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30606  

2013-06-05 21:38:48|  分类: 齐鲁风2013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3060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60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60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东营黄河口国家地质公园远望楼 书山/摄
刊头题字——王浩光(莱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


1——莫言文学馆讲述莫言故事
作者——魏修良

  “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莫言文学馆,因了2012年10月11日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而声名远播,国内外参观者络绎不绝。中央电视台在这里作了专题访谈节目《千言万语何若莫言》,向世人轻轻地撩开了莫言文学馆的神秘面纱。如今的莫言文学馆也像当今的莫言一样成了一道文化风景,成了天南地北的人们到高密的向往之处,成了聆听莫言故事的地方。
  莫言文学馆坐落在高密一中院内,东南方向。这是一座三层小楼,面积1900平方米。门前,水杉挺立,绿树掩映,芳草遍地。
  文昌,星座名,传说主文运,故俗称文曲星或文星。高密世代文运昌盛,莫言文学馆建在此处似也有着“文昌”的特殊意义。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张炜说:“把莫言文学馆设在学校,让文学离学生更近,离年轻人更近,对于弘扬齐鲁文化和提高青少年的素质教育水平等必将发挥重要作用。”这也正应了“让文学走进校园,让学生走近名家”的题旨。
  抬眼望,著名作家王蒙题写的馆名闪耀在楼外墙上,数百米外夺人眼目。王蒙对莫言是器重的,莫言获诺奖后便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莫言获奖十八条》,文中写道:“我们可以通过莫言获奖这一好事,总结提高以非强势非世界主流的古老独特文化,面对强势主流文化时的各种经历与经验教训。我们应该逐步树立不卑不亢,实事求是,明朗阳光,该推则推、该就则就的敢于正视、敢于交锋、敢于合作、敢于共享的通情达理、尊严、自信、坦然的态度。”他还说:“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说明中国当代作家以及中国当代文学成就获得了世界关注。”著名作家贾平凹与莫言是朋友,曾经有过作品被批的共同经历,听说莫言的家乡要建莫言文学馆,他欣然题写了楹联:“身居平安里心忧天下,神游东北乡笔写华章”。莫言,1955年2月出生于高密东北乡平安庄,如今居住北京平安里,楹联里嵌入的“平安”二字巧妙地寄托了贾平凹的真挚情感,包含了多种含义。
  高密一中曾是高密的“最高学府”,高密的学子曾经为能上高密一中作为一种目标和家族的荣耀。莫言少年穷苦,只上过五年小学便辍学务农,艰辛备尝,饥饿和孤独伴随着他的童年和少年生活,他所向往的进一中的目标自然成为了一种奢望。1966年,莫言12岁辍学后,重活又干不了,只好放牧牛羊,每天牵着牛,背着草筐从田野里回来或者从家里去田野,都要从学校教室的窗外经过……同学的喧闹之声毫无遮拦地传到大街上,传到田野里。每当这时,心里就浮起一种难言的滋味,感到自卑,感到比那些学生矮了半截,感到了很多难以言传的东西,他好多次在梦里进入了那间教室,成了一个中学的学生。在无际的荒野,莫言感觉前途一片渺茫。
  峰回路转,莫言参军,终于走上文坛。这段时间跨度很长,从1976年到1997年,先在黄县,再到保定,延庆,后进京,历任战士、班长、教员、保密员、宣传干事、创作员,在解放军这个大熔炉经过21年的冶炼,以后又遇到了文坛上的诸多贵人相助,一步步走来,才使莫言的创作道路越走越宽广,文学圣殿的大门终于为他打开。造就了一个世界级的作家莫言。
