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10908  

2011-09-08 16:26:12|  分类: 2011齐鲁风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10908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08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10908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济南历城蟠龙山森林公园 白龙亭    峻岭/摄
刊头题字 ——  陈伟文(广州番禺禺山书社)


1——引领村庄变革的南张楼
作者——梁守德

  “我认为,中国农村发展分三步,第一步是土地改革,两千年的封建土地制度被推翻,还地于民;第二步是包产到户,先在小岗村秘密进行,后来全国推行,叫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解放了农村生产力,成果辉煌;第三步就是我们南张楼的土地整理了,搞现代农业,加快村庄建设,实现城乡等值,这一步,前途无量。”在青州国土资源部土地整理培训中心,南张楼支部书记袁祥生这样说。
  当然,他说的主要是他的村庄。
  他的村庄南张楼,始建元朝,离青州城区40公里,1200户,人口4258,耕地6309亩,人均1.48亩。用袁祥生的话说,这个村庄一不靠城,二不靠海,三不靠大企业,四不靠交通要道,五没有矿产资源,六人多地少,是一个普通的北方村落。1988年开始,袁祥生抢先将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土地整理与村庄革新项目”争取到南张楼,让南张楼成为第一个贴上了德国标签的村庄,号称中国最早进行土地整理的地方,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
  1988年以前,这个村的土地分布零散,面积狭小,有267块之多,户均7快以上,农业机械无法作业,只能以人力为主。土地整理23年,他们依靠人力、机械和大脑的睿智,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削掉废弃的高地,填平洼地,合并沟渠,归拢田埂,不仅增加土地600多亩,还把267块小块土地集中起来,按东西300米、南北350米、150亩一个方进行整理,统划57个基本方,使整个南张楼的农田连片成方,每户的耕地集中在一起,一户只耕一块田。每个基本方之间的弯弯曲曲的田埂成了笔直的公路,全村连接有35公里长。自行车,摩托车,农用车开到自家田头,播种机、收割机等大型农机可以直接进田作业。
  然后是“两改”,水渠、线杆地上改地下。过去广袤的田野上各种线杆林立,电线错落,水渠沟壑纵横交错,这些逐渐增多的“天罗地网”不仅影响农业生产,也有碍新农村象形。于是村里投资400多万,大兴土木,进行改造,铺设地下节水灌溉系统,将线杆电线埋入地下。从此耕种、浇灌等农业劳动也实现了全过程机械和作业,最大程度的方便进了农业生产。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农民灌溉农田,只需按动手中的遥控器,要水灌溉,或者停止灌溉,站在田垄的这一头一按即可,因为他们实行了1000米范围内灌溉遥控。2011年山东春季大旱,南张楼的庄稼却长势喜人,丰收在望。
  “在建设高标农田过程中,我们注意倡导生态文明这样一个理念。”袁祥生说,“修建生产路,我们在路中间种草,方便昆虫迁徙路过,保持农田的生态平衡;农作物种植,传统的种地方向是东西种植,土地整理后我们根据自然风向,改为南北方向,这样通风,阳光充足,有利于农作物生长;又注意不在上风口建企业,在村边配套建设垃圾回收场等等,以免污染……”
  土地整理让南张楼的田野美丽而富饶,但它只解决了村庄外的问题,“巴伐利亚试验”的内容还包括村庄革新,二者齐头并进,相互推动。于是他们又在村庄内下功夫。
  村庄功能分区是他们进行村庄革新的第一步。经过调查和论证,他们把整个南张楼分为四个功能区,即村南工业区;村西商业、手工业区;村北是文化教育区;村内是生活居住区。这样,生活区和文教区保持独立安静,不受干扰。在村西的工业区内,面粉厂、织布厂、石油机械厂等几十家企业相继落户,但并不影响生活区和文教区的安静祥和。
  接着是村庄环境的建设。原有的两条古河道经过改造种植了花草树木,成为村民休闲娱乐的特色公园。接着,他们像城市一样拥有自己的医院,学校,博物馆和以及容纳千人的大礼堂。2011年开始,他们进一步改造村内伏龙河,建设伏龙河风情公园,沿河建造德国风格的慕尼黑住宅小区,老年公寓,然后成立环保工作队,保证村容村貌整洁美丽。南张楼人逐步过上了环境优美,心情舒畅的美好生活。
  但这还不够,因为这个项目追求的最高目标是:通过土地整理和村庄变革,实现城乡经济平衡发展,城乡等值,从而解决一个世界性难题——避免农业人口过量涌向城市。为了追求更幸福的生活,农民应该进入城市,还是应该留在土地上?这一指向,也是中国农村最迫切的现实问题。
  尽管南张楼人仍然过着“上班整机器,下班扛锄头”半城半乡的生活,近年从事非农业生产的劳动力也仅占一半,实现“城乡等值”的梦想还很遥远,但袁祥生说:“南张楼不是一个山寨版的城市,农民生活越来越城市化。这一次独特实践的意义,已经超过了一个南张楼本身。”
  是的,2010年,国土资源部批准青州的土地整理项目,以南张楼为中心,附近42个村规划被为中德合作土地整理项目区,按照“强村并弱村,大村合小村”的原则,建成六个农村社区,平均每个社区服务7个村庄6600多人,服务半径在2公里,整合后增加耕地一万亩。
  2011年初,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省长姜大明亲临南张楼调研,给予肯定,姜异康的评价是:“南张楼村通过中德合作,土地整理、村庄革新项目的实施,大有发展前途,对周边地区也是个带动。”德国总理默克尔还专门委派驻华大使馆农业参赞,转达了对南张楼的问候。潍坊·土地整理花絮之三

