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20816  

2012-08-20 10:10:45|  分类: 2012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临沂市兰山区闵家寨(闵子骞故里)笃圣殿 阿文/摄
刊头题字——李炳峰(济南市园林局)


 1——秋柳含烟
作者——鲁先圣

广州的朋友来济南游览,朋友是南国著名的诗人,我自然推荐朋友去趵突泉边造访李清照,去大明湖边拜谒辛弃疾。大约是为了显示济南文气的厚重底蕴吧,我没有先告诉朋友大明湖边还有一个重要的文人王士祯。因为在我看来,王士祯的名气没有前两位大,但是,他给济南留下的故事却比李辛两位曼妙,甚至,他的故事更衬托出大明湖的诗意和浪漫。
  建造在趵突泉公园内的李清照纪念馆,果然没有让广州的朋友触景生情,关于李清照的故事大家知道的太多了,他甚至对于李清照晚年时候在南方的凄凉境遇都如数家珍。
  到了大明湖看辛弃疾,我们在为这个爱国诗人感佩了一番之后,朋友问我:济南还有另外更重要的文化人吗?
  我微笑着看朋友。我知道,不要说是一个著名的诗人,就是一个普通的游客,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一定有这样的发问,没有人会问这个地方最高的大楼,或者问谁在这个地方做过最高的官员。比如,去湖南的凤凰,十之八九是奔着沈从文去的,人们不是为了去看湘西的吊脚楼,而是去感受当年沈从文先生描写的吊脚楼里面的浪漫故事。去浙江的绍兴,大多是奔着鲁迅先生去的。而山东的小城曲阜就更有代表性了,所有的人都是奔着孔子去的。全世界不同肤色的人们不远万里来到小城,绝对不是来观赏这里的建筑,而是来感受一代文化巨匠的气息。
  这个时候,我有些得意有些狡黠地微笑着引领朋友来到了距离辛弃疾纪念馆不远的一个所在,隐藏在大明湖东南岸怪石烟柳之中的“求柳含烟”石刻前。诗人朋友万分惊诧地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有一个这样诗意的名字?
  我不语,引领着朋友继续前行,没有几步路,烟柳丛中,一座古色古香的院子就出现在眼前了。院子的牌匾上镌刻着苍劲有力的秋柳园三字。
  显然,朋友没有听说过秋柳园。他十分愕然,大明湖居然有这样一个所在。
  我的关子终于露面,我禁不住向朋友介绍这里的主人。秋柳园是为了纪念一个伟大的诗人王士祯而建。王士祯是清初的杰出诗人。他博学好古,能鉴别书、画、鼎彝之属,精金石篆刻,诗为一代宗匠,与朱彝尊并称。康熙时继钱谦益而主盟诗坛。他从政之余勤于笔耕,一生著述共计36种560多卷,被时人誉为一代诗宗、文坛领袖,是我国文学史上著名的诗人、文学家。王士祯23岁游历济南,邀请在济南的文坛名士,集会于大明湖水面亭上,即景赋秋柳诗四首,此诗传开,大江南北一时和作者甚多,当时被文坛称为秋柳诗社,从此闻名天下。后人将大明湖东南岸一小巷名秋柳园,指为王士祯咏秋柳处。
  在大明湖岸边的烟柳深处,在秋柳园内的回廊房舍之内,我们想象着当年一帮文朋诗友在此喝酒饮茶、赋诗颂词的情景,也不禁诗兴大发,飘然欲仙。
  朋友从广州来济南几天,我带朋友又去了几处景点,但是朋友印象最深的是秋柳园。朋友说,真没有想到在济南的大明湖岸边隐藏着这样一个重要的文化景观,真是来济南的最大收获。因为对于辛弃疾和李清照早已经熟悉,而王士祯和他的秋柳诗社过去则一无所知。
  我也是深有同感。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在去之前,一定先搞清那里有哪些文化人留下过足迹?那里是那个文化人的故乡。因为,对于一个地方来说,大楼,街道,公园,博物馆等等都基本是一样的。而且,那些建筑,不要说千年,又有哪一个可以存在百年之久呢?百年之后,所有的建筑都不复存在,但是,文化人在那里留下的诗词歌赋,留下的曼妙故事,留下的文化气息,却源远流长,亘古而弥新。
  因此,对于一个地方来说,尤其是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发现、珍藏、保护文化的遗迹就不仅仅是一种胸怀,更是一种远见。
  

