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30128  

2013-01-25 19:34:22|  分类: 齐鲁风2013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30128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128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128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潍坊市青州国家地质公园云门山山神庙 阿文/摄
刊头题字——韩云杰 (潍坊齐鲁古玩城管理办公室)


1——学习杨艳萍先进事迹专栏
让我们伴你一路前行
——献给杨艳萍院长
作者——李志勇

       你日夜操劳带出了精兵强将,你率领的地工院蓬勃兴旺,你所热爱的事业蒸蒸日上。
   几乎每个认识你的人都对你充满敬仰,几乎每次会议都会提出以你为榜样,几乎每篇关于你的文章都有赞不绝口的褒奖,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得到你的勤奋与坚强。
   可是,有多少人能真正体会到你一转身的苍凉?
   忙碌而紧张的工作时间像飞瀑激荡,而独处时却如滴不尽的更漏一样。
   昼短夜长。

    昼短夜长。
    
看过你以前的很多文章,从里面读出你年轻时的摸样——你的文字不仅仅有号角嘹亮,字里行间也不乏浅斟低唱,每次都能想起秋瑾清照,婉约里透着豪放,慷慨激扬中含着百转柔肠。只是后来,你的文字却难觅那时的清扬,其实我明白,为了事业,你已将心境慢慢隐藏。
   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我却从不敢轻提那些时光。我知道,哪怕是最善意的安慰,也会揭开你最撕心裂肺的过往。倘若可以重新来过,我相信,你宁愿抛弃这些浮名和嘉奖。明知只是幻想,可我仍希望你重回昨日时光,平平淡淡,欢乐吉祥。
   亲爱的杨院长啊,看看你的身旁身后,许许多多年轻的脸庞在对你仰望。因为你的缘故,每个人都坚定信心,对未来充满远大理想。
   亲爱的杨院长啊,我们的杨阿姨,我们无法分担你的忧伤,只能做好你的臂膀,在你前行的时候,不至于太过劳累紧张。
   毕竟,日子要过路还长。
       山东省国土测绘院

2——母亲的手
       作者——周耀辉

       母亲过生日,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母亲包的牛肉馅水饺。妻子对女儿说:“今天你奶奶生日,你奶奶天天给你做饭,接送你上学,很辛苦,宝宝你要对你奶奶说句话。”女儿说:“奶奶,你的手就像魔术师的手,能做出这么好吃的水饺,还能做出好看的棉袄。奶奶你要活到一百岁,那我们就总能吃到你包的水饺,以后我长大了,有了孩子,你也要给他做好看的棉袄……..”女儿天真的话使我们深深感动,才十一岁的女儿竟这样懂得感恩。是啊,母亲这手操劳一生,为我们做了多少事啊。
        推开时间的窗,回到小时候,我刚上小学吧。母亲给我们烙了葱花油饼,我们吃的满嘴喷香,母亲自己却舍不得吃,拿起玉米窝头就着咸菜吃。她一边吃津津有味地吃窝头,一边温柔地注视着我们吃,看我们吃的开心,她就笑了。她的目光没有忧愁,只有母爱的温存。那时她也就三十几岁吧,依稀记得她穿着粗布衣服的身影很清瘦但是很亮丽。是啊,母亲她也曾是怎样的天生丽质,她那双手也曾经有过纤柔白嫩的样子。可是母亲白天要下地干活,晚上要一针一线的做衣服、纳鞋垫,她的手一天天变粗糙,都起了老茧。
        小时候 冬天晚上我睡觉不老实,总踢被子,母亲怕我冻着,一夜要醒来几次给我盖被。有一次我睡得模模糊糊的,感觉母亲的手给我掖被角,不小心蹭到我的脸,竟是那样粗皮老肉得喇人。温柔地手变成了生硬的手,我睡意朦胧的说一句:“不要,喇人!”。现在我自己有了孩子,才真正明白:正是这双喇人的硬手换来我的学费,换来我每天的热菜热饭,换来我的新衣鞋袜,正是这手啊,搀扶我走过人生的一个又一个坎,推动着我的进步。
  岁月渐渐远逝,我已不再是母亲手牵着手放不下的孩童,母亲也60岁了。她那双曾经修长美丽的巧手早已变得像树皮一样枯老;但她的手依然在为我们全家忙碌,为我的女儿缝制可体的睡衣、棉衣,做出世界上最好吃的炸茄盒,还会把我白色的衬衫、牛仔裤洗好并且熨烫得象刚买的一样……
        就像女儿说的,母亲的手就像魔术师的手,创造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潍坊市国土资源局峡山分局)

 

