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齐鲁风

也许还会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日志

 
 
关于我

俺是一张报纸的副刊。报纸1986年1月23日创刊。齐鲁风2004年2月9日命名。曾以刊登大家的文学作品为荣。2015年4月30日报纸出最后一期,停刊了。感谢30年来大家的爱恋、呵护、帮助……

网易考拉推荐

齐鲁风2014—08—21  

2014-08-22 23:29:03|  分类: 齐鲁风2014年度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头照——临沂蒙阴蒙山 山门牌坊  阿文/摄
刊头题字—— 汪雷(临清市政协)

齐鲁风2014—08—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4—08—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齐鲁风2014—08—21 - qilufeng2004 - 齐鲁风

 

1——父母的菜园子
作者——田道方

       前几天老母亲又到了我家里。
       这次不仅为她最疼爱的孙女带来了厚厚的棉袄棉裤,还带来家里菜园地里种出的各种菜蔬,有裹结圆实已去掉青帮的大白菜、晒干的红辣椒、咸蒜头、还有青腌的辣椒、小黄瓜、水萝卜条等,大包小包的有七八样,到二楼时已经气喘吁吁了。听到母亲在门外喊女儿的乳名,急忙打开门将母亲接进来,看到疲惫的母亲,不仅鼻头有些发酸......
       吃过晚饭,女儿和老母亲在客厅里嬉戏,乖巧的女儿不时惹得老母亲发出阵阵的欢笑。临睡前,我坐在母亲的床边和她东家长西家短的啦家常,母亲虽然白天有些累,但现在精神头很好,给我讲起老家里的许多事情,谁家的孩子娶媳妇添孩子了,谁家姑娘出嫁了,谁家新买了汽车了,,谁家孩子考上大学了,谁又出去打工挣钱回来盖了新房子了等等,说到了今年家里的收成,说起了老家里菜园里的那些菜蔬......
       记忆如同电影镜头的切换,人虽在屋里但心已回到老家小院的菜园里了。其实所说的那个菜园只不过是老宅上二间未盖房子前的一小块空地,长10米有余,宽不足4米。一时盖不了房子,又不忍心让它荒着,闲不住的父亲便将原有的碱土用手推车一点一点的运走,又从责任田里运回等量的熟土回填,于是,那里就变身成为老家里的菜园地了,父母便每年在那里种植各种菜蔬和瓜果。
       春天伊始,父亲就早早的把已经晒干砸碎的土杂肥厚厚的撒在上面,然后和母亲一锨一锨的深翻,等到填土晒透,也就到了适宜播种的时候了,父亲便去集市上买回豆角、黄瓜种、西红柿及辣椒秧,于菜地里起好垄,播种栽秧,再覆上农膜。整块菜地分为四个部分,每一部分只种植一个品种两行蔬菜,决不间种。待到苗齐秧旺,便开始了不间断的浇水、拔草、逮虫、搭架、吊蔓、掐杈等后续工作。夏季蔬菜收获完后,一畦白菜和一畦大蒜会准时成为秋季菜园里的主角。待到菜长高了,成熟了,院子里逐渐热闹起来,满园的花香,鲜嫩的黄瓜、细长的豆角、鲜红的西红柿、翠绿的辣椒,不仅引来蜜蜂、蝴蝶,还有左邻右舍。与人为善的父母不是摘下几根黄瓜就是采几把豆角或者一些西红柿送给他们,剩余的父母吃不完,就打电话给我们姊妹几个回家去拿,一兜一兜的地让我和哥姐带走,每当父母亲看到我们大兜小包的带走他们种出的蔬菜时,幸福便会堆满他们的脸颊。