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30321  

2013-03-20 19:09:08|  分类: 齐鲁风2013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303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3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3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题字——麻兴起(济南市长清区崮云湖街道教育办)
刊头照——滨州 惠民  孙子兵法城 八卦井  阿文/摄

1——过年回家“普法”记
作者——张世奇

        春节期间回到老家,除了追根祭祖、走亲访友,照例是回答父老乡亲关于土地法律法规和政策的询问,因为早有准备,这个春节着实当了一回“权威”的普法员。
       腊月二十九上午一到家,就遇上了邻居老牟。他说:“听说你今天回来,我就来等你了。我想在咱村的老技术队养鸡,镇上国土分局说不行,我认为他们是糊弄我,咱俩从小是要好的耍伴儿,你可得帮我说个话”。
       看他着急的样子,我故意逗他:“你说实话,你是打算养铁机呢还是养肉鸡?”
     “我真是养肉鸡”
     “那块地你看图了吗?是不是基本农田?”
     “看了,分局说是一般农田。”
     “看过城镇建设规划图吗?”
      “镇上说这里近几年不搞建设”
      “老技术队离咱村边住户有多远?”
      “有三四百米吧!”
      “问题就出在这里,上边的规定是至少一千米啊!”
      “就差这么段距离,又不是什么大事,你给说说不就行了吗?”
      “那不行,这个规定主要是考虑到周边群众的利益。现在群众对周围生活环境的要求提高了。你想,如果你养鸡,这些住户离着这么近,到了夏天又是臭气又是苍蝇蚊子,人家日子怎么过?到时候人家若是上访,我们是违规审批,要追究责任;养殖你也干不成了,损失可就大啦。”
       “国土分局也是这么说的。我就是干不成这买卖不甘心。”
       “那你就另外找块合适的地,手续我可以帮你办。”
       “那好吧,到时候再找你。” 老牟听信了我的话,高兴地走了。
        下午,在去墓地祭祖的路上,遇到多年未见的在胶州做生意的二叔。他问他家的老宅子为什么没发土地证,我解释说,房子早坍塌了,地皮应该归村集体了,再说按规定一户一宅,他家现在居住的那处规划房可以发证。
       晚上,与父亲及兄弟家一大家人聚在一起,欢度除夕之夜,看春晚的空档,他们又提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题目,都是受邻居或亲戚之托问的,有的是宅基地纠纷找我评理,有的是想申请宅基地,有的是想在镇区搞开发,有的问土地房屋怎样过户,有的问什么是“小产权”房,还有的问什么是“增减挂钩”,不一而足。我都一一耐心作答,拿不准的我答应回去问问有关科室人员。 
        父亲说:“老少爷们都相信你,觉得你说的肯定没错,还有一些人问你什么时间回来,当面问你,找的太多了,我也记不清了。”
        确实如此。如今,土地问题越来越成为乡亲们关注的热点问题,乡亲们的法律维权意识也在不断提高,但是,他们对土地法律法规政策的了解还不够全面,理解还有偏差,对基层国土工作人员还缺乏足够的信任。他们迫切需要最信任的人给他们面对面的最权威的回答。如果我们每一个国土资源工作者,都能熟悉业务,随时随地解答群众的疑问,我们的工作就能赢得群众的理解信任和支持。为了再回家不被乡亲们问倒,我从现在起就要认真学习准备。(昌邑市国土资源局)

