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20312  

2012-03-13 23:53:35|  分类: 2012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20312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312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312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潍坊青州 范公亭 阿文/摄
刊头题字——吕树建(省国土资源厅办公室)

1——花 事
作者——孙继泉

菊 花

  菊花随着气温的下降徐徐开展。
  菊花不是娇贵的花,不是温室的花。它是属于农家的,属于乡野的。菊花从春天就开始萌芽,经过漫长的夏季,一点点长大。它的样子一点也不特别,梗子是青绿的,叶子有点像艾叶,模样再普通不过。也只有那躬耕的农民才有耐性等到它开花。
  没有几株菊花栽在高雅昂贵的盆子里。养菊花的多是一些破脸盆、旧铁筲、不用的石猪槽、往年的木坯模,有时还用上了一只锈坏了的搪瓷茶缸。还有的干脆就栽在院子的一角。
  那天去十八盘山,天气已经很凉了。在山腰住着的老宋已经将梯田里的地瓜刨完了,地瓜秧堆了两大垛。我们到的时候,暮色降临,老宋正在为我们准备晚饭,一缕炊烟飘荡在院子里。在瓜秧垛旁边,我惊喜地发现一丛金黄的菊花,正大大方方地开着,像一群村姑对着太阳微笑。菊丛下,卧着老宋的狗小黑。我忽然觉得这空旷的大山多了几分明媚和温情。
  以前在乡下,菊常常被当作女孩的名字——秋菊、爱菊、菊妮儿、大菊、二菊、三菊、四菊……我有个同学就叫小菊。
  我和她一块上小学,又一块上初中,初中毕业后她没有读高中,就下学了。我高中毕业的时候,当时农村时兴早婚,尤其女孩子,寻婆家更早。小菊是个有个性的人,她想在村里自己找一个,数来数去,她数到了我。这个想法她跟女伴说了,传到我这里,我当时不想找,就拖着。
  一次在村里看电影,不知怎么我和小菊遇上了。我两个都没有带凳子,就寻了一个土坎儿,正要坐下,小菊说慢,顺手把自己的一双鞋揪下来,自己坐一只,叫我坐一只,说,地下脏。我坐着小菊的一只鞋,小菊就将赤着的脚放在很脏的地上。我们看电影。我们看得很专心,互相没说什么话,直到电影放完,我把鞋还给她,她啪啪,穿上,各自回家。
  后来,小菊到微山湖边她姐姐工作的地方找了个临时工,几年之后就嫁给了当地人。现在,她的孩子也已经十多岁了吧?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孩子取的什么名字。现在的孩子没有用植物当作名字的,总是反反复复地用磊磊姗姗贝贝硕硕一类,俗而又俗。
  正是菊黄时节,睹物思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朴实的小菊。如果见到的话,大概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也许如多年以前看电影一样,只是默默。


腊 梅


  腊梅在我们的印象中是属于冬天的,是风霜和雪花的伴侣。实际上,腊梅冬末才开花,一直开到立春以后,开到正月里。它是从冬季的栅栏里探到春野的一枝花,像一株扎根在国境线上,枝叶中分的树,像连接两个世纪的某一天,像一个一气活过几个朝代的硬朗老人。我家的一棵百年腊梅,从腊月下旬开始著花,春节的时候开得正盛,直到元宵节后,才慢慢凋零。所以在正月里,我们最早看到的花是腊梅,是这个似乎不属于春天的花。腊梅是1999年冬天从孟府移来的,它是一棵百年老树。当时以为移不活了,因为它毕竟有些老迈。但是,第二年春天,它令人惊讶地发出一丛油绿旺壮的绿芽,很快这些嫩芽就抽身而成颀长的枝条。到了秋天,它们就高过窗子了。当年,它没有开花。第二年,它就开了。随后,越开越多。我觉得一个有腊梅树的院落特别适宜老人居住。76岁的父亲和71岁的母亲不声不响地住在这里,安度晚年,我们心里也格外踏实。这几年,父亲默默地在腊梅树下整理家谱,旁边放着他的红陶茶壶,写一会儿,他就将冷在地上的浓茶一咕噜喝下去,再轻声地倒上一杯。腊梅、老人、家谱,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幅画和一场梦。


