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20924  

2012-09-23 20:51:29|  分类: 2012年齐鲁风见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济宁泗水圣源湖大桥 峻岭/摄
刊头题字——李强(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1——书橱旁的呓语
作者——谭晓

 

新书与旧书


  再怎么新的书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旧,再多么旧的书也有过光鲜清香的时候。
  新书也好,旧书也罢,其价值并不在于新与旧,只是现如今对于我等工薪阶层似乎更喜欢旧书。当然里面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得看作者,名家自然无论新旧;得看是什么方面的书籍,如科技类的当然是越新越好,而文史类的似乎还是旧一些较为好。
  价格是一个方面。如今的市面上一本新书动辄三五十元,低的也得十九元、二十九元(不知为什么不直接定为整数价),高的便没有谱了。对于工薪阶层,如果喜欢看点书,且一见好一点的书便不计口袋盈余,一月下来,这便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了。
  而较之于“高贵”新书的旧书,一般是版次较早和出版日期较早的二手书,价格往往在三五元,成套的顶多也就十几元、二十元,一个月买上几套也还能承受。但这却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价值方面。尽管现在的书装潢十分精美,排版十分精密,纸质也十分地考究,但其价值,却实在不敢苟同。虽然前有名家作序若干,后有编委一大长串,主编也若干,副主编也一大排,末尾还有美术、摄影、电脑照排(就差灯光、服装、动漫特技了),但这恰如一个早产儿,偏偏又难产,围着的医生护士越多,证明其发育越不良,看似娇贵,其实却很脆弱,日后想受人亲昵,好像比较难!也难怪,如今出书的速度,应该用光速来计量,真不知一天有多少浓装艳抹的书等着入市上架,也不知有多少还没来得及让人打眼望上一望就塞入包装箱打入了冷宫,或是直接回炉打成纸浆等待又一次廉价的涅槃!三两天就出一本书,文字赶不上图片占的地幅大,几百页的书快翻完了,还弄不清作者在云山雾罩的呢喃什么,这等书还是不买不看为好,免得堵心!


吴教授的面子


  吴教授是理工大学的教授,教法律的。
  因为都喜欢每个周末到旧书摊上淘书,所以自然而然地便成了旧书摊上的淘友,算起来也有些日子了。
  因了儿时那段记忆,先前都喜欢淘连环画,32开,俗称小人书。后来淘这类书的人多了,价格也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支付水准,所以改淘大书,16开,线订的尤佳。所不同的是他喜欢淘文革期间、带有革命激情之类的书籍;而我则以上世纪80年代前后出版的文史类为主,兼收并蓄,凡是入眼的便收入袋中。
  因为这个缘故,每周淘书之余都要胡侃一些与淘书有关或无关的闲话。
  他常感叹时风日下,喟言现在做知识分子、教书匠没什么地位,发一些今不如昔的感喟。
  而我则羡慕他闲云野鹤,校园生活教书育人之后那份恬静和闲散。
  前日在书摊上逡巡了几个来回,没寻见什么特别值得收购的书籍,但又不想空手而归,从来就是“贼不走空趟”,于是便把目光聚在了一本记述秦始皇兵马俑挖掘过程、书名为《苏醒》的画册,和一本介绍象棋布局的《象棋谱》上。
  摊主是个新书贩,但却很会做生意,一看我空着手,便有意把价叫到15元,且好说歹说就是不肯让价。
  按理,一本以图为主的新书,和一本品相七成的薄册子值不上这个价。物价上涨再离谱,15元的书款还不至于付不起,只是淘书者的怪癖仿佛对方不落落价这书就淘得不值。正在“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猜疑之即,见吴教授朝这边渡过来,于是连忙招呼他过来掌眼说相。
  到底是教法律的大学教授,只不过两个回合,那书贩便松口笑道,看在吴教授的面子上,让你两元,两本书一共十三元。
  于是立马交钱收书,临别,没忘记调侃吴教授两句,老吴,谁说教书匠不受尊重,您的面子值二元钱呢,比俺强啊~!
   呵呵~!
   (淄博市国土资源局)