3——那些温暖的记忆
        作者——贾志红

        清晨,睁眼醒来,窗外一望,白茫茫一片,好喜人的大雪啊。走在路上,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大地上,风吹树枝,任随雪花大片的落在棉袄上,心里早已溢满喜悦。
        临到岁末,一整天都在紧张忙碌中度过,晚上终于空出时间来泡一壶桂花茶,坐在桌前,反复咂摸着文艺大师丰子恺的一段话:“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你若恨,生活哪里都可恨。你若感恩,处处可感恩。你若成长,事事可成长……”。人生不觉四十余年,好似很漫长,却又转瞬即逝。在这个被很多人传的沸沸扬扬的2012年12月21日的夜晚,我回首看到的却是那些生命过往中温暖的片段,它们或模糊或清晰,缓缓的像放电影一般滑过心头。
        童年时代家境很一般,好像从未放开吃过白面馒头,一次也没有过。那年春天,记得许久都不曾碰过馒头了,邻居因为什么事情送给我们一个馒头。弟弟手抓馒头,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最后一人分得一半馒头。我和弟弟坐在田埂上,夕阳下,慢慢的咀嚼着幸福的滋味。长大后,我总是喜欢看到冰箱里满满的,总喜欢在市场上采购,有时夜深人静,望着家里从乡下淘换来的各色粮食,总觉得生活有什们可怕的呢,我有粮食吃啊。那种对食物的热爱,里面多少有童年的影响。
        高三时在老家复课半年,远离父母,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七十多岁的人,一日三餐给我做饭。很多个中午驼背的爷爷总站在村头远远的接我,奶奶在家已经把粥凉好了。秋天到了,院子里的枣树,红灿灿的。奶奶时常给我蒸上一碗,真是香甜无比。爷爷把地里种的花生小心翼翼的刨出来,回家奢侈的给我煮上。上班后的我,虽然经常约着弟弟回老家看望老人,但总是很多个借口匆匆来匆匆去。多少次,爷爷奶奶舍不得我离开,送我出村口走出好远好远。我走出老远,仍然看见老人还站在风中。写到这里,我的眼里泪花闪动,不自觉滑落下来。
       儿子上小学的那几年,我有幸与陈静大姐做邻居,她给了我们莫大的帮助。孩子刚刚入学,由于工作原因,我们无法接送孩子。陈静二话没说接送孩子长达二个多月。后来孩子可以自己上学了,可是经常发生把钥匙忘在学校之事,每每这时陈静总会把孩子让进屋吃点东西,写写作业;突然下雨变天了,陈静就会默默的把雨伞送到学校……。有时我和老公中午都有事情回不了家时,早晨只要把菜挂在她家门上,写一便条:“陈静,中午我们有事,你给明明做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外加半碗米饭,谢谢!”,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做了八年的邻居,大家成了很好的朋友,正应了那句“远亲不如近邻”,陈静大姐带着她虔诚的微笑永远会留在我的记忆里。
        今天是12月21日,刚好也是冬至。往年的冬至,我们有时回家吃饺子,有时工作忙,婆婆直接送来做好的水饺。从去年的冬至到今天的冬至,一直到今后的所有冬至,我们都无法吃到婆婆做的羊肉水饺了。那个一直不停操劳的老人,善良的老人,坚强的老人做完她该做的事情,永远的到那边休息去了。我儿子是穿着奶奶做的贴心小棉袄长大的,我们盖的被褥是婆婆亲手栽种的棉花做成的。即使在癌症晚期的病床上,老人还是恋恋不舍对土地的热爱,还挂牵着她自己开出来的一亩三分地。这个寒冷的冬日夜晚,回想起老人,念着她的好,心里比往常少了一些痛楚,多了一些温暖。
        去年的7月份,我经历了失去可亲可敬的婆婆离开的残酷现实,同时被全家寄予厚望的儿子中考失利,我心灰意冷,带儿子外出疗伤。心情郁闷的母与子走在杭州的某个天桥上,我又禁不住开始对儿子烦躁的批评。儿子忽然说,你再说我,我就从这跳下去。我心里哆嗦几下,虽是玩笑话,仍然很是后怕。当天的那个晚上,我和儿子走在清河坊大街上,忽然看到了一个小店门口贴的图片,赫然写着:生活就是活着,活着就是生活。儿子和我久久的注视着,我们在图片前合影留念,儿子真诚的告诉我:在哪跌倒他会在哪爬起来。
        在这样一个夜晚,我回想着生命中的过往,回想着丰子恺先生的话: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你若感恩,处处可感恩……。其实所谓生活就是活着,而活着就是生活。 (东营市胜机公司人力资源部)