2——蝉歌嘹亮
作者——吴春梅

  娇阳似火,滚烫而浓烈。暑气牵着夏荫丰腴的衣角,随风袅袅婷婷。树林荫翳,青叶翠蔓缠绕,光影闪烁其上,远远望去,似有无数金色精灵跳跃舞蹈。
  晴烟冉冉,风移叶荫动。蝉鸣乍起,流响出疏桐,万籁若收声,惟余蝉歌缭绕,声振林樾,抑扬顿挫,不绝于耳。
从来没有一种生物,能似蝉这般,生命不息,歌吟不止。也没有哪一种虫灵,声动震天,歌鸣轰地,惊退万虫争战气。
  家乡的夏天,烈日炎炎,雨水却丰沛。雷雨来的急切,去的也匆忙,翻云覆雨手,大抵是这样的吧。阳光雨露,催促着小城的植被疯长,垂柳绿云缭绕,法桐越发的肥硕,连水中的田田荷叶也丰盈了许多。秀木佳荫,百草丰茂,郁郁葱葱,也就多了些许因时因景而生的虫灵。
  不过,属于夏日的昆虫,似乎大都怕热,酷热时多潜伏,只在暑气减弱时才冒泡。譬如青蛙,隐蔽于清凉的水底,倘有雨声响起,才会在池塘的草丛里,“喂哇—喂哇—”地合奏一曲“空山新雨”。水草茂盛的沂河水面上,确也常见蜻蜓成群结队,上下翻飞,偶尔点水理妆,波光里的艳影,总会惊的看表演的鱼儿狼狈逃窜。就连鸟儿,也会寻觅高大的碧树,藏于繁茂的绿叶间,减了“啾啾”。唯有这蝉鸣,既不循环,也不枯燥,天气愈热愈张扬,暑气越浓越高亢。
  蝉之幼虫,于暗无天日的地下,依靠树根汁液的滋养,经历数年的时光,凤凰涅磐般忍受四次裂变的疼痛,只为了在第五次蜕变的时刻,金蝉脱壳,羽化成灵,生一双飞翔的羽翼,飞到她的身旁,把黑暗里发酵成陈年佳酿的心音,畅快淋漓地唱给意中人听。
  独步天下的蝉歌,是黑暗里开出的玫瑰,表达的是爱如潮水的火辣激情,是一曲情的乐章,是一首爱的战歌。这未加雕琢的原生态歌吟,单调的节凑里融合着柔婉,率性的音调里浸染着情愫,是喧嚣尘世里的一溪清流,前尘隔海,青苔印痕。
  蝉歌声声。“知了—知了—”一声声妙音如珠,绵延成缱绻的情诗。“知了—知了—”一句句钻进心海,绽开灿烂的桃花,朵朵都是“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期盼。
  蝉歌亦是“禅歌”,唱的是生的感慨,情的了悟。“知了—知了—”,绮年旧梦里“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的天涯望断;“知了—知了—”,寻寻觅觅中“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殷切渴盼;“知了—知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极而泣;“知了—知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心满意足。
  这痴情的虫灵,一曲缠绵的爱歌,将刻骨的透明情思,流淌成了石上的清泉,涓涓潺潺,无遮无掩,回环婉转。从矮小的灌木,唱到高大的树梢,从清凉的河岸唱到宽阔的街道,从炊烟袅袅的乡村唱到车水马龙的闹市。在晨曦里、烈日下、夕阳中,甚至于夜半清风,或自吟自鸣,或一呼百应,或清音嘹亮,或呕哑啁哳,一曲三叹,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唱得天地万物失音,惟余此歌。
  若我为蝉,也会在树香沁鼻,润碧苍翠的夏荫里歌唱。不唱“为爱痴狂”,不唱“你是风儿我是沙”,亦不唱“最浪漫的事”,只一曲“感恩的心”足已。“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谢红尘里转弯,你是我最美丽的遇见。亲爱的,你听到我的爱歌了吗?
   (沂源县国土资源局)

3——济南,泊在泉上
作者——王吉峰

  济南是一条船,静静地泊在泉上。
  它不是江南水乡的乌篷船,那单薄的船舱怎能承载起厚重的历史?也不是北京颐和园里那样的石船,没有生气的石舫如何赋予老城以活力?更不是古运河上的漕运船,仅靠单调的使命哪来长久的生命力?它只能是画舫。几千年的文明浸润了它,使它既有礼仪之邦的古韵遗风,又有黄河之滨的热情奔放,更有春风秋月不惊涛的典雅大气。
  “一城山色半城湖”,是船的港湾。泉水汩汩,喷涌了多少冬夏,汇聚涓涓细流成湖;历山绵绵,守护了无数春秋,拥抱甜甜幸福入梦。湖,是无瑕的明镜;山,是丹青的高手。湖水为它梳洗,群山把它装扮,春抹淡绿,夏施粉黛,秋着红妆,冬饰霜白,是清澈的湖、妙手的山赋予它美丽的容颜。
  这样的青山碧水,江北唯独济南,胜过水乡江南。江南是摇橹的乌篷船,空气中弥漫着充满淡淡忧愁的抒情诗,尽是云、雾、撑着的油纸伞,不见热烈与豪放。而济南则是金瓦的古画舫,长空里碰撞出雄厚瑰美的长短句,独有山、泉、鸢飞鱼跃的大明湖,热情激烈又不失细腻柔媚。自然与文化在这里交融积淀,造就了济南这座历史文化名城。
  在“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的济南,诞生了两面中国文学史上的伟大风帆:一面是兵戈铁马、从戎一生的辛弃疾,凭一腔忠愤发而为词,使“稼轩体”独领豪放派风骚;另一面是巾帼淑贤、身世浮沉的李清照,用“寻常语度八音律”,以“易安体”成就婉约派词宗。由此,诞生了宋词的两座巅峰。
  泉的纯净与灵性,引了众多船客前来吟诗作画。李白、杜甫、苏轼、曾巩、赵孟頫、李攀龙……文人墨客纷至沓来,就连康熙、乾隆皇帝也不例外。他们陶醉于济南的大美,把酒临风,挥毫泼墨,留下万古杰作。双御石碑前,趵突三窦美,盛世涌激湍,临泉听水声,喷珠水澜翻;鹊华秋色里,平地涌玉壶,泉上濯尘土,荡舟大明湖,船行华山下。济南是诗里歌不尽、画里摹不完的大气古远的城。
  无数个城像旧船一样沉没在历史的长河里。而济南不同,城郊橛山上的石桩栓着它,七十二泉眼的基桩固着它,甘甜清洌的泉水润着它,虽历经风雨动荡,却飘不走、沉不没,并且日趋焕发出生机与活力。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发生着百年巨变。是的,只因了泉的灵性,才有了船的生气,才有了城的活力,也才有了天下泉城!
  泉脉悠悠,载着济南多少春秋?
   (济南市园林局)