2——母亲养鸡
作者——韩皓宇

  5月初,母亲不知哪儿来的动力,竟然在早市上买了六只小鸡回家。小鸡毛茸茸的,时不时地探出小脑袋好奇的观望着这个世界,甚是可爱。因为住的是楼房,房子又小,没有庭院,母亲只能把它们养在阳台上,还精心准备了一只大纸箱,铺上了旧毛巾,精心的为它们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小窝。
  起初,小鸡们白天就在纸箱里晒太阳,晚上蜷缩在一起取暖睡觉。随着一天天长大,它们吃饱后,总是尝试着往纸箱外面飞,直到有一天真的能飞出纸箱,这时就有些难管了。操心的事一件件接踵而来。每每下班回到家,看到阳台上满是鸡屎,我和父亲就埋怨母亲养这么多小鸡,母亲带着一脸的愧疚,像小孩子做错了事一样,躲着我们的目光,赶紧一边打扫一边解释。
  姥姥上了年纪,身体不是很好,需要母亲每天去家里做饭照顾。每次母亲从姥姥家回来,第一件事就是“饽饽饽”地唤小鸡,小鸡就会屁颠颠地围拢在母亲新拌的含有青菜、小米、面包虫的食盆子前,头也不抬地吧嗒吧嗒啄食。小鸡“唧唧”的叫声在母亲耳里是最动听的音乐,好像这帮小鸡是她的孩子。
  母亲养鸡很细心,鸡粪稍微稀一点,就买来消炎药,拌在鸡食里。晚上听见小鸡稍微有点动静,就赶紧起床查看。在母亲的精心看护下,六只小鸡都撒着欢地疯长,几个月的时间,都长到了三斤多重。特别是母鸡,胖得拖着大屁股,走路时,一摆一摆地。随着小鸡们渐渐长大,家里的阳台上那点小空间,已经容纳不下它们活动,母亲便又突发奇想从收废品那儿淘来鸡笼子,将六只鸡圈养在了楼下小屋墙边。
  早晨起来,母亲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鸡笼。一只只活蹦乱跳的鸡从鸡窝里撒着欢儿涌出来,母亲看着鸡们互相追逐抢食打闹,心中充满了喜悦,觉得日子过的甜甜蜜蜜。有时六只鸡在楼门前的空地上里竞相追逐,像极了一幅幅国画。
  母亲身体不好,膝盖和腰的疼痛,常常折磨着她的睡眠和身心,年龄不饶人。我和父亲曾多次劝说母亲,不让她养鸡,免得劳心费神。母亲虽然嘴上答应,可过一会儿又忘了,我们拗不过,只得由她。
  后来,我慢慢喜欢上了这些鸡,因为我是看着它们被母亲从小一点点喂大的,我下班回家还会时不时的到小屋门口看看这些茁壮成长的鸡,问问母亲这些鸡的情况,母亲好像找到了久违的成就感,叽里呱啦的跟我说起她养的鸡,脸上的笑容在皱纹间绽放开来。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和有些斑白的乱发,我的心里隐隐作痛……
  母亲说:“我看北京卫视的养生堂,人家专家说喝母鸡汤能预防感冒。我想着你从小身体弱,总爱感冒,买市场上的鸡都添加饲料和激素,不安全,所以我才想养几只,给你熬汤喝,这样你就不会再感冒了。”听了母亲的话,我心里暖暖的,想流泪。其实,母亲从来不想想,对我来说,她的身体也是同样的重要。
  虽然母亲在生活中是个爱唠叨的人,常常为一些芝麻粒大的小事而喋喋不休,但母亲却用她自己的行动阐释着她对我、对这个家的爱。
  (潍坊市国土资源局奎文分局)

3——老 家
(外一首)
□ 侯俊利

记忆中
我总是怀想老家
怀想那几间破旧的草房
怀想院中古老的石磨

记得 满天飘雪的寒冬
我们冻得通红的脸庞
围在点燃的柴火旁
母亲一个又一个动情的故事
温暖了我们的童年

记得 院中的石磨
每天唱着吱呀的老歌
从石磨的缝隙中
流淌出我们艰辛的日子
记得  院中那棵大枣树
是我们玩耍的场所
每天爬上爬下
到秋天
结满我们的欢声笑语

如今,老家已破落
但母亲那慈爱的恩泽
那清苦酿造的亲情
永远驻足在我精神的家园


花 园


孩子们像蜜蜂一样
在鲜花的芬芳中
飞翔着、歌唱着
老人们在绿荫之间
随悦耳的音乐
跳起欢快的舞步

花园深处
那些清丽的声音
尽情享受新生活的阳光

呵,美丽的山村
那些风吹草低的岁月
一去不返
呈现在人们眼前
是花的笑脸
是花的歌唱
山村像农民俯身亲近在大地一样
亲近一种爱
贴近大地
唱响春天的洒脱与奔放
 新汶矿业集团华恒矿业公司

4——天山深处勘探忙
——山东地矿五院新疆备战铁矿普查项目施工掠影

近年来,山东省地矿系统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到国外省外参与地质勘探与找矿,为资源山东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山东地矿局第五地质矿产勘查院作为老牌探矿队伍,不断加大市场运作力度,在寻求矿权和矿业开发合作项目的同时,组织有关技术人员与施工队伍,相继到青海、新疆、内蒙古等地参与了多项较有影响的矿产勘查施工项目。他们走戈壁、爬雪山、战高原,凭着一股敢打硬仗、永不服输的精神,取得了一个个良好业绩,创出了山东地矿品牌。为相应“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号召,9月10—13日,本报记者来到地矿五院在新疆和静县天山深处的备战铁矿普查项目区钻探施工现场,和赴新疆安全检查的五院有关领导一起,感受和领略了钻探现场的氛围和火热的劳动场面。
  本组图片拍摄于海拔4000米之上,道路崎岖难行。远处白雪皑皑、身旁钻机轰鸣、钻探硕果累累。  
            本报记者 吴文峰 摄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2092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