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30704  

2013-07-03 23:04:00|  分类: 齐鲁风2013见报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鲁风2013070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70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30704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刊头照——临沂苍山 文峰山 季文子庙
刊头题字——王明星 (莱阳市检察院)


1——空山新雨后
作者——程小程

         立秋后的一天,细雨霏霏,天气凉爽。与几个朋友临时起意去山里寻幽。
        进山的柏油路宽阔而平整,被雨水洗过后,像新铺了一层柏油一样簇新明亮。时密时疏的秋雨被微风吹得飘来飘去,路两旁的庄稼青翠欲滴,远处的群山沉浸在氤氲的水雾中,城市渐渐抛在身后,树木,青草,野花,炊烟一一映入眼帘,让人心醉神迷。
          不知转了几道弯,不知越过几座山,也不知穿过几个村子,只是感觉已经进入了山的深处。
         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我们随便找了家饭馆。饭馆建在河边,房间很简陋,从房间的窗户可以看到漫水桥上泛起的水花,伸手可以触到河岸上的柳枝,南瓜的藤蔓爬满窗户的四周,不时有细雨飘进来,让人心清气爽。点了几个乡村土菜,斟满自带的白酒,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窗外的田园风光,无比的快意。
        吃完饭,雨已经停了,我们顺着一条通往山坳的土路上山。路上铺了一层页岩,也长满了野草,虽是土路,却不泥泞。越往前走地势越高,渐渐开到了山腰,路的一侧是一条深深的山沟,高大的树木和低矮的庄稼参差相间,山坡上,放羊的老人悠闲自得地赶着一群山羊,给整个山坳增添了诗情画意。
        山坳深处的一个叫葫芦套的小村子里,房子依山而建,像棋子一样从山坡一直摆到谷底,错落有致,树木掩映,墙边大都栽有月季或美人蕉之类的花,山涧顺着村边流过,散养的鸡鸭鹅等家禽在林间嬉戏,和树上扑棱着翅膀飞来飞去的鸟儿相映成趣。村里多的是乘凉的老人,下车攀谈,都是极和蔼然可亲,问一下他们的年龄,大都在八旬以上。有一位老太太八十八岁高龄了,鹤发童颜,思路清晰,她很有兴味地给我们讲抗日战争的故事,指点我们去参观陈光和罗荣桓抗战时住过的地方。这个村子曾是八路军115师的指挥部所在地,现在石板房的旧址仍在,只是院子里荒草丛生,有几间已经坍塌了。
        葫芦套这个地名真是名属其实,从窄窄的坳口进来,是村子的所在,村子的四周是陡峭的群山,由村子再往里走,仍是一条小路,前行不远,在山坳中间,再次空阔起来。整个山坳正是一个葫芦的形状。林荫深处,几声狗叫,空阔地上竟然出现一个很大的院子,面积约有一个足球场般大,紧靠着山根建有一座两层的小楼!我们都很惊奇,停好车,从楼里走出一个老人,他告诉我们,这儿曾是某连队的驻地,现在已经迁走了,只留下他和老伴守护。他老伴趁着雨停正把几只山羊赶出去吃草,一条大黄狗汪汪叫了几声,被老人喝止。老人对我们几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很热情,不停地邀请我们喝茶。我们提出去山谷深处看看,老人一副波澜不惊地淡然说,荒山野岭的,有什么可看的呢。然后不厌其烦地指给我们一条进山的路。
        由院子朝里走,有一个小门,出了小门,如同进了花果山的水帘洞一样,里面别有洞天,如同一脚踏进了仙境,再也不想抽身出来。
         一条小溪由山谷深处汩汩流淌下来,小溪里山石纵横,蜿蜒成趣,清澈的溪水欢快地跳跃着,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瀑布,一汪汪水塘,两岸的蕨类和藤蔓植物刚被雨洗过,一尘不染的绿有种初春般的盎然,令人怦然然心动。
  我们纷纷跳进溪水里,掬一捧泉水饮下去,丝丝甘洌直入肺腑,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惬意。我们逆流而上,踩着松软的细沙,攀过爬满苔藓的砂岩,绕开傍水而生的灌木丛,一路向前,前面依然青翠幽深,似乎永无尽头。越往里越是静谧,两旁的高山怪石林立,没有山岩的地方被密林青草覆盖,鸟鸣啾啾,泉水潺潺,整个山谷迷漫着一种最原始的生命气息。
        几个中年男人,置身这片青山秀水之中,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尽情的追逐和嬉闹,溪水湿透了衣衫全然不觉;忘情的叫喊和欢笑,山谷回音响彻灵魂深处;贪婪地呼吸和拥抱,如痴如癫至入化境。似乎这儿原本就是我们的家园,只是我们离开得太久了,如今重逢,都怀了一种失而复得的的惊喜和感激。
        我知道王维是没到过这个地方的,可是他的那句“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是多么贴合此时此地的景色啊!回望过去,不必到唐宋,我们的童年便是有空山、松林、清泉、明月相伴左右的。只是,慢慢地,我们于很多美好的东西渐行渐远,远到只剩下了回忆。如今穿行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中,满目疮痍,看到的是,车水马龙拥挤不堪的街道,干涸殆尽或臭不可闻的河流,汽车的尾气与漫天的灰尘,物欲横流和人心隔膜。每个人都一脸的焦虑和一身的疲惫。生活在城市狭小空间里的人们,所谓生活,只剩下了生存的肉搏和活着的煎熬,全无乐趣可言。而闲适地生活在这片山水里的人们,他们的生活才是人类真正应该拥有的。举目可见蔚蓝的天空,低头是泥土的芬芳,每天都新鲜的空气,时时甘甜的泉水,还有与世无争的心境。
     从葫芦套里出来,我终于解开了一个谜,解开了从一进入这片山谷就暗存心中的谜,为什么在这儿遇见的每个人都脸上洋溢着微笑,为什么这里的老人都那么长寿。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是这片钟灵毓秀的山水啊,给了他们心灵的宁静,让他们与大自然的美好交相辉映。
   (枣庄市工人文化宫)