水 仙


  水仙从小寒开始开,能开过立春。但水仙不是迎春。水仙是水仙,迎春是迎春。
  水仙花很香。香得有些妖娆。在天寒地冻的季节里,室内飘出这样的气味,怎不让人心头颤栗。
  不仅花香,它的叶子也很醒目,浓绿浓绿,青翠挺拔,昭示着生命力的强旺。
  还有它洁白的圆茎和四散的根须。一棵树、一根草、一株庄稼,我们看到的只是它们地上的形状,而无法察知它地下的根系。惟有水仙,一无遮掩地呈示给我们,像少女大胆地裸露出自己的胴体。水仙没有秘密。水仙的根稍有一点黑,极淡,像小学生用铅笔轻轻地在白纸上触了一个点儿。这一点黑引领着柔长的白伸向远处,从那儿汲取它所需的营养,像一只四蹄动物的软蹄踏在地上,脏兮兮的地把它干净的蹄子染黑了。
  朋友家的两个儿子,是双胞胎,生在去年水仙花开的季节。当时他托我给孩子起名,朋友姓王,妻子姓廉。好大一阵儿我都没有想出更好的名字。后来,朋友告诉我,名字起了,你看好不好,老大叫王廉政,老二叫王廉洁。我拍掌叫好。他们夫妻二人都没有正式工作,男的开三轮,女的卖盒饭,他们却能给儿子取这样的名字,欣赏之余,叫我有些惊讶。
  他们不一定联想过水仙。
  我想,在这个腐败现象极难根除,官员劣迹欲盖弥彰的时代里,的确该设立一个“水仙奖”,奖励那些两袖清风,廉洁奉公的人民公仆。
  (邹城市文联)

2——姥姥的“暖被窝”
作者——赵丛丛

  每到冬天的日子,夜里躺下便想起了姥姥。姥姥那暖暖的热被窝时常让我怀念不已。每每想起,心底便会涌起阵阵暖意。
  我是姥姥带大的,从小就跟姥姥睡。那时我总是自顾自地将冰凉的脚丫蹬到姥姥身上,姥姥不仅不推开反却拥我更紧,摸摸我身上哪里凉就贴上来。姥姥身上总是热乎乎的,一会儿我身上的凉意便渐渐褪去,暖烘烘地睡着了。到现在我都在想,是不是从小让姥姥暖被窝惯了,以至于长大后总也暖不过被窝来,有了依赖暖水袋的恶习?一到冬天就必定要抱着暖水袋才能睡的舒服,碰上出门没有热水袋时就睡不安稳,总觉得被窝凉凉的漏风。
  如今,姥姥已经八十六岁高龄,已经参加工作的我到了该尽孝也可以尽孝的时候了,但我却不能承欢膝下,照顾起居,只能隔几个周末去看望一下。然而,每次看望都让我唏嘘不已。
  记得有一次去探望姥姥,恰巧她病了,情绪有些低落,见到我忍不住泪眼婆娑,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我十分愧疚心疼不已,临走时姥姥说:“丛丛,一定要常来看我,姥姥我是看一回少一回了!”我泪如雨下,暗自发誓等发了工资一定买好多“好吃的”孝敬姥姥。
  我始终忘不了小时候去姥姥家,每次姥姥都会给我和弟弟留着好吃的,惹得那么多表姊妹们都嫉妒我和弟弟。大概是因为我跟弟弟都是她从小看大的缘故,姥姥总是最疼爱我俩。现在,我有钱买“好吃的”了,但是姥姥却老了。很多我认为的“好吃的”她已经咬不动或者不能吃了。以前每次去外地我总记得给姥姥带当地的特产,特意挑些软和好咬的糕点,回家后便迫不及待满心欢喜地给她送去,跟她说这是哪儿哪儿的特产。可我只顾着显摆买来的“好吃的”,却忽略了她期待的眼神。当我下次再去的时候发现我特地买的“好吃的”与别人送去的都堆在一起,我才恍然大悟,姥姥老了,她再也不能给我“暖被窝”了,也分不清哪个是她最疼爱的外孙女买给她的“好吃的”了,哪个是哪里的特产了。或许现在买再多“好吃的”也不如留在她身边多陪一会,哪怕只是说说话,梳梳头,甚或就那么静静地陪她坐着看着……
  对于姥姥的老去我始终无法释怀,在我脑海里总还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那么干净、利索,那么慈祥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们。随着我们羽翼的丰满,身边的亲人也渐渐老去,我们在自由翱翔之余是不是应该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家人,让他(她)们幸福快乐?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3——我对土地诗的创作认识
作者——杨玉贵

