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齐鲁风20120220发稿  

2012-02-17 19:55:10|  分类: 2012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20220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220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220发稿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济南历城华阳宫 忠祠 阿文/摄
刊头题字——杨潍安(潍坊市奎文区印社)

1——卖包子的男孩
作者——杨宏伟

  经常去一家包子铺吃早点。
  卖早点的是一个男孩,身材瘦高,长得白白净净,挺阳光。
  这天早上我照例去了,要了包子和汤,在靠门的桌子坐下。这时候进来一个老人,穿着灰旧的呢子上衣,上面还粘着一些草和鸡毛样的东西,肥大褶皱的裤子,脚上一双打着补丁的球鞋。
  “吃包子吗?大爷。”男孩热情地招呼着。“我要两块钱的包子。”老人轻声回答。“还要汤吗?”男孩盛着汤问。“不要了。”
  我忍不住看了老人一眼。其实一碗汤不过一块钱。
  老人坐在了我的旁边。
负责盛汤的一个中年男人又过来问,喝汤吗?老人看看别人碗里的汤,竟小声答应了一声---“嗯”。汤很快放在了老人的面前,他却没有去喝,定定地看了一会,又起身走到中年男人身边,“我不喝这样的汤。”
  “不喝你要什么!真是!不喝你要什么!”中年男人当时就急眼了。老人局促不安地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卖包子的男孩走了过来,“怎么了?”“汤盛好了他又不要了,真是!”中年男人还在生气。
  男孩看看老人。老人站在那里,沉默。“哦,我知道,刚才人家说了,是不要汤的。”男孩说。“可他明明要了呀!”中年男人还在争辩。“人家是说不要了的!”男孩回去卖包子了。
  老人继续坐下,继续吃包子,汤仍然没动,并不时站起走到门口往外看下。
  我回过头看门外,发现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车上放着的大概是一些破烂吧,数量并不多。
  “吃包子吧,车我给你看着。”男孩朗声告诉老人。“嗯、嗯。”老人轻声应着回身坐下。男孩看看老人,又走了过来,轻声说:“把汤喝了吧,不收你钱了。”
  老人小心地端起碗来,开始喝起汤来,手竟有些抖,浑浊的眼睛里泛起一些潮湿的东西…….
  “包子!好吃的包子啊!”男孩吆喝着,挺阳光。(金乡县国土资源局)

2——书信时代
作者——李俊三

  那时候我十八九岁,在乡村小学里当教师。学校里没有电话,与外面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书信。我每天上午都在期待着邮递员按响的自行车铃声,那铃声在小村的上空显得那样悦耳与动听。我每每听到这铃声,会亟不可待地跑出办公室,迎接邮递员的到来。其实,我不出去,他也会把那些邮件送到我们的办公室里。小村很小,教师也不多,大家挤在一间办公室里备课、批改作业。
  我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了阅读与写作。也像许许多多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文学青年一样,给报纸、给刊物投稿。很自信地把黑夜里涂鸦的诗歌、散文装进信封里,然后又忐忑不安地寄到远方,给纯洁的心灵一次远行。发出去的这些稿件,大都杳无音信。即使这样,也没有阻挡我文学之梦的一次又一次的远行。那时候,我在诗中写道:“带着昨夜的相思/到远方,去喂/一只老张着口的鸽子”。我就是如此痴迷地将自己交给诗歌,交给缪斯。
  邮递员给我送来的邮件,有退稿、采用稿件的通知和朋友来信等等,更多的是我订的文学报纸和刊物。那些日子,收到文学编辑的一封短信,我会一遍又一遍的阅读。从此,乡村漆黑漫长的夜不再那么漆黑、那么漫长。
我的写作开始于乡村。乡村的恬静给了我智慧,农民的朴实给了我灵感,我把自己一次次的心跳写在笔记本上,一次次的给诗歌插上飞翔的翅膀。
  写啊、写啊、不停地写,一直写到现在,转眼间,三十多年。那时候,在僻静的小村里,我怀揣着梦想,写了那么多淳朴的小诗,被很多人记着,值得我回忆。还有,我总梦想着去远方,梦想着离开那个小村,坐上列车,去到遥远的地方。
  我终于逃离了小村,从那个偏远的乡村小学走出来。
  现在,我居住在县城里。应该说这是一个最适宜我居住的地方,它远离大城市的喧嚣,又接近乡村的僻静。
  但我还是想回到乡村。在乡村的一隅,建造一所自己的小小院落,房后种树,房前养花。院子里,养一只狗、一只猫和一些鸡,我每天都能听到狗叫、猫喵和鸡鸣。不远处是一片小小的菜园。菜园里长满韭菜、菠菜、辣椒、茄子,房前屋后挂满芸豆、丝瓜,一年四季吃新鲜的蔬菜,冬天里,吃着白菜萝卜度过漫长的寒冬。
在这样的环境里,继续着我的写作。一次次聆听邮递员按响的自行车清脆的铃声。 (利津县史志办公室)