2——春婆婆
作者——魏修良

        今年的春天比往年来的早些,暖些,有一种暖融融的热。清晨起来,习惯的走到阳台,想在玻璃水雾上写写字,玻璃窗却是明亮亮的,一尘不染。抬眼望向窗外,院子里的柳树正摇曳着嫩嫩的绿芽在向我招手:下楼来吧,看看外面的春天是个什么样子。
       “好的!”我像个听话的大男孩,一边换上春天的衣服,一边招呼正在网上查“春天”的小孙子,“走,到外边找春天去!”
        春天一来,春风就把万物生灵吹醒了。迎春花吹起了鹅黄色的小喇叭,杜鹃花一团团、一簇簇、一片片,展开着红红的笑脸,路边的小草仰着脸,伸着头,呼呼啦啦,争先恐后的向上、向上,拉着你的手,顿时感到了春天的温度。几只燕子迎面飞来,小孙子想要抓住它,可调皮的小燕子翻转了一下轻盈的翅膀飞上了天。“小燕子,穿花衣,每到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为什么?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儿歌就要儿童唱,听起来是那么可人,那么亲切,真的是一种天真无邪的很美的享受。
       春风吹拂,像耍魔术一样把姑娘们身上长长的大衣厚厚的面包服变换成短裙长袜,窈窈窕窕,姣好的面颊不施粉黛自然焕发出春的气息。“春姑娘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我说。小孙子问:“那春婆婆呢?”
       提到春婆婆,我一下子想起了迟子建的新作《黄鸡白酒》:春婆婆刚靠近车门,售票员发现了她手里攥着的免费乘车证,大嚷:“老太太,这路车承包了,免费乘车证不好使”,“哗啦——”一声闭上车门,那路车又开始了野马一般的狂奔。站台的小伙子很气愤,对春婆婆说:“联运车为了赚钱,开疯了!您有免费乘车证,他们拒载是不对的,我帮您投诉他们!”春婆婆摆摆手,对小伙子说算了,他们纵有不是,可司机和卖票的挣的是辛苦钱,不容易。
        是的,不容易。司机和乘客都不容易。医生和病人老板和工人干部和群众也是如此。
  兀自想着,后面来了一辆公交车。也巧,一个老太太手里攥着一个小布包,向司机举着颤颤巍巍的手,颤颤巍巍的上了车,在车上不知和司机嘀咕了些什么,又颤颤巍巍的下了车。我问她怎么下来了?她说,这个司机挺好,说改线路了,我应该到对面去坐,这边远。我分明听见在车上有大嗓门说话,是不是司机态度不好?不是,是我耳朵聋。我禁不住乐了,哈哈,又一个“春婆婆”。
        春意渐浓,行走在春天里,满目都是风景。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3——行走在春天里
作者——刘友

