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2011-09-29 09:10:53|  分类: 2011齐鲁风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9卷,450万字,22年呕心力作;世上最长“纯文学”作品,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你在高原》的作者——

张炜:为地质工作者立传

本报记者  吴文峰    文/摄

 

2011年9月27日下午3时,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张炜赠书仪式在山东地矿大厦隆重举行。伴随着悠扬的《勘探队之歌》,张炜先生把多套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你在高原》赠送给了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的工作人员,并发表了热情洋溢、发自肺腑的讲话。

  “《你在高原》是三十九卷的地质工作中手记,我把他赠给可爱的地质人!”张炜题字签名赠书后又感慨地说:大地上留下了地质人的脚印,不论怎样它是永远磨擦不掉的,它应该得到记录、镌刻,镌刻在大地上。首先,镌刻在了我的39卷长卷里面去。我觉得,目前取得的这一点点成绩,与地质人的奋斗、给我的力量绝对分不开的。今后,我还要拿出大量时间,为地质人写新的篇章!

    来自全省地矿系统的干部职工和文学爱好者及大众日报、齐鲁晚报、中国国土资源报的记者等计50余人见证并分享了这一幸福时刻,聆听了他的心路历程。

少年经历 爱上地质

    张炜,祖籍山东栖霞,1956年生于龙口。1978年毕业于烟台师专中文系。这三个地方,都在美丽的山东半岛西北部,黄、渤海南岸,均属于烟台市管辖,都是出产苹果的好地方。

    少年时的张炜,是在龙口海滨的一片浩瀚的林子里度过的。与白发外婆在一起,与家犬和各种动、植物一起。在那里玩耍、在那里上学,还在那里遇见了“足以影响自己一生”的地质队员。他感觉地质工作很“神秘”,帐篷啊,器具啊,还有搭的那些架子,就经常缠着他们讲故事,甚至晚上就钻到帐篷里过夜。有时还会偷来好多水果,送给地质队员吃。“他们也会把在海边买的各种好东西与我们交换。他们讲故事,我们就送水果……”多少年以后,张炜讲起过去,还是满脸的甜蜜,幸福溢满身心。“童年的经历,对一个写作者的一生影响非常大,所以当时就有一个希望,希望以后能像他们一样,走遍山河!”

   “当时很少考虑到地质工作者的辛苦,光看他们行走,看到他们浪漫,尽管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做一名真正的地质队员,但愿望早在心海里种下了并发芽生根,以后就长啊长啊,后来写了不止一部关于地质队员的小说,当然最长的还是这部《你在高原》,写了22年,长达39卷!”

“现在看到的这部书是450万字,最早的时候是510万字。出版社考虑很多,建议压缩一下,结果压缩掉了60万字,把副题‘一个地质队员的手记’也移到了《自序》中。”

    的确,随便翻开一部,每一本目录后面都有“自序”。里面也都有这样的句子::“自然,这是长长的行走之书。它计有十部,四百五十万言。虽然每一部皆可独立成书,但它仍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系列作品。在这些故事的躯体上,跳动着同一颗心脏,有着同一副神经网络和血脉循环系统。它源于我的挚友(宁伽)及其朋友的一个真实故事,受他们的感召,我在当年多少也成为这一故事的参与者。当我起意回叙这一切的时候,我想沿他们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全部实勘一遍,并且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必要落实的、严密的计划:抵达那个广大区域内的每一个城镇与村庄,要无一遗漏,并同时记下它们的自然与人文,包括民间传说等等。当时的我正值盛年……用书中的一个人物的话说,即当时是——“茂长的思想,浩繁的记录,生猛的身心”。……最后想说的是,我源自童年的一个理想就是做一名地质工作者。究竟为什么?我虽然没有书中一个人物说得那么豪迈“占领山河,何如推敲山河”,但也的确有过无数浪漫的想象。至今,我及我的朋友们,帐篷与其他地质行头仍旧一应俱全。我的少年时代,有许多时候是在地质队员的帐篷中度过的。我忘不了那些故事和场景,每次回忆起来,都会沉浸在一些美好的时光中。这十部书,严格来讲,即是一位地质工作者的手记。”