3——真情的自然流露
——读《静水深流》有感
作者——黄新东

  认识连伟兄已有十多个年头,知道他兢兢业业,是工作上的一把好手,知道他喜欢舞文弄墨,常有大作见诸报端。近期收到连伟兄作品集《静水深流》,更是爱不释手,喜不掩卷,既为连伟兄有这么一位吃苦耐劳、无私奉献、坚韧善良的伟大母亲而自豪,又为连伟兄在工作之余默默耕耘、潜心追求、真情自然流露的写作笔法而惊叹。
  连伟兄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成长于蒙山脚下沂河岸畔,自幼勤学好问。1983年考入大学后,尽管学的是理科,但尤喜阅读、思考、写作,担任学生会宣传部长、系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当过教师,在新华书店工作过,后到行政部门工作。不管工作岗位怎么变,连伟兄始终坚持有一样不变:就是一直笔耕不辍,是单位知名的笔杆子。尤为可喜的是,连伟兄近些年在工作之余,在母亲的病榻前,在茶余饭后,挤出点点滴滴时间,将创作的目光转向了自己万分熟悉的母亲,撰写了大量赞颂母亲的文章。这些文章构思精巧、用词精当、思想深邃,集中展现了母亲无私奉献、宽容大度、以诚待人、与人为善的博大胸怀。
  读连伟兄的文章,轻松、自然、藩悟,如涓涓溪水,找不到一点雕琢的痕迹,自然流露,几近天成。这既有洒脱娴熟的写作技巧,更有对母亲“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赤子之情。如此真情自然流露之美文,在这个信息爆炸、人心浮躁的年代已很难看到。
  拜读《静水深流》,连伟兄这个集子的作品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讲述儿时的难忘经历,一类表达的是当下对母亲的羊跪乳鸦、反哺之情。前者苦涩,后者甜蜜。
  比如:在《紫葡萄》一文中,连伟兄这样写到:“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入学通知书,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递到母亲手里,大字不识的母亲却比我看得还仔细,在我兴高采烈地和老师告别时,手拿录取通知书的母亲却转过身擦去眼角的泪珠……母亲要给我买好吃的,她要把最无私的爱洒在儿子身上。可是,那时的母亲身上并没有多少钱,在母亲反复询问下,最后我们在一个葡萄摊前停下。就这样,在我手捧高校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母亲买了那串葡萄……”没有当时的生活经历,很难体味到那串葡萄的意义。在连伟兄心中,可能那串紫葡萄最甜最美,那一刻母亲的形象最伟岸最高大。《离家求学二三事》、《病号饭》、《第一套西装》、《烧麦穗》、《回家》等,都是这类作品。
  再如:在《俺给老母购新衣》中,连伟兄这样写到:“娘是从穷日子过来的,节俭是娘对她自己也是对我们的一贯要求。娘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是我们心中的山,给娘添衣过大年是我们姊妹共同的心愿……小时候过年盼着娘做新衣服,如今我们都长大成人了,娘已变老。过年了,别忘给娘添新衣……”语言质朴,感情纯真,深刻表达了子女对母亲的羊跪乳、鸦反哺之情。这类文章还有《母亲的手机》、《我给母亲梳梳头》、《伺候母亲》、《过年》、《母亲的生日》、《母亲的快乐》、《母亲的小院》等。
  此外,连伟兄还在作品中多次提到“母亲朴素的教育”: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人家的怨咱不记,人家的好咱不忘……正是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连伟兄无论是做学生还是参加工作,始终都在不懈努力,始终坚持“以诚相待,与人为善”,在工作、生活、为人上均颇有建树。
  读连伟兄《静水深流》,心底涌起股股暖流。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快乐生活每一天,健康平安伴一生!
   (中国国土资源报社)

