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齐鲁风20130509  

2013-05-08 20:18:36|  分类: 齐鲁风2013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滨州  惠民  孙子兵法城 商周古剑   峻岭/摄
刊头题字——丁际勤 (临清市质量监督局)

1——压子石
作者——陈莹

  山外四月芳菲尽,林间野花正盛开。暮春时节,有朋自远方来,我陪同游览齐长城源头,地处济南市长清区南部的大峰山风景区。
  清香满山谷,喜鹊闹喳喳。一行人说说笑笑,沿着蜿蜒的登山石阶,缓缓拾级而上,犹如闲庭信步。
  行至一处名为簸箕掌的景点,队伍中唯一的女士忽然大叫起来:“哎,快来看,这些树上怎么都压着石头呀?”看她好奇兴奋的样子,便能想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的表情。
  大伙儿抬眼望去,还真是的。石路两边的苍松翠柏之间,在一些粗壮的枝杈上,压放着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石头。有些石块,大概在松柏馨香的臂弯里缠绵得太久了,竟然被树木紧紧包裹,融为一体,形成了“树包石”奇观。此景此境,让我莫名其妙地联想起《红楼梦》中的“木石前盟”,想起元代才女管道升“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的爱情誓言。
  端详着盘踞在树杈上的这些石片片、石蛋蛋,大家面面相觑,不解其意。我告诉客人,树上的石头并非飞来之物,而是人类有意为之,通俗的叫法是“压子石”。
  客人一听,来了兴致。压子石?什么讲究?
  我根据自己肤浅的理解,认真卖弄了一番。所谓“压子石”,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压孩子”的石头。不是压迫孩子,而是“压出”孩子。黎民百姓迷信,崇拜山神树仙。黄梅戏《天仙配》中,“月老”是棵老槐树,而不是别的花花草草,就是一个典型例证。不少地方都有这般习俗,如果新娘子的肚皮隔年不见隆起,家人就会跑到山林里放置“压子石”,目的在于“早得贵子”。
  天下同理,喜欢游山玩水的人,只要稍加留心,就会发现天南地北的高山密林之中,“压子石”随处可见。而且承载“压子石”的树木,多为松柏。一则松柏长寿,而且广结子实;二则“松子”与“送子”谐音,彩头儿极好;三则松子柏叶均可入药,具有疗疾祛病之奇效。即使儿孙绕膝的人家,有时也放“压子石”,借以镇妖避邪,护佑孩子长命。
  大家走走停停,边走边看,很快又有了新发现。沿途不仅有数不清的“压子石”,有些树上还缠绕着许多长短不一的红绳儿,鲜艳夺目,如迎风飘摇的旌旗。
  拴红绳的风俗,似乎更为普遍了。凡有奇树古木的地方,都有这种红彤彤的风景。系红绳与“压子石”的功用大同小异,祈求相通,就是将自家娃娃系紧拴牢。专为孩子祈福的红绳,我们这里叫“拴子绳儿”。山村里的孩子,乳名多有叫“拴住”的,其比例远远超过叫“招弟”、“来弟”、“盼弟”的女孩子。另外,取名儿叫“逮住”、“拉住”、“留住”、“抓住”、“捆住”的男孩子,比比皆是。取个贱名儿好养活,用意等同于“拴子绳儿”。早年间,长清有个因仁义而出名的乞丐,被乡亲们称为“义丐”,其大号就叫冯留住。由此可见,家无论贫富,人不分贵贱,孩子茁壮成长是人类共同的期盼与梦想。
  以前,越是偏远的农村,对传宗接代的事情看得越重。没有子嗣的人家,假如十年八载“压”不来,“拴”不住,便沉不住气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些人要么想方设法过继儿子,要么偷偷摸摸“借种”生子。张三家的孩子,如果越长越像李四,十有八九就是“借种”的结果。
  某村有个男子,是从“月孩儿”时被抱养来的,养父母给他取个小名儿就叫“拴住”。儿子是拴住了,但长到十五六岁,身高还像个七八岁的娃娃。拴住娘十分着急,四处讨教“发身”秘方。有人出招,待夜阑人静之时,让拴住去抱老椿树,抱紧后要念三遍口诀:“椿树王,椿树王,你长粗来我长长。”拴住娘信以为真,逼着儿子抱了好几年椿树。然而拴住的身子越长越粗,但个子依然没见增高。众人取笑,别是把口诀念反了吧?也有人说,是名字取差了,把人“拴住”了,怎么好“发身”哩?
  有人见过拴住的亲生父母,爆料说,他的亲爹就是矬子,棉柴还能长成高粱呀?拴住的养父养母终于长叹一声,放下了让棉柴长成高粱的心思。
   “压子”的习俗,古已有之,至今未绝。压子石,寄放在松柏的身上,实则寄托着人类生生不息的愿望。
  (济南长清区国税局)