4——七律三首
□ 郭伟

青岛游赋


夏驰青岛慕东游,恰遇达维浪不休。
雨打高桥携海啸,车惊飓暴卷云飕。
栈桥没影人无憾,泽国观潮景已留。
半夜身疲沉梦里,漫翔天海一飞鸥。
注:1、达维,指今年的第十号台风2、高桥,指胶州湾跨海大桥。


日照游赋
又游日照醉新城,山海连天碧色倾。
拾贝看潮闲踏浪,食鲜听海漫歌晴。
桃花岛上晨光起,彩石滩中月影行。
最爱海风吹拂面,打渔船里钓天明。


沂水地下峡谷游赋
哪里洞漂属一流?龙岗山下暗河游。
轮飞三里寻风意,洞泻九波觅碧幽。
如画迷宫深万丈,多姿彩石醉千秋。
惊行地谷神工叹,何斧何人把洞修?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长清分局

5——冰晶的心
□ 刘文鹏


是你前世登临雪峰时
滑落的一滴清泪
在山的极顶
化作一粒圣洁剔透的冰晶

山风凛冽
寒星寂寂
一天一天
一年一年
我静静地凝望
期待你身影的出现

当你捧起一捧冰晶欣喜地审视
我慌乱地躲藏
我和我的心
静静地融化在你的掌心
我不会让你看到我的落寞和狂喜

千年的期盼啊
只为了今世这一次重逢
尽管我知道
重逢之后
世间将不再有我
  莱芜市国土资源局

 6—— 首届“扶桑之约”名家书画邀请展在济南举行

本报)讯  8月11日,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首届“扶桑之约”名家书画邀请展在济南趵突泉公园举行。本次展览由山东省政协联合日报社、日本野外民族博物馆、山东省将军书画院、济南园林文联、爱知县日本中国友好协会、日中国交正常化四十周年中国文化祭实行委员会共同主办。
  展览共征集到书画作品近百幅,作品既很好地继承传统,又包含时代元素,书画同辉、相映成趣,展示了高超的艺术水平。展览至8月18日结束,之后赴日本参加9月15日至11月25日在日本爱知县举办的为期近三个月的“中国文化节”。(峻岭)

7——《乡愁的河流》结集出版

  本报讯 日前,由杨印彬、杨印武、杨印贵撰写的诗歌散文集《乡愁的河流》由中国文化出版社结集出版,该书筛选了作者20年来的近240首近15万字的作品。
  作者为一奶同胞的三兄弟。出生在郯城农村。分别毕业于枣庄师专或临沂师专。他们在紧张的工作之余笔耕不辍。其作品形式不拘一格,既有现代诗,也有古体诗;内容清新,既有对故乡的思念,有对父母的挚爱,也有对人生的感思。其中,杨印彬在枣庄市国土资源局山亭分局工作,是本报优秀通讯员。齐鲁风副刊曾多次发表其作品。《乡愁的河流》一书以“黄土地上的诗行”为题,发表了杨印彬的部分诗歌散文。(书山)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7——放歌安丘 国土精彩
任成 周建贞  文/摄

8月2日晚,安丘市国土资源局组织“放歌安丘”广场文化活动专场文艺演出.90分钟的时间里,全局广大干部职工及职工家属纷纷登台,用大合唱、歌舞、快板、双簧等艺术形式,抒发对国土资源事业的热爱,体现了文明国土、地利人和的良好精神风貌。图为演出选粹。
  女声独唱《五星红旗》
  快板书《歌颂新农村》
  双簧表演《如此双簧》
  男生独唱《共青团之歌》
  曲终人不散。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81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