        被寒冷、雨雪、雾霾包裹一个冬天的城市,终于盼来了春天。我像逃离似的扑向春的原野,去感受春的气息,享受春的明媚,欣赏春的美景,感悟春的生机和力量。
        我站在绿油油的原野上,张开双臂仰头大声呼喊:“春天,我来了!”那喊声充满着对春的渴望吐着冬的压抑,我大口大口吸着新鲜的空气,空气吸入嗓子里感到丝丝的香甜,使人血液流动更加舒畅,整个身体得到一种完全的释放。我沿着田埂慢慢行走着,田埂两旁嫩绿的小草迎着春光显得生机勃勃,不知名的小花绽放着,红色的、白色的、紫色的五彩斑斓,一朵朵小花就像在母亲温柔的怀抱中微笑的婴儿,显得那么天真无邪、动人可爱,都想俯下身子亲吻一番。远处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已开出金灿灿的花朵,阳光下闪着深邃的力量。花丛中一位长发飘逸的少女时而蹲下用脸贴近油菜花闻着花的芬芳,时而展开双臂在花丛中奔跑,婀娜多姿,使人想起那翩翩起舞的仙女。看着看着那位奔跑的少女仿佛变成了我邻居家的桃花姐姐,桃花姐姐是我家乡十里八乡的美人,从上高三之后每年油菜花开的季节,人们都能看到她跑到油菜花地里,直到有一年桃花姐姐在油菜花的海洋里撕烂全身衣服赤裸狂笑着,桃花姐姐疯了。从那以后每到油菜花开的季节她家人都把她锁在家里不让其出门,免得出洋相,每每这个时候,都会听到桃花姐姐那声声嘶力竭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叫声。后来听桃花姐姐闺中蜜友兰花姐姐说,桃花姐姐在上高三之时与同班同学坤哥好上了,那年油菜花开的时节,他们有一天跑到油菜花地里双双躺在花丛中,闻着花香,看着蓝蓝的天空,听着蜜蜂采花的嗡嗡声,桃花姐姐人生第一次初吻献给了坤哥,他们在油菜花丛中山盟海誓,憧憬着双双考上大学,期盼着未来、规划着人生,也就在这憧憬中桃花姐姐由一位姑娘变成了女人。坤哥怀着初为男人的激动和兴奋对桃花姐姐举手向天发誓,要对桃花姐姐一生负责,让她幸福。高考结束后,坤哥考上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桃花姐姐名落孙山,坤哥刚走还有消息,不知后来怎么坤哥就像从人间蒸发了,桃花姐姐朝思暮想,油菜花丛中的甜蜜伴着她日日夜夜,盼着油菜花开的季节,每到油菜花开时桃花姐姐都跑到油菜花丛中躺着,思念着,回味着那甜蜜而青涩的第一次,再后来她就疯了……
      “田野、田野,我来了”突然我身后传来一阵阵的喊声,把我从对桃花姐姐那悲痛的回忆中拉到眼前,我寻声而去,只见一位英俊的小伙子边跑边喊向远处那位少女奔去,他们紧紧搂抱在一起。我回过头从内心祝福着他们,真的希望桃花姐姐的悲剧不再发生。我快速向前走着,走到一座桥上,桥下清沏的河水闪动着消魂的微波,有几个鸭子时而追逐戏水,时而潜水觅食,时而翩动着翅膀发出“嘎嘎”的叫声。河两岸浓翠欲滴的垂柳枝细叶长,俯坡自垂,郁郁葱葱,真是“一树春风千万枝,嫩如金色软如丝。”和煦的阳光从树隙中正射着柳枝上,绿化莹莹,色彩斑斓,远远望去,仿佛是一群婀娜多姿美丽娴静的少女迎风飘逸翩翩起舞,令人陶醉,这种陶醉直抵我心灵脉动……。
       不知何时下起了丝丝细雨,丝丝细雨如烟如雾,迷迷茫茫像清清灰卷的柔纱,轻轻笼罩着田野、山川,雨淅淅沥沥,绵绵不绝,雨打新叶,这些无声的雨丝落到身上像梦一般,我仰望着灰色的天空,雨丝飘入我嘴里,淡淡的甜。透过迷朦的烟雨,只见那一排排垂柳宛如一条条风光秀丽、浓郁幽深的风景带在流动,在延伸,淡雅漂渺,如诗如画。我踏着片片的雨水和浓浓绿意的山路寻声而上,山中传来震耳欲聋的流水声,我沿着九曲十八弯的溪水逆流而上,终于看到了从天而降的瀑布,瀑布有宽、有窄,从雲中流下,撞击着山石泛起白色的浪花,顺着自然形成的河床奔流而下,我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任瀑布溅起来水打湿我的衣裳,倾心听着瀑布的轰鸣声,这轰鸣声浩浩荡荡,震裂着冰封的山野,唤醒了沉睡的山川,震开了人们被严冬包裹压抑的心境。山间被如烟如雾的细雨笼罩着,周围飘动着雾气,山中树木若隐若现,如梦如幻,我恍如置身于仙境,流连忘返……。
       雨过天晴。我慢慢地行走着,晶莹的雨滴从嫩绿的叶梢上轻轻地坠落,落到小草叶子上就不见了。雨后空气中的负离子更为充沛,免不了深深吸上几口,湿润而又香甜。不知名的小鸟从栖身避雨的地方飞出扑打着翅膀叽叽喳喳跃上枝头,好奇警惕的盯着我,我望着树梢上的小鸟模仿起鸟叫,也许是我那笨拙的叫声惊动了小鸟,小鸟呼啦一下飞到远处。我慢慢的走着,沉思着。有一个问题占据着我的脑海,那就是春天是什么?春天是一幅水墨画,春天是一切的开始,春天是律动的季节,春天是接纳生长的创造。山在春雨中生长绿意;原野在春光中生长希望,水在春光中闪动消魂的微波,人们在春风中吐着严冬的压抑,春天温暖着受过寒冻的心灵,让其恢复生机。只有站在春的前沿,你才能感到春的生机、春的力量,春天不会亏待每一个人,只有那些漠视春天的人才会让春光流逝。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天桥分局)