  土地是人类社会生产生活活动作用于空间的某些结果所组成的自然—经济综合体。在我国,为了土地的资源属性和资产属性得到有效的保护,国家成立了国土资源部。于是,也有了我们这些国土兵。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土地的养育功能、承载功能、仓储功能、景观功能。
  也许是我出身在农村,从小就在土地上随庄稼而起舞、随野花而陶醉、随雨滴而聆听,土地给了我心灵间的慰籍和感悟,虽不象诗坛前辈艾青那样:“为什么我眼里常含热泪,是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但土地上的每一株小草、每一个记忆、每一滴水珠、每一片庄稼都让我涌动。俄国作家契诃夫说过:“大狗叫,小狗叫,不要因为大狗叫,小狗就不叫了”,今天,我又成为土地的守护者,土地上动态巡查的脚步,就是写给土地的一首首情诗。今天的土地,有欢乐、也有沉重。土地上的景物、乡村里的疼痛,总是让我梦魂牵绕。为了把爱溶入实际工作中,我尝试用文字以诗的形式来延续,这就是我的土地诗。

我对土地诗的体悟

  什么叫土地诗?我的认识是:土地诗是乡土诗的延伸,土地诗是国土人写出的行业诗、是热爱土地的人写出的事关土地的一切有关的诗,或站在土地的角度用心灵的语言表达体悟后的当代思维的诗。
  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说过:作家写作需要三个条件:经验、观察、想象。我认为还要再加一个条件:就是积累,一种对生活的独特的积累,这种积累包括自身的文学素养和自身的艺术造旨。诗歌写作尤其如此。有人说诗歌是情感的音乐,心灵的舞蹈,读诗就是沟通情感,写诗就是重塑情感,而热爱诗歌就等于热爱生命。对土地诗来说:我认为只有热爱土地,走近土地、了解土地,从而才有创作的源泉。因为一切的文学都始于土地。心中有诗便是诗,我个人认为一首好诗的创作是生活、经历、观察、反映、记录、提炼的结果。
当今时代,是个浮躁的时代。有人说写诗的比读诗的多,对此我比较茫然。我是一名国土资源管理者,土地养育了我,也养育了我的文字。如何写土地诗,如何写好土地诗,我认为说到底还是要抑制单向自我的抒情姿势,忠实于现实生活的复杂性、矛盾性和可变性,在诗中自觉地涉入追问、沉思等一些类因素。以我的理解,诗歌可以分为情感和经验写作,古人抒兴遣怀多,而“思考”不足。现在我们大多数(当然也包括我)诗歌写作者也常常面临这样的问题,沉溺于个人情感,对外部世界关注不够,写出的作品没有什么生命力,让人有种读过了就读过了的感觉。
  创作土地诗,首先要把自己的创作热情与土地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心中就要装着土地上的人和事,再把土地上的人和事用经验与体悟的诗意来表达。否则,不可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不同的生活体验给人以不同的生活感受,升华到文学作品就是不同的内容和精神。只要我们站在一个独特的角度去挖掘和提炼,所创作的作品我想一定会独具特色。
  “体悟”永远是创作之魂,但作为语言中的语言艺术,新形势下的土地诗面临的挑战还很多,比如语言的难度、精神的高度、诗意的深度等等。都有要我们去探索、去开拓。我是一名国土兵,是立足大地食人间烟火的国土兵,我写的土地诗同样也在立足大地食人间烟火。工作中多体悟土地上最真实的情感、体悟土地上最实在的凡人万象、山水景物,诚挚地写出自己的所见所思。