4——很多年少的诺言我们都没有兑现
作者——鲁先圣

  今年的春节,我第一次带妻儿在我新建在故乡的梅园里度过。我们暂时放下济南的所有,安心在梅园里居住了十天。从腊月二十六到正月初六,是乡村里最忙碌的十天,年前购物,年后看亲戚,街道上和田野间的道路上,到处是穿得花枝招展的匆匆忙忙行走的人群。
  既然在乡村过春节,我就对妻儿说,我们就同大家一样走亲戚。这些亲戚,我小时候都曾经跟随父母走过很多次,但是,在我离开故乡之后,大多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大约十岁左右的时候,每年春节后的初三,母亲都带我到距离我家有五六里地的姨姥姥家里去。去的那个村子有个很奇怪的名字,叫三官庙。那时生活困难,姨姥姥又是一个人住,儿女都早已经自立门户。姨姥姥的房子十分破旧,屋里东西很少,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几个小凳子。床上的被子也很破旧。姨姥姥已经80多岁了,身体几乎弯了九十度。姨姥姥看见我很高兴,不住地喊我的乳名,摸我的头,然后去床头的枕头下面摸出来一个纸盒子,从盒子里拿出来一包点心。点心是那个年代我老家常见的那一种,像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上面贴着一张红纸,用纸绳打个十字花系起来。她哆哆嗦嗦地用枯瘦如柴的手从小盒子里拿出点心给我。点心肯定是别的亲戚看望她的时候给她的,但是她一直没舍得吃。可是,当她把点心拿出来给我吃的时候,却发现,那些点心都长了长长的绿毛。姨姥姥用手沾了水擦那些点心上的绿色的毛,擦一块就放到我嘴里。我吃不下,那长了绿色的长毛的点心有了恶心的霉味。我把吃到嘴里的点心又吐出来。但是,姨姥姥却一直在用手沾了清水擦点心,一直往我嘴里填。一会的工夫,一小盒子点心都被姨姥姥擦干净了。
  尽管我一块也没有吃下,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我只要吃点心的时候,眼前立刻就浮现出姨姥姥给我擦点心的情景。姨姥姥看我的眼神,那双枯瘦如柴的手,姨姥姥往我嘴里填点心的动作,都历历在目,就像是发生在昨天的事。
  我当时就知道,姨姥姥给我吃的发霉的点心,是她能够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之所以发霉,是因为她不舍得吃放得太久。我记忆犹新的是,在回家的路上,我曾经对母亲说,等我长大了会挣钱的时候,我要买很多很多的好点心给姨姥姥吃。
  可是我的愿望没有实现,没有两年姨姥姥就去世了,她到离开这个世界也没有能够吃到我买的点心。
  今年的春节,我想,姨姥姥不在了,但是,她的儿子和孙子都在的,她的儿子我是应该叫表舅舅的,我就带妻儿去看看他们。
  我带了很多的礼物,这些礼物都是我在济南的超市里精心选的,是乡村里买不到的,我们就在春节后的第二天最先开车去了姨姥姥家所在的三官庙村。
  虽然三官庙村距离我的梅园不过三五里路,而且我对路也很熟悉,可是,到了村口的时候我还是下车问了几次路,因为村子早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摸样,街道也已经完全变样了。可是,到了姨姥姥原来的家位置之后,从家里出来的却不是表舅舅,而是舅舅下一辈的孩子了,他们都比我小,都喊我表哥。原来,我姨姥姥家的几个表舅舅早就都过世了。
  尽管,几个表弟都很热情地挽留我这个表哥,但是,那种恍如隔世的伤感,那种物是人非的落寞,却如洪水一般流过我的心头。寒暄几句以后,我留下一些礼物给他们,就开车离开了,我知道,我几十年以前的诺言再也不可能兑现,我只能在记忆之中寻找我的姨姥姥了。