  莫言功深百炼,才具千钧,文思八荒,神游万古,笔耕不辍,佳作频现,妙笔写出《红高粱》,震惊文坛,创出了“高密东北乡”这个文学王国而风生水起,随着他荣登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殿堂而达到一个高峰。把莫言文学馆设在他所魂牵梦绕的高密一中,自是高密莫言研究会替他还了一份夙愿,也让高密的学子能够追寻莫言的成长轨迹和前世今生,从中体悟一个大作家不是没有文化,不是不读书而只靠勤奋和天才就能成其为大家的。孩子们可以慢慢的品读莫言小学五年级的作文手稿,看那工工整整刚劲有力又带点书法气的字迹,还有那成熟的故事叙述,那不正是一种天才的萌芽初露吗?所以,高密一中的莫言文学社聘莫言为名誉社长,高密一中聘莫言为名誉校长不是只为了虚名的,那是真真的一种众望所归,是真真的一项素质教育工程的重要举措。可以说,从对青少年教育的意义上讲,莫言文学馆尤如醒目的路标,赫然屹立在这里。这里是一片远离尘嚣的宁静之地,不时传来莘莘学子手捧莫言捐赠的千余册图书的诵读之声。莫言文学馆设立在这里,可谓珠联璧合,别有深意,也为这些莘莘学子们打开了一扇文学的天窗。尽管在成立高密莫言研究会的时候莫言曾手书一首自谦诗“家乡成立研究会,诚惶诚恐惭且愧”,并表示“永远知道我是谁”,可对待学子们,莫言的一片冰心还是在玉壶的,这不,参加全国“两会”始终不接受任何采访,唯独可以接受小记者的访谈,教孩子们如何写作。对待家乡的孩子更是情有独钟,今年3月28日,委托大哥管谟贤、嫂子王梅棣及莫言文学馆馆长毛维杰一行三人到儿时的母校至诚学校,为师生送去了近千枝写有“奇思妙想”、“书香迷人”等亲手题词的学生用笔,意在激励广大学子大胆创新,遨游书海,从中体味读书的乐趣,让孩子们记住“高密东北乡,胶河水流长……”。
  莫言文学馆的建立是颇具匠心的,说白了,这里就是一个讲莫言故事的所在,通过讲故事让每一名参观者都能从中受到启迪和教益,通过这些故事,认识一个真实的莫言、天才的莫言、勤奋的莫言、高密的莫言、世界的莫言,从而读懂莫言,关注莫言,关注文学,关注社会。
  对此,莫言文学馆是有贡献的。从研究莫言、研究莫言文艺思想、探究其创作轨迹的意义上讲,这里有弥足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这里有莫言第一部成名作的手稿和多部作品手稿;
  这里有管氏家族的第一手史料;
  这里有莫言小时候写过的第一本大作文;
  这里有莫言小时候读过的第一本故事书;
  这里有莫言发表的第一件作品及后来多部作品的手稿;
  这里有莫言在国外出版的第一本及后来出版的多部著作;
  这里有莫言成名后读过的大量书籍;
  这里有莫言在国内外进行文化交流的大量珍贵照片;
  这里有莫言在国内外获奖的证书、奖牌、奖杯、勋章的原件;
  这里有莫言与海内外作家交流的书信原件;
  这里有莫言小时候在老家读书学习劳动生活的珍贵老照片;
  这里有莫言和家庭成员老师工友邻居的老照片;
  这里有莫言在部队时与战友合影的老照片;
  这里有莫言在军艺学习时与老师、同学的大量照片;
  这里有莫言收到的国内外作家赠送的大量书籍;
  这里有莫言早年学习劳动创作用过的珍贵实物;
  这里有社会各界捐赠的各类与莫言密切相关的资料、书籍、实物;
  这里有国内书法家为莫言题写的书法作品;
  这里有文学家、书法家为莫言文学馆联袂创作的诗歌、对联、书法作品;
  这里有记录莫言创作道路的大量原始资料;
  这里有与莫言创作、莫言作品有着密切关系的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高密四宝扑灰年画、高密茂腔、民间剪纸、聂家庄泥塑根据莫言作品形象创作的作品展示;
  ……
  这些原始资料无疑为莫言文学馆增色不少,也为探求莫言成长道路、文学轨迹、研究莫言及其文艺思想具有宝贵价值。
  在这里不能不讲《红高粱》的故事,参观者进门以前就可听到《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那撕肝裂胆的男低音,把人们带到红高粱围成的青纱帐里,带到让千万人鼓噪的电影里,带到高密东北乡的好汉们大碗喝酒的氛围里,带到莫言用多年灵魂积蓄的爆发震撼里,带到用灵魂和人性写作的经典里,就连一楼廊道上悬挂的《红高粱》电影故事剪纸长卷也在向人们昭示着一段人性文学的历史,既有传统意蕴,又有时代特征,相映成趣,意味深远。难怪莫言能在一名高密普通的工会干部的作品上欣然题字:“巧手剪出红高粱”。暗合了作者大手笔写出《红高粱》的意蕴吗?
  这里也不能不讲莫言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蛙》的故事,多种设计手段还原的“蛙声一片”的氛围让人们流连忘返;这里更不可能不讲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故事,中国籍作家第一次荣获此项殊荣所引发的文化现象让国人着实的骄傲和自豪了一把。这个文学故事是可以调动多种手段来讲述和阐释的。