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去年汛期过后,父亲给我打电话说要我回家一次拿些菜,我也没有多想,驱车到家,一眼就看到了家里的菜园,不过已经今非昔比了:架上的黄瓜焉了,仅剩最上面还有弯曲的几只了;豆角黄了,架子最上面还有一点残存的,既不修长也不翠绿了;或紫或白的茄子还有不多的挂在秧棵上,不过都已有些病怏怏的样子了。西红柿的架子已经斜靠在墙边上了,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生机和风采。靠园边种植的山楂、核桃、花椒、李子等果树苗也都掉净了叶。没来得及进屋和父母打招呼,我就蹲在菜园边上,看着这些历经风雨洗涤但未能躲过涝灾灰头土脸的菜棵们,心中真是为他们惋惜,要不这时长得正旺相呢。老父亲从屋里走出来笑道“没想到今年的雨水这么大,快把架上的黄瓜和豆角豆摘了吧,要不以后就吃不着了”。说着话,他已经走到黄瓜架地下,伸手摘下仅存的几只黄瓜和不多的豆角。“真可惜了这些菜了”,我话音未落,父亲便接过话茬:这点损失算什么呀,你来的路上没有看到地里的庄稼吗,那才叫损失呢。真是呀,一场又一场瓢泼的大雨让还没来得及长高的玉米苗到泡死在地里了。老人们说到了那个时节,就已经不能再翻种其他的庄稼了,也就是说下半年的收入没有了。突然之间我似乎明白了父亲的电话涵义,不过此时父亲的话语里更多出了许多的无奈和感叹。“前些日子镇上宣传了,说是要建社区要咱住楼了,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在这里种菜了”,父亲又幽幽的自言自语。
       冥冥之中,我觉得这个小的菜园已不再单纯属于父母亲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刚过不惑之年的我也越来越留恋和迷恋它,它仿佛已经成为我精神回归的家园和与父母沟通的情感纽带。每带女儿回家,我总是有事没事的在小菜园里帮着父母亲浇浇水、拔拔草、捉捉虫、拿拿杈,或许和父母边干活边谈心;或许拿个板凳坐在小菜园边上,用心聆听黄瓜、豆角生长的声音,唧唧的虫鸣,嗅闻沁人的菜香,静静的一个人想一些事情,烦恼忧愁在这时挥之而去,得到的是对人性的思索和对良心的拷问。羊羔跪乳,乌鸦反哺,在这个世界上,低能的动物尚且如此,那么作为高级动物的人呢?作为人子人女,我们面对日渐老去的父母还能做些什么,会做些什么,愿意做些什么呢?趁父母还健在,好好孝敬他们吧,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私、最善良、最宽容、最大度、最疼你爱你的亲人了,不要待到父母都不在了,才想起尽孝,那就为时已晚。“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哀和无奈。所以,无论说你是男女老少,不计你是妇幼中青,不管你位多高无论你官多大,无论在异地还是在家乡,无论你是富有还是贫困,作为高级情感动物的我们理应学会感恩,感恩父母,感恩亲友师长,感恩所有给予过我们支持和帮助的人们。感恩社会,感恩国家,感恩这个兴盛的时代。
       夜色已深,母亲已搂着孙女甜甜入睡,我却睡意全无,起身披衣坐于桌前,写下以上文字。谨以此文献给还在日夜为我们操劳的父母亲们!真心祝愿天下所有的父母都开心快乐,幸福安康!
  (商河县国土资源局沙河国土所)