4——春光好
(词三首)
□ 郭 伟

春湖游感

红日照,碧波平,
欢鹊踏枝琼。
乱花迷眼醉人行,
春梦一湖倾。

山如画,云似马,
镜里美图谁挂?
春光无语笔含情,
来去影无声。


惜春感赋

春水唱,柳莺旋,
飞燕点晴川。
不辞千里话缠绵,
归梦共婵娟。

花犹俏,人未老,
莫负百园春少。
一枝难换赋三篇,
芳草碧连天。


感春寄远

天路远,水波濛,
无语倚楼东。
念归何日北飞鸿,
频听断肠风。

芳草梦,依依痛,
莫待暮春送。
折枝须早觅春丛,
休与问春工。
 济南市国土资源局长清分局

5——春山夜钓图
(外一首)
□ 陈志伟

长风万里过春山,
花香入梦帐中眠。
鸡鸣犬吠山村外,
钓竿一支碧水边。


夜泊台儿庄

河绕城门过,
水在城中流,
鱼戏廊桥静,
花香入梦来。
 泰安市国土资源局泰山分局财源国土所

6——“鸢都杯”国土人的故事征文04
大家的“福哥”
□ 李平修
 
      “福哥”,大名刘新福。2005年7月,由公安部门批准,借调到我们文登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协助执法。
  记得那天,我正在办公室收拾文件资料,门“梆梆”地响了起来,随着“请进”的声音过后,扭头一看,只见一位高大魁梧的壮汉立在我面前——此人气器宇轩昂,四十来岁,双眼炯炯有神。见我站起,便笑着说道:“我是治安大队的刘新福,报到来了。”因前段时间已得知公安会派一名正式警员来协助我们执法,今天“真神”终于盼来了。后来得知,刘新福是威震文登的“捕头”,从此,我们国土执法算是有了真正的保护神。
        2005年8月的一天,我们执法人员到葛家查处一违法采砂行为。现场看到,几名赤膊纹身的“小混子”正在指挥着抓车直接从耕地内往车上运砂,我们几名执法人员按照执法程序亮证,要求停止采砂接受询问,几次喊话他们根本不听。这时,福哥的一声大喊从天而降:“嗨!全体停止......”我们当时也没想到声音如此之大,要知道当时现场可是人多嘈杂,车辆轰鸣,就这一大嗓门,抓车也停止了,运砂的车辆也不敢开走,违法当事人乖乖来到我们面前接受询问。原来,这大嗓门是他在武警部队练习内功所赐。
        2009年10月的一天,根据群众举报,我们对一起在耕地内违法采砂的车辆实行了查扣。当事人一个电话立即招呼来一辆面包车,只见从车上下来的全是一色纹身的“小混子”,手里提着木棍,看样子是想强行要回查扣的车辆。大家面对这群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小混子”很是害怕,而刘新福像古代征战的大将一样,迅速站在一高处土墩上,对正在向我们冲来的人群大喊一声:“你们想干什么,犯法还有理了?!全部退回去!”说来也怪,这群“小混子”看到刘新福时,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全蔫了,随即悄悄溜走。当事人配合询问,得到了应有处罚。原来,这帮“小混子”的一个领头,曾在刘新福担任所长的看守所里蹲过“号子”。想起临出来时,刘所长的教诲,先软了。
        2010年11月,我市侯家镇原关闭铁矿区内出现一伙利用夜间盗采铁矿石的人。他们白天以挖参池为名,抽水破土,即使遇到铁矿石也“无动于衷”,而到夜间加紧盗采。不到一个月,就陆续运出十多吨铁矿石。我们执法人员曾多次到现场查看,但因没有直接证据无法制裁。常言说“吃一堑,长一智”,数天后,我们按照刘新福教的方法,事先只派一人骑自行车沿路侦察,发现开采动静后报告,其他人员沿路步行到开采区路口处设伏。午夜过后,正当我们精力不支时,只见2辆打着强光的运输车从开采区往外出发,随着带队局长一声命令,2车辆装满铁石的运输车让我们抓个正着,狡猾的盗采者得到了应有处罚。
         经历许多事后,刘新福协助国土资源执法的事群众逐渐都知道了。说来不佩服不行,在刘新福同志协助执法之前,我们执法不可谓不强,但当事人多不听招呼,或根本不配合工作。自从刘新福同志协助执法后,情况得到了根本好转。每次到违法现场,警车灯一开,违法当事人因违法而心虚,而且还大都认识刘新福,工作较之以前既顺利也安全了,再没有遇到故意刁难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慢慢发现,凡一见面叫“刘所长”的都是从“号子”里出来的,大都有案底,见面叫“福哥”的都是普通朋友。自“福哥”协助执法以来,我们执法大队因工作出色,先后获得各级奖励十多次,有4名违法当事人因触犯刑事法律,得到法院宣判。所有这一切都与“福哥”的鼎力协助分不开的。刘新福同志虽是公安派驻的人员,但在他的心里早已将国土视为自己的家,成了我们国土局的一员。八年的风雨执法,我们一同见证了真情,在他的大力支持下,我们执法有了底气,执法更加安全,友谊也日益增加。在此,我也借此文,向尊敬的“福哥——我们的国土执法保护神”,说声感谢!谢谢您!
  敬礼!福哥!
    (文登市国土资源局)

齐鲁风201303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