    张炜还介绍:我在写这部书的过程,以山东半岛为主要基地,细细地走了一遍。而且拿出3年的时间,自修了地质学院的课程。本来想到南京的地质院校去系统培训,后来因为要去挂职等,走不开,没去成。他还说,你们翻看这部小说,会看到大段的从地质专业的角度去描述和记录的大地和山河。我是个门外汉,里面关于山川地貌的描述,也许不到位。为了写作,我曾读了大量地质工作者及著名地质人的传记,吸收了里面大量的术语。我对地质工作者的崇敬无以言表。我不是偶然的突然对一个领域感了兴趣,以至于描写冲动,才进行这种构思的。我和他们做过很多接触,如在招远、莱州、龙口,栖霞那一带,找铀,找金,找煤的,我都很熟悉。我慢慢体会到了他们的甘苦,更体会到了这不仅仅是浪漫。在大地上留下了地质人的脚印,我想不管怎样,都是永远也摩擦不掉的。他应该得到记录,镌刻,镌刻在大地上。首先镌刻在了我的39卷长卷里面去。我觉得,这本书,目前取得的这一点点的成绩,与地质人的奋斗,给我的力量绝对分不开的。最后张炜表示:今后,我还要拿出大量时间,为地质人写新的篇章!我会深入到他们工作的第一线,住到他们的帐篷里,我相信我的未来会写的更好。我把这套书赠送给我们最可爱的地质人,我把他放到地矿局,完全是为了表达我一颗火热的的文字工作者的心。这个意念并不是一时的萌发,在写作之初,就有这个想法,因此写了一句话让郑金兰局长转给地矿局的朋友们:“《你在高原》是三十九卷的地质工作中手记,我把他赠给可爱的地质人”,这也是今天赠书的主题。

硕果累累 常写地质

    张炜的创作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最早开始写诗,1973年写出了第一篇小说《木头车》。1975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我的田园》、《怀念与追记》、《柏慧》、《家族》、《外省书》、《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你在高原》等;中篇小说《秋天的愤怒》、《蘑菇七种》、《瀛州思絮录》等;短篇小说《玉米》、《声音》、《一潭清水》等;散文《融入野地》、《夜思》等;诗集《皈依之路》、《家住万松浦》等。

    最早接触到张炜的作品是在八十年代初。当时,我从南京地质学校毕业分配到山东地质局,第一个工区就在现在的莱州市北部海滨的三山岛周围。与龙口的海滨一样,广袤的丛林、宽广的海滩,我们穿梭在里面布线、测量、勘查,后来在一个叫仓上的地方发现了大型金矿。记得,有一次逛新华书店,看到了一本新上架的小说《芦清河告诉我》,当得知是张炜的短篇小说集子,我如获至宝,马上买下来。那几天,可以说书不离手、眼不离书,包括在出工的路上。我被书中少男少女们的美好爱情所打动,被作者描写的林中风景所吸引。特别是里面有一些地质、测绘队员的形象出现,有的戴着太阳帽,有的扛着标杆,在林子里行走,让我感到亲切和自豪。尤其是书中多次出现的“芦青河”,那清澈的水流,众多的鱼虾、两岸的风光令人向往。为此,我曾找来1:5万比例尺的地形图仔细查找,胶东西部平原通向大海的河流根本没有叫这么个名的,只有一条“泳汶河”有点相似。后来,书读的多了,才知道泳汶河的下游就是张炜心中的“芦青河”,这与沈从文作品中的湘西世界,艾青深情讴歌的大堰河一样,成了一个文化层面上的“精神家园”。难怪有人说“芦青河的世界散发着悲凉而雄浑的力量,张炜一直陶醉在这个世界里,他是以芦青河系列小说出名的,这位“血管里奔流着它的原素”的作家的作品中弥漫着“芦青河那湿润的气息”,从《古船》、《一潭清水》到《秋天的思索》,静谧、安稳的生活秩序表达了张炜自己的意愿。优美的环境促成了纯洁的人性世界,也养成了主人公生于斯、长于斯的芦青河情结。表现着作者的故土情怀。