2——姥 娘
作者——李健

      对姥娘最初的记忆,是那一声稚嫩懵懂的呼唤,“娘……娘”。
      依稀记得,孩提时正与哥哥在院中玩耍,母亲唤来一声“去姥娘家啦”,我与哥哥都高兴了起来,母亲推出了家里的那辆“大金鹿”自行车,给前后轱辘都打足了气,我们快乐的旅程就开始了!我坐在装绑在自行车前面大梁上的小木头座位上,哥哥坐在后车座上,母亲带着我们,经过村子穿过田野越过小河,一路上处处充满着新奇的乐趣。短短的十几里路,对年少的我已经离家很遥远了。
      姥娘的家在村边上,每当遥遥在望时,我和哥哥都会不约而同地用手指着说“看到姥娘的家啦!”。一进姥娘家的院子,我就喊出了那句在路上母亲已教了无数遍的“娘……娘”。姥娘有五个儿女,母亲排行老三。我众多的表兄妹大多都是姥娘一手拉扯大的。晚上都跟着姥娘睡。记得小时候走姥娘家,和哥哥一住就是几天,不管白天还是夜晚,姥娘家的大土炕就成了我们的乐园,枕头翻飞,被褥蒙盖,八九个孩子,在炕上推搡翻滚,嬉戏打闹,欢声震天。姥娘家院子里的老枣树,院墙边的柴垛,以及屋顶、猪圈、牛棚都是我们乐此不疲玩闹的好地方。
       多少个夜晚,我们在姥娘那些对陈年旧事的回忆与诉说中,香甜安然的睡去。在姥娘的诉说中,我知道了很多连自己都忘了的童年趣事,也知道了我们年幼时父母的种种艰辛。姥娘的记忆力,好的出奇,她会准确无误的回忆起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前发生在某天里的一件小事的细节,在场的人,说过的话,以及随后事态地走向等等。当表兄妹们为了谁是哪一天生日而争论不休时,一问姥娘,她都说得清清楚楚。
       姥娘是个倔强而又慈祥的老人,通常对儿孙们表达爱与思念的方式就是数落和责骂。数落我们多久没有来看她了,责骂我们心里都没有她。她对每个孩子都付出了同样的毫无保留的全部的爱。她的每个儿女也都深沉的爱着她。姥娘一辈子都虔诚的信奉着“老天爷爷”与“泰山奶奶”等诸多神灵。从小到大不管我们哪个孩子过生日,都会提前把姥娘接来家,在生日的当天晚上,母亲与姥娘摆上供品,跪在在院子里,一脸虔诚地烧着黄纸,嘴中念念有词地祈求着神灵们保佑孩子及一家老小安康平安幸福。每当这时,姥娘总是叫我和哥哥不要乱跑,不能打闹也不能大声说话,有时也让我哥哥一起跪下,场面庄重而肃穆。只见一片火光中,姥娘的脸被火苗映烤的通红,她一脸少有的恬然安详的神色,眼睛里有两团明亮的火苗在燃烧,此刻姥娘仿佛幻化成了我心中想象中的那位慈祥博爱的“泰山奶奶”。她老迈的双膝在硬实的地面跪了那么久依然挺立着没有一丝挪动,仿佛进入了她所祈求愿景的那个空间,她看到了儿孙们都幸福和满地生活着,没有灾难,没有疾病,没有矛盾与争吵……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飞舞升腾起的片片纸灰,像一个个曼舞着的精灵,向上天捎去了她对儿女全部的爱。  后来,姥娘走了,带着对儿女们所有的爱,也放下了对儿女们的所有牵挂与念叨。如果爱有重量,它会令心灵沉重吗?姥娘的心灵承载了太多太多的爱,同时也装满了太多的有关爱的琐碎与繁杂。姥娘,请接受孩子对您的缅怀,您的爱将永远与我们同在。
  (惠民县国土资源局)

 