2——那一捧的温暖
作者——林四海

  码字到深夜,仍然无睡意。妻子打了个哈欠一觉醒来,见我仍然坐在电脑前:“还不睡?”我正思考着一段文字,无暇去搭理她,随手冲她摇了摇手:“你睡你的。”便不再言语,为那文中的一字一句,甚或一个细节,仔细推敲着,忘乎所以。
  耳际只是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妻子似乎在起身,要掩盖着一丝一毫的声响,怕干扰了我,偏偏闹出了很大的动静来,一开始我不以为意,因了一个词语久思不出,进而脑子里越发烦躁起来:“你还让不让我写了?半夜三更的闹腾个啥呢?”我一扭头,却看见妻子捧着一杯散发着热气的茶站在我的背后,有点惶恐的样子:“看你没睡,怕你冻着,就起来给你倒杯水的,不曾想,会干扰到你。”杯子里是我最喜欢喝的碧螺春,茶水翠绿欲滴、清澈透莹,在初秋的深夜,已经渐渐感到了丝丝的凉意,妻是一番好意,我却是恶语相加,刹那,内心愧疚起来。
  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她为我倒茶了:早上起床,餐桌上总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驱赶走清晨的寒意;午觉醒来,床头柜上也会有一杯淡淡的清茶;吃完晚饭后,她照例会在电脑桌前为我泡上一杯茶让我静心写作。从来没有在意过这样一杯茶,人在习惯中学会了适应和遗忘。妻知道我有胃寒的毛病,加上知道我喜欢喝茶,一日数次不厌其烦地为我洗茶杯、烧开水,只为让我能喝到滚烫的茶水。而我,从来都是在很随意的伸手从餐桌上、从床头柜上、从电脑桌前端那杯茶,从来没有去想过是否有一天,我会在固定的地方再也端不到这杯茶?
  接过妻手中的茶杯,我双手紧紧地捧着,涩涩的茶香透过透过薄薄的玻璃温暖着我的掌心,轻轻地喝上一口,一股暖流直沁心底,整个身子都温暖起来。这一捧的温暖,犹像当年初恋之时,为了她要吃上热热的烤山芋,我骑着车子走遍了城市的每一条巷子,买到了两个热乎乎的山芋捧在手心里递给她时的感觉。而这个感觉,已经淡薄了许久、许久了。两个人的爱,原来就像这每日的茶水,如果一旦习惯和适应,你总是不能感觉到那透彻掌心的温暖的!蓦然,想起了张爱玲的那句很经典的话: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妻被我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喝茶喝呆了啊!”我递上浅了许多的茶杯:“再续点开水吧,我还要喝。不写了。喝完这杯茶,我也睡觉了。”
  (江苏省东台市五烈国土资源所)