   在《古船》中,我曾读到过这样的句子:勘探队发现了芦青河的另一条地下支流,似乎一切又开始复苏,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你在高原》中,更有几十处对芦清河的描写。其中有这样的句子:我们沿着芦青河堤向北,一路看到茂密的蒲苇和荻草、一些高大的青杨、矮矮地挤到一起的河柳和灌木,听着嘁嘁喳喳的大苇莺、树鹩、山斑鸠的叫声……

  除了芦青河等,张炜小说的主体景象就是大地及大地上的山脉。他说过,山脉与土地是万年不曾更移的背景。大地最神圣不过了,大地丰富辽阔,滋长了万千生命,写满了思想,走动着灵魂。只有土地是永恒的,人的生命源于土地,人的灵魂也同样源于土地的恩赐。人类寻找、保护大地,也是人的自我保护,是人类生命与精神的归宿。因此有评论家以“大地守夜人”来概括张炜的精神特征。

  有人研究过,山野在张炜的小说中占很大位置,从《远山远河》、《怀念与追记》到《柏慧》,山野构成了主人公少年时的活动空间与居所。主人公对生命的深刻体验,源于他以一个独立完整的生命体验了山野、与山野共存。展示着自然山野的人文情趣,善良而纯洁。山野被张炜赋予了太多的原生性与自然性,也赋予了人性与灵性。我想,这些也许与张炜早期的阅读与亲历有关。

  清楚地记得2007年1月20日上午,张炜做客山东省图书馆“大众讲坛“,以“时代、生活与创作”为题,围绕中心,从年轻时的梦想讲起,谈了自已几十年文学创作历程。其中讲到在自己存书上万册的书架之外,还有一个小柜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从小柜子里摸出一本书,“这本书会让我获得持久的幸福。”,这种让他不能舍弃的书大概有四五十本,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小说连一半都不到。理论书,科学家的书,宗教书,什么都有。其中还有一本地质学家写的书,“我喜欢的不得了!”,原来这是文革期间出的一套书,两大册,“语言翻译的很美,简直就是艺术品,封面设计的非常大器”,从图书馆里借来后爱不释手,还上后,又托朋友们千方百计买来6套,分别存放,经常阅读,包括在龙口的万松浦书院。但在演讲过程中自始至终没有说出那套书的名字。他还说,读小说,还要读写小说的那个人。读他的世界观。

    演讲到最后,有20分钟的互动时间互动,我把早就写好的纸条递了上去,他用略带乡音的话抑扬顿挫地读了出来:“你的小说中出现了好多地质队员的形象,有什么象征意义?是不是对地质有特别的情结,我是一名地质队员,我想知道你说的那本地质书,谢谢!”

    张炜笑了笑,接着回答:你说的很对啊!因为我从小接触过地质队员,因为我在林子里面出生。很小的时候,那个地方发现了油田和煤田,他们戴着小帽子,还有三角架在那个地方,测量啊,或者搭帐篷啊,我觉得这个生活太有意思了,我晚上就到他们帐篷里睡觉,听他们啦呱,听他们讲曾经到过的地方,我觉着这个工作太浪漫了,可以走很多的地方,接触很多的人,这是第一印象。后来,我读了那本地质方面的书,这个对我的影响特别大,看了那本书,我就更进一步把地质、发现、探索融合进去,把小时候看到的地质队员的浪漫生活和自己看到的地质书所描写的生活的内容融合在一块,在我的心里难分难解。进一步想,我要是做一个地质队员多棒啊!晚上与各种野物打交道,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记录下我的各种经历和生活,写成诗,写成小说,那样,这一辈子的人生,太完美了。想是这样想,后来发现没那么简单,很苦啊,我觉得我干不大了。有时候可以想象,但真的去做,可能有很多问题。他对我有影响,的确我写了很多的地质队员,小时候的经历对我有影响,书对我有影响。