  离开了姨姥姥所在的三官庙村,我们接着去了我的姥姥家。姥姥家所在的汤垓村就在我们邻村。姥姥家的情形我自然是很清楚的,不要说姥姥一辈,就是舅舅一辈也早已经不在了,我的几个表哥也都是做了爷爷的人了。
  我的母亲只有兄妹两人,我只有一个舅舅,他有四个儿子。文革时期,因为实在养不起四个儿子,15岁的三表哥饿死了。前年的时候,已经57岁的二表哥在我家附近的高速公路工地打工,不小心被施工车辆撞死了,现在我只剩下了两个表哥。
  三表哥死的时候我还不记事,但是,其他三位表哥却与我有很深的感情。我们村与舅舅家是前后村,相距不到两华里。因为他们几个年龄都大我很多,我自然成为表哥们宠爱的孩子。到了星期天的时候,他们就会来我家,带我去田野里逮野兔,带我去捉野鸽子,带我去坑塘里捕鱼。我记忆最深的是秋天,他们挖了地瓜或者玉米,在田野里的沟渠边垒起小土窑用植物秸秆烘烤。用不了多久,香甜的烤地瓜和玉米就烤成了。至今我还常常津津有味地回忆那美妙的情景,把那情景讲给在城市里长大的儿子听,那是我永存心底的美味。
  表哥们特别宠我,我印象中,在来往的乡间土路上,有很多次,他们三人轮流背着我,有时候用肩膀抗着,又给我讲着开心的事。他们有很多时候就背着我在旷野里的庄稼地里疯跑,领着我玩捉迷藏的游戏。
  我们家有前后两个院子,后面的院子基本不住人,我就自作主张把后面院子的土地翻起来种植各种蔬菜花草,盖上兔舍养兔子。可是院子有几分地,我一个小孩子也不会种,这自然成了表哥们的事情。他们总是会隔一两天就轮流来我家,翻地、浇水、管理,还会带来兔子吃的野草。尤其是后来,我全力投入学习当中,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管理后院的菜园子和兔子了,菜园子和兔子的事就全部由表哥们做了。菜园子收获了很多蔬菜,母亲就让表哥们带回家去一些。兔子也从一开始的几只,逐渐繁殖到几十只,满院子乱跑。
  舅舅家的院子里种了几棵果树,他们只要来肯定会带来我喜欢吃的,石榴树上的石榴他们都给我留着,我最喜欢吃的那棵枣树上的枣子他们一颗也不会自己吃。
  我深深记得,当时我常常对母亲说,也多次对表哥们说,将来我会挣钱的时候,我一定会每年都买很多好吃的给表哥。几个憨厚的表哥每次听我说,也都信以为真,坚定地点头相信。
  其实,舅舅家的生活始终都很困难,几个表哥一直都没有读书。后来,我考上大学来到了城市,但是,表哥们的生活我还是都很了解。三个表哥都成了家,都生了孩子,他们过着我们那一带乡村里一个普通农民最普通的日子。
  这些年我东奔西走,即使回故乡的时候往往也是匆匆忙忙,几乎从来没有一次郑重其事地去看望过几个表哥。
  这一次,我对妻儿说,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在表哥家吃一顿饭,分头给他们准备些礼物,给他们留一些钱,详细了解他们的生活。
  我先后进了三位表哥的家,大表哥只有65岁,但是,他的身体状况却像城市里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那样苍老。他的家里的经济状况几乎没有时代的气息。没有了二表哥的二表嫂瘫痪在床,生命已经奄奄一息。五十多岁的四表哥日子也不富裕。
  我们分别留下了礼物,没有按照预定的计划住下吃饭。看了表哥们的生活,我充满了自责。我少年的时候,他们那样呵护我、疼爱我,我曾经信誓旦旦地要报答他们,可是,他们这些年一直过着这样贫寒的时候,我不仅仅没有像当年说的那样报答他们,甚至对于他们的生活状况都不了解。
  回到济南的这些天里,当年姨姥姥和表哥们的身影始终在我的眼前晃动,我为自己这些年那些所谓的忙碌和放不下而自责,自责自己就这么轻易地放纵了一个少年的人生诺言。