3——童年的友谊
作者——沈晓辉


  每个人都拥有童年,有几个要好的玩伴。罗大佑一曲《童年》,唤回我们的多少记忆,童年的故事,童年的玩伴,童年的每一段开心时光。
  时光飞逝,如今我已近而立之年,童年早已成为记忆。那些无忧往事,却总无端涌上心头,难以释怀。或大家凑几分钱,买些瓜子糖果儿,然后坐在一起尽情地大快朵颐;或一起跳绳、丢沙包、踢毽子......总是那么开心,那么尽兴,尽管懵懵懂懂,不懂什么是真诚,什么是交心,但大家总是行动默契,有人挨了批评,其他人都会安慰,有的还将自己装了好几天的糖果儿偷偷塞给他,“不要哭了,给你吃吧”,尽管现在感觉这话是那么幼稚可笑,但幼小的心灵却是最淳朴、最善良、最真诚的。
  童年的友谊是纯真的,透明的,没有险恶,没有猜忌,没有难解的烦恼,大家都天真未凿,不比较,不竞争,不去想太多事情,只是尽情、无拘无束的玩耍、学习,毫无顾忌的吐露自己的梦想。现在,儿时的伙伴早已成家立业,拥有自己的家庭。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生活圈子也各有不同。某天,有缘相聚,大家依然和儿时一样,回味童年那些趣事、那些笑声,即使境况差异,仍以诚相对,没有炫耀,没有攀比。
  前几日,在街上偶然遇到儿时同学。那时我们关系很好,一起学习,一起玩耍,小学毕业后却失去了联系。二十多年的时光,没有拉长我们的距离,彼此依然熟悉,没有陌生的感觉,站在街头,我俩兴高采烈地聊了很久,最后才依依惜别。
  永远的童年,永恒的友谊,总是怀念童年和伙伴一起走过的日子,世事变迁,物换星移,珍视过一些人,忘记了一些人,唯独童年的友谊,却是记忆中的永恒。
  (莘县国土资源局)