系统内朋友的评品

  我的《脚步,是写给土地的情诗》,是我在国土资源管理工作岗位上写的行业诗。即是我对自己的工作体悟。
  河北国土系统内的一位作家读过这组土地诗后写出了这样的诗评:
  《土地,沉重的诗歌》——读《脚步,是写给土地的情诗(组诗)》
  热爱土地的人越来越少了,热爱土地的诗人越来越少了。
  “这个叫耕地的女人”,其实早就离开耕地去城里坐台了。耕地上,留下的只有一串串有气无力的口号。
  “我们这些在18亿红线上行走的人”,虽然不乏 “充满激情的国土卫士”,虽然“没有时间认真地对自己哭泣一次”,但沉重的现实,总是让我们感到太多的无奈……
  不真正了解乡村的人,不真正理解土地的人,是写不出真情实感文字的,即使用尽华丽的辞藻,勾画出一幅美妙的乡村图,也是“伪乡村情结”,“伪乡村文学”。
其实,乡村真的很沉重,土地真的很沉重,而做为从事基层土地管理的守护者,“也许是心情沉重/我们的双腿灌满了铅/眼眶里的泪水/总在涌动着窝囊”,这应该是最真实的写照。
  想想看,如今的农村在田地里劳作的是都是些什么人?大片大片的良田被无情的侵占,谁又是主要违法者?在执法与违法的较量中,“我们必须排除腿内所有的铅/因为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网上认识诗人杨玉贵,有两年多时间了。他的诗一直深深根植在土地上,是典型的乡村派诗人。无情无诗,大情大诗。杨玉贵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不同于时下某些喜欢“手淫”的诗人死去活来、恩怨不清的自我呻吟,不同于某些“狂躁”的诗人指天骂地、疯狂的像发情的狗一样喜欢裸奔,不同于某些喜欢虚情假意的诗人整天把诗歌当标语书写。杨玉贵的情是对土地真正的热爱,这种热爱发自肺腑,没有一丝做作的痕迹。
  “一扇窗户总是朝外开着\一盏灯永远在心坎亮着\在无数理解和满足回归之后\ 有一支笔开始失眠了”
  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也是一个虚伪的时代。在急功近利的呐喊声中,一个个官员升迁了,一个个官员倒下了;一片片耕地消失了,一座座工厂起来了。做为一名基层国土资源管理工作者,诗人的眼里看到的是“不计后果的文明/在这个女人的胴体上/留下了疮痍/血脉中不停地喧嚣着/苦难和忧伤”。
  虽然话题很沉重,诗歌很沉重,心情很沉重,但诗人并没有失望和沉沦。他和他的同事们,“全不顾身后涌来云耳旁呼啸风 /把时间铸就成一块块基本农田保护牌/牢固地竖在通往粮食的路上”。