2——历下美景令人迷
作者——何怀友

         历下区位于古历山(千佛山)脚下,辖济南府老城区,九三年吾曾在文化东路省戏校学习,闲暇之余,游遍济南三大名胜,乃为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
        时值九月,从趵突泉东门入,迎面就是黄灿灿的金菊屏风迎客,原来是恰逢金秋菊展,心情不由大悦,奋然脚步,逐花而游,姹紫嫣红、金丝银蕊、烁烁耀目,不觉飘飘然欲仙,行进间,渐听水声如雷吟,乃至趵突泉边,只见水分三股,大若轮涌,如万马齐喑,踊跃向上,有跳跃腾空之势,不愧为天下第一泉美誉,不觉天渐向晚,华灯初照,波光艳影更添妖娆,曲径寻香,踏月而歌,爽哉!兴尽而归,尚觉心胸激荡,不能自抑,口占一首方休,词为:
         趵突腾空依栏听,持鞭跃马身似轻。三股冲天接汉星。临池镜,观佳景。清照妙词犹记省。锦鲤卧波池内暝,水流鱼惊花弄影。篱丛轻舞遮晚灯。风初定,夜初静。秋菊花开香满径。
         趵突之水,顺河北流,期间更有他泉汇入,成浩荡之势,齐汇大明之湖,极目平视,只见碧波万顷,波光粼粼直达胸怀,隆隆然与心海相接,浩荡欲出,不能自抑,又见天空中白鹭翔舞,水面上荷花摇艳,湖岸边垂柳滴翠,更何况山色倒映,直欲上青天,水天一色,欲显其碧,鸟鸣幽幽,欲显其静,游船往来穿梭,俊男靓女临水而戏,好一幅仙境美景和谐画卷。不由得口吐莲花一朵,词为:
        夏日荡舟明湖好,兴满船舷,清翠满眼。芙蓉花开柳垂帘。满目湖光山色中,荷香鱼鲜。白鹭留倩影,冲破湖中天。
        明湖之倒映山色者,乃千佛山也,相传上古虞舜帝为民时,曾躬耕于历山脚下,故又称舜耕山,待金秋节至,从佛山正门拾级而上,层林叠嶂之间,有佛音盈耳,佛香袅袅,佛祖宝相隐隐而现,令人大生严肃虔诚之态,收敛顽性,踏石登峰,至一览亭内,凭栏北望,泉城美景尽收眼下,碧空如洗,黄河如带,明湖如镜,倾城之美,美在当下。何由佛祖点化,妙词就不由自主从口中跳跃而出,闪现在天际,词为:
        秋日上佛山,红叶烂漫,七分少女露芳颜。三分羞涩待远客,难过情关。登阁扶危栏,天高云淡。识得黄河玉龙旋。遥望高楼林立处,家家平安。
        历下者,独揽泉城三大名胜美景,能不令天下妒,更兼趵突乃天下第一泉之高誉,能不为天下绝。想至此,吾禁不住拍案为之而倾倒,甘心眠于历下之石榴裙下,不愿醒来。
 (济阳县国土资源局)