4——轻轻地拨开荒草
作者——鲁先圣

  很多年没有这样长时间地居住在故乡了。我渴望能够像小时候一样沿着河堤,顺着田野间的小路,在茂密的树林和荒草中间,随处游荡。
  时代发展让故乡渐渐脱离了过去原始、荒芜、落后和闭塞,但是,在远离公路,远离村庄的很多地方,依然是过去的模样。
  这是夏天里一个明媚的午后,我根据乡人们的指点,去寻访我的学老师高老师。高老师是我的小学老师。每一次回老家的时候我都会向家人问起他,了解他的近况。有关他的信息,我的脑子里储存了不少。因为没有正规师范的学历而在教师资格达标的时候被学校除名,因为给要结婚的孩子腾新房,自己搬到了距离我们村有几里路的那片被称为乱葬岗的地方,自己搭了个简易房子居住。
  听说了这些消息以后,我一直很牵挂,一个60多岁的老年人了,搬到那样荒凉的地方,没有水和电,怎么生活?那片被称为乱死岗的地方是一片很大的水洼地,偏远荒凉,树林茂密,荒草萋萋。过去农村的医疗条件差,夭折孩子是常有的事,谁家的孩子死了就扔到那里,因此那里杂草丛生,野狗出没,白骨嶙嶙,总是会不时传出一些鬼怪的故事。
  家里的堂弟也是高老师的学生,他说他知道高老师住的地方,他带我去。堂弟坐在车的前排右座上,指挥着我东拐西拐地在乡间小路上走。不久,我们到了一个在我们那一带很常见的场院房子前,堂弟说就是这里。
  房子没有地基,也没有砖瓦,土坯墙,茅草顶,栅栏门。房子的周围种满了南瓜和丝瓜和很多的蔬菜,瓜秧爬满了房顶,一个个硕大饱满的瓜裸露在阳光的照射下。
“高老师,我哥从济南来看你了!”堂弟喊。没有声响,堂弟又喊了几声。这个时候,我感觉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回音:“是谁呀?我在玉米地里,我过去。”我听出来了,是高老师的声音,那种沙哑中透着刚强的声音。
  我们就站在房子前等,我看到周围全是长势很旺盛的果树和农作物,丝毫没有原来荒凉恐怖的乱死岗的影子。几分钟以后,高老师从左前方的玉米地里钻了出来,他拎了一大筐鲜玉米。“高老师!”我上前几步喊。他稍一迟钝,立刻很激动地说:“是先圣,是先圣啊。”看到这个已经灰白头发,满脸皱痕,光着膀子,几乎就是一个十足老农的高老师,我心中流过一丝枯涩和伤感。
  咱们就坐在房前吧,房子里脏,也热。说话的时候,高老师已经搬来了几个木凳子,摘来了几根嫩黄瓜。他说:“别喝水了,就吃黄瓜吧”。他告诉我,我这些年出的书堂弟都给他了,他还在一些报刊上看了不少我的文章,他说,他没有想到他的学生中能够成为作家。
  “我想起来就很高兴,我虽然不做教师了,但是我为自己是作家的老师感到光荣呀”。尽管老师一直在很高兴地在说着,我却一直被惭愧的情绪围绕着。我说我这些年看你太少了,其实我回来过很多次。“不,你们忙,时间紧,我知道你在外面很好就足够了。我很好,你看看。”高老师拉着我往田地里走。“这些地方过去都是没有人要的荒地,我这几年都开发成了良田,种了几种果树,还种了不少蔬菜,我自己吃不了。”“这个荒废了多年的水塘我也开发出来了,养了不少鱼。”
  我突然猛醒,高老师是多么高兴,多么快乐的一个人啊。他这么心满意足,他这么快活,他这么开心,他就像生活在天堂里一样啊。
  我们又谈了很久。高老师给我摘了很多的水果和蔬菜,他还给了我几条他钓上来的鱼。我都装在了我的车上。我想到了济南的时候,我要把这些东西一一送给我的朋友。我还会告诉他们,我的老师是多么富足的一个人,他生活在一个多么美丽的地方,他的生活是多么地心满意足。
  很久我就听说,我的一个大学同学至今依然在故乡一个偏僻的小学任教。我隐约地意识到她那里一定有我更感兴趣的人生故事。
  她任教的地方距离我的村子大约二十多里路,次日的清晨我就启程到她所在的学校去。县里的教育局长是我的朋友,听说了我的计划,电话里他执意要陪同我前去,他说我自己去根本找不到那所学校。我一路上想象着那里的偏僻和荒凉。当车子进入一片树林之后朋友告诉我,快到学校了。我放目窗外,路两旁尽是穿天白杨,一望无际,道路就像一条深不见底的胡同。而天空亦是在城中多年所不见的那种湛蓝蔚蓝。路两旁的沟内是满满的静静的碧绿见底的水和齐腰深的荒草。这是森林吗?在鲁西南,没有听说过那里有人造森林呀!朋友说,只有这一片,原是低洼的湖区,后来改造土壤植树造林,形成了这片几十万亩的人造林区。我顿感目爽神清。不觉间,车子已下了较宽些的乡间沙石路,进入了只不过刚能过一辆车的林荫路。上面已看不到天空,路上长满了青草,到处是鸟的叫声。
  到了,在林区的纵深处,出现了一排红砖瓦舍,一群孩子正席地而坐,听一位女教师朗读课文。这就是我的同学无疑了,我心中自言自语。四目相对,我惊诧不已,岁月几乎没有给她留下沧桑的印记,她依然那么年轻而美丽,像一枝荒野里艳丽的野花!
  她那种出乎预料的惊喜溢于言表。在那排瓦房一侧,她那宽敞的家里,我们每人喝了一杯清香不绝的槐花茶。不巧她的丈夫出去了,没能见到。我在她的书房里停留了很久,满满的足有5000册藏书,而几乎每一部书上,都留有她读过的痕迹。我看了她的手稿,那是一部四卷本的小说,叫《宁静而美丽的地方》。