4——海上日落
作者——曾庆斌

        写完了动物,开始写景色。
        在智利,太平洋在我的西面,终于有机会看海上日落。坐在鲍鱼湾小村子的码头,等待着看日落。
        海浪拍打在黑色的礁石上,不时发出巨大的响声。时间还早,南美的日头恁的猛烈,晒得人还有些眩晕。天空很洁净,只是在海的远处,有大团大团的云朵,恰好能衬托出天空和大海的辽阔。
        太阳缓慢的坠落,海面上泛起了金光,给蓝色的海洋镀上了一层金边。
        太阳开始泛红,周围的云彩也都有了金色的边。天地间的一切事物都有了一层金边。远处的渔船,近处的礁石,面前的太平洋,身后的小渔村,都无一例外的享受着大自然地恩赐,沐浴在这金色的阳光中。
         在太阳的照射下,在美丽的晚霞的映照下,在寒冷的晚风的吹拂下,微波粼粼的海面都成了一片金色,从岸边在礁石上激起的海浪到远方离太阳最近的海平线,金色越来越闪,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
        不知什么时候,海面上飞来几十只海鸥,在追逐着海浪,也被夕阳镀上了一层金色。海鸥们上下翻飞,仿佛上下跳跃的金色的音符。
        而这奇妙的一切,还仅仅只是一个开端,几分钟后,太阳已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光影的颜色开始由金色转变成红色。
        天空中火烧云的美景开始上演,先是太阳周围的几朵云彩,然后整个天幕。西边的天幕和大海都变成了火红色的一片。远处海天相连,水天一色,残阳如血,好壮观的落日海景。
       海边的黑色的礁石,这时候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檀紫色,那个落满了鸟粪的白色的小岛此刻却成了一颗玫红色的珍珠。岸边的礁石上,一只硕大的海鸬鹚,在太阳的余晖中将头深深的埋进翅膀,留下了一个美丽的剪影。
        太阳坠落得越来越快,海平面上只剩下它的半边脸,此刻天地间呈现出一片瑰丽的紫红色,从远到近,从前到后,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再也没有其他色彩,包括我身边的狗狗大黑都成了紫红色。我赶快端起相机按下快门,把这一美景永远的收在了记忆里。
       太阳一点点地下沉,身后东边的安第斯山脉由青色逐渐变为黄色、橘色、红色,最后彻底变成了深色的暗红,神奇的光影变化让人动容。
        太阳渐渐的沉了下去,它在地平线以下依然照射着远处云彩。从海边望去,远处的云天像打翻了的调色盘,黄色、红色、灰色、深蓝色搅在了一起。    看晚霞渐隐渐沉,看海水渐暗渐深,天和海交接的地方逐渐变得越来越浓稠,渐渐的海天一色,化为了无尽的黑暗。
      天黑了,路灯亮了起来,我依然站在码头上,看着太阳落下去的地方,浩瀚的太平洋,想念着往西,往北,再往西,再往北,就是我东方遥远的家乡,家里的人应该是正在看日出吧。
   2012年4月于智利
  (山东省地质调查院)

5——新疆勘探趣事
作者——丁先鹏

       这几年,响应号召“走出去”,在新疆从事地质找矿工作。来来回回十几次,经历了不少磨难,也遇到了不少趣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想不开
       单人出差,难免旅途寂寞。我站在西去列车的窗口,凝望着远处那连绵起伏的群山,或青翠欲滴,或挺拔伟岸;我在想眼前的山川是加里东运动的杰作还是燕山期成就的辉煌,偶尔列车爬坡时还可以看到五彩斑斓的岩石剖面,我在感叹大自然的神奇的同时,瞪大眼睛努力辨认着眼前的岩石是那个年代的,看得出神入化,全神贯注,单人旅行一点都不寂寞。
          突然,身后传来列车员非常关切的声音:‘先生,你已经站了好长时间了,有什么事想不开的,回包厢休息吧’。如果不是他同时递过一杯热腾腾的茶水,我真想回一句:‘你才想不开呢,我连二十五亿年前的岩石都想了若干遍了’。