土地诗的魅力所在

  其实,我的诗永远没有他们说得那样好,但我用真情去对土地体悟,而且永远这样走下去。都说文字是个人生活、内心情感的反映,只有真实去体悟才能传承土地文化血脉,守护乡村心底泥味。体悟让生活在乡村的我,觅到更加深邃的创作源泉,我愿永远坚守脚下的土地,力争写出更为动人的土地诗歌。
  在诗的国度,我看到土地诗的汗水在土地里流淌,细小的盐分把一颗颗埋在土地里的种子拥抱;在田埂间,我听到种子欢快的呼吸声,看见土地诗一起一伏散发出黝黑色光泽的心胸。在诗的国度,土地诗也许还是个不谙世事、懵懵懂懂的孩子,用真情实感,一次次记录着对生养我们的土地的感激之情与歉意。土地诗就像土地上微弱的静止的那滴露珠,不像我们的父辈脊背上的汗珠滴入土地,能随意停留在土地某个部位上温润泥土,土地诗用自己的方式,让汗水浸入泥土。乡村的蟋蟀、蚱蜢总是把回味绊倒在童年的时代。泥土之于土地诗来说,脚步下永远带着韧性的骨肉,里面蕴藏着大地的深情。因此,我作为一个国土人有责任在土地上不停地弯曲自己,给土地无限的虔诚和钟爱,让自己更贴近父辈,贴近土地。我坚信:土地诗永远是国土资源人在动态巡查、巡回监察时滚落的汗珠,一定有着玉米喜欢的姿态,一定有着小麦扬花的芳香。天空、大地、庄稼、土地上耕作的人们给予我们无限的意象,我的诗,和庄稼一起幻想爱情的秘密、阳光的灿烂、泥土的芬芳。像庄稼一样吸附着土地的箴言,让自己骨骼坚实地在土地上行走。
  帷幕已经开启,请随我和我的土地诗一起开始一场乡村土地的旅程吧!
 (江苏省兴化市大垛国土资源所)

4——惜别雪湖
□孟庆柱

  壬辰岁初,吾离之返城,良多感慨,万千思绪,积之累之,撰拙诗为记。

 匆匆的我走了
 正如我匆匆的来
 我缓缓的回首
 作别身后迤逦的山峰

 那静默的群山
 尚在皑皑的白雪中沉睡
 听不到一丝风响
 我却舍不得低低道一声
 别了,我的梦

 不知山上的矮松
 有没有在那场大火后苏醒
 不知山下的大地
 是否隐隐感到曾经的疼痛
 可如今我要走了
 多么不情愿说一句珍重

 山上的松柏还在沉睡
 河畔的柳枝尚未返青
 湖面的水波还没有平静
 离别就在转身的刹那
 任凭再华丽的语言都无力铺陈
 瞬间苍白而凝重
 我愿是湖里一条小鱼
 永远在你的柔波里游动

 渐行渐远
 淡出视野的是沿途的风景
 镌刻心中的是执着的梦
 纵歌纵泪
 可我不能放歌
 我只有沉默
 沉默是别离时
 最断肠的歌

 我多想
 再去观赏空中银鹰骄傲地飞过
 我多想
 再去房干大峡谷流连繁花绽放
 我还想
 再去看看田间耕作农忙
 我更想
 雪湖的周围山更绿
 湖中的涟漪更碧青
 雪湖人的生活更美好

 默默的我走了
 我再一次回首
 想带走所有的梦想
 或许有一天
 我还会轻轻地再来
 那时我定会
 亲吻每一片新绿
 拥抱每一缕春风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

5——点点滴滴
(6首)
□ 鲁北

 

生 活


天上飘落一片片六角的晶莹
飘下一个凝固了的寒冬
生活扬起红色的帆
于是,大地开始做绿色的梦


周 末


周末很不安分
总探出头来
向窗外眺望


黑 夜


黑夜是一条深沟
很多人走过去
很多人陷下去......


某月某日


当你把门锁上的时候
才发现钥匙丢在了屋里



你能挡住风
你能挡住雨
你能挡住
季节的变幻么


扬 场


把你交给天空
任风去风言风语
给你一次自由
看你才看得清楚
利津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