  至于莫言荣获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故事,已是铺天盖地,在莫言文学馆里自是要大书一笔,不再赘述。
  然而,一个著名的作家的成名是离不开其家庭背景、社会背景的。这里用大量的第一手资料真实的展示了莫言的家庭背景,莫言的小时光景,莫言的成长道路,莫言的文学成就,莫言的文学化交流。这些往往是人们参观任何一座文学馆所期望和追寻的。
  说到莫言的成长道路,那只能用“艰辛”二字概括,一如莫言在对往昔的回顾时所说:“我确实是一个在饥饿、孤独和恐惧中长大的孩子,我经历和忍受了许多的苦难,但最终我没有疯狂也没有堕落,而是还成为一个写小说的。到底是什么支撑着我度过了那么漫长的岁月?那就是希望。”
  莫言酷爱读书,可以用一个“迷”字来形容。略举几个经典事例:
  故事一:莫言的父亲是个十分严肃方正的人,对莫言读闲书是反感的。莫言经常替人拉磨换书来读,有时钻进草垛读书忘记了割草喂牛,身上被蚂蚁虫子咬得全是红点。放学后的主要工作是帮助母亲推石磨,但借了人家的书是有时间限制的,无奈只好一边推磨,一边歪着头看书,母亲同情莫言,只好让他把书看完,自己推磨。晚上,家里的煤油灯挂在堂屋的门框上,灯火如豆,莫言只好踩着门槛就灯火,日久天长,门槛踩出了一个凹槽。莫言读了欧阳山的《三家巷》,如痴如醉,神魂颠倒,读到区桃牺牲了,趴在自家的牛栏上哭起来,在语文课本空白处写满了区桃。被大人发现了,唉,你这个孩子,思想怎么这样复杂啊?
  故事二;在生产队里劳动的空余光阴里,莫言无事可做,通过各种方式读书,帮人干活换书看,看上大学的大哥的书,手捧《三国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西游记》、《林家铺子》、《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铸剑、《屈原》、《小二黑结婚》等书,如痴如迷。
  故事三:莫言读的第一本书是《封神演义》,为了看到这本书,他为同学拉了一上午磨,才换来看这本书一下午的权利。为了找到二哥藏在猪圈棚里的《破晓记》,他一头碰到马蜂窝,几十只马蜂蛰到脸上,眼睛肿成了一条缝,还是坚持把书读完了。没有书读时,他甚至读《新华字典》,有书读时,便痴迷于书中忘乎所以。
  正是在他寂寞难耐的环境里,莫言在没有丝毫功利的思想境界中,不断地积累着文学方面的知识,为以后从事文学创作积累了素材。莫言13岁的时候,到整修村后的胶河滞洪闸工地上当小工,白天打铁,晚上就睡在桥洞里。洞外是生产队的黄麻地,黄麻地外是一片萝卜地。莫言由于饥饿,偷吃了生产队的萝卜,被人抓住,哭着认错,被二哥看到后,边走边踢,回家后告诉了父母,莫言被父亲痛打了一顿。以此为背景,莫言创作了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和短篇小说《枯河》。
  1973年8月,莫言的叔叔在高密第五棉花加工厂当了主管会计,在叔叔的帮助下,莫言进了令农村青年非常向往的加工厂当了个季节工。有棉就来,无棉就走。每天可以挣一块三毛五分钱,交给生产队一半,队里给记整劳力的工分,自己留一半。一月可以得到20块钱,那时是了不得的数目。正是在这里的经历,让他完成了小说《白棉花》。
  莫言说:“故乡始终是一个主题,一个忧伤而甜蜜的情结,一个命定的归宿,一个渴望中的、或现实中的最后的表演舞台。”即使在诺贝尔文学奖的演讲台上,莫言也没有忘了家乡,没忘了讲家乡的故事,“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获奖后发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我坚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
  今年4月3日下午,莫言与澳大利亚作家库切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就诺贝尔文学奖的含义进行对话时说:“诺贝尔文学奖有如一面镜子,照出了世态人情,也照出了真正的我和被哈哈镜化的我”,“我现在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尽快回到书桌前,写出好的作品。我认为这是一个作家对社会最好的发言、最好的回报。”
  真诚希望莫言像他说的那样,在“今后的岁月里,我将继续讲我的故事”。莫言文学馆也会继续延续他的故事。 (高密市国土资源局)