3——父爱如山系列散文之二十一
父亲给我起乳名
□ 冯连伟

       “虎子”,这是父亲给我起的乳名。
        我们姊妹五个的乳名,只有我的是父亲起的。父亲活着时,只听到他一声声喊我的乳名,但从没有问起当时为什么给我起这个乳名。但我知道,每一个孩子的乳名,都浸润着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和祝福。
       我的乳名是父亲起的,也只有父亲喊我的乳名,这个乳名,父亲喊了一生:从我在幼儿到少年到青年,一直到我结婚到我有儿子,直到父亲去世的前一刻,还是问“虎子回来了没有”,这应该是父亲最后一次喊我的乳名,遗憾的是我没能像小时候那样边响亮的答应边跑到他的跟前,这也是父亲去世时一直不合眼的原因吧?
       我出生以后,父亲已有了仨儿两女,用老百姓的评述这是上等人的命。父亲格外宠爱他这个宝贝小儿子。小时候,每到夏天的夜里,父亲总是抱着我到沭河岸畔村东的河堰乘凉,一手抱着我,一手摸着我,恐怕蚊子咬了我,直到我在凉风习习中入睡了才把我抱回家交给娘。
  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已经由一个吃公家饭的人回到村里成了一个农民,不习惯干农活的父亲往往要比别的劳动力付出更多的汗水才能干完分配的生产任务,但无论父亲参加劳动多么劳累,只要收工回到家里,顾不得喝口水,第一时间抱抱我亲亲我,自豪地对娘说:“我一看到虎子,浑身上下都舒服。看看咱的儿子,虎头虎脑的,将来肯定有股虎劲,有大出息。”
       父亲对我的疼爱真的难以描述,每当听到父亲喊“虎子”的声音,我就知道干活回来的父亲又给我准备了好吃的东西了。其实,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一个物品还不十分丰富的时代,从父亲的手中递到我手上的有时是几个瘪花生,有时是一个红水萝卜,如果哪次是一块又甜又软的高粱饴糖块,我则会放在兜里好长时间舍不得吃。
       我的家在农村,一年四季都要喝“糊豆”,其实就是用地瓜或地瓜干以及黄豆瓣、大米面或玉米面等为原料做的一种粥,每当吃饭的时候,父亲喝“糊豆”时都要把碗里的豆瓣或花生米挑出来放在一边。当父亲吃完饭,随着一声“虎子”,这些父亲挑出的豆瓣或花生米就全进了我的口中。
       父亲不善言辞,他在我的心中就是一座沉默的大山。我刚刚六岁的时候,父亲就把我送到了本村的小学,那时主要是家里没人看我,把我送到学校不求学多少文化,至少有老师看着保个平安。就这样上了一个一年级,因为班上人数比较少就又和新报名的学生合成一个班重新上一年级,这一合班不要紧,把我合成了班长。加上大哥当时已经是一名中学生,每天晚上回家就在堂屋的地上摆上地瓜干教我数数,自己用木板做了个小黑板教我认字。这一笨鸟先飞,就让我每次都考个100分回家,到我升中学时,中考的一篇作文让我成了全学区的“小名人”。坊坞联中的校长见到开会的母亲,夸我将来肯定有出息,当娘回家把校长的话学给父亲听时,父亲抽着旱烟袋自豪地说:“我没白起这个名字,我觉得他上学不服输不甘落在别人后头,有股虎劲。”
       我上高中的时候住在学校抗震时搭建的防震棚里,每个星期六的下午骑上两三个小时的自行车回家拿饭,父亲回到家里进门后的第一声肯定是喊“虎子”。父亲的心中,虎子是他的自豪和骄傲。我在学校里有时考试成绩不好,回家当着父亲的面哭一场,父亲总是鼓励我。他总是喊着我的乳名,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考试哪能次次都好,总有失手的时候,关键是要不松劲,直到考上大学。”
      我在临沂求学的三年间,父亲到学校看过我一次。因为父亲的口中只喊我的乳名而从不喊我的学名,那次父亲兜里装了一小包熟花生从地区医院一路打听一边步行走到了学校门口,却没有办法找我。幸运的是做完课间操我无意地向校门口望去,意外地看到了我昼思夜想的父亲。
       参加工作以后,我牢记父亲的叮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同时我又是大家庭中工作离家最近的人,在他们的心中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都是做出过贡献的,现在我成了公家人了,也该对他们有所回报了。
      第一个来找我的是大伯家的二哥。大冬天的赶到我的宿舍才早上六点多钟,进了我的门说了几句话就放声痛哭。他边哭边说,我终于弄清了原委。原来是大队研究给他划了位宅基地,村里有一个家庭仗着自己弟兄6个,强行占据了这块宅基地,并在二哥家的门前亲娘祖奶奶地骂了一个晚上。二哥是忍无可忍想到了我,天不亮就往城里赶,找我想办法。
       虽然,那时我还是中学的一名老师,但我知道,农村里30年前宅基地报批并不规范,大队里研究了然后盖上公章报到公社党委就算程序合法了。我听了二哥的叙述,知道理在二哥,对方是仗势欺人。我让二哥先回家以静制动,又找来刚颁布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学习了几遍,然后胸有成竹地骑了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直奔大队书记家。一番努力,这个事妥善处理。
       第二个来找我的是一母同胞的亲二哥。我这个二哥受到的委屈更甚,镇派出所在我们管理区设了个治安联防中队,从村子里聘了部分人员作为联防队员。有了这个机构有了这些人员就要有费用就要收费开工资,于是他们就盯上了有收入来源的代销店和小企业。当时我家二哥开了个代销店,联防队员就找他收联防治安费,因为问了问缴得有些晚,于是被联防队员追打并扬言要把代销店的门封了。
      二哥怀着惊吓怀着委屈给我叙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让我心中气愤不已。设立治安联防中队应是为了一方地方平安服务的,想不到又增添了这么一帮扰乱社会治安的东西。书生无力气但有脑子,认死理。二哥受的遭遇又逼着我学了学地方治安管理条例和有关法律,骑上自行车直奔派出所长办公室。
      不管也是管,管了也是管;管了这两个事,两个哥哥自是扬眉吐气,父亲却把我叫到身边,喊着我的乳名对我说:“农村的事非常复杂,公平的事不公平的事都有,你要管天天有事找你,你也不可能把事事都办得那么好。老虎要袖到袖筒里,好好干好你现在的工作就行了!”
       从那以后,我听从父亲的叮咛,没再过问类似的事情。如今父亲已离我而去二十多年,再也听不到他喊我的乳名,也再也没有别人喊我的乳名,更听不到父亲的教诲了。
  多么想再听到父亲喊一声“虎子”,尽管已听不到慈祥的父亲喊我的乳名,但我知道我永远不会辜负父亲对我的期望:保持虎劲,积聚虎威;好好做人,认真做事。