3——我和某老师不得不说的故事
作者——刘超

         1991年毕业至今,弹指间二十二年过去,成都地院那旖旎的校园风光已恍如昨日烟云,时间把记忆稀释的菲薄,让人明白生活本就是一杯没加糖的咖啡,开始时的苦,至少还有醇香,一味地注水进去,水越多越没滋味。如果不是《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勾起大学时代的美好回忆,我都几乎忘记了自己曾上过大学。
       大四毕业实习回来就得写毕业论文和准备论文答辩,偏偏主干课程《内生矿床学》迟迟不结课,同学们只想着快点拿了毕业证各奔前程,都学的很不踏实。
       某老师是某著名大学地质系毕业的本科生,比我们也就大个一两岁,是我们矿床学的辅导老师,拿今天的网络流行语形容就是个标准的“打酱油”的“吊丝青年”,平时跟我们称兄道弟的,《内生矿床学》结业考试时,他在女同学面前耍威风,把我们宿舍云南的老六给逮了,试卷当场撕碎,我们也是有自尊的人,几个哥们站起来“包围”了某老师,仅仅是包围而已,天地良心,我们没人动粗。授课的林教授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带过我们实习,与我们情同父子,多亏他斡旋,又给拿了份试卷,并答应把时间给老六补上,事态总算平息,大家继续考试。
  考试结束,全系百十号人陆续交卷离场,老六还在续考,我们班几个同学在门口等他,阴差阳错中,几个人分了两伙,恰巧把307教室前后门都堵上了,没想到误会由此而生,某老师越窗而逃!这件事讹传成我们几个要打某老师。
       拿到毕业证书,大家少不了喝酒庆祝一番,酒酣耳热之际,几个人商量着离校前去给某老师道个歉,把事情解释清楚。不料某老师远远地看见我们几个调头就跑,只丢下一只鞋子,无奈之下,我们几个醉醺醺地捧着这只臭鞋送往系办公室,没料到某老师“恶人”先告状,系办公室苟主任看到我们几个,鼻子都气歪了,任凭我们几个好话说尽,他都不信我们的诚意,还硬邦邦地撇下一地狠话:“天底下哪有学生打老师的?不要以为拿了派遣证就管不了你们了,学院照样可以给你们背个处分!”尴尬之外还是尴尬,所幸系主任宽宏大量没处分我们,哥几个清清白白地分配到各自的单位。
       毕业几年后,某老师去北京中国地质大学读双学位,恰巧与我们单位的李姓副院长同班,他还一直“惦记”着我,寒假时托李院长给我捎好,刚开始把我好一个感动,不料李院长最后扔给我一句话“你小子还真行啊,在学校还敢打老师!”
       嗨!看来误会依然没消除。我只好托李院长返校时给某老师带去两条山东的好烟,算是彻底地认个错吧!后来我也没敢问李院长,某老师收到我送的香烟时,是否已原谅了我。
        如果某老师您读到这篇文章,愿您莞尔一笑,把那个误会一笔勾销了吧!
     (省地矿八院)
 

4——我执着
□ 翁振民

我执着,
因为我选择了国土事业。
世界仅有一个地球,
我们只有960万平方公里,
一个并不算大的安乐窝。
资源保护与利用的重担,
交给了你和我。

我执着
为了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我日夜精心策划着。
矿产开发,项目落地;
用途管制,节约集约。
我们用胆识和智慧的汗珠,
串成“中国梦”绚丽彩虹的一角。

我执着,
因为我选择了国土事业。
国土执法在我心中自成一本字典,
任何一页,
都找不到违法占地和盗采资源的续写。
捍卫耕地“红线”,
永远是国土人一首铿锵的歌。

我执著?
是的,我很执着。
因为时代把责任赋予了我,
为了子孙后代,
在这块土地上的生生不息,
我愿和所有国土人一道,
为这份执著努力拼搏!
 沂南县国土资源局

5——六月咏怀(二首)
□ 董兴民

浮烟山登临


昨日名贵赏雪榴,
银装素裹半亭明。
遥望文心重拾级,
丈把小丘变翠峰。
月季初发多婀娜,
紫薇着冠亦聘婷。
不言古人登临意,
绝非我辈多薄情。


白浪河湿地公园独步


常道北国春色好,
争知夏日更妖娆。
水草游鱼承晨露,
芙蓉出水多窈窕。
清风十里拂翠柳,
骄阳万丈滋绿杨。
老树合抱华如盖,
遮天蔽日暑也消。
  潍坊市国土资源局高新分局

