约,海浪笃情
作者——张建华

(一)
  这就是大海吗?
  如果不是听见那一阵阵如雷贯耳的海涛声,很难相信,千百次令我梦萦魂绕的场景,会以一幅如此绚丽的卷轴真切地展现在我的眼前:阳光、蓝天、椰树、沙滩……
  用一望无际,碧波万顷,排山倒海之类的成语来形容大海,似乎太幼稚了。远远望去,大海是那么的苍茫,与浩瀚的晴空融为一体;近处的浪潮,一次次拍岸轰鸣,就像是传递海洋深处不羁的心曲。
  这是我第一次与大海面对面的交流,心中,似乎有许多的东西要吐露、要倾诉,我们像是一对热恋的情人,彼此预约了这如痴如醉的相聚,为了赴此一约,我等了很久很久;为了了此一梦,我盼到春暖花开。
  是的,这会儿,面朝大海,我默默无语。只有它的呼啸撞击着我的心灵,好像有许多的生命在朝我呐喊:海子、聂耳、王伟……。它吟诵过千古的绝唱,它也谱写出雷霆的交响;它耳语过如泣如诉的心情,它也记载过惊心动魄的悲壮。我深知海的博大,也懂得海的烈性。宽厚的它可以容纳一切,狂傲的它也能够吞没一切。
  如果仅仅是站在大海的面前,而没有投入它的怀抱,没有感受它的激情,与我们相约四十七年的聚首似乎不相吻合,拘谨得太没意思了。于是,我像一个久违海水的游子,勇敢地扑进了海浪狂潮。
  很快,我就被海潮掀起的一人多高的浪头打回了沙滩,并且,呛了好几口又咸又涩的海水,一时晕头转向,眼泪鼻涕全下来了,哦,这回算是尝到了大海的滋味了,看似波澜不惊的潮水,竟然如此威力无比,自以为能在江河里劈波斩浪水性不错的我,面对大海,顿时羞愧难当。
  当然,我不会善罢甘休,又一次扑进浪潮,这回放聪明了点,当海潮迎面而来时,猛吸一口气,钻进浪涛里,奋力潜水,心中暗自庆幸,原以为这回没事了,可刚一露头,又被气势汹汹的浪头劈头盖脸地打了个正着,这回更是呛得稀里哗啦。
  与其说是游泳,不如说是冲浪,因为你的泳姿完全施展不开,海浪扑来时,你唯一要做的是随波逐流顺其自然,待潮汐过去,再与其周旋,一次两次,慢慢地摸透了大海的脾气,感受到它的怀抱有一种特有的魅力,令你难以抵御,是什么呢?是一种属于父爱的令你如释重负的理解和宽容;是一种能够交付生命的畅快淋漓和无所畏惧。我想,这恐怕是我品尝海水拥抱海浪感悟出的心得。
  当然,我的周围已经有许多冲浪的人,下水前,我已被海滩的救生员提醒哪儿有暗流、哪儿不能去。我所搏击海浪的地方是三亚的大东海,被漂浮气球圈起的海域,相对来说是安全的。尽管,第一次与大海的亲密接触,它没有给我留什么情面,让我饱尝了它的苦楚和咸涩,但我还是很高兴,高兴它让我从大海貌似宁静的外表,走向它蕴涵丰富的内心,感悟到一种触及灵与肉的震撼与力量!
(二)
  眼前是望也望不到边的无穷,海的辽阔,使一直生长在江边的我感觉到了渺小。
  那泊岸的船只与岸边的高楼大厦全像是浮在海平面上,你几乎分不清哪个是船哪个是楼。也许有一天,楼真的可以生长在海里。
  下午五点,这里是海口的西秀海滩,在追随着帆船游出几百米之后,我又回到了岸边,喝了一口淡水,感觉到脚下的沙滩是那么的柔软,索性一屁股坐下,随手在沙滩上写下两个字,很快,那翻卷雪白浪花的海潮,带着“哗啦啦”的呼号,将沙滩上的字迹抹得干干净净,像是电脑里的一键还原,什么痕迹也不曾留下。
  尝过海的滋味,便知什么是泪;见过海的颜色,便知什么是醉。
  “……为何你从不放弃飘泊/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谁都看出我在等你/风吹来的砂堆集在心里/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谁都知道我在想你……”大海,还记得我刚才写在沙滩上的那两个字吗?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沿着骄阳下的沙滩,赤着脚的我一路小跑起来,任海潮一阵阵拍打着小腿肚子,在沙的水里,在水的沙中,温柔敦厚的感觉是海的情愫么?我知道,海在呈给我们苦涩滋味的同时,也馈赠了许多的美丽。
  我开始沿着海边,搜寻捡拾那些被海浪卷上岸的贝壳,贝壳的确很漂亮,它们像瓷器那样的光滑和亮丽,你甚至怀疑这些晶莹的物什里是否存在过生命。很快,你的手里已经拿不下了,这些被城里孩子们珍视的玩意儿,在这儿真是太多了。
  七月流火,海天一色。这里的云,格外的白,白得像一团团的太空棉,而且显得很低,像是伸手就能伸入它的柔软里。它老是以一种神态自若的姿势,停留在那儿,凝固在那儿,叫人魂不守舍。
  是的,我曾经结识过海,可那是画报上荧屏上展现的海,没有重量没有深度,没有味道没有生命,它让我的视野停留在风花雪月里,阻隔在山重水复之中,不够开阔,更谈不上高远。像是豁然开朗,大海一下子,为我敞开辽阔的心空,块垒消失殆尽,壮士的豪情倒是平添了几分。
  早说自己与海有缘,真的,一见到海,我就像眼前的海鸥一样飞了起来……
(三)
  往南,一直往南,走到陆地的尽头,天涯、海角,就呈现在你的面前了。
  这是海,辽阔得没有边际的海,你知道,一旦离了岸,视线里除了蔚蓝还是蔚蓝,耳畔除了涛声还是涛声,因为海连着洋,洋没有边缘。
  椰树,以各种优雅的姿势,站在海边,渲染着迷人的热带风光。椰风,让海岸的色彩更斑斓,让云梦的天空更高远。心海的潮汐哟,一阵阵拍岸而起。  
  天涯,被刻在巨石上,海角也是,最为醒目的是南天一柱。这群巨大的礁石是怎么来到这湾湾的海滩上的?是海水从别处带来的么;是山崖被海水侵蚀的么?为何这椰林环绕的平坦的海滩,独独留下它们无畏的身影,形成一组岿然不动的雕塑群,任凭海浪汹涌地打在它的身上,“银瓶乍破水浆迸”,溅出一片雪崩般的飞白,发出一阵雷鸣般的狂啸,构成一幅令人怦然心动的壮美图画。
  走到这里,似乎你的脚步再也迈不出了,天尽了,地也终了。其实不然,对于志存高远的人来说,这里是终点,也可以说是起点。只要你换一种行走的方式,你的征程才刚刚开始。远处,海面上的点点帆影,告诉我若是离了岸,你将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乘风破浪一直南去,也许你会看见更多的礁石、岛屿,你知道那是一串镶嵌在南中国海上的珍珠,闪烁出的的光泽,像它们的名字一样熠熠生辉: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曾母暗沙……
  我想:海的胸怀是宽广的,她给予你的馈赠,一定是慷慨的;馈赠的礼物,也一定是绚丽多彩的。当那些色彩斑斓、绚丽多姿的贝壳以一种凄婉的惊艳,呈现在我的眼前时,我的猜想得到了印证。
  那些奇形怪状的贝类,尽管边缘呈现齿状的凸起,表面却特别的光滑,泛着瓷器般的亮光。有的贝壳,外表还有十分漂亮的花纹,像彩绘一样。
  海边,兜售此类物品的人很多,我好奇问一位戴着斗笠披着花头巾的渔家姑娘:“这些贝壳哪儿来的,是海浪冲到岸边来的吗?”她咧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笑得像沙滩上的阳光一样灿烂,回答我说:“这些都是从大海深处捞上来的,浅海没有的。”
我很惊讶,原来海洋深处,不仅游动着各色各样美丽的热带鱼,还有这些奇珍异宝。我打算买几个回家,放在装饰柜里慢慢欣赏,却被旁边有经验的游客告知,这些大型的贝壳,是不能买的,它们过不了火车车检的,会被没收的。
  哦,原来如此,难怪它们的价格如此之低廉。
  离开海滩的时候,我心里依然对那些美丽的贝壳心生眷恋和怜惜:是啊,它们原本是有生命的,本该属于大海,如今,它们被捕上了岸,离开了海,离开了生命的源泉。或许,它们被目光欣赏的同时,也被那双手给扼杀了,被金钱亵渎了。
  是啊,那些上岸的海螺,是否还能听见大海的呼啸;那些待售的贝母,是否还能看见金枪鱼闪电般的身影;那些成了摆设的珊瑚,是否还能梦见舞蹈的海草……
   (江西省地矿局)

