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21210  

2012-12-07 21:39:13|  分类: 2012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潍坊市 高密平安庄 莫言旧居大门  书山/摄
刊头题字——管谟欣(高密市疏港物流园区平安庄)

1——编者按

  今天(2012年12月10日),是作家莫言在瑞典领取诺贝尔文学奖的好日子。颁奖典礼的具体时间是16点30分(北京时间是23点30分),地点在斯德哥尔摩音乐厅。在此,我们表示热烈的祝贺!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世人瞩目,国土生辉。他为高密市国土资源局书写的“为民守土,无尚光荣”在他获奖之前已经遍布全市国土资源分局和国土资源所。
  11月11日下午,由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等组织的赠书仪式在高密平安庄莫言旧居的屋后举行。《大地文学》让村民们爱不释手,小学生们更是欢欣鼓舞。来自西班牙的电视记者拍下了这一场景。随后,作家们及潍坊市国土资源局、高密市国土资源局的有关领导等一起参观了莫言旧居,又游览了“孙家口伏击战”发生地的石桥,这是莫言小说《红高粱》故事的发生地之一,也是电影《红高粱》的拍摄地之一。站在古老的石桥上,一种沧桑之感油然而生。
  莫言的二哥管谟欣先生看了我们的国土资源导报,非常欣喜,并应邀写下了“齐鲁风”三字。随后又写了“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在题字的时候,他的嘴里直念叨“土地是个宝啊!”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的张潇丹那天也在场,拍照、解说,随后还写了一篇稿子,说出了她独特的感受。在此一并发表出来,让我们一起感受诺贝尔文学奖魅力的同时,也思索一下什么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2——在高密感受莫言
特约记者 张潇丹

走近莫言旧居

  与凤凰古城的沈从文故居那处处弥漫的湘西特色不同,又不像乌镇的茅盾故居那般独具江南韵味,莫言故居是那样普通又略显破旧。
  我们去的时候,恰逢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等向莫言故居开展赠书活动。那条鲜艳的横幅甚至不敢钉在莫言家摇摇欲坠的房屋后墙上。沿着一条村路,看见几间简陋的小平房围着一圈破损的墙壁,但墙壁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院内和院外的人完全可以无障碍打招呼、握手、递东西。院子的西南角开了一扇木门,虽然木门已经年久失修,但是门前鲜红喜庆的对联,显然是刚贴不久。看新闻已经得知,莫言家种的萝卜、黄豆都已经被先前的游客拔走了,后面的游客只能徒步几百米去村外的大田上自行采摘农民们的高粱、萝卜、黄豆了。果然,一位远道而来的游客在莫言故居内光秃秃、干净净的院子内,向我们展示她好不容易找到并摘到的高粱。
  旧居很简陋,房门开在正中间,房屋的结构为左右对称,似乎在契合着中华民族传统的对称与公平的审美哲学。我稍稍弯腰走过那道低矮的房门,右手边垒着一个普通的土灶台,上面破损的地锅告诉我们,就是厨房。右手边第一个房间是莫言的卧室,听莫言的二哥说,莫言的女儿管笑笑就是在这土炕上呱呱坠地。虽然眼前这平凡的土炕比我们平时想象的小的很多,并且中间常睡得地方已经塌陷,人还是蜂拥至此,疯狂拍照,顾不得在此炕拍过照后都是一身灰土。卧室右边的房间据管二哥说是莫言的书房,这间房算是屋山头了,是个冬冷夏热地方,房间南边可能是莫言写作的场地,而最北边却还叠摞着一推农具,莫言很多早期的作品,竟都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写成的。
  每个房间只有一大一小两扇窗户,大窗户开在南边,小窗户开在北边。仔细看来,糊窗户的报纸上面清晰显示了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标语。现场看来,房间的真实尺寸,似乎比电视、图片上的小很多。听管家人说,就是如此小的房子,最多的时候居然住过十几个人。无法想象,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如此拥挤嘈杂的生活中。莫言,用他的内心,独自构建着一个粗粝、奔放,满是豪气的丰沛世界。
  其实这样普通的房子没什么可看、可拍摄的,但我们走得时候还是遇见了从西班牙远道而来的国家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个子不高穿着雪地靴的男性摄像师,旁边是染着一头栗色头发的美丽翻译。他们的设备比我的要先进很多,但记录都是同一个景象,同样在以仰视的眼光去看待的这苟延残喘支撑自己身体老房子。没有人愿意说出这间房子简陋的实情,角度的不同,审美趋向都大不一样了。
  周围的村民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搬个马扎坐在房前,一边晒太阳,一边观看肤色、发色、语言完全不同的世界各地游人参观膜拜。他们用方言评价每个参观朝圣游人的外貌、习惯。打趣自家的儿子将来娶个媳妇,也要娶一个那样水灵的姑娘,也带着漂亮的红围巾。我们印象中胆小的农村小朋友,也因为见多识广,不惧各式各样的镜头,大大方方的吃着各地游客送给的小零食,穿梭在人群中,挑拣着自己喜欢的游人介绍着:我姓郭,我们村姓郭的多,管家是外迁来的。