5——不用开窗,我用心听那雪花飞扬(诗三首)
 欧阳新献

 

要是你不来,今晚将没有月光


要是你不来,今晚将没有月光,这里的草
将不发芽,这里的桃李将不再开花,这里的油菜
花将不再芳香,这里的泥土
都少了些青草的气息,要是你不来,今晚
将没有月光,这里的河流将冰冻无期,这里的阳光
将被阴霾遮住,这里的人们
将没有了唐诗宋词元曲浪漫的思想

 
把云雾放大成水滴,把水滴
放大成小溪,把小溪放大成河流,把河流
放大成汪洋,流水就是快乐的音符,大海
就是鱼儿的天空,我俩
就是那自由的鱼儿,自由享受那快乐的时光

要是你不来,今晚将没有月光,我依然会
把一朵玫瑰放大成爱情,把爱情
放大成天空,我和你
就是那飘过的云朵,自由享受那冬日的暖阳

要是你不来,今晚将没有月光,我
将看不到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今晚
将注定没有歌唱

油菜花开,我们开始迎接暖暖的阳光


冬天已经过去,我们开始迎接暖暖的阳光,鸟儿
开始鸣唱,穿过一路弥漫的花香,痛苦和冷漠
都已过去,孤单和忧郁都已经死亡,漫天的雪花
都化作桃花梨花杏花,油菜花开了,我们
将是哪金黄的花朵,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芬芳

或许,我只是一只从冬天拼杀过来的鸟儿,曾经
面对凛凛冰霜,冰河和雪花,这里永远是
我歌唱的地方,河流在柳笛声中醒来,冬天
已经远去,梦境都异彩纷呈,幻想
都在春天里绽放,我
勾画一道最美的风景。花树人鸟,静动声影,还有
一道云雾里穿射的阳光

堆积执着和坚强,诗歌之塔开始顶天立地,巍然
接近苍穹,太阳月亮和星星在闪烁中读懂春秋,我
曾经一味沉浸在虚幻而真实的光影中遐想,歌声
曾经长出翅膀,理智时时填充我的胸膛

 
不用开窗,我用心听那雪花飞扬


不要拂去陈年的积尘,就让我的呼吸哪怕一分钟的停止,我想
走进这属于自己的领地,泪花和微笑同时绽开,这是
我孤独而又自由的观雪山房,不用开窗,不用探望,我
摊开一摞关于雪花的诗词,我用心听窗外那雪花飞扬

纷纷扬扬的六瓣雪花将是我的灵魂,一半
揉进大地,一半揉进历史,一半
揉进诗词,一半揉进人生,一半
揉进清晰,一半揉进迷茫,唐诗
的风神,已经沉醉在明月里
低头看抬头望都会醉在陈年的酒香,宋词
的灵魂,已经飘落在骨子里,炎黄子孙
一路走来半是豪迈,半是坚强,元曲
的缠绵融汇着粗野,或许雪花
一般定格在美人的红唇,绽放如桃花,冷漠如秋霜

飞鸟的翅膀,在冷冷的夜晚闭合翱翔的思想,而我
是在奔跃中迷失了自己,雪地里
留下带血的脚印两行。而我的思想
在黑与白中间弹跳中停止,雪地里
有两只手举起来遥望

雪一般飘飘,看不到
鸟儿的翅膀,雪一般杳杳,看不到
回家的方向

河南省登封市国土资源局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