5——翱 翔
□ 曾庆斌

天空也许很美丽,
白云也许很神奇,
为了那个一飞冲天的梦想,
我展开未丰的双翼。
梦想在云端挥洒奇迹,
也会在风雨中被磨砺,
曾经想过要放弃,
也曾经想过要逃避,
风雨过后,还是决定要坚持到底。

高傲地飞翔,
让生命绽放出奇迹,
即使孤独和黑夜遥遥无期;
努力地飞翔,
我追寻梦想的轨迹,
即使泪满双眼也不会放弃希翼。
  省地质调查院

6——我的乡亲
(外一首)
□ 蔡同伟

坚实的脚板
踏响二十四节气
奔忙于农业深处
收获一茬茬希冀

粗糙的双手
攥紧信念和意志
把沉重的生活
高高地托起
晶亮的汗水
淌在沧桑岁月里
浇灌温馨的家
滋养平淡的日子
年复一年  日复一日
为了生计忙碌不止
寒来暑往  季节交替
为了责任倾洒精力
多少苦闷和酸楚
默默咽到心里
多少艰难的坎
硬是闯了过去

从乡亲身上
我读出了中国农民
传统的本色
质朴的品质

秋是待嫁的新娘
她亮丽妩媚的脸庞
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
等待着嫁期的辉煌

农夫是性急的新郎
隆重的婚礼刚刚奏响
就掀开秋的盖头
拥入粮仓的洞房
做了女人的秋
以其品质的优良
把农家的日子
营养得喷香……
烟台市芝罘区东山街道党工委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