  她告诉我,书稿已寄给北京的一家出版社,已来信说列入出版计划了。我问起聚会的事,她再三地道歉,说实在离不开这几十个孩子。有机会的时候,邀请大家来我的树林看看我的学生们。
  我的局长朋友告诉我,她的教学成绩十分优秀,县里几次调她去县城的学校她都没有去,一是她舍不得这个地方,再是没有年轻的教师愿意来接替她的工作。
城市的热闹与喧嚣已改变了我们所有的人,而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生活在我们当初的美丽憧憬里。
  告别同学回家的路上,我的心中流过阵阵失意与苦涩。我在想,人间有很多宁静而美丽的地方,被我们轻易的抛弃了。人生有很多值得追求的东西,也被我们轻易的舍弃了。在这样一片荒草萋萋的丛林里,我的同学收获了多少生活的真谛啊。
乡人们告诉我,村子里有一个好孩子不能荒废了,他是我一个远方二叔家的孩子,叫小宝。小宝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是复员军人,有一手木匠的好手艺,复员以后,走村串乡做家具,有不错的受益;母亲能织会纺,是实在勤快能干的女人,家里田里一把手,把一个五口之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爷爷和奶奶身体硬朗,还能做些轻微的劳动,小宝家是村里少有的殷实人家。爷爷常常对人说,凭自己家的条件,说什么也得把小宝供成个大学生。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小宝6岁的那年冬天,爸爸因为外出做家具积劳成疾,竟然不治身亡。家里的顶梁柱垮了,主要的收入来源没有了,又因为看病花光了积蓄,看着两个老人和幼小的儿子,年轻的母亲承受不了这突然的变故,扔下老人和孩子,跟随一个外地人改嫁走了。
  一个殷实幸福的家庭,突然间成为村里最困难的人家。看着年迈的爷爷奶奶手牵着幼小的孙子去收割庄稼,村里人总会伸手帮他们一把。但是,就要到了升学年龄的小宝怎么办?家里哪里还有钱供孩子读书?
  就在这个时候,在小宝的母亲改嫁后的第二年春天,更大的灾难再次袭击了这个已经陷入困境的家庭。爷爷在晚上去田里浇庄稼的时候,不甚摔倒在水沟里,尽管沟里的水不是很深,但老人身体羸弱,活活被淹死了。
  一个活生生的家庭,只剩下了已经没有劳动能力的奶奶和幼小的孙子。老人无法承受这一再的打击,半年以后的冬天,也一病不起。小宝的父亲是棵独苗,没有兄弟姐妹,谁来抚养这个可怜的孩子?冬天到了,乡亲们送件自己孩子的衣服,把孩子领回家吃顿热饭,让孩子去陪他一起熬过漫漫长夜,但是孩子上学的钱呢?
村里的小学了解到了小宝的情况,孩子免费入学了,可是孩子的一日三餐呢?在学校没有多久,小宝终于无法克服遇到的生活问题,辍学回家了。
  小伙伴给小宝送了一只兔子,一个远房亲戚送来了一只小羊羔,小宝从此有了两个相依为命的生灵。小宝与它们住在一个屋子里,就是那间靠近大门的小草房。羊羔栓在墙角里,小兔子满地跑,小宝学会了熬汤蒸饭,家里又有了生活的气息了。
  小宝的伙伴放了学就来小宝家,所以每天小宝牵着羊下田割草的时候,总是赶在放学前回来,他要听小伙伴们给他讲学校里的事情,他要看伙伴们的课本,而伙伴们在他的家里却像进了自由的天堂。他们无拘无束,在一起学习,在一起讲故事。不到一年,小宝的兔子越来越多,已经繁殖了20多只了。羊羔也长大了,他卖了羊羔又买了长毛兔,好剪兔子毛卖。每当小宝割草回家,几十只兔子从各个角落里奔跑过来,小宝就像一个凯旋的将军。
  所有孤独寂寞和困苦,小宝都靠自己坚韧的意志熬过来了。今天的小宝已长成了大小伙子,村里人知道,他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自学,弄不明白的问题就去学校问老师,他在艰难的生活中,一天也没有放任自己。不论谁家需要帮忙,他都会帮一把,在乡亲们眼里,小宝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今年高考,乡亲们和伙伴都鼓励小宝去试试,小宝去了考场,他第一次让自己的知识接受检验。生活这一次没有辜负他,果然,小宝考了高分,被一所北京的名牌大学录取了!
  我去了小宝的家里。也许是小宝一直在潜心攻读吧,无论是大门外的胡同里还是房前屋后,都旺盛地长满了齐腰深的荒草。就在荒草几乎覆盖淹没的破房子里,我见到了小宝。小宝给我谈了很多,谈他的理想和他的人生计划。我很惊诧,在这样一片荒草萋萋的地方,他像一棵挺拔的白杨那样精神抖擞地生长起来。我说,你已经把人生中最深重的苦难都独自担当,你已经成功穿越了你人生中最黑暗的邃洞,还有什么困境能够阻止你前行的脚步?
  回到我生活的城市很多天了,但是,故乡深处那茂密的丛林里,那萋萋的荒草中间隐藏着的生活故事,却一直深深地感动着我,让我牵挂,让我神往。有很多次,在不同的文化场合,我都这样描述我在故乡的感受:在我的故乡,只要你轻轻地拨开一片荒草,就会有让你惊奇让你感动的精彩铺面而来。