 

 

2——遇 见
(外一首)
□ 王杰

遇见了,
多想打声招呼,
可是那貌似不经意的一低头,
顿时打消了我还未及成形的想法。
于是,
我也只能,
假装低头,
假装平静如常,
假装那涟漪放佛不是起在自己心上,
原来,
遇见只是遇见……


祝 福


看你,
在,
打开对话框,
摸索着键盘,
却不知该敲出什么样的字,
无奈地只能关掉,
无奈地只能一声轻叹,
无奈地只能静静发呆.......
好吧,
祝福你吧!
沉下头,
抬起头,
已做好了忘记!
渴望的春风已离我而去,
唯我自知,
心中吹向你的风,
未止……
  山东省国土测绘院

3——四月天
□ 许爱林


四月天,
送我一卷杜牧词
半卷清明,半卷谷雨

四月天,
送我一壶李白酒
半壶黄河潮,半壶长江水

四月天,
送我一身夏装
半身浅蓝,半身浓绿

四月天,
送我一池荷塘
半池鸥鹭,半池蛙唱

四月天,
送我一只风筝
一端牵着希望,一端梦在飞翔
  济南市历城区唐王中学

4——鸢都杯国土人的故事征文

“黑所长”王会韬
  □ 杨先连

  前些日子,回老家参加表弟的婚礼,席间说起有关土地的事,大家对在辖区内担任国土所长的王所长是颇有微词,说这人难打交道,不近人情,人送外号“黑所长”。
  绰号的由来是这样的:在农村,谁家盖房没办手续乱搭乱建,谁在耕地里取土、种树、挖砂,他准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不论什么理由、找谁说情,都被他挡了下来,就连他的同学、朋友、甚至领导也不给留面子。只因对土地的事管的特严,一有违法苗头坚决制止,从没通融的余地,造成了财产损失或丢了面子的人特别恨他,私下里说这所长“黑”,时间长了,“黑所长”的绰号也就慢慢叫了起来。
 “黑所长”名字叫王会韬,是临朐县国土资源局冶源分局局长。其实,王所长(群众一直这样称呼)并不黑,长得白白净净,身高一米七二,用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我还和“黑所长”打过两次交道呢。
  第一次打交道是因为表弟盖车库的事。
  表弟是以种菜为业的农民,近几年靠种蔬菜大棚买了汽车,为了停车方便,就占用门前空地盖起了车库。由于村内的街巷道路本来就狭窄,影响通行,由此与邻居产生了矛盾。此事“黑所长”知道后限表弟一个月内自行拆除。表弟知我认识他,要我去说情。和“黑所长”说明情况后,他不但态度坚决,还要我劝说表弟带头遵守相关规定。车库最终还是拆除了,表弟一直埋怨我,我在表弟面前也感觉很没面子。
  第二次打交道是因为在耕地中种树的事。
  表弟种蔬菜大棚的地方紧靠着邻居的口粮田。近几年,邻居一直在外打工,为不使土地荒芜便种上了杨树。随着树木长大,树根扎到了蔬菜大棚里,不但撑坏了大棚墙体,还与蔬菜争营养,致使蔬菜连年减产。表弟与邻居多次发生口角,甚至到了动刀动枪的地步,积怨越来越深,于是表弟要我找“黑所长”想想办法。“黑所长”得知情况后,三番五次找邻居做工作,甚至自掏腰包请客,此事最终圆满解决,表弟非常满意,至今念念不忘。
  与“黑所长”的两次交道,不难看出他既是一个严肃认真敢较真的人,又是一个爱岗敬业乐帮忙的热心人。作为一名国土人,有这样的工作态度和服务热情,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何愁落不到实处?
  我感觉“黑所长”一点也不黑!    (潍坊市国土资源局)

齐鲁风2013060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5——   文明国土 地利人和    陈晓(潍坊市国土资源局)篆刻

 齐鲁风2013060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606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