 

4——在烟雨中等你
——记国土作协第三届创研班
□ 王晶

 

快了,快了
风准备好了
雨准备好了
近了,近了
飘渺的声音
饱满的深情
如溪流融入大海
等来这一刻的缘
梦幻舞蹈着微雨的轻盈
古老的泰山也变的年轻
山脚的夏花一夜绽放
为你铺满一程程芳香

因为你 水神浇灭炭火
送来清澈的秋
因为你 空气换上新妆
治愈了霾伤
在这里  欢迎你
尽情挥洒着热情
尽情碰撞着魂灵
在这里  欢迎你
汇聚远处不一样的旅途
捧着近处同样厚实国土

烟雨泰山
奉上真诚的心意
烟雨泰山
我在烟雨中等着你
 山东省煤田地质局物探测量队


5——乡村夏夜
□ 陈术柏


鼓噪的蝉鸣退去
荷花的清香
把村庄紧紧缠裹
鱼儿在水中亲昵
轻柔的晚风
吟唱一首豆蔻的情歌

星星眨着眼睛
闪烁着蔓延的情思
葡萄架下
粗壮的藤蔓弯下腰
果实渐渐成熟饱满

忙碌过后
乡村的夜温热着土地
鼾声催眠了农人的梦
这一刻  所有的憧憬遐想
还有粗犷的呓语
像耕田一样犁进田垄的心窝

乡村夏夜
嘈杂归于宁静
乡村夜美
醉了葱郁的季节
 诸城市国土资源局

 

6——深山里的寂寞
□ 管朔

 

干燥,干燥
嗅不到,丁点花香
听不到一声鸟语
那白苍苍的山啊,莫不是
我内心独白的表露

手伸上天空,和风姑娘
握手,抓住的
却是黄沙与落寂
唯一的伴侣,是那种
叫蚊子的东西,众多的追求者
和你形影不离,原始的
野性,让他们毫无顾忌
当着众人的面,青天白日
对你亲吻不止

高原缺氧,让大脑失去灵气
原本红润的
嘴唇,象遇到大旱的黑泥
唯一充实的,是那
手机带来的信息
240个昼夜啊,我们
和大山不离不弃,相偎相依
工地上的轰鸣声,是
唯一的乐曲,夜深人静
我听到,星星的叹息
寂寞的人呀
我会一直陪伴着你
 山东省第八地勘院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