眼不见为净
         因事去阿克苏,那天天气不阴不阳,越野车在沙漠里已奔走了六七个小时不见一户人家,干热难耐,真个是比饥寒交迫更难耐的是‘饥热交迫’,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终于在茫茫沙海的地平线处看到了一个小黑点,渐渐地—看清了—还有旗幡,是一个小店!激动人心啊!驾驶员脚下用力,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店门前,还没下车就喊上了,老板,水、饭。都是一个字,能省的字都省了。继而从黑乎乎的屋里走出来一位黑乎乎的维族老板,一脸迷茫地看着我们。
        老板:“牙合西莫(你好),尼马叶伊司子(你吃点什么)”
         在新疆呆久了,多少学了点维语终于派上了用场,“它马克也曼(吃饭),郎曼(拌面)、卡瓦甫巴木(烤肉有没有)”;
        老板:郎曼巴(拌面有),卡瓦甫(烤肉)约克(没有);
        我:那就郎曼(拌面);
       老板:牙合西(很好)。
        趁着老板叮叮当当准备着,我这才打量起这两间小店,因为没有电,屋里到处黑乎乎的,屋内的陈设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几条古董似的长凳,两张桌子,桌子腿已分不清颜色,桌子面好像是黑色的,就在这时,面好了,老板把盛面的红柳筐往桌子上一放,“嗡”,成千上万的苍蝇自桌面腾空而起,桌面瞬间变成了灰黄色,也不知有多少来不及逃离的生命惨死在红柳筐下,顿时我的食欲一扫而光---我想吐。店老板招呼老榆树下乘凉的同事吃饭,落座,开吃,刹那间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筐已见底,真个是饿了吃糠甜如蜜,我只在面的上部夹了几根,同事问我,你怎么吃那么一点点,我只能说饿过劲了,吃不下。
        老板很热情:“阿拉木斯(要不要)”,我连连摆手,阿买阿买(不要不要)。离开小店的路上,同事只夸这拌面好吃,比托克逊县的拌面好吃多了。我心里那个难过啊,倒霉就倒霉在我不该在店门口多看了几眼,要不然我也会有吃得很香。眼不见为净啊。


会游动的芦苇
        一行四人去布尔津县东北部考察,下了高速公路一头扎进了大山里,时值秋高气爽,气候宜人,山披五彩,瀑撒银珠,在这地广人稀的西北边陲,还有这样的世外桃源,不,这是人间仙境。
        越野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蹒跚,终于来到一片山间湖泊边我们小憩片刻,湖水清澈见底,山影倒映,白云在湖底飘动,天鹅在水面嘻戏,好美啊!忽然,一阵风起,我看见一大片芦苇向我游来,我顿时惊呆了,天哪,地啊,亲娘老子啊,地震了,山倒了!定神再看,水只是起了细小的皱纹,那大片的芦苇还在不紧不慢的向我游动,地没有震,山没有倒,我神情更加紧张,天哪,地啊,亲娘老子啊,我大白天见鬼了,扭头上车,三十六计走为上,坐在车上还在想那片恐怖的芦苇,什么世外桃源,什么人间仙境,鬼地方。如果你看到一棵树向你走来你还能镇定吗?
  车子向前行了二三里路,见路边一汉族牧民,向他说起那片恐怖的芦苇,牧民笑了:“你是外地来的吧,你也没见鬼,也没遇见怪,这里是阿勒泰森林保护区,地形北高南低,溪水把林区大量松软的腐殖质随带到湖里.由于湖底沉积有大量松软的腐殖质,芦苇根系还没有在腐殖质中扎根,风就把它们吹走了。芦苇则采取根连根的方法,相互依偎,相互支撑,最终形成了漂浮在湖水面上时分时合、成片分块的芦苇丛。这就是湖中生长的芦苇会随着风一起在湖中游动的原因”。
         听了牧民很专业的的解释,我万分感激他,如果没有人给我合理地解惑,我会想到地老天荒头发涨。
    (山东省地质测绘院)

6——赠朋友
□ 单丽娟

自从 
那个飘雨的日子
与你  相识

甜美的笑容
洒脱的身影
你的 
一言一语 点点滴滴
尽收眼底
有那么一瞬 恍惚觉得
我们会是挚友
在这  来世今生
你却挥手道别
选择远行

好想 再一次拥抱你
给你扬帆的勇气
你的目光
却越过世俗
投向远方的天地
这时 才真正懂你:
你 从未言败
别人的目光
亦未曾在意

悄悄地  告诉你
那轻柔的微风
那飘过的白云
亦或
天边闪烁的星星
是别后
我深深注视你的眼睛
永远地为你祝福 我的朋友
愿快乐开心伴你一路同行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7——怀念母亲
□ 卫学忠

长歌
芦苇消残在风里
高空
留雁孤鸣在薄云里
记忆是一道闸门
却不会被时光清洗

近百年前遥远战火纷飞中
你坚强的身影
在我的记忆里
如影随形
而今生活的重担
压弯您曾经脊梁不在坚挺

各自纷飞的雏燕
您微笑为我们送行
扭扭折折的人生路
是你扶着我们前进
即使在八千里路外
是您的眼睛一直把我牵引

流水的时间
侵蚀万千世界的痕迹
无数次夜间的惊醒
仿佛又回来从前田埂孩提
我知道心底的厚爱
唯有你


亲爱的母亲
送您安详的梦
还保存故乡的云
远在他乡的儿女
怀抱母亲祝福的心

而今隐忍的思绪
深深滴落在泥土里
大爱无声
唯有抬头的月华悄然无息
祝福天下母亲
为我们儿女带来幸福与生命
 山东省煤田地质局物测队


8——祖国万岁(篆刻)
关德海(省地勘院


齐鲁风20130128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