  最后,他还是卖了个关子“我写到你的纸上去,一会儿就告诉你那本书!”走下讲坛,他在我的采访本上写下了那本书的名字《在乌苏里的莽林中》,并笑着说,刚才已有个自称是地质队员的人找我写书名呢!

  这是我与张炜先生第一次近距离交谈。那年的秋天,借去龙口出差的机会,我专门跑到他精心打造的万松浦书院前去拜望,先生出发在外。我怅然若失,回来写了一篇《暮访万松浦》为记。

  9月27日下午,在赠书仪式上,我提到了那次演讲,他记忆犹新,并问我书买到了吗?我把《大地行吟——中国国土资源散文60年》一书交给他,因为里面有他的两篇著作《融入野地》等。他在我带去的《芦清河纪事》一书上签名,并题字“文学与可爱的地质人不可分离”

心向高原 情牵地质

  《你在高原》在2010年3月刚一问世,就受到大家的追捧,并多次获奖。今年茅盾文学奖结果公布后,我第一时间从挚友刘玉栋那里借来阅读。玉栋也是个小说家,去年写的长篇小说《年日如草》也是写的与地质队员有关的故事,《十月》发表后,又被《大众日报》连载。再是风靡一时的电影《山楂树之恋》,描写了地质队员“老三”和村姑静秋的“纯美爱情”,看来地质人的故事开始备受关注了。

   据说,茅盾文学奖公布后,温家宝总理办公室的同志打来电话,向张炜表示祝贺!社会经济发展离不开地质,温总理曾经干过20多年地质,十分关心地质!

  闲话少叙。我用了3天时间,把10本近4500页的《你在高原》大体浏览了一遍。从《家族》、《橡树路》、《海客谈瀛洲》、《鹿眼》、《忆阿雅》到《我的田园》、《人的杂志》、《曙光与暮色》、《荒原纪事》、《无边的游荡》,本本精彩。全书围绕地质队员宁伽不断探究父辈及家族的兴衰、苦乐、得失和荣辱,在广阔的背景下展示当代人的生活状态和心理特质。分卷各不相同,创作风格差异之大令人叹为观止:古典、现代、梦幻、意识流、魔幻、武侠叙事、寓言、童话……既可独立成篇,又相互联系。正如该书终审编辑杨德华所说,从语言到故事,从形式到内容,10部书各不相同,风格差异之大也叹为观止,囊括了19世纪以来所有的文学试验。主要人物有宁伽、梅子、吕挚、宁周义、宁珂、曲綪、阿萍、庄周、武早、林蕖、小白、象兰、四哥、罗玲、肖潇、毛玉、太史、瓷眼、三先生等五十余个,包括知识分子、实业家、政治人物、流浪汉、边地异人等,情节涉及创业、情感,以及心路历程。 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篇幅最长的长篇小说。 