到处人杰地灵

  从高密市区到胶河疏港物流园也去过几次。在我心里高密最美小路有两段,一段时双羊镇进镇道路两旁的大杉树,还有一段,就是河崖镇大栏平安庄旁边的小路。
  每次念河崖村时,同事们都会笑我,因为大家都念河页村。河崖大栏这个地名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生产鲜嫩多汁大蜜桃,春天满山遍野开满桃花,胶河清澈的流过河堤杨树,放羊的大叔赶着羊群走过石桥磨盘的地方。
  当时还是初来乍到的新人,完全不知道莫言家的位置。开着面包车呼啸走过莫言村外的小河时,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沿着公路是一排整齐两米高的冬青绿化带,外面就是落叶深深的杨树林,杨树林种在清澈的胶河两旁,一坐小石桥通向一个小村庄。完全不知道莫言故居就在其中,只是感觉这个地方秀气美丽的让我不能自已。这种秀水环抱,绿树石桥的布局是那么写意,一个小村也能够这样的秀美独特。处理完工作后,在我的强烈建议下,硬是停下车,在那片小河畔、小林中用自带的小数码拍了个尽兴。
  那天是早春3月,阳光灿烂,桃树吐出嫩红的桃花花苞,很多农民在地里砍桃树。我跑过去问他们,为什么要砍掉这好好的桃树呢。原是这片桃林距离公路太近了,总有人偷桃子,加上这些树老了,结出的果子变小了又不好卖。我听说桃枝可依辟邪,带来好运,就兴奋的捡拾那些花苞又多又大的残枝。农民大哥看我喜欢,要送我一颗小桃树,说罢就把一颗桃树小苗挖了起来。我忙手忙脚的从执法车上找来一个大塑料带,包住属于我的桃树苗苗,憧憬着在未来的几年后吃上大栏的水蜜桃。当我带着这个桃树苗苗乐不颠的回到车上后,同事还羡慕的问我能否给他也要一棵。那些桃枝被我带回家精心修剪后,插在了新买的花瓶中,几周后,几只粗大的桃枝居然开出了嫩粉的桃花。等花败之后,我学着高密习俗,用红色绳子绑住桃枝挂在门口,期待着来年遇上心中的好少年。

感受高密与莫言

  来到高密工作已经有三个年头,短短三年里,给我带来了巨大收获。不仅仅莫言为我局题写的那句:“为民守土,无尚光荣”,还有工作与生活带给心灵的满足感。
  对年轻人而言,高密确实不大,与一线大城市相比会稍显不足。缺少那么一丝年轻的活力,但是这座城市却以巨大的文化魅力将我吸引。它拥有了大城市先进的技术与生产设备,同时也拥有最古朴的民间艺术形式与朴素的生活方式。最全面的保留了一种原生态的生活体验。在这宽松的文化氛围,使先进的电子技术与原始的牛耕人锄并存,它们和谐相处,没有丝毫冲突。你能感觉到文化断代面,清晰的显示在这座城市中。
  走在大街小巷,最容易看到的竟然是各种音乐、舞蹈、写作培训班广告。虽然并不美观,但足以说明全民对文化的重视程度,和对培养下一代文化素养的渴求。在这样一座重视学习,重视文化的城市中工作,让我也逐渐爱好起文学。在我局人人争相写稿,一本《高密市国土资源管理》成为我局最简易的小型舞台。这本内刊在新闻宣传的同时,也记录了同事们的生活点滴、人生感悟,起到了交流提升的作用。也许,像我们这样能落实到生活中的写作氛围并不多见,但作为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故乡的国土资源工作者而言,拥有隔天独厚的优势无可厚非。
  当我开始热爱文学,便进入一个奇幻的文学世界。工作之余大量的阅读和书写,让我打开了人生另一扇窗,领略了文学界精彩的风景。一天辛苦的忙碌后,回到家中,抱着莫言先生书写于平安庄的短篇、中篇小说。联想到在那样一个四面透风的恶劣环境中,居然诞生了一个如此全面丰富的文学世界,而倾佩不已。莫言就是在这里,把家乡高密好的、坏的、高尚的、猥琐的、想宣传的、想保留的、公开的、隐私的故事,一股脑倾注到自己的作品中。让高密走出了中国,走向了世界。高密是个好地方,它的生活环境,文化氛围给文学奠定了基础。
  在高密的土地上读莫言先生的作品,是一种享受,好似在原产地吃到了熟透的土特产一样。那些对莫言有非议的读者,如果你认认真真读完他所有作品,去过他的故乡高密,你就无法坚持自己当初的想法。领略过高密和莫言之后,渐渐发现高密带给莫言的是一种信仰,一种坚持自我的理念。无论何时何地,都始终热爱自己的故乡,从故乡的生活中汲取向前奋斗的力量。用朴实的语言,还原心中的圣土,并不过多的夸奖赞美。因为它就在那里,不论好坏,都是我心中不也磨灭的力量。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1210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