6——紫气东来----韩兰生花鸟画展在济南中山公园举行

本报讯 由山东省将军书画院、济南园林文联主办,济南中山公园管理处承办的“紫气东来----韩兰生花鸟画展”,7月1日—31日在济南中山公园举行,共展出韩兰生代表作近50幅。韩兰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将军书画院理事、山东画院高级画师、山东美术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国龙山书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师从著名花鸟画家崔辉,并得师祖许麟庐大师指教,深得齐白石画派真传。笔墨酣畅淋漓,意趣饱满。 (本记)


7——鸢都杯 国土人的故事 征文
我随市长去调研
□ 项树江

       2013年6月1日,周六。
       这天我要和局领导在8点前赶到市政府招待所集合,统一乘车随桑福岭市长到有关镇街区调研国土资源工作。通知是昨天晚上9点多接到的。
        我知道,让我随同调研肯定会有一项内容是关于建设用地整治挖潜方面的。于是,我在家里打开电脑,连夜整理在建项目情况、新报批项目情况及下步工作措施、建议等有关材料。今天一早,到街上的打印社将材料打印好,提前赶到了集合地点,主动将材料放在市长座位前的办公桌上。在车上,桑市长认真地翻阅了我提供的材料,还把我叫到前面,详细地询问有关情况,与我交流、探讨土地管理方面的一些问题。
       安丘市新一届领导班子自2011年底到任后,先后调研国土工作不下20几次,在国土局召开专题会议9次之多,出台国土管理方面的文件10个以上。市长常说,国土工作是经济工作的重中之中、是第一生产要素。上项目不要盯着向上级要指标、不要盯着占农民的耕地,要靠挖潜、靠节约集约用地,要学会造地、学会提高用地效益。可喜的事,经过全系统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2012年,安丘市国土资源局在潍坊市国土资源系统及安丘市部门评比中均位列第一,薛涛局长被安丘市委市政府记三等功、国土局获得突出贡献奖。
        对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工作,桑市长更是别有一番见解。他说,政府出钱,给农民盖新房子,将旧村址复垦出耕地来耕种,既改善了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促进了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发展,又增加了耕地面积,缓解了建设用地指标压力,是一个好政策、好平台。政府愿意出这个钱,一定会优先保障资金供应。国土部门一定要研究好政策措施,要抓好、抓实、抓出成效来。有幸的是,我直接参与、参加了这项工作,并成为安丘市建设用地整治挖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具体负责人(此前,在土地开发整理中心任职)。我负责起草了《安丘市建设用地整治挖潜实施办法》、《安丘市建设用地整治挖潜工作考核办法》等有关文件。文件以政府名义出台后,我们在开展工作时,便有章可循、有了“尚方宝剑”。值得一提的是,原实施办法中规定的“项目验收后,再按节余指标奖励镇、街区政府每亩2万元”的提法,在实际操作上,我觉得还发挥不出真正的“效力”来。比如:有的项目批复拆旧复垦耕地150亩,因实施不力只验收了130亩,像这种情况就不能奖励。如果奖励了,镇、街区就会放弃对“钉子户”的工作。现实中,我发现大多数“钉子户”也会因为未拆迁、未搬入新居而后悔莫及。我觉得只要做深入细致的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别激化矛盾,拆迁区的“钉子户”是能够合情合理地“拔掉”的。我把上述情况和想法向局长、分管市长、市长作了说明后,市长采纳了我(们)的意见,随后便出台了《关于调整建设用地整治挖潜项目补助、奖励标准的意见》,意见中出现了“凡足额或超额完成批复的复垦指标并通过验收的,市财政奖励有关镇政府(街办)2万元/亩。没有足额完成的,不予奖励。”的规定。
       值得欣喜的是,我市去年已验收的1445亩共53个地块及今年已完成等待验收的800多亩共27个地块内,均未出现应拆未拆的建筑物,也未出现信访案件。因近两年我市增减挂钩项目实施数量多、实施效果好、群众满意度高,经常有兄弟单位前来参观考察和交流,受到了广泛好评。 (安丘市国土资源局)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