2——舌尖上的爱情
作者——郭春玲

       我和老婆的口味总是吃不到一块儿去。老婆极挑食,我却刚好相反,吃得潦草随意,每次吃饭,她总是笑着挖苦我:千军万马里杀出一条血路来的将军也没有你现在这般英勇。每次下馆子,老婆总喜欢把所有的菜点评一番,我在旁边微笑着看她指点江山,然后逗趣:老婆,学会了回家做给我吃啊。
       老婆从小在饮食世家长大,吃惯了各种精致的美食并会做一手的好菜。第一次到她家做客,厨房中她那镇定自若、胸有成竹的气势就把我震住了。看她切的土豆丝,细而均匀,菜品红绿搭配,煞是好看,浓郁的香气让人闻后顿时胃口大开。
       老婆做得最好的一道菜叫“天鲜配”,用潍河鲤鱼和莒县羊羔的肉炖制,利用最腥与最膻配出最鲜。但是鱼羊肉搭配比例非常讲究,配料施得也要恰到好处,而火候把握更是特别精到,这样才能吊出鱼肉的丰腴和羊肉的鲜美,做到骨酥肉烂,不腥不膻,鱼汤鲜美,羊肉奇香。菜端上桌,我就顾不上第一次登门该有的矜持,吃得畅快淋漓。她在对面看着,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
       吃了这次饭,我就坚定了非她不娶的决心。婚后,每当遇到同事、朋友们谈及各自妻子的厨艺,我总会把她的招牌菜夸奖一番,言语间带着一股子骄傲和得意,回到家,吃上老婆亲手做的饭菜,难道不是一个男人最简单也最容易满足的幸福吗?
       可是,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渐渐模糊了爱情,我们之间开始有了争吵,她下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有一次,我实在吃不惯食堂里的饭菜,于是嚷着要她做一次招牌菜解解谗。菜做好以后还是那么好看,但是一尝却发现多了腥膻,少了鲜香。我一时恍惚:难道做菜也如爱情,尽管表面依旧光鲜,内里却早已变了味道吗?
       直到有一天,我因胆囊炎突然病倒。医生说如果治疗效果不理想,那我下半辈子别想再吃到荤腥。我听后愁眉不展,老婆也是一脸的怜惜。末了,她握紧我的手: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吃水煮菜!
  我的鼻子莫名地酸了:她曾是那么挑食的一个人啊!原来,真爱你的那个人,不光能陪你吃山珍海味,也能心甘情愿地陪你吃水煮白菜。
       还好,医生的话没有一语成谶。在我彻底康复后,老婆又开心地为我做好“天鲜配”。菜吃到嘴里,我惊讶地发现那味道丝毫不比以前的逊色。经过认真反思,脸竟烧了起来:原来工作的压力和生活的琐碎,使我根本没用心去尝过老婆用心做的菜,如同整日忙碌,没有足够的耐心去感受老婆的那份精致一样。 
    (高密市土地储备中心)

3——刘孟嘉“艺学同辉”书法篆刻展在济举办

  本报讯 由人民出版社、联合日报社、山东省将军书画院、济南园林文联共同主办的刘孟嘉“艺学同辉”书法篆刻展日前在济南森林公园开幕。
  刘孟嘉(本名刘朴)祖籍山东诸城,1952年生人,7岁开始学习书法,1975年拜艺术大师朱复戡先生为师学习金石书画古文等。现为山东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将军书画院高级顾问、日本中京大学博士后研究员。《书法哲学》理论专著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本次展览展出其书法篆刻作品近百幅,展示了刘孟嘉高超的艺术水平。据悉,此次展览为期30天,持续至5月26日。(书山)

4——我的父辈
□ 侯俊利


我的父辈  是地地道道
的农民  有大地
一样的性格  有高山
一样的胸怀

我的父辈  最能
吃苦  在那贫穷的
岁月里  吃过
野菜  啃过树皮

那挨饿的日子 被他们
咀嚼后  变成讲给儿孙
最经典 最感人的话题

我的父辈最勤劳  一年年
不停地忙碌着  春播
下种子  夏插下
秧苗  秋收获
丰收  冬耕耘喜悦

一双田野般的手  能让
光秃秃的山岗 开满
鲜花  能让贫瘠的土丘
结出甘甜

我的父辈最善良  一生有着
一颗朴实的心肠  没有狡诈
不会欺骗  用汗水种出的
绿色蔬菜  用辛苦打下的
饱满粮食  喂养着
城市  喂养着
一天一天强壮的中国
 新汶矿业集团华恒矿业公司

 


5——读图

关爱自然 爱护环境
——省国土资源厅“五四”青年节走进五莲、诸城活动花絮

 5月3日—4日,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团委组织部分团员青年到日照五莲县、潍坊诸城市开展“五四”青年节“关爱自然、爱护环境”活动。活动内容有座谈、考察、联谊等,丰富多彩,引人入胜。   本报记者 吴文峰 摄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509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1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