宁伽作为地质人出现,是在第一部书——《家族》的第17页:“我毕业两年,一直待在著名的03所”,第二部《橡树路》的第5页也有描述:当时我刚刚从一所地质学院毕业,志向不大也不小,比如想干一番规模不大的事业,想围绕自己打小就有的一些爱好奋斗一番。 “我挺羡慕你们的专业……干你们这一行可以到大山里实地勘察,能出去走一走,这多么好”,他拍着手里的几本书,“占领山河,何如推敲山河!”……我多么想有机会去野外走走啊……。这些话是作者少年时代埋下的向往的种子吗?“占领山河,何如推敲山河!”对地质人来说,的确是一个新的境界!在第138页,“从事地质曾是我一生的梦想。我也说不清这个志向最终确立的缘由,只知道它好像溶解在我的血液中,日思夜想的全是怎样回到我少年攀爬的那片大山里,去洞穿和叩问它的无尽秘密。……在地质学院学习的日子里,无论是实习勘测还是所有的节假日,我都会抓住一切机会回到山里。”第四部《鹿眼》第413页,“寻找必会经历磨难。寻找有时是一场人生的悲剧。但人最终还是不能放弃……”。第五部《忆阿雅》第330页“他们说:不久前有些地质勘察队员在这里住过,人家跟村子离得人交往得正经不错哩——”。第359页,主人公在山中遇见了母校的学生。在第七部《人的杂志》第440页,“我对孩子说,你有一位伯伯,只要天气允许,总乐于在野外过夜。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他是野地的孩子,还因为他曾经是一个地质工作者。”在第八部《曙光与暮色》中的第49页-51页,则有大段大段的描写、抒情和议论。如“也许就因为长期生活在那些大山的褶皱里吧,我从很早开始熟悉土地和岩石,迷恋与之有关的一切”“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一本自然地理学家的传记,它吸引我像读小说、读一段段美丽传说一样,读了一本又一本类似的书,这种兴趣一直保持到许多年之后,一直到我幸运地考入了地质学院……长期以来,我总要压抑奔走的渴念和需要——也许只有地质学才会满足这些莫名的欲望吧”,“我模仿书上所描述的那些地质英雄们,背着背囊打起裹腿,翻山越岭,饥渴疲惫然而兴奋异常”、“如今回想起来,我对地质学还是有一种无法遏制的爱”、“我像过去一样踏入了一往情深的山区和平原。自此,我又重新让脚板去挨近岩石和土地,让眼睛去捕捉河流和山脉,倾听清风呼啸。野地小鸟的啁啾之声再次让人感到说不出的愉快”……一直到第10部《无边的游荡》第451页“尾声”里的句子:“然而,我还是难以停止东部的游走:从山地到平原,踏遍每一个角落。”

  文如其人,言为心声。我越来越相信作家是把童年的向往,化成了巨大的信念和行动,依此来做“逍遥游”。我在其快速的阅读中,感受到了他以一个地质人的身份多次回到故乡游历的目的。早就意识到,张炜的早期作品中,地质队员作为一个外来者,流动的思想、流浪的身影对当地文化有一定的影响,因为他来自外面的世界,会带来不一样的观念;读了《你在高原》,才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走出故乡的“游子”之于故乡,每一次的耳闻目睹,何尝不是站在高原深沉的回望,对生存状态苦苦的追问,对即将失去的风景的挽歌!只是这种挽歌还有些激越的音符!

  为了写书和游历,作家把自己封闭在深山的陋室中,甚至遭遇过车祸,这是种什么精神?想起在省图听他演讲时谈到文学创作,他说一个人只有耐得往寂寞才能写出好的作品。远离尘嚣,躲避繁华,在独处的寂寞中,把自己的心血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确,张炜先生以自己的行动,为地质人立传,为社会立此存照,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是至高的。正像有评论家所说:

  “如果汉语文学有高原,《你在高原》就是高原!汉语文学有脊梁,《你在高原》就是脊梁!”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赠书会场(上图)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签名赠书(上图)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头一天的题字)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张炜先生在聆听老地质队员讲话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独家题词(上)

 

2——名家点评《你在高原》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

  面对《你在高原》时,我不禁想到了宋人的名画《清明上河图》,在数米长卷上,整个汴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种景致尽收眼底,气韵宏阔;而就局部细节上,哪怕是一个人物的眉眼表情,又都纤毫毕现。这种特点在这部小说中也有鲜明的体现,错综复杂的历史、宏大的故事背景和众多的人物,展现了近百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某一地域的面貌,而在具体的细节刻画和人物摹写上,又细致入微,生动感人。