5——作家摄影家助推泉城增绿
“让森林走进泉城”征文启动

  本报讯 9月3日,“森林泉城、绿色济南——让森林走进泉城“作家、摄影家创作采风活动启动仪式在蟠龙山拉开序幕。数十家中央及省市新闻媒体和济南市政协、济南市林业局、九三学社济南市委员会的有关领导及部分作家、摄影家出席了启动仪式。
  近几年来,济南市林业局坚持“发展现代林业、建设生态文明、促进科学发展”,始终把森林文化与城市历史文化、道德文化、自然文化等进行有机融合,把森林城市建设作为生态建设的有力推手,实施了一系列重点森林生态建设工程,森林资源迅速增长,城市生态状况和环境面貌显著改善。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建设“森林泉城、绿色济南”,将为城市建设增添一张靓丽的绿色名片,也为济南市坚持科学发展、构建和谐济南,打造实力济南、魅力济南、宜居济南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为展示济南市林业建设成果,用文字和镜头注释“森林泉城、绿色济南”,动员和组织广大市民更好地参与、支持以“森林泉城”为主题的创建国家森林城市活动,特举办“让森林走进泉城”作家、摄影家创作采风征文活动。
  据悉,本次征文活动,将由九三学社济南市委、济南市政协人资环委、济南市林业局联合主办,由山东省散文学会承办。参赛内容,将围绕“森林济南,绿色泉城”这个主题,结合济南创建国家森林城市重点工程建设,特别是荒山绿化、水系绿化、沙化土地治理和湿地恢复与保护等生态建设,可以阐述对森林城市的理解和认识,可以抒发对森林的感悟和体会,可以记叙身边创建森林城市的故事等等。参赛作品需围绕着济南森林城市建设成就及城市环境的变迁题材。参赛范围,面向全国的散文家、诗人、摄影家及文学与摄影爱好者。
  其中,摄影作品参赛要求:作品需是洗印出来的,格式为10寸。作品提交的数量最多不超过3张。参赛作品黑白、彩色均可,单幅、组照不限。禁止任何歪曲作品真实性的操作。摄影作品请邮寄到:山东省散文学会秘书处(济南市历城区祝舜路600号 邮编250100 陈忠收)请在信封注明:“让森林走进泉城”征文等。文稿参赛要求:散文(字数2000字之内),诗歌(80行之内)。文章思想健康,主题鲜明,内容具体生动,语言通顺流畅。征文须为本人原创,严禁抄袭。文稿要求Word文档,发送至
senlinjinan@163.com。征文时间:2011年9月3日起至2011年10月20日。设一二三等及优秀作品奖若干名。征文结束后,获奖作品和优秀作品结集出版大型全彩色文集,由国家正式出版社出版。     (阿文)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