 

  正是由于有了像张炜这样的一批优秀作家,中国的当代文学才真正显示出它的厚重与分量。正是由于有了像《你在高原》这样的力作,我们才能不断地为广大读者提供有价值、有营养的精神食粮。

  

  张炜在这部作品的序言中引用了书中人物的话说:“占领山河,何如推敲山河”。这“山河”所指,其实意蕴很深吧。假如人生世相也如自然界的山河,相信张炜这一次对“山河”不厌其烦的精细推敲当能占领读者之心。

作家雷达:

  我反复提到一个当下文学缺钙的问题,即中国小说的精神能力亟需提高,作家的思想资源和灵魂资源亟待补充。从这个意义上看,张炜的《你在高原》是一部补钙之书,是我们时代和文学重要的精神补养,它的出现是当下中国文学的欣悦之音。

文学评论家吴义勤:

  450万字的《你在高原》让我再一次看到了张炜那种纯粹的文学信仰以及由此爆发的精神和艺术的能量。《海客谈瀛洲》给我强烈的震撼,秦王东巡的故事被作家从虚虚实实的四条线索切入,历史的追问、人性的挖掘、诗情的抒发、自然的描摹、现实的忧愤与对于那个传奇人物、遥远故事的神秘想象融为一体,配以色彩斑谰的语言、丰富的艺术修辞、现代的叙事手法,共同建构了一部多声部的艺术四重奏。

文学评论家施战军:

  《你在高原》煌煌十部,单部不单薄,合集不合流。一个作家的精神宇宙由此展开,心事浩茫的混响由此发出,有的是凝思下的雄辩、战栗后的警策、离难中的慈悲、渊博后的深远……他在和繁富的心灵对话,也是在跟致使遗忘和漠然的种种力量较劲,以多种叙述方式穿透那些常人所认为的不可能,让深藏的可能强大生长,呈现历历在目之状,激活耿耿于怀之心。

文学评论家洪治纲:

  《你在高原》是一部反叛之书,也是一部超越之书。在那里,遥远的传说,古老的寓言,魔幻的情节,迷离的想象,渗透在一个又一个现代故事之中,熔铸在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人物性格中,使生命与自然、历史与现实、理想与欲望……形成了各种复杂而又微妙的纠缠。在那里,套盒式的故事结构,变动不居的意识流,玄秘的魔幻主义,以及各种跨文体式的组合,争相呈现出各种独特的叙事智慧。它是一部挑战读者思想深度的作品,也是一部挑战读者艺术情操的作品。它再次表明,文学是一种“慢”的艺术,我们不妨踏进这座“高原”,慢慢地游走,慢慢地欣赏。

文学博士张丽军:

  张炜的《你在高原》是新世纪文坛十年最为耀眼的亮点。《你在高原》的“行走”,既是现实物质空间的行走,也是在文化地理空间、精神空间、生命空间的行走。张炜作为一名“地质队员”,从50后的审美视角考察出了百年历史空间下中国人精神地质构造的内在“褶皱”、“隆起”与“变迁”。宁伽、梅子、鼓额、拐子四哥,白玉兰、李子花、橡树路、葡萄园等这些熟悉的人和物,建构了一个当代文学的“精神高原”。这不仅是一部为当代追寻理想、探求精神的“深度阅读者”而写的文学巨著,也是一部与时间抗衡的、面向未来的艺术之作。

作家出版社社长何建明:

  我不敢说它是中外文学史上空前的书,但应该说是当代中国文学史的一个史无前例,我没有见过一个作家用20年的时间,差一点把自己的眼睛写瞎来完成的这样的宏篇著作,《你在高原》应该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让所有同行仰视的独傲泰山。 

  我不敢说这本书向多个文学奖冲击,但我相信是下一届茅盾文学奖非常有力的竞争作品。——于2010年3月16日《你在高原》新书发布会上所言

       (阿文 辑)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29——张炜专题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